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四歲小神醫:崽崽又去擺攤了
團寵四歲小神醫:崽崽又去擺攤了 連載中

團寵四歲小神醫:崽崽又去擺攤了

來源:google 作者:坐在墳前調戲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瑾陌 蘇葶藶

天橋下擺攤看病的蘇葶藶(tingli)終於等到了師父口中的有緣(元)人,果斷抱緊首富粑粑的大腿從此開啟開掛般的團寵人生小叔蘇九鈺帶着麻袋爬狗洞鑽下水道只為偷她回家!三叔蘇褚葉的至理名言從實力才是硬道理,變成了為小侄女痴,為小侄女狂,為小侄女DuangDuang撞大牆!還有二叔粑粑太奶奶……不僅是家裡人要寵她,就連飛機上隨手救的老頭和各大中醫世家門派也要爭着寵她!珍稀古書?給!頂尖藥材?送!精密器械?拿!甚至差點連自己親傳弟子都要打包送來!問她想吃什麼小奶包吸溜了一下口水,一本正經的道,「麻辣兔頭!畢竟兔兔如此多嬌,理應多放辣椒!」展開

《團寵四歲小神醫:崽崽又去擺攤了》章節試讀:

聞着小奶娃身上甜甜的奶香味,蘇瑾陌忍不住又往懷裡抱了抱,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大手輕輕揉捏着她的小爪子。

不知道這小奶娃是吃什麼長大的,渾身上下都是白白嫩嫩,軟軟糯糯的,讓人忍不住想欺負她。

蘇瑾陌有些上癮。

蘇葶藶坐在懷裡,望着自家老爹流暢的下顎線,臉頰忍不住泛起紅暈,眼神也變成了愛心形狀。

爸爸好好看呀!

她好稀飯!

蘇瑾陌看着她圓圓的頭頂,突然問道,「藶藶……你怎麼知道我就是爸爸的?」

如果今天來接她的不是自己,而是老二老三他們,又或者是別的男人。

她是不是也會像今天這樣,撲進別人給懷裡,甜甜的叫着別人爸爸。

想到這裡,蘇瑾陌板著臉,心情頓時不好了起來。

蘇葶藶抬頭看着他,小臉上滿是認真,「我認得爸爸的樣子。」

掰着肉乎乎的手指頭,細數道,「劍眉星目,稜角分明……對了!還有小說里男主必備的看似薄情其實深情的薄唇!」

「最重要的是,師傅給我看過你的照片,讓我只能跟着你走噠!」說著,小奶包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她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跟着別人走的小孩子。

她是個四歲的大孩子了!

看着她認真的樣子,蘇瑾陌失笑,「我們藶藶真聰明。」

想來,小奶團嘴裏的師傅,應該就是那個寄信到老宅和公司里的神秘人了。

若非接到他臨死前的那封信,他怕是這輩子也不會知道,自己在這世上還有至親骨血存在。

在裝信的快遞盒裡,裝着小糰子這四年的點點滴滴,事無巨細。

字字沒提愛,卻處處都是愛的影子。

雖然不知道她母親是誰,又為何生下孩子卻又不管。

但既然是他的女兒,他定然會護她周全!

蘇瑾陌抱着蘇葶藶的小身子,眼神透過玻璃看向窗外,像是在和誰做着無聲的保證般。

想着,他皺起的眉頭突然感受到一陣溫暖。

蘇葶藶用小手輕撫着他緊皺的眉頭,奶聲奶氣的,「爸爸不要皺着眉頭了,有什麼事,藶藶都會陪着泥的。」

「藶藶最稀飯爸爸了。」

看着她天真的動作,蘇瑾陌心頭一陣溫暖。

正想着捏捏她軟乎乎的小臉蛋,車門就被人從外面拉開。

「東西已經全部收拾好了,總裁……」黎川剩下的話瞬間卡在了喉嚨里。

自家有厭孩症的總裁大人,不僅面色和善的把小奶娃抱在懷裡,手還在蹂躪着小奶娃胖乎乎的小臉蛋。

黎川整個人頓時石化當場,一陣風吹來,化成了渣滓。

他沒看錯吧?

他這不是在做夢吧?!

他居然看見自家總裁在蹂躪小奶包的臉蛋?!!!

為了驗證。

他揚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自己臉上,頓時疼的倒吸了口冷氣。

知道疼,看來不是做夢。

「爸爸,黎叔叔為什麼要打自己啊?」

蘇葶藶滿眼疑惑。

蘇瑾陌摸摸她的小腦袋道,「沒事,可能你黎叔叔他是想給我們表演金鐘罩鐵布衫吧。」

「哦,黎叔叔真厲害。」小奶團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蘇瑾陌晲了一眼還楞在車外的黎川,開口道,「若不上來,你就自己跑回機場。」

黎川瞬間回過神,急忙坐上副駕駛,「對不起,總裁。」

果然,總裁還是那個熟悉的總裁。

稍後,七輛車依次駛離了天橋下,向著機場出發。

老闆娘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開,直到車影逐漸消失,依舊站在原地。

小糰子的家裡有權有勢。

應該是能讓她幸福的吧…

「爸爸,你看那片葉子好綠, 那個小鳥飛的好快呀,還有……」

小糰子趴在蘇瑾陌懷裡,圓溜溜的大眼睛透過車窗四處張望着,很是興奮的樣子。

問題也是天馬行空,不按常理出牌。

蘇瑾陌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不時附和一句。

氣氛看起來很是融洽。

突然,車邊的草叢裡突然竄出了條大狗,直直的朝着馬路對面衝去。

領頭司機瞳孔微微放大,雙手猛打方向盤。

車身瞬間在公路上漂移出半圓弧度,急剎在路中間!

蘇瑾陌在感受到漂移的瞬間,下意識的將蘇葶藶攬進自己懷裡,雙手保護着她的腦袋和後背。

「總裁,剛才有一條大狗突然沖了出來,您和小姐沒事吧?!」

對講機里傳來保鏢焦急的話語聲。

蘇瑾陌不去理會他,自顧自的檢查着蘇葶藶渾身上下,看看有沒有哪裡受傷了的。

蘇葶藶躺在座椅上,被他翻來覆去的,感覺快要把昨晚的肉肉都吐出來了。

她捂着小嘴,聲音有些模糊不清的說,「爸爸你別找了,藶藶沒事噠。」

不過要是爸爸再這麼找下去,她就不能保證了……

好想吐。

蘇瑾陌皺着眉,不確定的問,「真的沒受傷?」

「要是有哪裡受傷了,一定要和爸爸說,不許自己瞞着,知道嗎?」

蘇葶藶輕輕的點點頭。

她感覺自己好像被扔進了洗衣機里,怎麼站都站不穩,腦袋裡全是旋轉的小星星(〃>_<〃)。

剛鬆了一口氣。

蘇瑾陌就看見小奶包屁股後面的道袍逐漸變成了深色,他心裏瞬間咯噔一聲,伸手輕輕沾了點。

是紅色的,黏黏的……

看着小奶糰子小臉蒼白,緊緊闔着雙眼,身下的道袍滿是『血跡』,蘇瑾陌竟一時慌了神,不知該怎麼辦。

還是黎川反應的快,連忙吩咐司機,「快,掉頭!去醫院!」

蘇瑾陌緊緊的抱着蘇葶藶,笨拙的親吻着她的小臉蛋,「藶藶你乖,爸爸不會讓你有事的,爸爸帶你去醫院。」

「藶藶你和爸爸說說話,好不好?」

蘇葶藶被他不停的念叨,忍不住皺了皺小眉頭,睜開雙眼,「爸爸……」

「你好吵。」

她不過是閉着眼睛休息了會兒,怎麼感覺像是她快沒了一樣?

還有,機場這麼遠的嗎?

看着她醒了過來,蘇瑾陌面色稍稍緩和,「藶藶乖,先跟爸爸去醫院處理一下你的傷口,然後咱們再回家。」

「傷口?」蘇葶藶的小腦袋瓜瞬間懵了,感覺這個問題有些超負荷,「什麼傷口,我沒受傷呀?」

「藶藶你不用裝了,爸爸都看見了。」看着她還在努力裝作沒事的樣子,蘇瑾陌心裏是又生氣又心疼。

他生氣的是她不老實,連自己受傷了也不說,又心疼她小小年紀就這麼懂事。

換做是旁的小孩,怕是早就哭鬧了起來。

哪還能像她這般。

蘇葶藶更加懵逼了。

她受傷了,她怎麼不知道?

不過,屁屁好像被什麼東西硌得慌?

小奶團伸手朝後面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