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連載中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承鄴 蘇梵音

【重生】【1v1】【青梅竹馬】【打臉】【甜寵】上輩子,蘇梵音被渣男賤女聯合設計,耗費青春將李瑾年送上皇位,又提劍上馬為他平定四方,卻換來他誅她十族、將她的父母、兄弟、姐妹、師父、統統殺死更是害得愛她寵她、把她捧在手心裏面的男人放棄了本該屬於他的皇位屈死於劈雲山前一朝重生,她撿起智商,勢必要將小師兄送上皇位!白天腳踩白蓮手撕渣男,晚上開啟寵夫模式「小師兄,你看今晚月色溶溶......我睡不着呢」李承鄴頭疼的捏了捏眉心,他的寶貝天天挑戰他的忍耐力怎們辦?伸手攬她入懷:「賞月可好?」「好!」展開

《團寵九小姐重生後的寵夫日常》章節試讀:

「大哥哥,三哥哥,五哥哥!音兒回來啦!」蘇梵音跳下馬車,一一見過了堵在門口的三位哥哥。

卻似乎沒有聽見蘇蕊甜的膩死人的聲音一樣沒有搭理她。

「小九!小九長高了,是大姑娘了!」蘇青枝老父親一樣打量着蘇梵音。

「哎呀,大哥哥怎麼還是這麼老成呀!」蘇梵音一邊嬌嗔卻一邊舉起手轉了個圈方便蘇青枝看清楚些。

「小九你不知道,父親都沒有大哥這麼老成持重!」蘇閑枝打趣道。

「哈哈哈哈,好久不見五哥哥還是這麼......勇敢。」蘇梵音看看老臉通紅的蘇青枝又看看一臉欠揍的蘇閑枝忍不住誇讚自己五哥哥的大膽。

「快快快,快進來。你大嫂嫂也來了,昨兒就說要好好給你做你喜歡吃的海棠糕呢。」蘇青枝急忙招呼。

「大哥哥害羞了!」蘇梵音指着蘇青枝羞紅了的臉。

蘇青枝聞言,一口氣岔了,「咳咳咳。」

「好啦好啦,我才不打趣大哥哥了呢。等會兒大嫂嫂該心疼了!」

眾人又笑了。

蘇青枝的臉更紅了。

「小表姐。許久不見,蕊兒甚是想念小表姐。」蘇蕊不死心,也絲毫不在意剛剛蘇梵音沒有搭理自己的尷尬又出聲柔柔喚道。

「這是......?」蘇梵音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看了蘇蕊,然後一臉疑惑的將頭歪向蘇閑枝,雙眼尋求着幫助。

其實就算是將蘇蕊挫骨揚灰她也會記得,但她就是想讓蘇蕊難堪,讓蘇蕊知道自己不是傻子,讓蘇蕊吃一嘴釘子,讓她知道自己是不好對付的。

「小九怎麼忘了?這是蘇蕊表妹啊!」蘇閑枝會意,笑着說,「小時候你們還一起在神廟玩兒過呢。」

「原來是你啊!「蘇梵音聞言笑了,「啊,還真忘了。真是對不住啊,表妹。是我辜負了你這十年這麼思念我這個表姐!」

眾人汗顏,這麼想九小姐的話怎麼也不見你上劈雲山去探望哪怕一次啊?

蘇蕊楚楚可憐的解釋,「我自小體弱,小表姐也是知道的。太醫說了,我不能長途跋涉的。所以十年竟然沒有機會去看望小表姐,還望小表姐不要怪罪,更不要因此就和我生分了」

「表妹說的哪裡的話,我怎麼會呢?」蘇梵音笑着答應,你欠我的,咱們慢慢算。

「快些走吧,再走慢些海棠糕都涼了。」蘇閑枝不耐煩蘇蕊催促道。

蘇蕊笑容僵硬,點頭答應着。

眾人簇擁着往前走,正準備關門的時候一道男聲傳過來,來人為了趕時間都沒有坐馬車,直接騎着馬來的,急急忙忙的把韁繩遞給小廝就跑過來,「我來遲了,九妹妹都回來了!」

「四哥哥!」蘇梵音一見便認出來正是自家四哥哥蘇霧枝。

蘇霧枝一見蘇梵音急忙獻寶一樣將手裡的東西遞到蘇梵音面前,「我特意向皇上討的,九妹妹最喜歡的宮中糕點!」

蘇梵音高興地接過來,「謝謝四哥哥!」

「走吧,走吧。」蘇霧枝聽到蘇梵音的話,笑得合不攏嘴,又不想表現得太過,只好一個勁兒的讓大家進屋,只是嘴角的笑容已經出賣了他。

終於都進屋了之後,顧清和蘇定國聽到蘇梵音回來了急忙都過來。

「爹,娘!」蘇梵音歡歡喜喜的跑過去,一下子撲到顧清的懷裡。

「我的音兒!」顧清笑呵呵的撫摸着蘇梵音的背,「長高了,娘都不能像小時候一樣摸你的頭了!」

蘇梵音聞言鼻子一酸,低下身子,「可是音兒隨時可以為了娘親彎腰呀。長高了,才能保護娘呀。」

「哈哈哈哈哈,我的好音兒!」顧清被蘇梵音逗笑了,一時間又是感嘆流年易逝,又是欣慰自己的小姑娘懂事了。

「音兒才回來,要住好久呢,你們娘倆快別在這裡傷感了,圓兒,快張羅開飯。」蘇定國笑呵呵的說,卻在眾人的背後偷偷擦了擦眼睛。

「快嘗嘗,這是你最愛吃的芙蓉醉雞。」顧清一個勁兒的給蘇梵音夾菜,「還有什錦蝦,紅燒雞塊,哦,還有雞腿。」

蘇梵音看着碗里小山一樣的食物犯了難,她的娘親似乎覺得劈雲山上面沒有吃的。

「快吃啊,你看你都餓瘦了。」顧清一臉慈愛的催促。

「娘,只有你覺得我瘦了吧。」蘇梵音小聲道。

誰知林清苑又夾起一筷子藕夾,遞到碗里來,「就是,況且你還在長身體呢。快多吃點。」

「真羨慕小表姐,這麼多人疼愛,不像我......」蘇蕊眼眶濕潤,急忙低下頭拿手絹擦眼睛。

「怎麼會呢。你父親母親對你也是一樣的。」顧清安慰道,也給蘇蕊夾了一筷子菜,「來,你也吃一塊雞肉。」

「謝謝大伯母,我以後可不可以經常來將軍府呀?蕊兒覺得將軍府里有蕊兒最喜歡的大家子的溫暖。」蘇蕊乖巧的接過來,弱弱的問。

蘇蕊不知為何蘇梵音這個草包會忘記自己,不和自己好了,還這樣羞辱自己。看來自己還要頗費一些力氣才能獲得蘇梵音的信任,但是為了自己和瑾年的未來,這點辛苦算什麼,忍了!

「這,你要是喜歡有空的話自然是可以來的。」顧清愣住了,沒想到蘇蕊居然提出了這種要求。但是礙着親戚的面上沒有拒絕。

「好,謝謝伯母。還是伯母心疼蕊兒。」蘇梵音要把握住,顧清作為將軍府的主母也要握住。

「呵呵。」顧清尷尬的笑了兩聲,自己真的就是客氣一下的。

蘇蕊不以為意,繼續優雅的吃飯。

蘇梵音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頓飯,覺得自己兩輩子都沒有這麼撐過。

撤了桌子,蘇梵音急忙叫意濃過來,「我知道一回來哥哥姐姐們少不了要為我準備東西的。所以,我也從劈雲山給大家帶禮物回來了!」

「你從劈雲山回來舟車勞累的怎麼還給我們帶禮物?跟哥哥姐姐們客氣什麼?」蘇閑枝第一個出聲,一本正經的臉馬上掛滿了好奇,「快快,給我帶什麼了?」

「這個老五!」蘇定國無奈的數落,「老大不小的人了,穩重些罷!」

「爹爹和大哥哥常年在軍中,刀劍無眼的,音兒特意帶了劈雲山的九轉回魂丹,但音兒私心還是希望爹爹和哥哥都用不上才好。」蘇梵音拿出兩瓶葯塞到蘇定國和蘇青枝懷裡。

「給娘還有大嫂嫂、大姐姐帶了劈雲山最好的花露,美容養顏最好的。給三哥哥捉了一條劈雲山上養的錦鯉,四哥哥的是我求師父寫的一幅字,五哥哥的......」蘇梵音故意賣關子。

「是什麼?」蘇閑枝急切的問。

「五哥哥的是我二師兄艾酒釀的酒。」

「太好了!小九真好,我求了好久也沒有找到艾公子的手筆,怎麼忘了是小九的二師兄呢!」蘇閑枝高興得直拍手。

「六哥哥的是一本失傳了的棋譜,也是我師兄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呢。七姐姐的是神都牡丹的綉品,聽說七姐姐家綉坊找這幅綉品好久了,在庫房看見就拿回來了。八姐姐的是我十師兄周瑾的辦案手札,八姐姐不是一直要做女捕頭么?」

「小九你這樣鬧騰你師父,他老人家這些年沒事兒吧?」顧清擔憂的問。這麼些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呀。

「嗨,他老人家好着呢。能吃能睡的。」蘇梵音汗顏,自己真的很鬧騰嗎?

「李少卿呢?你是與李少卿一同下山的,這孩子一個人,怎麼不和你一起過來?」顧清突然想起來自己見過的那個脊背挺直、面如冠玉的少年,如今也應該長大了。

蘇梵音捂着嘴偷偷笑:「李少卿呀,可是大忙人呢!大理寺交接得急迫,這會兒恐怕是忙得腳不沾地。」

顧清嘆了一口氣,那李承鄴什麼都好,就是命苦。

「娘放心,我會幫小師兄噠!」蘇梵音拍着胸脯,「我可能幹啦!」

顧清伸出食指輕輕戳了一下蘇梵音光潔的額頭,無奈搖頭:「你呀!」

「堂姐,我也想去大理寺看看呢!能帶上我一起去嗎?」蘇蕊用她甜膩得聲音問蘇梵音。

「大理寺那可是管刑獄斷訴訟的地方,你什麼都不懂湊過去幹什麼?」還不等蘇梵音說話,蘇閑枝倒是先開口。

他說話的語氣並不重,但就是有力量,像是在呵責。

蘇蕊委屈的絞着手帕:「堂姐不是也要去嗎?我就是好奇......堂姐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

「那能一樣?音兒是李少卿的小師妹,是去幫忙的。你......」蘇閑枝上下打量一眼,「是去幫倒忙的吧?」

蘇蕊氣得臉都紅了。

「沒事,既然堂妹想去,那就去吧。」蘇梵音笑得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