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外來種入侵
外來種入侵 連載中

外來種入侵

來源:google 作者:麻瓜隊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綺莉 濮陵 霜星

望着濮陵逃跑的方向,霜星卻笑出了聲:「看來姐姐我的身體,對陵還是很有魅力的嘛,一起住了都有十多年都沒見他起什麼心思,我都還以為陵對自己沒有那種世俗的慾望了呢,哈哈哈哈——」這是一個日常悲傷的故事展開

《外來種入侵》章節試讀:

在王軍將最後的一顆子彈打完後,就被朱保一隻手舉起,狠狠的砸向一側的牆上,巨大的撞擊下,王軍只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的炸開一般,口吐鮮血,才能昏死過去。

「哈哈哈哈,怎麼了王警官,剛剛不是說了這件事情跟我沒有關係的嗎?你為什麼非要趕盡殺絕呢,現在好了,把我惹惱了,等我把你解決後,就回營地把其他那幾個刁難過我的條子也一起宰了,哈哈哈哈~」

說的不夠痛快的朱保又狠狠的踹了王軍一腳,而王軍也藉此機會將手中的空槍砸向朱保的眼睛。

「啊——」

沒反應過來的朱保一隻眼睛眼睛被槍砸中,瞬間鮮血直流,看樣子是已經瞎了。

「啊——該死的條子,本來還想給你個痛快的,居然你這麼不知死活,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要慢慢折磨你,然後再將你扔出去喂那些怪物吃,哈哈哈哈——」

王軍歪腰抱腹,劇烈的疼痛讓他說不出話來,但王軍還是忍住劇痛,朝着朱保吐了口血痰。

朱保摸了摸臉上的血痰,憤怒到極致的朱保又是狠狠的一腳又一腳踢在了王軍的身上。

直到王軍昏死過去才停下來,看着牆角跑回來的梁智和唐金,朱保直接出聲叫住兩人,嚇得兩人就要逃命,不過隨着一聲槍響,兩人不得不挺下來。

「怕什麼?是我朱保,看你們兩個怕死的模樣,真不知道當初我是咱們跟你們交到一起的。」

看着兩人有些遲疑的模樣,只是一念之間,皮膚又變回原來的樣。

「原來是朱哥啊,我們還以為是人形怪物呢。」

見對方是朱保後兩人這才敢張口說話,但話說到一半,地上就突然突出無數的荊棘之刺,瞬間將剛剛變回人形的朱保身體刺穿,掛在了樓道口。

「為什麼……我才剛剛獲得超能力……」

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實的朱保看向樓梯口,只見一對男女?還是黑白無常。

朱保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誰殺死的,而一旁的兩人早已經被嚇的尿褲子了。

濮陵聞到這股騷味,再次抬手,剩餘的兩人也都跟着撲了朱保的後塵。

霜星則第一時間就跑過去,摸索着朱保的屍體,很快就從朱保的口袋裡發現了方塊石,看着還在發著微光的方塊石,想到自己也可以變成和濮陵一樣強大的覺醒者,霜星就忍不住竊喜起來。

而濮陵俯身檢查起王軍的傷勢起來,內出血,多處骨折,已經沒救了。

還想分享自己找到覺醒道具的霜星看見濮陵有些情緒低落的看着地上警官的屍體,霜星有些不解的攙扶起濮陵。

「怎麼了陵,是不是技能用多了,身體出現了不適應?還有,這個是不是你所說的S級覺醒道具啊。」

「嗯,就是它。我沒事,只是覺得自己應該早一點來,或許這個**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也說不定呢。」

見濮陵只是因為沒有及時出現使這位警官犧牲,而感到自責,霜星卻覺得無所謂的說道。

「沒事的了陵,我們這不是為了安頓剛剛那位**才來這麼慢的嗎,再說了,他們兩個本來就是必死之人不是嗎?」

聽着霜星冷漠的聲音,濮陵一下子感到了些許陌生,即使兩人從小受人欺負,長大後還被領導各種刁難,但兩人從始至終最多也就是自私自利,沒有憐憫之心而已,還達不到淡漠生命的程度。

見濮陵沒有說話,霜星也沒有在意,而是迫不及待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滴在方塊石上,幻想着自己將會覺醒什麼樣的技能。

然而隨着時間一點點流逝,霜星並沒有感覺到身體出現什麼異樣的變化,霜星一下子就坐了起來。

「為什麼啊,明明我就是按照陵教我的步驟進行覺醒的,怎麼可能會失敗呢?」

聽霜星這麼一說,濮陵也是嚇了一跳,畢竟她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個人無法進行正常覺醒的。

「啊~為什麼我就是不能覺醒啊。」

霜星有些沮喪的嚎叫起來,而濮陵對此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在多次嘗試無果後,霜星已經失去了耐心,決定先回去再說。

當兩人原路返回,帶着已經昏迷了的幸明離開後,沒過多久,就有一隻老鼠大小的原始種被血腥味吸引了過來。

它先是聞了聞已經死去的二人組,但很快就離開,並被一旁已經被刺的千瘡百孔的朱保遺體所吸引,看着眼前已經嚴重變形了的屍體,只是聞了聞,原始種就打算鑽人其軀體的時候一旁昏迷的王軍的手指突然動了一下,就因為這動了一下手指,原始種就如同老鼠看見了自己喜愛的蛋糕,瞬間就放棄進入朱保的屍體,掉頭就直接從王軍的嘴巴爬進去。

隨即,王軍身上的傷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王軍只覺得一陣乾嘔,然後就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看着自己身上的傷神奇的痊癒,又看了看地上死相凄慘的三人,全部都被什麼東西直接刺穿身體,來反抗的餘力都沒有。

想起朱保那怪異的能力,王軍覺得自己應該是被一個比朱保更厲害的覺醒者給救了,並且還將自己治好了。

看着外面烈日當空,自己又是一個人,等等一個人?這時候王軍才想起自己同事還躺在馬路邊呢。

王軍急急忙忙跑回去,不一會就來到了之前幸明被打暈的地方,然而王軍卻沒有看見幸明的人,倒是在不遠處看見一具原始種的屍體,王軍小心翼翼的向前查看,只見這隻原始種的死法和朱保幾人的死法完全一致。

這讓王軍更加確信,自己一定是遇到高人的幫助,才躲過一劫的。

當王軍回來時,耿正平立刻就叫他來到自己房間里交談,而王軍也直接說出事情經過的來龍去脈。

房間里霜星還在不停的擺弄着方塊石,試圖查出是什麼原因才導致自己無法覺醒。

有些煩躁的霜星說了句「我去找維茵聊天去了。」就開門出去了。

看着到吃飯的時間點,濮陵這才從房間里走出來,心裏一直在想着今天,霜星為什麼無法進行覺醒。

就在濮陵還在思考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的時候,身邊突然走過一位健壯的男子,濮陵總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來。

直到濮陵想起今天早上自己沒有救成的那名**時濮陵從急忙回頭看去,卻見樓道除了自己早已沒有其他人的身影。

但是濮陵確信,剛剛那個男子就是今天早上遇到那個深受重傷的**,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對方一轉眼他又活蹦亂跳的出現在自己眼前,濮陵有些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