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兔子糖
兔子糖 連載中

兔子糖

來源:google 作者:玄州的季元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玄州的季元虎 現代言情 陳瑤瑤

整部兔子糖,分上部《兔子》和下部《糖》故事主要以現代神話為背景大家先跟我一起進入到瑤瑤和幹毅的愛情故事裏吧!展開

《兔子糖》章節試讀:

「你好!我是**廣告公司的李雲岩。」李雲岩上前跟幹毅打招呼。我順勢將半個身體藏進雲岩的身後。小心的觀察幹毅的反應。

「你好!」幹毅十分禮貌的回復,將一身合體的西裝駕馭的穩重無比,氣質出塵,魅力值爆表。

我站在雲岩身後,低頭不敢看幹毅的眼睛。他跟我們相對而立,我站在雲岩的身後,看起來我們的關係很遙遠。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2個了。」雲岩也懂我的意思。示意看看思琪,想給幹毅和思琪他們騰出空間。

「走吧。」李雲岩朝身後的我微微一笑,讓我快要跳出來的心臟,終於又回歸原位,拉扯着嘴角,眼裡對雲岩感激不盡。

「好。」這是第一次,終於有一個人可以帶我逃開他們強行虐狗的現場了。

我的伸手準備按電梯。

可是,不想發生的事情,總是來的特別快。

幹毅卻抓住我準備按電梯的手,把我拉到他的身邊,對李雲岩說,「我交代一些事情,你們等我1個小時,我們4個人一起!」

他表情嚴肅,好像並不允許我拒絕。雲岩被他突如其來的反應,臉上有些薄怒,不過礙於幹毅的身份,很快就化去了。

「毅哥哥,瑤瑤也許並不想跟我們一起。」思琪說著,她在幫我解圍,也是在幫自己解圍。她的小心思,我知道。她這一趟。最重要的計劃,就是來找毅哥哥約會,她是絕對不想要4個人一起的。而且,我知道自從上次。我受傷,幹毅抱着我回家,撫摸着我的傷處,發出那樣的感嘆之後,她開始對我心存芥蒂。

「嗯嗯。」我點點頭。我瞪着圓溜溜的眼睛,無辜的望着幹毅,我希望幹毅能夠答應我們的要求。他和思琪在一起,本來就是最完美的結局。而我,只想和幹毅保持,越遠越好。而且李雲岩,也很不錯的樣子,我不敢說他喜歡我。至少是不討厭的,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我偷瞄一眼李雲岩,他劉海下的五官,溫柔祥合,不像幹毅戾氣那麼重。

幹毅看看我的樣子,再看看李雲岩,眼神越發的堅定。

他肯定也明白我的目的,我只想讓他放開我,讓我遠走高飛。

「那你們等我打一個電話,馬上就好。」他沒有鬆開我的意思,而是拉我去了走道里打電話,就思琪和雲岩在原地。

他一直抓着我沒有放開,直到他打完電話,電話中確實交代了好多事情,看來他在a市的確很忙。

「走吧!」他繼續支配着所有人。

我們按照雲岩的計劃,去了海洋公園。可是卻比計劃里多了思琪和幹毅。

一圈玩下來,都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了。

「我們先去吃飯吧。」民以食為天,我先開口。

「好呀!」思琪附和。

「那我們還是按計划去吃小吃街的牛肉丸吧。」雲岩說。

「我想吃火鍋。」幹毅開口。

火鍋2個字撞進我的耳朵里,我嘴巴的口水又多了幾倍,肚子更餓了。說實話,牛肉丸我確實也不想吃,誰還能比我媽做的牛肉丸好吃。

「我贊成!」思琪反應倒是很快。

我咽了一下口水。「去哪裡吃?」我期待滿滿的問幹毅。

「既然大家都想吃火鍋,我也同意。」雲岩看看我,謙和的一笑,我感覺他也是個蠻隨和的人。也對他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思琪拉着幹毅迫不及待的去火鍋店,我和雲岩並肩走在他們後面,感覺像是2對情侶,我忍不住有些開心。這不就是最好的結果嗎?

我看着身邊的雲岩,他臉色微紅,我想他是不是跟我有一樣的想法,然後害羞了呢。

他是個工作超努力的人,而且聽王瀟說,他以前可是學校的校草,學習也是很厲害的。我看着雲岩有些發紅的臉,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

突然就撞到前面的不明物體。

我抬頭,卻是幹毅的後背。只見,思琪不解的看着他。

幹毅有些不耐煩。「走路的時候,專心看前面。」

「哦,對不起!」我趕緊道歉,主要是為了在雲岩面前,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

「撞疼了嗎?」雲岩準備伸手撩開我額前散開的頭髮。我卻提前躲開了,我覺得我們還沒有到這種親密行為,我認為還是循序漸進的好。

「沒事沒事。」我依然沖雲岩笑着,雲岩也沒有介意,我剛剛故意躲閃。原來情侶就是這樣,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總是只關心對方的情況,看不到身邊的人和事。就像我現在,也不想知道幹毅和思琪在做什麼。

「沒事就快點走,剛剛不還說餓了嗎。」幹毅催促我們,破壞了我和李雲岩的對視。

「哦,好。」我感覺女生還是要矜持一點,隨後就跟上了幹毅。

但是,我卻看到,幹毅3步並作2步。他剛剛也這麼走路,我怎麼可能撞到他。我甚至覺得,他是在故意找茬。他的樣子,明明就像一個醋罈子。

「毅哥哥,等等我。」思琪追上。

吃火鍋的時候,雲岩去上廁所,幹毅居然要陪他一起。我醉了,2個男人,還要陪。而且去了很久。

等他們出來,我和思琪都吃的圓滾滾的。

「毅哥哥,瑤瑤和雲岩計劃晚上想去篝火晚會。我想和你去江邊散個步。」思琪很想創造更多的計劃給我和雲岩,也怕幹毅再找我的麻煩。

「篝火晚會只有周末才有。」幹毅不買賬。「今天大家都一起去散步吧。」他沒有給我們思考的餘地。起身就走。

「你想去散步嗎?」雲岩徵求我的意見。

「也行吧。」原本期待的篝火晚會,也看不到了。我感覺散步可能是午飯以後最好的消食項目了。而且看幹毅的樣子,估計也沒有打算放過我。

我們4個人,一前一後,散步在公園。因為剛剛我撞到幹毅,這次,我和雲岩走在前面。

初秋微風輕輕拂面,格外涼爽。氣氛特別的好。

我和雲岩並肩走在小路上,他和幹毅身型相仿,也高我1個頭的樣子。李雲岩手輕碰了我一下,我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長這麼大,我還沒有牽過男生的手,只牽過思琪的,其實,我有些好奇倩男生的手是什麼感覺,但是理智告訴我,女人應該矜持。於是我抬頭朝他露出一個笑臉。既表示不討厭他的無意觸碰,又可以表現出和善。

他看着我的眼睛,仿似在放光一樣。外人看來,我們就像是,用眼睛互相傳達愛意的情侶。

「我口渴了,去給我買瓶飲料。」這個誤闖進來聲音,跟目前的情調格格不入,而且幹毅怕不知道說的是我,還故意拍拍我的肩膀。

「哦。」鬼使神差的我,還真的就跑去買水了。

這個討厭的幹毅,幹嘛非要和我們一起,幹嘛非要我買水,哪有男生,還要女生跑腿買水的,自己不會買嗎。等我反應過來有點小生氣。可是,水已經買好了。

我氣鼓鼓的,準備回去找幹毅好好理論一翻。

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背着我在吃雪糕。

「瑤瑤快過來。」雪糕的招喚和思琪叫聲。讓我瞬間放棄心裏所有的不開心。

小步跑到售賣車前面。

「我要一個草莓味的。」甜甜滋滋的東西,更適合,這個美好的9月。

逛完公園,我們回了酒店。因為頭一天,思琪去找幹毅,所以她去了幹毅住的那一家酒店。我想着,終於不用再見到幹毅了。明天,我和李雲岩,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計劃,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有點期待明天。

洗漱完,我正準備休息了。卻有人敲門。

我一開門,居然是幹毅。

「怎麼是你?」我有些驚訝,他現在應該和思琪在一起。我以為現在來敲門的更有可能是雲岩。

「你以為是誰?」他盯着我的眼睛,好像想看穿我的想法。

「我以為是,是服務員。」我心虛的胡扯一通。

「請我進去坐坐。」他質疑的看着我的臉,藏住了怒氣。不客氣的直入到房間,更像是房間的主人。

「哦,請進!」我無奈的請他,即使他已經進來了。

我站在他面前,有些緊張。就像上午,我突然碰到他,像是被自己老公抓到出軌現場一樣。

「你不是應該陪思琪一起嗎?她這麼遠跑過來找你,還換去了你隔壁的房間。」待他往房裡走進的時候,我關了門,在他身後,他並看不到我的表情,我也看不到他的臉。我努力提起自己的精氣神,想用氣勢壓過他。

他一點都不為我的質問所動,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他轉過身看着我,冷不丁的問我一句,表情里再也藏不住憤怒。「你喜歡他?」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氣場全開,怒火燃燒的樣子,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根本就不會生氣的人。

「什麼?」這話問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你喜歡李雲岩?」我看着他的表情卻嚴肅了起來,就像白天一樣剛看到我的時候一樣。

「是個不錯的提議。」我本來看他怒火中燒的樣子,本來是有些害怕的,可是他這個提議,確實是甚得我心,我忍不住開始想我和李雲岩的將來。

他卻突然過來吻住了我。

我腦袋一下停止了全部的工作。任由他吻着。見我沒有任何反應,他往前把我推到牆壁,手護住我的頭。

「我已經努力的在剋制自己,是你來招惹我。」他說完又接着吻。

我嘗到他的嘴唇的味道,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接吻,我獃獃的愣在那裡,而他更加肆無忌憚的吻着我。用手護住我的頭和腰,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似乎要把我融入他的身體。那種感覺柔軟,夢幻。

「我不許你看着別的男人笑。」一個長長的,深深的吻結束。他命令我。

我通紅着臉,扭過頭。身體仍然被他禁錮着。「我不要。」

他卻又來繼續吻住我,我無力反抗慢慢的變化為無心反抗。好吧,我承認那天他送給我旺仔時,他站在陽光之下,比陽光更加明亮的時候,我就為他心動了。他的微笑和沉穩有力的聲音,讓我覺得上癮。沒有見到他的這些日子裏,思戀如洪水爆發。我明明就知道,他在a市,思琪的出遊計劃也在a市時,我並沒有戳穿她,而是和她一起計劃。因為我也想見到他。

直到我們口乾舌燥。

「我要你只喜歡我。」他霸道的說著。

我嬌羞的點點頭。他終於停止了粗魯的動作,將我輕輕的擁在懷裡,好像得到了一件稀世珍寶。

從那以後,我們就在一起了。

我問他,為什麼喜歡我,他說,他第一次看見我,就覺得,我像只白白的小兔子

我是兔子,他是什麼?我有點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