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朝亂,血路成
萬朝亂,血路成 連載中

萬朝亂,血路成

來源:google 作者:喻魚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喻辰 喻魚頭 都市小說

[無系統,御獸,都市,熱血]看誰能帶着主角殺一條血路靈氣剛剛全面復蘇,物種開始大面積進化,人人都有可能成了御獸家,而主角喻辰就因吃魚卡住、假死,被拋屍到了以武為尊的虛假古文明世界開局成了乞丐,看遍世界冷暖他們說著古老的咒語,有着絕世修為但好像他們都在懼怕什麼?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神秘世界?這時一個老乞丐叫住了他,直接靈魂三問:你是誰?要到哪裡去?又從哪裡來?展開

《萬朝亂,血路成》章節試讀:

經過了5個月的**。你知道我這個5月份經歷了什麼?

每天一碗飯,菜幾乎都是鹹菜。他們說:這是幫奴隸主省飯錢,也幫他們買省錢。

我也成功的從120斤變成70斤。成為了一個乾瘦的「小老頭子」

每天還有什麼意志力訓練,什麼蹲馬步呀!什麼憋功呀!什麼抽血!

沒有弄好的人,還要去被毒打,我都被打了四五回。我看見一批一批的人去世。每天都提心弔膽。

每天還有什麼課程,什麼《奴隸的自我覺悟》、《如何做好奴隸》

這個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難度,可是熊三兄弟。因為這個沒學好,好像關進小黑房.........被打死了嗎。我還聽到他們的慘絕人寰叫聲!

嗚嗚嗚!太難過了!真的,我是替他們難過。畢竟也是共患難的兄弟了。說沒就沒,一定程度也是為我才被弄進來。

等哥我出去,一定給你建一個大墓地,讓你們魂歸地府。

我做夢的時候,還時不時夢見,熊三。兄弟,他們說要索我的命。今天夜晚,我都提心弔膽,久久不能入睡。

「啊切」.......誰在說我們三個兄弟。多虧父親的玄龜保命技能,「穿越之空」。不然就看不到老爹了。

老爹呀!都快十年了,你是不是忘記了你還有一個兒砸,太難了。

老三呀!我也是父親的兒砸。熊大熊二同聲說道。

對,大家都是老爹的兒砸。

他們一把鼻涕一把淚對玄龜說道:玄叔叔,我們一起回家去啊!以後我們一定會好好修鍊,努力向上 ,再也不會嘲笑老爹幼稚了喲。以後我們要陪老爹也一起看動畫片《光頭岀沒》,以表我們孝心。再也不嘲笑,老爹取名沒有水準了!

人間疾苦,唉!苦呀!我做不了好人,但絕不違背心中的秤 ,經歷了這些事以後,熊瞎子不由的感嘆。

我看見了成堆成堆的屍體!太可怕了,還有一個吃人的怪物。熊二懼怕着說道。

我看到了更多鐵血與階級!爬不起來的人,永遠不惜同情。熊大眼神堅定。

兄弟們,我說的夠熱血不?熊大一臉憨笑。

玄龜內心想到,這三位少爺是不是被**傻了,怎麼一個一個像二貨一樣?我回去時,要不要給老爺說,讓他們再歷練10年。

...................

「啊切」今天終於要脫離苦海了!終於要被賣出去了。不容易呀!也不知道我值多少錢。

這一個拍賣會所,是白家第9大會所。

是第2任家主所建。他希望白家萬年不朽,長長久久。這個會所一共能容納99999人。

我們被丟到後台,聽到了人們叫賣聲不斷。活下來的人,都是非常優秀的人,都是未出售的商品。

喻辰就在這裡靜靜的等待,從他的右側出現了1個人。

他正在依次給旁邊的人注射一種不知名的藥物。

只見被注射的人的乾瘦包骨肌肉不斷,膨脹起來。

直接變了一個人,也出現了修鍊者氣場。...............

我出100萬。一個老頭一邊按着報價機,一邊大喊。

我出200萬。黑家真是錢多。老夫就不跟你們爭了,老頭 滿臉不屑.

拍賣會後面,那個人還在依次注射。

我看了看,滿是奴隸少女的囚籠。

咽了咽口水,真......血熱,受不了。

好苗條啊。該飽滿的地方還是飽滿,她們伙食太好了,不像我呀ꈨຶꎁꈨຶ‧⁺◟( ᵒ̴̶̥́ ·̫ ᵒ̴̶̣̥̀ )。

但她臉上無助又無奈,充滿了絕望。

有錢有權之人真會玩,唉!我還能活着走出不?活下去的話,我一定要當個有錢人。⁎ۜ′̛˷˒′̛⌕然後解救這些少女。ჴ˘ര‸രჴ

下面,是一件石化的龍蛋,具體品質我們不知道?但至少都是完美級。

品質分。平凡。普通。精英。 完美。史詩。傳說。神話。絕世。。。。。。

它是從祖星掠奪過來的不祥之物,它已經讓我們白神盟,損失了許多人才,但不祥之後就是無盡好運。如果運氣好的話,能孵化真龍,那直接就站在世界之巔。當然我先說好,這概率很大為20/100這是專業人士給我的數據。但也可以當作藥引來用,或者當武器也是挺好的,它很硬的,相當於史詩上品。

武器品質分。玄黃地天,史詩 ,傳說,神話,絕世。。。。。。

當時就有人質疑:為什麼你們不直接孵化,要出售賣呀!就算他的概率很低,那孵出來也是極強的存在。

好多權貴,也紛紛表示看不懂這波操作。都表示是一個巨坑。

白老,原名白樹人,是一個乾瘦的老頭,原來是總部的人,因為得罪了不該得的人,被人敗貶到此地,做分支的總管。別看在這裡風光無限。但總部的人一來,就跟個孫子一樣。

白老繼續說:我們總部有人,找天命算師算過,它與總部的幾位天龍大人相剋。特別是好運大人。

但,好運大人非常不屑的冷笑,念及都是龍族血脈,便讓他自生自滅,總部也不方便出售,所以就拿到我們這兒來了。

說到這裡。白老也是驕傲滿滿。這話之中一半真一半假,但內心卻是:一群***。

一提到好運大人,台下都不敢「開槍了」。

它是白神盟,起家的根本,是白神盟氣運所在。據說有這一條龍,活了無數個歲月,在隕神之戰,靠着它的無盡的好運,硬生生躲過了那一場浩劫。便讓人稱它好運大人

台下的人聽到,老白這麼說。

也紛紛表示,絕對支持工作。

大家安靜,大家安靜。下面有請白老宣布,起拍價格。

白老面部嚴肅的說到。

我宣布起拍價格為。1,0億中品星元。

貨幣等級,銅星,銀星,金星,紫星,星元,極星。前二者為普通貨幣,為凡人所用,兌換比例為1:100。後四者為修仙貨幣,可助人修為。兌換比例大等級為1:100。

但聽到這個價格,很多人都退步了。

啊,這麼貴。這個價格足以買一件史詩下級品質的大寶劍了。當然很多人還是不願意賣。一般都是以物換物。

全場沒有一點聲音,都沒有開槍。都在等第1個冒頭青。畢竟白神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坑人也是不少,要不是背後實力強大,早就被弄下台了,但每次拍賣的好東西也是挺多的。

3億星元,一個虎頭虎腦的聲音 囂張的說道。

人群頓時就炸開了鍋。

這人是不是傻?買這個東西。不怕吃虧上當。突然就冒出了這個東西。誰相信呀?一點外道消息都沒有。誰說的龍蛋就是龍蛋了。不怕是偽龍蛋,那也叫龍蛋。

還有沒有人出更高的價?還有沒有?

白老笑呵呵的說:

台下的人沒有報價的人,都在議論那個有錢的人,3億星元, 足夠在首都京城購買1棟小了小了的御獸樓或修仙樓

好3億星元,一次。

好3億星元,二次。

好3億星元,三次。

成交,白老聲音宏大,面不改色,色心不跳。但內心卻飄飄然,非常激動。他害怕會流拍,這次拍賣會提成至少是5%。

那種根本不算什麼龍蛋,但真的是從祖星那裡掠奪過來的東西,就是那個偽龍蛋。所謂的偽龍蛋就是,擁有龍血脈的亞龍族。它們的本身實力也是很強的。

這種,偽龍蛋平常的價值也只是5∽10億星元。

但這是一個非常接近真龍的一種蛋。白老內心竊喜。純種程度只有40%,但也是非常珍貴了。

像白神盟,這樣大勢力,每年這種偽蛋龍也不過7,8枚。一般都是交給下屬子弟進行修鍊。只有極少部分才會進行出賣,就是那種有純度低於20%,這種龍蛋的潛力都很都被限制,除了有很大的機緣。一般只能達到50級,但這也是別人遙不可及的。

包間中的養蠱人,面露喜色,兩眼放光,因為他曾經的家族就是這個龍蛋的守護者。他更加知道這個龍蛋的底細。

他知道這條龍,曾經的輝煌。也曾知道那條龍給了他們守護者家族一些特權。但在隕神之戰死了,最後一刻,留下用極為稀薄血脈之力,化成了一顆龍蛋。

要不是他們祖上的被那條龍的敵對勢力的追殺。他也不用隱姓埋名。

最終,這顆龍蛋在在無盡的追殺中。丟失了。

至今那群人後代還在尋找這個龍蛋。

養蠱人,內心想到,是福是禍,躲不過。既然還能遇到那就是緣。無限的氣運,萬一我培養出了5星修士

祈求祖先保佑,這次轉運就靠你了。

下面拍賣的是,白狐少女。

下面有個盪羈子弟,眼中好像有了光。

老白,象徵性介紹了一下。

可以滋陰補陽,促進修鍊。起拍價5000000星元。

8,00萬星元。一個穿紅衣服的小白臉說的。

1千萬星元。一個穿着紫衣服的小白臉叫道。

場中絕大部分人都帶有羨慕的眼光,看了看他們。好有錢。

經過激烈的競價。最終以20000000星元的售價的藍色小白臉所得。

經過幾個輪迴的拍賣.

下面競拍的是:一批凡人奴隸,對你絕對忠誠。運氣好的話可能發現有天賦的修行者。一共100人。

下面的人,不斷的議論中.

我好像記得,當年有一位家主在這裡。夠買了一批奴隸,其中有人都成了絕世修者.當然這也是概率性的問題。

下面開始競價。500萬星元。

7,00萬星元。

8,00萬星元.

24千萬星元,養蠱人說道。

現在好多人都在猶豫不決,因為他們本身頂多只這個值,他們就是像賭石一樣,其中可能會有一些有天賦的修士,好的時候有七八個有天賦的修練者.其中普通人被注射了劣質的修真劑,是用一種劣質的各種丹藥製作而成,最後的修為相當於是半星修者。

再加上。是這一位比較兇殘的養蠱人。他以養人為主,並通過特殊的方式,控制下活下的蠱人。他本身是三星修士,卻控制着4星修士。在這裡就是一方霸主。

好!這件商品,有養蠱人道友拍下來。

唉,接下來又要吃土了。養蠱人道。

接下來又是幾件出售丹藥的拍賣會。經過激烈的拍賣,絕大部分都被養蠱人拍賣下。

拍賣會也逐漸進入了尾聲,人們也逐漸散場。

養蠱人哼着小曲,牽着他100個奴隸。心情愉悅的,向自己的小家走去。他也沒對這些人多說什麼。

喻辰看了看,自己的新主人。內心祈求道。希望能吃飽,希望不被虐待。

當然這也是他的幻想。他帶着忐忑的心情,以及對這世界上最後的期望,也許是一絲絕望。走向了自己的求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