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妃別跑之卿卿我溪
王妃別跑之卿卿我溪 連載中

王妃別跑之卿卿我溪

來源:google 作者:聽風勿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盈溪 風玄卿

洛盈溪被放逐了十年,因為一紙婚約回到京城,途中的偶然遇見引來一系列糾葛,從開始的厭惡,懼怕,再到後來的滿心相付洛盈溪是跟着命運安排隨波逐流還是遵從內心為了自己放手一搏?展開

《王妃別跑之卿卿我溪》章節試讀:

次日一早,洛盈溪想着她可不能被那男人查清楚身份找到,再要回那塊玉牌,京城那麼大,就不信他能輕易找到她;哪怕找到了,那時洛盈溪也把玉牌藏好或者拿去當鋪賣了個高價了,死不承認就好。

於是就說服本想隨她意思多等兩天再走的劉管事即刻啟程回京,理由是雪越下越大,更不好走,耽誤了時間回京父親怪罪等等~

劉管事一臉的諷刺,心想,

你一個不受寵的小姐,主意真多,說留是你,說走也是你。這差事可真難辦。好吧!,你想走就走,萬一真困在路上也怪不到他頭上。

心裏想通了,劉管事應下,去後院套了馬車出來。洛盈溪見目的達到,也不管劉管事是個什麼臉色,叫了青竹上了馬車。

好在,一路順利。洛盈溪看到連日趕路,實在累得不行,劉管事雖然有點不情不願,但路上也算是盡職盡責。洛盈溪對他也和顏悅色了些:

管事,已經快到京郊城了吧?你辛苦了,找個茶棚喝口水,歇歇再走也不遲。

劉管事見洛盈溪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隔着那薄薄一層車簾望着他,心中發軟。他雖然是個粗人,也知道這是小姐體諒他,便應了下來:

「小姐別急,前面不遠就有個地兒,咱們歇歇再走。」

到了地方。青竹扶着洛盈溪下了車,劉管事拴好車駕三人坐下,洛盈溪又和管事閑聊打聽消息

「我從記事起,就跟着嬤嬤去了臨州,府里除了長姐和哥哥,後面有沒有添人口?都有誰,我不知道……」

劉管事本就話多,就把洛家的事大致說了一遍。洛盈溪頷首,和陳嬤嬤了解到的差不多。

休息好了,馬車又走了一個時辰,才到了京城。相對臨州府的頹敗,京城滿目繁華,讓從沒出過遠門的青竹迷了雙眼,而對於洛盈溪來說,京城的繁華早就物是人非了!

洛府門外,馬車被看門小廝帶去了角門。青竹劉管事拎着行李站在洛盈溪身後,而洛盈溪卻定定的站在那朱紅大門前細細打量這座宅子。

「這是我外祖給母親的陪嫁。」洛盈溪心想。

她的母親陸琳琅是陸國公的掌上明珠,很受寵愛。

國公夫婦伉儷情深,府里並無其他庶出子女,只有一雙兒女。自從母親病逝後,洛盈溪唯一的舅舅也被人誣陷下獄,病死在牢里。

外祖父母連送白髮人送黑髮人,承受不住打擊接連病逝,洛長海打着幫襯國公府的幌子接管了陸國公府所有財產。

「三小姐,到家了。」劉管事笑,上去敲門。

「是啊,到家了。」這是她母親的宅子,本來就是她的家。洛盈溪輕嘆,眼底划過一抹傷感。

想着現在她長大了,自己的東西,肯定是要慢慢拿回來的。她眯起眼睛,彎出一個淡淡的弧度,笑得天真純良。

「和府里那些比狐狸還要狡猾的主子們一比,洛盈溪簡直善良的像只兔子。她們遲早將她吃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劉管事在心裏嘆氣,覺得可惜。

一路相處,雖然被洛盈溪為難過幾次,但他還是挺喜歡這位三小姐的,不想她死得那麼可憐。

進了大門就有下人引路,來到前廳,只見一位穿着紅色藕絲琵琶衿上裳的女子,正端坐在主位之上。

女子保養的很好,身姿曼妙,大概三十歲左右。身邊嬤嬤丫鬟站了好幾個。她就這樣靜看着洛盈溪,眼角帶着笑。高聳的雲髻上一整套累絲嵌寶石頭面晃的人睜不開眼。

「盈溪?」她輕輕喚了聲,聲音溫婉慈祥。

這就是洛盈溪的繼母王若蘭。

王氏是洛長海的青梅竹馬,一直和洛長海有往來。

當時為了順利娶到母親,攀上高門,洛長海一直把王若蘭養在外面,直到婚後不久母親懷孕,洛長海暗中使了些手段騙過母親將同樣大着肚子的王氏帶回了府里。肚子月份比母親還大一些。

一同回來的還有他們的女兒洛雲瑤。

王若蘭比母親早兩年生產,洛盈溪還沒出生就有了一個姐姐。王氏肚子也是爭氣,後來又接連為洛長海生下了一子兩女。

母親病逝後不久,洛長海迫不及待的給王氏抬了位份,一家人其樂融融的住在母親陪嫁的府邸。現在還端着一副當家主母的做派,多麼諷刺

洛盈溪眉眼彎彎,笑容靦腆又羞澀,纖長的睫毛,遮住了眼睛裏的冷意,不說話。青竹也定定的站在洛盈溪身後,沒有行禮。

王若蘭以為她害羞,想着應該是小地方待久了主僕兩人也不懂什麼禮數。也不計較。,

「這是夫人,三小姐,叫母親。」劉管事見氣氛微冷趕忙提醒洛盈溪。

洛盈溪低垂着眉眼,笑得更加靦腆,「母親」她是絕對不會叫的。王若蘭當得起她母親么?呵。

「別為難孩子。」王氏和善溫柔,朝洛盈溪招了招手,「快過來,讓母親好好看看。」

「是。」洛盈溪輕輕應下仿若無聲,慢慢走到了王若蘭面前。

前廳里雕樑畫棟,成套黃花梨傢具,擺着各種古董字畫,氣派又奢華。一張不起眼的圓凳都夠普通人家幾口人吃上好幾年。

王氏拉過洛盈溪柔弱無骨的手,輕輕撫摸着,眼眶含着淚水

「這些年,苦了你了,」

「快坐,你長姐幾個去書院了,母親這就命人去叫。將我新得的茶葉沏一壺來,點心果子都快點」說完拿着帕子拭了拭眼角。

洛盈溪不着痕迹掩去眼裡的諷刺,由青竹扶侍坐了下來。端起茶水輕抿着。

王氏又一陣噓寒問暖,氣氛融洽熱絡。

洛盈溪一一回答。把一個鄉下少女應該有的表現,演繹的淋漓盡致。

她偽裝成只人畜無害的小白兔。王氏試探半天,也得出一個「人善可欺」的結論。

這孩子好拿捏,比不上她母親的十分之一,就放鬆了對洛盈溪的警惕。膽小怕事,乖巧聽話就好,這樣還能暫時容她幾天。

將洛盈溪的住處一些事宜安排妥當。又調了幾個丫鬟婆子給她。就讓人帶領着洛盈溪回自己院子休息去了。

等洛盈溪走遠,王氏身邊的郭嬤嬤道:「夫人,這三小姐如此不知禮數,要不要老奴……」不等郭嬤嬤說完,王氏擺擺手

「先這樣,過幾天再看」。

晚上,洛長海從衙門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