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完蛋!在禁慾首輔和萌寶面前掉馬
完蛋!在禁慾首輔和萌寶面前掉馬 連載中

完蛋!在禁慾首輔和萌寶面前掉馬

來源:google 作者:南綰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重燁 許嬌嬌

【穿書+靈泉空間+種田+千億物資+萌寶】在末世苟了10年的許嬌嬌,一睜眼,回到末世前一個月!就在她美滋滋囤夠物資,啃着醬香小雞腿在鄉下悠閑養老,等待末世降臨的時候,一閉眼,她穿書了……正值饑荒,家徒四壁,還有一群反派娃嗷嗷待哺,綠茶病嬌首輔虎視眈眈,還沒有過上兩天養老生活的許嬌嬌沉默了「娘子,大寶說他想要個妹妹夜深了,我們該努力了」突然有一天,便宜老公這樣對她說許嬌嬌:??什麼時候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展開

《完蛋!在禁慾首輔和萌寶面前掉馬》章節試讀:

好像自從許嬌嬌從山上回來之後,整個人就好像變了一樣,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了。

以往的許嬌嬌好吃懶做,對自己那是言聽計從,自己想怎麼耍她就怎麼耍她,可是現在許嬌嬌竟然一個人出了門?

這可真是稀奇事啊!

桃紅倒想一走了之,可是想到自己的賣身契還在許嬌嬌的手中,許嬌嬌還活着,自己想跑也跑不掉啊……

桃紅越想越覺得煩躁,厭煩地看着眼前默不作聲在地上用石子畫畫的三個孩子,上前一腳踏在三個孩子畫的畫上,幾腳搓的亂七八糟,橫眉倒豎地呵斥道:「天天就知道玩!趕緊給我滾!看着你們就來氣!」

三個孩子嚇了一跳,小寶更是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想哭卻又癟着嘴哭不出來。

大寶咬牙切齒地看着桃紅,雖然現在許嬌嬌不在,但他們三個孩子正面對抗這個桃紅,恐怕還是有些難度。

眼下,唯有忍耐。

「瞪什麼瞪?再瞪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桃紅撿起石子扔在大寶身上:「玩!你們不是愛玩嗎?玩啊!」

大寶的拳頭猛地攥緊,二寶氣的要衝上去打桃紅,被大寶攔住了,兩個孩子屈辱地交換了一下眼神。

隨後,大寶帶着二寶和三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後,三個孩子抱頭痛哭了起來。

爹!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醒,有壞女人欺負孩兒……

「哥,娘親走了嗎?不要我們了嗎?」三寶啜泣地問道。

「那個壞女人跟她是一丘之貉,都沒有什麼好心思。」大寶死死地攥着自己的拳頭。

「可是我覺得娘親好像變了,她都給我們做飯吃了,還給爹看病呢。」

「哼!誰知道她又在憋什麼壞主意了?你忘了她之前想把你扔了的事情了?」

說到這裡,小寶縮了縮腦袋,往二寶的懷裡靠了靠。

而此時的許嬌嬌,穿着一身淺色麻衣,正坐在一輛顛簸且緩慢的牛車上,朝着白象鎮的方向去。

她抽出空來吐槽了一下古代落後的交通工具,都快把她顛散架了,可是不坐牛車沒辦法啊,這是他們村去白象徵最容易的交通工具了。

「秦家妹妹,你去過鎮上不?」

許嬌嬌的身旁,一左一右還坐着兩個村婦,他們手裡拎着兩個籃子,裏面放着白凈的雞蛋,她們是去鎮上賣雞蛋的。

許嬌嬌笑道:「張家姐姐,我沒去過,聽說鎮上很熱鬧?」

「豈止是熱鬧,鎮上什麼都有,保准看的你眼花繚亂。」張家姐姐笑道,「到時候你可別看的花眼了啊。」

另一位劉家姐姐笑道:「人家秦家妹妹是要去抓藥給夫君看病的,怎麼會光顧那些呢?我看是你心不安穩了吧?」

這句打趣讓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笑罷後,張家姐姐拉着許嬌嬌的手囑咐道:「妹妹,你到了鎮上不管買什麼東西,可千萬別露怯啊,要不然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傢伙會死命地坑你。」

「呵呵,多謝姐姐指點。」

三人在馬車上有說有笑,很快便到了白象鎮。

白象鎮,是十里八村最繁華的鎮子了。

牛車在城門前停下,門口有軍爺把守盤查着來來往往的行人。

「行了,你們進去吧,別忘了約定的時間在這裡匯合。」車夫吆喝了一聲,趕着牛車先離開了。

「兩位姐姐,那我也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快去忙吧。」許嬌嬌笑着說道。

「妹妹,那我們就走了。」

三個人分開後,許嬌嬌抬腳往白象鎮城門走去。

守城的軍爺見許嬌嬌是個弱女子,得知她是來給丈夫抓藥的,順利地放行了。

一進城門,一股熱鬧的氣息撲面而來。

敲鑼聲、打鼓聲、耍猴戲的叫好聲、以及各種攤位的叫賣聲,瞬間來到了許嬌嬌的面前。

人都是喜歡熱鬧的,這鎮上的稀奇玩意確實不少,尤其是鎮上女人們穿的衣服,都比許嬌嬌的衣服華麗不少。

許嬌嬌來到一個買糖人的攤位前,先給自己買了個糖人。

你說穿越就穿越吧,還穿越到了一個時時刻刻都命懸一線的反派炮灰身上,怎麼不得吃點甜的犒勞一下自己?

無視了一路上小乞丐們羨慕到流口水的目光,許嬌嬌來到了一個藥材鋪前,抬腳走了進去。

「客官,裏面請,需要點什麼?」藥材店的葯童上下打量了一下許嬌嬌,一臉不情願地接待着。

嘖!又來了一個窮鬼,該不會是要賒賬吧?

「對了姑娘,我們這裡是小本生意,概不賒賬。」葯童把毛巾往脖子上一搭,一副善意提醒卻十分鄙夷地說道。

許嬌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家掌柜地在嗎?」

不管什麼時候,這種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依舊存在。

「姑娘認識我們掌柜的?不巧,我們掌柜的不在,就算是我們掌柜的在,也不會賒賬的。」葯童料定了許嬌嬌是來賒賬的。

許嬌嬌沒有搭理他,而是反手從在隨身空間中挑挑揀揀了一番,才拿出來兩棵最次的人蔘「百年人蔘」,其他的都是千年人蔘萬年人蔘,許嬌嬌怕他這個小藥店配不上。

雖然是空間里最次的人蔘,但畢竟這兩顆人蔘飽受空間靈泉的滋養,堪稱外界百年人蔘中的極品。

「我來當這個。」

許嬌嬌把兩棵人蔘隨手放在了藥鋪的櫃檯上。

剎那間,葯童只覺得鼻尖有一股異香飄過,再定睛一瞧,櫃檯上竟多了兩隻飽滿泛着光澤的百年人蔘,個頭是他平生所見最大的。

「哎呀!寶貝哇!」葯童激動地猛拍大腿,看許嬌嬌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神仙奶奶一樣。

「姑娘,小人有眼不識泰山,您見諒,您稍等片刻,我馬上去請我們掌柜的!」

葯童對着許嬌嬌深深地做了個揖,然後飛快地往後院跑去。

不一會,葯童回來了,他的身後還跟着一個同樣跑地飛快的中年男人。

「極品人蔘在哪?快讓老夫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