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亡人孀
亡人孀 連載中

亡人孀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大偉 懸疑驚悚 紅衣學姐

我是藝校學生,家裡窮,出去做伴遊無良上家和金主串通一氣,把我騙到偏遠山溝里哭墳我戰戰兢兢的燒紙、磕頭,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氣可該來的還是來了,以致於現在說起,我的腹中還傳來一陣陰涼冤有頭債有主,為何偏偏要纏着我?午夜裡我咬着唇脂,對着鏡子一遍遍問我自己,難道僅僅是因為我長得美?展開

《亡人孀》章節試讀:

第四章 報仇!
說完趙寬就要往外面走,張大偉卻橫跨一步,一把扯住了他的袖子怒道:你他媽什麼意思?
有種再說一遍!」
此時的張大偉臉上的肉抖個不停,這是極度憤怒的表現,恨不得一口將趙寬給活吞了。
趙寬皺着眉頭,要把張大偉的手給拍走,可是張大偉抓的實在是太緊了,趙寬只好生氣道:我說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
又不是我害死的他,憑什麼要去給他報仇啊?
拜託你犯英雄主義的時候,不要也牽扯到我好不好?」
張大偉吼道:昨晚要不是你他媽的問那個該死的問題,孫寧能死嗎?」
趙寬辯解道:媽的這你就願望我了啊,你不在的時候**來找過我們一次,他說孫寧是前天晚上十一點死的,也就是說不管我問不問那個問題,他都已經死了好幾個小時了,如果不信你可以問問李東。」
張大偉驚訝地看向我,在看到我一個無奈的眼神後,他的力氣好像頓時就被抽空了一般,無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其實我知道張大偉之所以會對趙寬發火,並不是因為後者問了那個禁忌的問題,而是因為他竟然不敢給趙寬報仇。
趙大偉心思簡單有憨厚,他早就把我們宿舍幾個當作一家人了,又由於他最年長的緣故,一直都把我們三個當作親弟弟一樣照顧。
而如今一個兄弟死了,而另外一個兄弟卻不肯報仇,也難怪他會發火。
趙寬整理了下衣服,對我們道:別怪我不把你們當作兄弟,這事兒很危險,你們呢還是別去自找死路了。」
說罷他就走了。
趙大偉失魂落魄的在地上足足坐了好久,然後他拍拍屁股站起來,扛着兩桶黑狗血就要往外面走。
給我一桶!」
我大喊一聲,從床上跳了下來。
張大偉回頭欣慰的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膀,將其中一桶遞給了我。
孫寧的死,我的責任最大,如果我不做點什麼的話,肯定會良心不安的。
因為現在才是八點多,天色還不算太黑,所以我們又去了昨晚那家大排檔喝酒。
我們只是喝酒,什麼都沒說,默默的等待着時間過去。
等差不多到了十二點,我跟張大偉的酒量也差不多到頂了,於是晃晃悠悠的站起來,一人扛着一桶黑狗血,殺氣騰騰的就出發了,路上吸引了不少人注目。
等再次來到了舊女生宿舍樓的門口。
我道:大偉,等等。」
張大偉放下汽油桶,有些失望的看着我說:你反悔了?」
不是。」
我說:黑狗血能治鬼只是常常聽到別人這樣說而已,不過我們這次可是去實踐,萬一到時候效果不靈,那玩笑可真的就開大了,所以必須要做兩手準備。」
我在一旁撿了兩個空的塑料瓶,丟給他一個,道:據說童子尿也能治鬼,別愣着了,放水吧,幸好剛剛喝了那麼多啤酒,我現在尿量充足。」
可是張大偉看了看手中的塑料瓶,竟然丟掉了,道:那我的不管用了。」
聞言,我一邊放水一邊驚訝道:你昨天還說你是chunan來着,什麼時候破的?」
張大偉摸出一根煙點上,仰頭看着漫天星空,憂傷道:就在今天,我想着今晚要給孫寧報仇,八成我也是九死一生,但我這一輩子還有好多事情都沒有做過呢,尤其是臨死前甚至都沒有上過一個女人,我不甘心啊,所以就跑進一家小賓館叫了個小姐,來了個全套。」
我頓時來了興趣,追問道:全套都有哪些啊?」
張大偉更憂愁了,道:不知道。」
不知道?」
嗯,她剛進門用手抓了下我的褲襠,我就射了。」
張大偉把煙頭丟在地上踩滅,恨恨道:操!
三秒鐘就賺了三千塊,正他媽暴利啊!」
我一時間無言以對。
不過經過這麼一番戲鬧,我們兩個的心情倒是輕鬆了許多,不再那麼沉悶。
我拿出手機對着手機屏保認真的看了一眼,照片上是個扎着馬尾辮的女孩子,她長的很漂亮,我在她的臉蛋上吻了一下,然後便收了起來,毅然地跟張大偉走了進去。
在404門前停下後,我們兩個對視一眼,然後將汽油桶的瓶蓋擰蓋。
張大偉低吼一聲,一腳將門給踹開了,而我則是快速拿出了手機,調成了攝像模式。
昨晚那紅衣姐姐既然能出現在手機鏡頭裡,那就說明可以用手機發現她的存在!
我仔細地盯着手機,卻發現屏幕上是一片漆黑。
不可能啊,因為我的手上還拿着一隻手電筒往宿舍裏面照,鏡頭不可能是一片漆黑啊。
疑惑之下,我後退小半步,就看到屏幕上的那抹黑在慢慢減小,終於露出了更多的部分,赫然是半張慘白的臉!
那露在零散頭髮下的漆黑色眼珠,正在惡狠狠地盯着我!
我頓時驚起了一身冷汗!
原來她一開始就站在我前面!
而且站的如此之近!
以至於攝像頭只能照到她的眼珠子!
要說我不害怕,那絕對是假的,雖然剛才來的時候還是氣勢洶洶,但我現在還是怕了,手上一陣無力,汽油桶也砰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但我還不忘對一旁的張大偉大吼道:大偉!
她就在我面前!
潑!」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張大偉也不含糊,抱起汽油桶就朝着我前面的位置潑了過去。
但汽油桶此時有一個很重要的缺點,那就它的上面只有一個很小的缺口,一次只能潑出去一點點,遠沒有臉盆來的方便。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我們兩個總不能深更半夜之下,端着兩大盆血在大馬路上走吧。
此時潑出來的那些血,連成一條彎曲的紅線在我面前划了過去,但是有一部分並沒有落在地上,而是定格在了空中,像是被空氣中某些看不到的東西給擋住了。
噼啪!」
空氣中突然爆起了一串火花,冒出了一股青煙,青煙散去,就看到一道紅色的身影站在我面前。
她穿着一身大紅衣,臉色是蒼白色,像是抹了一層麵粉,一雙眼珠格外的漆黑,不見絲毫的眼白。
黑狗血在她的臉上縱橫着滴落下來,更添幾分兇狠!
這就是傳說中的紅衣姐姐!
她緊緊地盯着我,身上散發出了一陣陣刺骨的寒意,那漆黑色的眼珠好像黑洞,只要看一眼,連魂兒都能被吸進去。
我在她面前喪失了所有的勇氣,畏畏縮縮,抖如篩糠。
下一刻,她突然發出一聲尖叫,朝我撲了過來,而我只是愣愣地看着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李東!」
危急時刻,張大偉大吼了嗓子,終於將我驚醒!
我不要死!」
我大吼一聲,求生的**戰勝了恐懼,準備要用黑狗血潑她,可是這才察覺汽油桶掉在了地上,我彎腰要撿,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突然將十根鋒利的手指**我的肩胛,然後手臂高高抬起將我舉了起來。
痛!
難以形容的痛!
以至於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
而且更要命的是,我的身體因為重力的緣故,此刻正沿着她的手指往下滑!
鋒利的指甲刺破血肉,讓我感受到了更劇烈的疼痛!
我想用拳頭打她,可是肩膀上傳來的疼痛已經讓我連胳膊都抬不起來,用腳踹她也不管用。
張大偉在一旁使勁在女鬼身上潑黑狗血,女鬼的臉上雖然露出了難受的神色,但就是不放手,一副要致我於死地的樣子。
女鬼的手指要洞穿我整個身體了,我感覺一陣陣虛弱,眼前的視野也是一陣陣發黑。
而就在這時,我突然看到張大偉跑了過來,他憤怒的將汽油桶整個高舉起來,缺口朝下,正對準了女鬼的頭。
黑狗血咕咚咕咚的淌出來,全都灌在了女鬼的頭上……(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亡人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