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道修羅
萬道修羅 連載中

萬道修羅

來源:google 作者:羅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厲絕心 奇幻玄幻 羅峰

我本非良善,只將爪牙藏若天要我兩世孤煞,那我就以凡人之身,借神魔之力,化身修羅!管你什麼正道魔道,管你什麼武尊神帝!逆我者——戮!展開

《萬道修羅》章節試讀:

  「嗷嗷!」

  一頭渾身漆黑,長足有一丈的野豬拚命在叢林里奔跑,它的眸子里全是恐慌。

  在這隻野豬身後,一條黑瘦的影子不斷迂迴靠近,風馳電掣一樣追趕着它。

  羅峰,一個十五六歲少年,穿着無袖短衫和老粗布褲子。

  衣服雖然破舊,卻乾乾淨淨,一身皮膚黝黑,卻神采飛揚。

  他手裡拿着一張簡單加工的木胎弓,腰間別著一把粗糙的匕首。石頭的刀鋒,木頭的刀柄,粗布條纏住接壤處。

  但無論如何,他這一身打扮都不像是能殺死這頭巨大野豬的人。

  砰砰!

  野豬嗷嗷叫着,速度飛快,它不斷狡猾的改變方向,穿梭在幻月叢林,企圖擺脫追蹤。

  可惜的是,少年似乎總能預測到它的動向,三躥兩躥,就把野豬驅向前方。

  那路的盡頭有三棵大樹,互成犄角。

  嗖嗖!

  少年連發兩箭,不偏不倚鎖定野豬兩側,逼得它不得不埋頭猛衝。

  就在它即將到達那三棵樹的時候,樹叢中有一條嫣紅的影子閃了一下。

  「就是現在!」

  少年吼道。

  那嫣紅的影子「嗖」的從樹上跳下,同時手裡握住一根兒臂粗的麻繩,狠狠向下拉去。

  呼!

  一道疾風從野豬旁側吹來,同時一個側面滿是尖銳木刺的樁子飛速從左側樹上盪了下來。

  野豬嗷一聲慘叫,身體瞬間被木刺洞穿。

  「喝!」少年衝到木樁旁,用力將野豬屍體扒了下來。那嫣紅的身影跳下來,也上前搭把手。

  那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女,一身紅色勁裝,袖子捲起,顯得如此乾淨利落。

  「羅峰,你狩獵的本領越來越強了。」女孩嬌笑道。

  「哈哈,那是,你不看看咱老本行是幹嘛的!」羅峰眉角飛揚,露出個得意笑容。

  「那你以前是幹嘛的呀?」女孩笑盈盈地問。

  羅峰一愣,眼中閃過一絲落寞,旋即扯開話題:「瞧你這張小臉,都染上豬血啦!」

  他充滿疼愛的看着女孩的臉頰。三年了,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三年了。三年時間,他們朝夕相處,早已產生超越親情的感情。

  羅峰用手指輕輕擷去女孩臉上的血漬,那張漂亮的臉蛋上瞬間布滿紅霞。她羞澀的低下頭,再抬頭時,羅峰已經麻利的脫下衣服,開始處理獵物了。

  「這些獵物,留一些我們自己吃,分一點給朱大娘和包爺爺……其他的,我打算分批次拿到集市上去賣掉,你說好么?」羅峰一邊賣力的給野豬開膛剖腹,一邊叨咕。

  女孩痴了一下,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下意識的說聲好,而後彎腰低頭,幫他幹活……

  不知不覺大半個時辰過去,兩人有說有笑,一頭巨大的野豬漸漸變成筐里的紅肉。

  而忙活了大半天,羅峰忍不住直起腰,一不小心,卻打翻了一旁用獸皮袋盛着的豬血,頓時灑了半身猩紅。

  「哎呀,笨手笨腳的……」女孩趕緊掏出手帕幫他擦,可當擦到他胸口時,她臉又紅的像火燒雲。

  氣氛略微有些尷尬。

  突然,她瞟到羅峰胸前,一個黑乎乎的凶獸圖騰,從胸前一直連綿到後背。

  她藉機笑道:「哎呀,快遮起來,跟你說了多少次了,這大馬猴看起來嚇人得狠,醜死了,咯咯咯。」

  「傻丫頭,什麼大馬猴,這是麒麟!」羅峰大笑,可心思卻飄回前世。

  前世,他是華夏第一殺手,做事雷厲風行,一貫心狠手辣,冷靜嗜血,從來沒有失過手。

  然而就在他最後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在目標房間中發現一尊詭異的血玉麒麟,引得自己不能移開眼睛。

  就在他忍不住伸手觸碰麒麟時,一道黑色麒麟幻影從玉雕中衝出,撲入腦海。

  之後,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只記得自己醒來的時候周圍一片冰天雪地,差點被凍死,是一個女孩正在用盡所有的方式幫他取暖,救回了他

  之後,無依無靠的羅峰就和同樣孤苦伶仃的女孩一起生活,他們一起進叢林打獵,一起下河捕魚,一起洗衣做飯。漸漸的,便產生了勝過親人的感情。

  嗚…

  一陣微風吹來,羅峰從回憶中掙脫,看了看天色,金烏漸斜。

  「是時候回去了,夜晚的叢林可比白天危險多了。」

  收拾了東西,兩人說說笑笑,準備往家趕,然而才走出數丈,羅峰猛然間停下腳步,警惕地看着前方。

  忽然,他一把抓住女孩的手,閃身躲進一棵大樹之後。

  轟!

  幾乎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波動透過樹叢,擴散到叢林各處。

  波動所過之處,樹木無不被攔腰折斷,瞬間叢林里大大小小的動物都奔走驚飛,一片狼藉。

  呼!

  又是兩道強風呼嘯而過,羅峰警惕地抬頭望向天空,瞳孔瞬間放大。

  那是兩道身影,正凌空踩在樹冠之顛,緊張對峙。

  「姓徐的,你找死!」空中一個白色身影陰沉沉道,「還我仙絲草!」

  「哼!厲絕心,你有本事就殺了我,仙絲草……絕對不會給你!」

  「你自找的!」白影瞬息而動,空中隨即一道黑芒爆閃,巨大的能量席捲而來,大片叢林遭受波及,枝葉瘋狂碰撞,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砰!

  黑芒之中,一團肉滾滾的身影重重的跌下來,直接把地面砸出個坑來,緊跟着,那白衣人飄飄然落地。

  那是個白面書生,他的面孔雪白,五官驚艷,是個一等一的美男子。

  只可惜,那雙眼睛陰沉沉的,猶如萬年沉潭,讓人看一眼,便是透心涼。

  忽然,坑內一道銀光爆射而出,接着就是萬千飛針猶如天女散花,漫天飛射。

  羅峰當即大驚,急忙壓着女孩的頭,兩個人趴在草叢裡,雖然隔得遠,也得以防萬一。

  而那白面書生就不那麼走運了,他本就在戰鬥中受傷,坑裡的傢伙又太狡猾,猝不及防間他居然連中三針。

  鑽心的劇痛傳來,讓他臉色一凜,急忙封住自己的經絡節點,卻也是忍不住,單腿跪地。

  「飄渺宗的人居然用暗器,你就不怕傳揚出去失了宗門首座的臉面么?」白面書生咬牙切齒地低罵道。

  而後,羅峰就看到一隻手,扒住深坑,緊接着,那先前稍顯狼狽的身影吃力地爬了上來。

  那是個有些矮胖的中年男子。

  他瞪着白面書生,卻是嗤笑一聲,道:「厲絕心,你沒資格跟我談臉面!」

  一時間,兩人互相怒視。

  先前的那次交手,他們各自受傷,眼下誰也不敢率先出手,露出破綻。

  現場氣氛變得非常沉重壓抑,躲在暗處的女孩,忍不住死死攥緊羅峰衣袖。

  嗤!

  冷不防,一條赤色小蛇從她身前掠過,頓時將神經緊繃的她嚇了一跳。

  饒是極力剋制,她的身形還是微微動了一下,手肘碰到身旁的灌木叢,發出一陣沙沙的輕響聲。

  「不好!」羅峰敏銳的察覺到不妙,趕緊伸手捏住樹枝,可似乎為時已晚。

  「什麼人!」

  白面書生忽的抬起頭,一束凌厲目光瞬間將他們藏身的地方鎖定,同時抬手就是一道烏光打來。

  一股死亡的感覺湧上心頭,情急之間羅峰連忙一把抱住女孩,就地一滾,才堪堪躲過。

  「好你個厲絕心,到這時候還忘不了殺人!」胖子見到機會,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隨即手上流光一閃,一對泛着寒光的雙刀,突然出現。

  「斬魄刀?哼!老東西,看來你是打算不死不休了?」

  厲絕心臉色一寒,抽出一把墨色長劍,兩人再次戰到了一起。

  烏光閃爍,銀光飛舞,叢林里又是一道道疾風平地而生,凌厲的劍氣刀鋒激烈碰撞,掀起漫天揚塵。

  見到兩大高手再戰,羅峰剛好趁機拉着女孩躲開鋒芒。

  而他們前腳剛走,猛然間,一道烏光就擊中他們背後的一棵樹,那足足有兩人環抱的樹榦頓時粉碎,幾丈高的大樹轟然倒地。

  「好強!」

  羅峰驚呆。

  他早就知道這個世界武者的強悍,今天卻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力量。

  低頭看看手裡的木弓,再回頭看看那棵可憐的大樹,羅峰舔了舔嘴唇,來到這個異界後,心中第一次萌生出對力量的強烈渴望。

  就在這時,刀光劍影猛地息止,場間突然變得死寂。

  高手相戰,勝負果然就在數息之間。

  當塵埃落定時,黑胖子的刀鋒架在白面書生脖子上,而白面書生的右手則扣住黑胖子的咽喉。

  他們兩個嘴角都有血沁出,看樣子皆是腳步輕浮,這種時候哪怕是一個三歲孩童的力量,都能成為決定性的一擊。

  厲絕心眼珠轉了一下,忽然叫道:「旁邊的那小子,你,殺了這胖子!殺了他我會讓你一輩子衣食無憂,不需要再進山林打獵搏命!」

  他口氣強硬,說話間的語氣當真的不客氣。

  不過在他看來,自己縱橫南荒數載,區區一個山野獵人,自然不會放在眼中。這些人只為溫飽而活,只要許諾足夠的金錢,怕是什麼都能做得出來。

  不過這一次,他倒是算計錯了。

  羅峰只是將身後的女孩擋了擋,卻沒有上前,面露警惕地看着他,淡淡道:「我為什麼要殺他」

  「為什麼?」厲絕心見羅峰無動於衷,眼睛眯了眯,一縷陰寒光芒透出。

  他沉聲道:「這人是個惡棍,殺人奪寶,搶了本屬於他人的東西。你若不動手,等他緩過來,大家都跑不掉!」

  厲絕心一次次的威逼利誘,胖子卻冷笑:「厲絕心,你這張巧嘴不去唱戲真的可惜了……」

  「哦?惡棍么?」羅峰抬起手臂,繃緊弓弦,一隻雞羽竹箭緩緩上弦。

  箭峰在兩人身上游移着,最後鎖定了那中年胖子。

  厲絕心臉上忽地閃過一絲欣喜。

  但,忽然,羅峰轉了個方向,一張木胎弓直接拉起滿弦。

  「嗖」的一聲,羅峰放開了手!

  那木胎弓雖然簡陋,但在拉得滿弦之後,卻也具備了射穿一隻野豬喉嚨的威力!

  厲絕心實力雖強,但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羅峰這一箭,絕對可以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箭刃破空,呼嘯而來。

  厲絕心臉色大變,眼中閃過一絲狠色,隨即胳膊猛地一沉,點向胖子咽喉,逼得胖子撤招防禦,而後立馬咬破舌尖,噴出一口舌尖血。

  嗡……

  霎時間,其身上猛然爆發出一道陰影一般的黑色光芒,直接將他整個人包裹起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羅峰目瞪口呆。

  那根本應射中厲絕背心的箭,瞬間一股黑色光線纏繞着,漂浮在空中;而箭桿從接觸黑光的地方開始粉碎,直至整根箭化為烏有。

  「小子,你該死!」

  幾乎同時,厲絕心低吼一聲,化作一道黑色殘影爆衝到羅峰跟前,他的手彷彿鬼爪,惡狠狠抓向羅峰的咽喉。

  根本無法躲避!

  「住手!」

  眼看羅峰就要遭其毒手,忽然那嫣紅身影一閃而過,擋在羅峰身前,她張開手臂,沖厲絕心大喊:「不要殺他!」

  女孩是害怕的,但是此時此刻,沒什麼比保護羅峰更重要。她情緒波動極大,忽的,她的額頭忽然閃過一朵火焰般的亮芒,似一團火焰綻放。

  「嗯?」

  看到這火焰亮芒,厲絕心愣住了,遠處的中年胖子也愣住了。

  「是你!」

  厲絕心大驚失色,連忙在半空中生生止住攻勢。

  而強行散功的後勁,也讓他胸口一熱,喉嚨一甜,差點就噴出一口血來。

  剛才為了躲避那致命一箭,他已經拼了一年的修為根基用於施展幽影術。再加上之前和徐彬戰鬥,幾乎兩敗俱傷,此時厲絕心的實力,已經不足鼎盛時的一成。

  「胡鬧,凌家的小丫頭!你一走就是五年,知不知道你爹找了你多久?」強行壓下.體內傷勢,厲決心站起身來,陰沉出聲。

  「什……什麼凌家,我,我不是!」女孩矢口否認。

  「哼,容貌可以改變,這火焰我卻認得!如此任性,先跟我回去再說!」說著,厲絕心一把抓起女孩的手腕。

  他手如鐵鉗,饒是凌月寒拚命掙扎也無濟於事,情急之下,她甚至還在其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但結果卻是被厲絕心輕輕的一掌擊暈。

  「放開月寒!」

  羅峰登時怒火翻湧,踏步上前阻攔,厲絕心卻隨意一掌將他擊飛,指着他道:「不自量力的小子,你知道她是什麼人嗎?留她在這裡,能帶給她什麼?」

  「她是我的親人!」聽到此言,羅峰只覺胸口氣血翻湧,再次向前不要命地撲去。

  凌月寒是他在這個異界唯一的親人,不管她是何身份,都是他絕對不能失去的人!

  「哼,親人?你也配?!」

  厲絕心冷哼一聲,甩手祭出一道黑芒!

  早在剛剛,他就看這個山野小子十分不滿了,此刻竟然還敢自稱凌家少主的親人?

  一個螻蟻而已,他何德何能!

  盛怒之下,這一擊沒有任何的留手,那黑芒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瞬間變成八個黑魆魆的虛幻掌印!所過之處,一蓬原本生機勃勃的灌木叢甚至瞬間枯萎!

  「不好!那是厲絕心的森羅死印,小兄弟,快躲開!」

  一旁那矮胖的中年男子疾呼出聲,可已經是來不及了……

  砰砰砰……!

  虛幻黑掌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便轟擊到了羅峰的胸口。

  而且那連續八掌幾乎都是印在了一個地方,強大的靈壓瞬間把羅峰上身的麻布衣服撕扯成齏粉。

  又是「砰」的一聲悶響,羅峰身體倒飛了一丈多遠,這森羅死印的衝擊力倒是不怎麼強。

  但能讓那矮胖男子如此震驚的招數豈是花架子而已?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羅峰感覺一股惡寒從胸口傳來。

  他的身體如墜冰窟,定睛一看,自己被那虛幻掌印擊中的地方已經附上了一層黑火。

  而且……那黑火還在不斷蔓延!

  更奇怪的是,此刻他被黑火灼身,卻竟然毫無痛覺,反倒像是被徹底冰凍一般!

  噗!

  黑火如跗骨之蛆,一寸寸地侵蝕着羅峰的上半身,以其勢頭,毫無疑問,他在數息之內就會被吞噬殆盡!

  然而就在其接觸到其胸口的麒麟紋身之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麒麟彷彿活了!

  它的眼睛突然放出一道詭異的紅光,隨後,那勢如破竹的黑火,突然一縮,猶如長鯨吸水一般,漸漸融入紋身之內,隨之消失不見!

  從羅峰被掌印擊中,身上燃起了黑火,到麒麟紋身異變吸火,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誰也沒有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矮胖的中年男子身處羅峰身後,自然一頭霧水,下意識的便以為是厲絕心力有不怠,無法控制那傳說中殺人無形的力量。

  但他卻沒看到此時厲絕心正睜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置信。

  「哈哈……」

  厲絕心突然笑了。

  不同於之前,這次他看向羅峰的眼神已經變得慎重起來。

  因為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能夠正面對上他的森羅死印,還能活下來!

  「這小子身上有古怪!不,那個圖騰有古怪!」厲絕心死死盯着羅峰的胸口。

  此刻他十分想把羅峰一起帶走,但是此時體內傳來的陣陣脫力之感,讓他不得不咬牙放棄。

  在實力大損的情況下前行御動森羅死印,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

  當下也不遲疑,手指連動,一柄虛幻的劍便在其跟月寒的足下生成,隨即帶着凌月寒飛身而起,身影很快消失不見。

  「哼,小子,別這麼快死了!這點東西就當作你幾年照顧她的酬勞了。」空中傳來厲絕心的聲音,同時一個錢袋子般的口袋掉落在羅峰腳下。

  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出口,那就是:」我還會來找你的……「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羅峰根本沒有迴旋選擇的餘地。

  他恣眉瞪目,拳頭緊握,將那匕首木柄捏的咯咯作響,失魂落魄地盯着地面。

  前世他獨來獨往,沒有親人,也不需要親人。

  而穿越天玄大陸的幾年來,他和凌月寒相依為命,可以說沒有這個女孩,他早就死了。

  在這個世界,凌月寒是他唯一的牽掛和親人!這份感情,又怎麼能用財物來衡量!

  此時那個儲物袋子彷彿是對他無盡的嘲諷,他的手狠狠**地面腐葉里,緊緊握起拳頭,隨後猛地將其一把抓起,就要向密林邊緣的懸崖扔去。

  「你這樣做,跟自暴自棄的廢物有什麼區別?我之前看你有幾分膽色,現在看來卻也不過如此,不過是有勇無謀的山野莽夫罷了!」徐彬冷冷道。

  「你說什麼?」羅峰突然停了下來,低沉出聲,脖子上青筋盡數暴起。

  徐彬冷笑:「我說你是一個廢物,聽懂了嗎?小子,這世界,說話做事都要靠實力的!沒有實力的你,就是一個廢物,只會對草木撒氣的廢物!」

  說著,他掃了一眼羅峰手上的袋子,微微一愣:「喲,居然是下品乾坤袋,以厲絕心的手筆,裏面估計有不少好東西。唔,看來你丟了個女人,卻是賺翻了。值了,值了!」

  他越說語氣越是興奮,到最後竟然大笑出聲。

  「給我閉嘴!」羅峰猛的轉頭,大叫一聲一拳擊向徐彬面門。

  他自問速度不慢,三年狩獵時光,再加上前世身為殺手的技巧,這一拳的速度和力量,尋常人也是承受不住的。

  可是,眼前這黑胖子身體根本動都沒動,就躲開這一拳,接着羅峰感覺腹部火辣辣的痛,整個人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直接掀翻,仰面倒地。

  「我受傷了,實力只剩下一成不到。可你連這樣的我都打不過,又憑什麼來爭這口氣,又憑什麼去跟厲絕心要回你的女人?」徐彬冷笑。

  羅峰躺在地上,用力攥拳,青筋高挑。

  「現在還有一條路,就是你跟我回宗門,入我門下做弟子,他日修鍊有成,自然有可能搶回你的女人,找回你的尊嚴。」

  徐彬艱難地靠樹坐下,微撇了羅峰一眼:「當然了,我早就看穿了,你這樣的窮酸小子,要麼一輩子沉淪做爛泥,要麼就想一步登天,是絕對不會在修鍊之道忍耐太久的。我敢說,不出三個月你就會逃掉……」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羅峰的時候,隱隱帶着一絲嘲諷。

  羅峰抬頭看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的負面情緒壓制住:「哦,是么?你看起來很了解我。」

  「難道不是么?」徐彬歪着頭冷笑着看向他。

  「呵呵,不知貴宗在何處?」羅峰一字一句道,他的目光中,透出無比的堅定和果敢。

  「長生天,飄渺宗。」

  徐彬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慢吞吞道。

  羅峰沉默片刻,低聲道:「好!我去!」

  他並不知道,自己吐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徐彬心裏卻大大的鬆了口氣。

  「這小子是塊好料,若是今日就這麼眼睜睜看他去追厲絕心並被殺死,簡直是暴殄天物。」徐彬心想:「天不絕我,我落日峰一脈今後可就熱鬧了……」

  懸崖邊上,倦鳥歸巢,天邊浮現出了萬道霞光,映着連雲山脈這片原始森林,看起來甚是壯觀。

  然而羅峰此時並沒有半點觀看美景的心思,他此時正一臉無奈地看着旁邊猶如老僧入定一般的徐彬。

  兩個時辰,整整兩個時辰,自從這個老傢伙說要帶自己前往什麼飄渺宗之後,就吞下了幾顆紅綠藥丸,開始打坐,不論怎麼叫喊,都毫無反應。

  只是,他的周身不知何時,漸漸泛起了一絲紅色的氣霧,不斷纏繞,浮動,但久久不散。

  「這是什麼東西……」

  好奇心漸漸佔據了羅峰的心神,前世身為殺手的他自然知道好奇害死貓這個道理,但此時那團『紅霧』似乎有着萬千魔力,吸引他的手,慢慢靠近。

  三尺,

  二尺,

  一尺,

  他的手距離『紅霧』越來越近……

  然而就在距離『紅霧』不足五寸的時候,那團紅霧突然涌動起來!剎那間化為一道無比鋒銳的透明飛刀,向著羅峰襲來!

  」什麼鬼東西!「羅峰頓時大驚。

  那飛刀速度之快根本不亞於前世的狙擊槍子彈,而且在如此近的距離,他根本無法躲開!

  嗡嗡……

  就在此際,羅峰的耳邊響起一陣詭異的嗡鳴。

  於此同時,他胸口那個黑麟紋身的再次泛起了紅光!

  噗~

  就在飛刀距離羅峰面門只有一指之隔的時候,彷彿被什麼所擋,突然爆開,隨後化為一團紅色氣霧消散而去。

  但饒是如此,羅峰的眉間還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年輕人,好奇寶寶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咳咳。「

  徐彬的眼睛緩緩睜開,直直的看着羅峰。

  相比兩個時辰之前,他的臉色好了不少,只是還是有些蒼白。

  他顯然沒想到這個少年敢去觸碰自己的護體靈氣,逼得自己提前解除天人合一狀態。還好傷勢已經好了大半,否則非吐幾升老血不可。

  此時,他的眉頭緊皺,心中卻有些疑慮。

  他醒轉過來之時就準備出手,但在那電光火石之間,自己的那道護體靈氣竟然直接就消散不見了……就彷彿被什麼東西直接吞了一般!

  「怪事……」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徐彬也只得將原因歸咎到自己還沒恢復實力上。

  「呼……」

  一旁的羅峰顯然不知道這些,他喘着粗氣,心神還處于震驚之中。

  傳聞前世的華夏古武,練到最高境界摘花飛葉皆可傷人,然而剛剛徐彬根本動都沒動,就差點讓自己死於非命。

  「看來,這傢伙果然有兩把刷子!」僅僅過了片刻之後,羅峰眼神慢慢堅定下來,心中暗暗下定了修鍊的決心。

  「嗯?」作為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的老狐狸,羅峰的表現自然逃不過徐彬的眼睛,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少年竟然這麼快就穩下了心神,這份心性,倒也是上佳之選。

  輕輕點了點頭,徐彬站了起來。

  他看了看天色,而後轉頭去羅峰道:「我們動身吧。」

  「哼,終於要走了嗎?」羅峰拍拍屁股站起,隨即開始收拾東西。

  但沒想到的是徐彬根本連腳都沒動。

  他只一拍拍手,羅峰只覺得眼前一晃,地上竟然憑空多了一條小舟。

  隨後徐彬不知怎麼鼓搗了一下,那小舟居然瞬間變大十倍有餘,跟平常在水上行駛的舟船幾乎一模一樣!

  「嘖嘖……」羅峰看得驚奇,忍不住上前摸了摸,卻是跟普通的木舟並無區別,只是觸感有些冰涼,還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香氣。

  徐彬淡淡一笑,便招呼羅峰坐上去,接着取出一塊黑黢黢的石頭,鑲嵌在船弦上的一個小空洞內。

  隨後他掌心浮現一團光芒,輕輕注入黑石。

  「轟」的一聲,黑石內好似猛然爆發出一股力量,小舟霎那間騰飛起來,不出兩個呼吸功夫,他們已經穩穩升上高空。

  羅峰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忽然有一種錯覺:「騰雲駕霧也不過如此吧?」

  飛舟上天,地面的一切都變得像螞蟻一樣,雖然前世羅峰沒少乘坐飛機,但像這樣簡單直白的『飛行器』,他卻是第一次見識。

  「小子,好好修鍊,不久的將來,你也能做到的。」

  站在前方的徐彬似乎腦後長了眼,一下看穿了羅峰的心思。

  羅峰點頭,心中暗暗決定一定好好修鍊,救回凌月寒,然後帶着他走遍這片神奇的天地!

  兩人穿州過縣,跨越山河,不知多久後,前方忽然出現一片霞光。

  起初羅峰以為那是遠處的日光照耀在雲朵上所形成,但隨着距離的拉近,他驚奇的發現前方竟是一道巨大的五彩光幕!

  那光幕接天連地,像是一隻倒扣的玉碗,將下方大片山巒河川籠罩起來,光芒萬丈。

  從高空看下去,巨大光幕的東南西北四角,各有一個圓形陣法與之相連,而這四個陣法同樣散發著靈光。

  光幕端的神奇,而徐彬卻看都沒看,直接驅動飛舟,似要直接穿過霞光。

  「小子,不想瞎的話就閉上眼睛!」

  在穿過霞光的那一刻,徐彬突然厲喝出聲,羅峰趕緊照做,因為隨着距離越來越近,他能感受到那五彩霞光也越發刺眼起來!

  轟!

  小舟穿霞而過。

  那一瞬,羅峰忽然感受到一種玄奇難以言說的奇妙感覺。

  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便是醍醐灌頂,就連周邊的空氣也變得無比清新起來。

  他不由得偷偷地睜開了眼,卻只見半空雲霧繚繞,靈氣氤氳,地上層巒疊嶂,大山連綿起伏,各種山峰猶如鬼斧神工,雄偉壯觀。

  而一座座雅緻亭台樓閣、巍峨的宮殿就這麼神奇地沿山而建,不知歷經多少歲月,古樸恢弘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簡直就是前世電影中展現的神仙洞府!

  羅峰頓時就感覺呼吸都粗重了不少,就好像有一雙無形的手,在自己面前打開一扇神秘的大門。

  而對於這些瑰麗奇景,徐彬看也不看,駕馭飛舟,不斷穿雲而過。

  又不知飛了多久,羅峰突然感覺飛舟已經停下,他定睛一看,卻是一座奇異的山峰。

  這座山山石顏色特異,遠看仿若琥珀,整座山被鬱鬱蔥蔥的林木籠罩,蒼翠欲滴,古松奇石,相映成趣。

  而從半山腰開始,有古樸閣樓依山而建,蜿蜒向上,最終在峰頂形成大片宮殿瓊樓。

  「從這裡開始,便是我們飄渺宗地盤了,這是龍陽峰。」

  看着羅峰眼中放光的模樣,徐彬卻哼了一聲,而後隨意指着下方說道,那語氣中似乎透出一股不屑。

  羅峰暗道:「這龍陽峰不錯啊,若能在此鍾靈毓秀的地方修鍊,倒也是一種享受。」

  他期待飛舟落下,可誰知徐彬駕馭飛扇,轉過彎,繞過這座奇峰,向後方飛去。

  就在龍陽峰背面,一座看起來很普通的山峰映入眼帘。

  雖然這座山也鬱鬱蔥蔥,但跟龍陽峰比起來,那些建築倒是寒酸了不少。

  「不會吧?這老傢伙先前說的落日峰難道是這裡?」羅峰頓時在心中叫苦不迭。

  果不其然,徐彬就在這座山將近峰頂的一處廣場落了下來。

  那整個廣場由青灰色的地磚鋪就,踩上去既像玉石又像金屬,羅峰始一落腳,就不由自主狠狠向下墜去,掙扎了好一會才勉強站直身體。

  「小心點,這廣場名重靈廣場,是我門下弟子平日練習外功的地方,在這裡你的體重是你尋常的三倍。小子,在這裡走路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徐彬聲音沉沉傳來,似乎語氣中還透出一絲幸災樂禍。

  羅峰聳聳肩,心中卻放下了之前的成見,對這裡越發好奇起來。

  他們順着廣場台階一路上行,不多時前方出現一片竹林,而竹林後是沿山的一圈低矮山牆,山牆內,則有青瓦灰檐,竹木閣樓一片建築。

  雖然這些建築物比不過龍陽峰上的宮殿氣派,但躲在竹林後,倒也別有一種清幽古樸的韻味。

  「師尊,您老回來了?咦?這是新來的小師弟么?」忽然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人來,見到徐彬,便興奮的喊到。

  來人十八九歲樣子,穿着白色長袍,袖子捲起,下擺隨意地掖在腰間,看起來有些邋遢。

  不過他的臉上洋溢着熱情笑容,烏溜溜的眼睛透着一股機靈勁兒。

  「嗯,許木木,你負責安頓他,按照入門規矩來,如果淬體不過就直接踢下山去,我還有事要忙。」

  說道此處,徐彬又劇烈咳嗽起來,臉色有些發白。

  「師傅,您受傷了?」那人驚道。

  徐彬卻一甩長袖,急急離開,風中傳來他那嚴厲的聲音:「休要多管閑事,尤其不能讓你師妹知道!」

  那人吐了吐舌頭衝著徐彬背影做個鬼臉,轉身對着羅峰笑道:「我叫許木木,比你早來三個月,不知師弟怎麼稱呼。」

  「羅峰。」羅峰點了點頭。

  許木木看他臉色有些冷淡,許是怕生,便笑着說:「走吧,我帶你去進行入門儀式。雖然你師兄我在這裡呆的時間不算太久,但是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你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儘管來問我!」

  這個許木木有些自來熟,不由分說,拉起羅峰便走,途中還不斷給他介紹起來。

  原來飄渺宗分三個分支,每個分支獨佔一座山峰,各有一位首座。

  徐彬便是落日峰首座,不過座下弟子包括羅峰在內,不足三十人。

  兩人走得很快,不多時,兩人便來到一座山洞前。

  那洞口有一個法陣,不知許木木怎麼鼓搗了一下,洞口四周便有閃光符文浮現。

  「嗯?」

  一股磅礴靈氣隨之而來,令羅峰感覺自己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甘甜的,整個身體更是處於一種極度放鬆的狀態。

  「羅師弟,進來吧。」

  看着羅峰的樣子,許木木暗暗一笑,隨即引他進去:「每一個入門弟子,先要經過聚靈陣淬體測驗,合格了才能真正辦理入籍手續,領取宗門牒印,成為宗門弟子。至於淬體測驗很簡單,等會你站在聚靈陣中間,放空心思即可。」

  他們走入山洞,起初是漆黑,但沒多久前方就出現一道火光。

  羅峰定睛一看,只見一盞長明燈懸在洞頂,燈下是一個五角型的法陣。

  但那法陣的邊緣稜角分明,入地數寸,也不知是什麼樣刻刀,什麼樣的刀工,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而很快,羅峰的眼神就被法陣正中的一樣物事吸引了過去。

  那裡一塊纖細的、三尺高的黑色石頭,石頭上布滿符文,不斷有靈光閃爍。

  「這就是聚靈陣了,師弟你進去站在這個位置。測驗完成之後,靈石會給你評分,達到丙級就算合格了。」

  許木木指點着羅峰,等他站好方位後,笑道,「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大寶庫,只是普通人的許多潛能被封閉了,而聚靈陣的存在就是激發這些潛能,改造經脈肌肉,讓其可以吸收天地間靈氣,不斷淬鍊……」

  許木木頓了一頓,又繼續說道:「一般淬體過程就跟泡在熱水裡一樣,可能會有些微的疼痛,但不用擔心,除非是……」

  「除非什麼?」

  「沒什麼,小師弟,你就放輕鬆,一會兒就過去了,我在外頭等你」許木木笑着說道,隨即就往洞外走去。

  不過有一句話他卻沒有說出完。

  聚靈陣淬體,測試者潛能越高,所受的痛苦越大,時間也相對越久。

  傳聞一百年多前,長生天的第一人——問劍宗的宗主蒼玄,在第一次淬體的時候,就經歷了三天三夜之久。

  但那會兒天地靈氣還十分充裕,很多人秉承各種天生奇脈,神奇武魂,天賦卓越。

  然而眼下的修鍊界哪還有這種天才存在?要有也早就被各大二級、一級宗門挖走了,哪裡還輪得到他們小小的飄渺宗,落日峰呢?

  但這種打擊人的話,他顯然是不能說的。

  羅峰對這許木木的背影點點頭,旋即對身邊這座聚靈陣產生濃郁興趣。

  他伸手在法陣上空試探性的一拂,一種猶如山澗清流划過手掌的感覺立刻傳來。

  「修鍊一途,果然不凡……」

  羅峰暗暗點了點頭,隨即雙腳踏入陣中,整個身體頓時一輕,竟然慢慢漂浮起來。

  轟!

  地面上開始有規律地閃爍着綠色靈光,隨後從遠處的紋路中不斷向羅峰腳下彙集,僅一息時間,便將他包圍。

  不多時,羅峰整個人都沐浴在一片靈光之中。

  冥冥中,他感覺耳畔有竊竊私語的聲音,但又聽不到究竟是在說什麼,索性就依着許木木所言,將心中的一切包袱都放下。

  生平第一次那麼寧靜、泰然……

  不知不覺,這種極度的精神上的放鬆,讓他不由自主閉上雙眼,下意識的跟着靈光游.走。

  此時雖然閉着眼,但羅峰感覺自己依舊能看到那塊黑色靈石一樣。

  「羅峰……」

  突然,他覺得靈石像是在跟自己打招呼,旋即又自嘲,那不是一塊石頭而已。

  可是,這種感覺卻越來越強烈起來!

  嗡……

  下一刻,那塊黑色的靈石忽然不安分的震動起來,同時數百道幾為實質的綠色靈光突然嗡的一聲湧出。

  若是此時許木木也在這,估計會吃驚不已,尋常人淬體,離石頂多就是泛起些許光華。

  可眼下,這數百道靈光這個狹小的山洞之中瘋狂舞動,而後徑直撲向羅峰,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數百道靈氣漸漸形成一個漩渦,匯聚在羅峰身上,而那目標赫然是麒麟紋身!

  顯然,是這東西引動了離石的異動,此刻那墨色麒麟,更是如同活了一般!

  「啊!」

  全身心放鬆的愜意狀態下,羅峰忽然感覺腦袋中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像是有什麼東西想要鑽出來。

  「吼!」

  冥冥之中,他聽到一個聲音。

  這吼聲蒼勁有力,彷彿來自遠古洪荒巨獸蘇醒了過來,透着一股震懾人心的絕大能量!

  同一時間,他看到一個虛幻的黑影從自己身上的紋身中奔出,並緩緩變大。正張開着猙獰巨口,不停地吸食着靈氣。

  就在羅峰驚奇之際,一股更加劇烈的痛感傳來,他幾乎覺得自己的頭顱彷彿要炸裂了一般,連意識都出現一絲模糊。

  而緊接着,他感覺自己猶如被塞進了一個水底漩渦,不停地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

  隨即,就是一陣天旋地轉!

  這種感覺只是過了片刻,等羅峰再次艱難地睜眼之時,就看到自己竟然身處一片詭異的紅色的沙漠。

  而在自己頭頂之上,有一頁黑紙依舊懸停。

  他分明看見書頁之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仔細一看,卻根本看不清……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他心中疑惑,可頭痛感卻絲毫沒有減輕,反而越來越劇烈,疼得他一下子跪在了漫天黃沙之中!

  而下一刻,那密密麻麻的文字竟然發出了幽幽黑光!

  隨着黑光泛起,那黑紙之上,又有四個大字,金芒閃爍——修羅戰決!

  「修羅者,越戰越強,此生只為一戰。戰人,戰己,戰天,戰地,世間萬物無不可戰……」

  念出這句話之時,羅峰頓感頭痛稍微減緩,仔細看下去,卻發現大片文字還是模糊非常,只有前面幾行可以稍微看得清楚。

  當一看到這幾行字,羅峰就感覺到有些熟悉。

  這跟前世的氣功修鍊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看起來更加玄乎其玄。

  稍加運轉之下,羅峰感覺頭痛竟然又減輕了不少,而一停下,那股強烈的痛楚又會再度襲來!

  「媽的……難道,這股痛楚竟然是因這修羅戰決而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息,羅峰喃喃自語。

  此時他真的是進退兩難,一來他發現自己現在不能自主退出這個虛無境界,二來,這毫無徵兆的頭疼實在太過厲害,就像有千萬根針正在不斷扎着自己的頭顱!

  」不管了!管你什麼修羅戰決,不試一下,難道還永遠留在這裡不成?「羅峰狠狠一咬牙,便按照那「修羅戰決」功法一點點修鍊起來。

  殺手的首要準則就是專註,不消片刻,羅峰就進入忘我境界。

  而隨着修羅戰決的運轉,其身上竟然開始慢慢籠罩起一層淡淡的黑色氣霧。

  而羅峰沒看到的是,就在那黑色氣霧泛起之時,身後一隻虛幻的黑色巨獸,緩緩鬆開了布滿尖利牙齒的嘴巴。

  先前羅峰莫名的頭疼,竟是它狠狠地咬住了他的頭顱!

  這一切羅峰並不知道。

  隨着黑色巨獸虛影的消散,他的頭疼漸漸減輕,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飄然之感,就像不久前,他第一次踏入淬體聚靈陣時的那種舒適,空靈。

  他漸漸沉寂在其中,無法自拔。

  ……

  ……

  洞中無日月,不知過了多久,羅峰漸漸蘇醒。

  當他完全睜開眼的瞬間,四周已經恢復如常,安靜的山洞內,只有長明燈在微微晃動,發出咯吱咯吱的輕響。

  但隨後,他很快便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似乎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他周身皮膚更加堅韌,身體更加靈活,心跳也變得緩慢卻有力,整個世界,在他面前彷彿都清晰了幾分。

  呼……

  羅峰忍不住一拳揮出。

  只聽得啪的一聲悶響,洞中石壁上堅.硬的石灰岩,便爬上了絲絲裂縫。

  這一拳,至少得有三百斤的力道!

  「聽說,這世界武道修鍊的第一個境界就是武徒境,莫非我現在已經……」

  羅峰驚喜不已,他不敢確定自己究竟到了哪種程度,只是這種重新擁有了力量的感覺,他非常喜歡。

  咔嚓,一道細微的響聲引起他的注意。

  循聲望去,燈光下,那漆黑的靈石居然從中間開裂,而後蛛網般的裂縫遍布其全身。

《萬道修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