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王牌小農民
王牌小農民 連載中

王牌小農民

來源:google 作者:樹頂的石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湘靈 都市小說 黃鑫

大學畢業卻回家種田……只因掌握了財富密碼「不要質疑哥,嗯哼……作為農大的優秀畢業生,論種田,我可是專業的……照我說的做准沒錯……」「相信我,未來在村裡,不在城裡~~」展開

《王牌小農民》章節試讀:

6月7日,天氣晴,氣溫38℃。

貴省農業大學男生宿舍樓,9棟312寢室。

「老黃,我先走啦,過幾天就要去單位報到了,別著急,工作總會有的。」李天一望着躺在床上,睜着眼睛,卻沉默不語的黃鑫,輕聲說道。

過了好半天,黃鑫才應到「嗯,不用擔心我,老李你先走吧。」說完繼續看着天花板,頭也沒回,似乎要看出個所以然來。

李天一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該說的,該勸的都說了好幾遍,當下只能看他自己了。想着,默默的嘆了口氣,唉……拖着行李箱出門而去。

酷熱難耐的夏季,沒有空調的宿舍,只有兩個年久失修的壁扇在苦苦支撐,黃鑫渾身上下早已經被汗水覆蓋,然而卻依舊不為所動,只是靜靜的躺着,看着。

作為農業大學,草本科學專業的畢業生,黃鑫至今為止,沒有收到一個offer,面試了十幾家公司,都不盡如人意,好吧,說實在的,是根本沒有公司有意向,他已經放棄了……

畢業 = 分手 + 失業,黃鑫此時真想大吼一聲「前輩誠不我欺!」

作為本專業的優秀畢業生,黃鑫卻只有深深的挫敗感,好單位去不了,去的了的不想去,已經錯過了公務員考試,錯過了事業單位考試,只為找一份滿意的工作,現實卻是如此殘酷——失業了!!!而自己的同學,要麼考研考公,要麼家裡給安排好了,再不濟也草草的簽了三方協議,定下去向,唯獨自己還沒有去處……

「難道我真的五行缺金,這輩子就當不了城裡人了??可是我名字已經補全了啊?難道應該改名——黃鑫鑫?」

「啊,好煩啊」

黃鑫這名字還是當初爺爺先算命先生給算的,說是五行缺金,要補回來,名字帶金就行,結果黃鑫的爸爸連夜翻閱《新華字典》找到了帶金的字,於是取名——黃鑫。

黃鑫不禁想起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當天,爸爸說的話……

時間回到四年前。

」要不再復讀一年吧?興許可以考個更好的學校,更好的專業?家裡你不用操心」,說完用力吸了一口煙。

「不了爸,我相信農大畢業也能找到好工作的。」黃鑫眼裡露出堅定的眼神。

「啪」的一聲響,黃鑫爸爸拍案而起,大聲吼道:

「農大草業科學專業,這……種草還需要上大學嗎?我就能叫你!!你這專業將來能有什麼出息??回家種田嗎???聽爸的,再復讀一年!!!」

「爸,相信我,相信國家,既然存在這個專業,必然是有道理的,哪怕將來種田,那也是個高級農民,農民中的戰鬥機,再不濟,我還可以考公務員啊……」

黃鑫也是驢脾氣,決定的事情,八頭牛都拉不回來那種,他知道家裡的情況,父親一個小學教師,工資很低!母親在家務農一年到頭也掙不了幾個錢,自己還有個妹妹,過幾年也要高考,要上大學了,父母的白頭髮已經越來越多了,自己必須早點上學,早點畢業,早點工作掙錢,減輕家裡負擔,這是男人的擔當。

「你…唉,說不過你,你也長大了,有主見了,只希望你將來別後悔……」

黃鑫爸爸頹然坐下,用力吐出剛剛吸下去的煙,顯然已經放棄勸說,沒有經過社會毒打的孩子,是不知道社會的殘酷滴……

「砰,砰,砰」

「砰砰砰……」

一陣激烈的敲門聲把黃鑫拉回來。

黃鑫在床上坐起,看向門口,原來是宿管阿姨來了。

「小黃啊,不是阿姨趕你走,是學校有規定,這個月15號前,你必須搬出宿舍了,阿姨也沒有辦法,阿姨也捨不得你們走啊……」宿管阿姨一副情深意切的樣子。

黃鑫顯然也收到了通知。

「嗯,阿姨我知道的,最遲明天我就搬出去了。」

「誒!那阿姨就不打擾你了」,宿管阿姨立馬還以一副笑臉,說著就走了。

宿管阿姨的話,提醒着黃鑫,大學的日子,就這樣了,從此以後,美好的學生時代,只能存在回憶里了……

黃鑫起身來到衛生間,洗了把臉,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除了眼袋重了點,鬍子長了點,眼屎多了點,依然帥氣逼人……

鏡子里倒映着脖子上的玉佩,黃鑫抬起手,將它握在手裡,嚴格來說,這是個玉質品,半月形,略顯古樸,上面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紋路,中間隱約還有一滴水珠??

這是上大學當天,黃鑫爺爺親手交到手裡的,說是傳家之寶,能保佑大孫子學業有成云云~~

畢竟是長者賜不敢辭,黃鑫鄭重接過來,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父親,

「傳家寶不應該傳給我爸嗎?」

黃鑫爺爺冷哼道,「說起這個就來氣,他當年要是能考上大學,你們一家子的日子就好過多了,不用像現在,窩在這山溝里,一個小學老師當了幾十年」,吧嗒吧嗒地吸了幾口旱煙又接著說話了。

「眼看着都快高考了,別人都在認真複習,他卻跑去看電影,都已經是復讀生了,還不知道努力,電影有那麼好看嗎?什麼時候不能看??」說完甩甩袖子出門了。

估計這是黃鑫爺爺心裏這輩子都過不去的坎了~剛恢復高考時,那時候的大學生還是很值錢的。

「哦~謝謝爺爺,我一定努力學習,將來肯定有出息!!」黃鑫似乎明白爺爺的意思,拍着胸脯答應道。

「傳家寶當然是傳給最有出息的人,很顯然,那個人就是我黃鑫」,邊想着,邊沖黃父咧嘴一笑。

父親只是回瞪了一眼,撇過頭去,也不搭理他。

「呸…呸…」

黃鑫發泄一般,用力吐出嘴裏的水,

「老子就不信了,找不到工作還能把我餓死,大不了回家種田去」。說話間不小心拽了一下玉佩吊墜的繩子,繩子斷了,生怕玉佩掉地上,握着玉佩的手,又加了幾分力道。

也許是用力過猛,只聽到嘎嘣一聲,黃鑫瞬間瞳孔放大,低下頭,張開手一看,玉佩碎成幾片,好巧不巧,手心還被扎破了,頓時血流不止。

「這個……傳家寶……確定不是路邊撿的?就碎了??還有,為什麼不疼???」

黃鑫沒看到的是,玉佩中間的水珠已經順着傷口進去了,彷彿有意識般,化成細小的分子,流遍全身。

「嗯~~哦哦~~」

約莫過了半分鐘,一聲不和諧的聲音響起,黃鑫此時閉着眼睛,雙頰通紅,一臉滿足之色。

再睜開眼時,手上的玉佩碎片還在,奇怪的是血流停止了,腦海中多了一些東西。

《長青寶鑒》???《長青決》???…納天地靈氣,蕩滌身心……,身化宇宙,萬古長青……

修仙??玄幻??做夢了??

不是在逗我吧!!

黃鑫只感覺渾身暖洋洋的,連日來的頹廢似乎一掃而空,腰不酸了,腿不疼了……

黃鑫當即翻箱倒櫃,上躥下跳……找了個小布袋,似乎以前是裝耳機的,看起來大小合適,於是將玉佩碎片裝了起來,打算回家的時候問問奶奶,這玉佩背後的「傳奇故事」。

為啥不問爺爺?

爺爺說了,這是傳家寶……傳家寶……傳家寶。

黃鑫再回到洗手間,洗了洗手上的血跡,手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印跡,彷彿沒受過傷一般,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嗯?誒誒??似乎有一個好消息啊,我,依然那麼帥!啊…不對,比以前更帥了啊!」說著抬起右手,在下巴比了個八,嘴角上揚。

一分鐘過去了……

三分鐘過去了……

眼看着嘴部肌肉快要抽筋了,黃鑫不得不放棄了搔首弄姿。

扭過頭看了一眼衛生間的窗台上的山茶花,不由得伸手去撫摸,嘴裏念叨着:

「三年了,你到底能不能開花?哥們兒恐怕是看不到咯,你就留在這裡,算是送給學弟的禮物吧!」說完就轉身收拾行李去了。

黃鑫走後沒多久,茶樹頂上竟然冒出了四五個花骨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