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王老師育兒事件
王老師育兒事件 連載中

王老師育兒事件

來源:google 作者:王一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依依 現代言情 蘇靈晞

王老師結婚啦!生了個特別特別漂亮的女兒,於是各種貼心小棉襖、甜心小可愛、溫婉文靜大小姐人設在腦海里一一閃過,可誰知這女兒也不知隨了誰,一歲薅禿外婆頭髮,兩歲小奶拳揍成姨媽熊貓眼,三歲可徒手斗惡犬,四歲上房揭瓦拆房梁……說好的小公主小甜心呢?明明那麼軟萌可愛,卻是妥妥噠的糙漢子,王老師表示很心塞……展開

《王老師育兒事件》章節試讀:

三人齊齊疑惑:「什麼情況?」

王依依無奈搖頭:「她呀,心理有問題,見不得這種場面。」

盤英英眯起眼調笑:「怎麼在男人面前就沒有問題了呢?」

鄧憶之在此時伸手摸了把她雪白的胸口:「和男人自然不一樣啦,畢竟光着燈嘛!」

「好啊!鄧憶之,居然敢吃我豆腐!」

盤英英不樂意了,作勢要討回來。

四人頓時鬧作一團。

王依依懷着孕,不能泡太長時間,差不多到淋浴區沖洗乾淨,走了出去。

剛出廂房就碰見王一與拿着毛巾坐在門口的石頭上擦頭髮,擦到一半動作停了,看着墨藍的天空發獃。

月色正好,只可惜白熾燈稀釋了清幽的月光。

她走到她身邊坐下:「都多長時間了,你居然還是這副模樣。」

身旁突然有人說話,把走神的王一與嚇得一大跳:「啊!王依依,你怎麼突然說話!嚇死我了!」

王依依嗤笑:「這能怪我嗎?是你自己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王一與語塞,傻愣愣的乾笑了兩聲。

「在想什麼?」王依依生了好奇心。

王一與眨巴了下眼睛,鎚頭看了看她:「我在想工作上的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任。」

王依依不解:「什麼工作?讓你上得這樣心驚膽戰?」

她嘆了口氣,把毛巾從頭上拿了下來:「金鷹公司,是叔叔托關係讓我進的,只是……我明明是個小會計,領導卻總帶我出去應酬,我……你知道我不太會說話,我怕一不小心說錯話,得罪了人,到時候工作保不住就算了,還要連累到叔叔。」

林麗要年長王依依父親王大路十歲,當初林麗帶着王一與來平城討生活,不知王大路怎麼就對林麗一眼鍾情,死纏爛打追了半年多,才同林麗領了證,然後就有了王依依。

王大路是實實在在的寒門子弟,靠着自身的毅力與刻苦,考上了司法大學,後來在平城裡做了個小小的檢查官。

許多人都不明白,他一個頭婚男子為何要娶一個二婚女子。

王一與的壓力就很大,打小奶奶就不太喜歡她,處處刁難她,三姑六婆也總是對她冷言冷語,更何況林麗還不允許她叫王大路爸爸。

頂着這些壓力,難怪她會有這種顧慮。

王依依突然有些心疼她,她這個姐姐就是人傻情商低,但心裏不壞,甚至善良得會為一隻死去的流浪貓哭泣。

她伸手揉揉姐姐的腦袋,安慰到:「別怕,不會說話那就不說,出去應酬也是件好事,你可以多看看別人在飯桌上怎麼做怎麼說,實在不行我教教你也可以。」

王一與有被安慰到,但心裏還是有點疙瘩過不去:「也不僅僅是說話的問題……還有就是……領導們總是……總是有一些讓人難以接受的行為,我……我……有點接受不了。」

王依依沉默了,她作為人民教師的日子不長,可她的社會經驗真的要比王一與多太多了。

她也見識過那些場面。

許久,她嘆一口氣:「你自己看着辦吧,如果不喜歡,辭掉也行,爸爸應該不太會說你,他可寵你了。」

王一與點點頭,心裏的疙瘩總算徹底消除了。

另外三個小夥伴也泡完了,幾人相約去喝酒。

這一夜過得很快樂,泡溫泉的費用刀明輝承包,宵夜的費用他也承包,甚至酒店住宿他都安排好了,沒讓張憐雪掏一分錢。

幾人都看出他對張憐雪有意思,張憐雪卻只是笑笑,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

隔天在勐縣玩了一天,看了孔雀吃了傣味,回平城時夕陽西下,將山巒雲層染上了金邊。

張憐雪要回老家,盤英英要回省城上班,鄧憶之也沒空了,熱熱鬧鬧的聚一場,便空寂了下來。

王依依心裏有點捨不得。

她回了一趟小鎮的家,同蘇千帆說了自己的情況後,同他膩歪了兩三天,收拾東西住進了王一與的小出租屋。

一室一廳,帶個簡易的灶台。

王依依住進來的第一天,對這個小小的屋子嘆為觀止。

凌亂就不說了,灶台上的碗堆到發臭,也不知道幾天沒洗。

她氣不過,撥通了王一與的電話。

那邊到是接得很快,王依依立馬暴跳如雷:「王一與!你到底還是不是女孩子了?!房間怎麼可以這麼亂?!碗怎麼可以這麼多天都不洗?!」

「啊……你聽我解釋……」

解釋無效。

在單位忙碌了一天王一與回到家,又被王依依奴役,洗碗拖地疊衣服。

弄到夜裡八點多,王依依才對這個變得乾淨溫馨的小屋子滿意,也終於想起來她們還沒吃晚飯。

王一與不喜歡做飯,灶台是個擺設,偶爾用用,因此她提議:「太晚了,我們出去吃吧。」

王依依也確實不想動手,同意了她的請求,不過要她買單。

王一與尷尬:「我……我沒錢了……交了房租後,一分錢都沒了。」

她還不敢告訴王依依,房租錢都是王大路給的。

王依依很鐵不成鋼的翻白眼:「行,我買單。」

兩人在樓下的小吃店解決了晚飯,王依依撐得難受,逼着王一與陪她散步。

王一與只能苦逼的跟着。

時間還早,路上人來人往。

起風了,風裡夾雜着春天的涼意。

兩人在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走,突然就遇上了林麗。

王依依一驚,想轉身就走,可又覺得這樣不太好。

她努力平復好心情,揚起笑迎向迎面走來,面無表情的母親。

「好巧啊,媽。」

王依依打了招呼。

林麗沒有搭理她,只錘目看了眼她隆起的肚子,隨後看向王一與:「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

「我陪依依散步呢,她說她撐得難受。」王一與訕笑,心裏緊張得要死。

「哦,早些回去吧。」

林麗面無表情的說完,攔下一輛的士揚長而去,自始至終都沒同王依依說過話。

她氣餒的嘆口氣:「還在生我氣呢?」

王一與表示很無奈:「是呀,每次我休假回來,她都不給我好臉色看,動不動就發脾氣,甚至我幫你說兩句話,她都摔碗摔碟的,我心裏憋得難受,所以才搬出來的。」

王依依立刻換上了同情的目光:「可憐你三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