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萬古帝婿夜玄周幼薇
萬古帝婿夜玄周幼薇 連載中

萬古帝婿夜玄周幼薇

來源:外網 作者:周幼薇夜玄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周幼薇夜玄 玄幻魔法

夜玄魂穿萬古,征戰諸天,成就不死夜帝的傳說,卻因妻徒背叛,靈魂沉睡九萬年。 九萬年後,夜玄蘇醒,魂歸本體,成為了皇極仙宗的窩囊廢女婿。 而他當年收下的弟子已登巔峰,一座他曾修鍊過的枯山成為當世頂級修鍊聖地,就連他隨手救下的一隻小猴子,也成為了妖族無敵大聖。 萬古帝魂,一夕歸來,自此之後,一代帝婿崛起,開啟橫推萬古的無敵神話!展開

《萬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章節試讀:

皇極仙宗,皇極峰。
一座雄偉大殿聳立於山巔,盡顯大氣風範。
而在大殿之後,卻有一座不入眼的矮小房屋,與周遭環境格格不入。但裏面住着的人,卻是整個烈天上國『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皇極仙宗的姑爺————夜玄。
此刻,房屋之內,少年夜玄一動不動的坐在床榻之上,雙目無神,彷彿失了魂一般,在那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嘭————
這時,房門被暴力踢開,周冰漪走進屋內,看向坐在床上的木訥少年夜玄,有些厭惡地道:「娘親說了,今日有貴客臨門,你哪裡都不許去,就在屋內待着。」
「聽到沒?」
夜玄依然坐在那裡,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才低聲呢喃道:「歷經萬古,沉睡九萬年,我終於回來了……」
「嫦夕、牧雲,我的好夫人,我的好徒弟,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你神神叨叨說些什麼?」周冰漪眼中的厭惡愈發濃郁。
夜玄回過神來,猛然抬頭看向周冰漪,神情冷漠。
周冰漪被嚇了一跳,有些惱怒道:「看什麼看!剛剛跟你說的聽到了沒,今天哪裡也不許去!」
「攤上你這麼個姐夫,真是倒霉死了。」
「也不知道姐姐到底在想什麼,那麼多天驕看不上,非要與你這麼個窩囊廢成婚,無法修鍊就不說了,還是個傻子……」
說著說著,周冰漪愈發生氣,咬牙切齒地看着夜玄:「你說你怎麼不去死啊,非要賴着我姐。」
「上門女婿、窩囊廢、傻子……」夜玄眸子一閃,過往的記憶從腦海中湧現而出。
入贅皇極仙宗一年,在這一年間,這樣的畫面出現的次數太多太多了。
他在皇極仙宗的地位,恐怕連一條狗都不如!
若非有自家媳婦周幼薇相護,他早就死了不下萬次!
周冰漪見夜玄似乎不為所動,就準備再罵一番,但旋即又是自嘲一笑:「算了,我跟一個傻子置什麼氣。」
說著,周冰漪便是轉身離開,關門的時候故意加重力量,發出砰然巨響,彷彿要將房屋都給震塌。
夜玄收回心神,凝望房門,眸光閃爍,神情冷漠地道:「今日之後,再無傻子夜玄,唯有不死夜帝!」
盤坐在床榻之上,夜玄試着動用魂力。
當感應到魂力的那一刻,夜玄微微鬆了口氣:「沉睡九萬年,雖然魂力下滑厲害,但總算還有半成……」
「咦,我這本體的體魄……」
「難道就是葬帝之主一直想要找尋的那種體質?!」
這一刻,夜玄驚疑不定。
在他十一歲那年,他被葬帝之主拘走命魂,煉入到一尊不死不滅的怪物肉身中,踏遍諸天,走盡凶地,正是為了尋找一種極其神秘的體質。
如今魂歸本體,夜玄探查自己這具真正的本體,才發現一些不同尋常之處。
「如果真是那種體質的話,那這一次,本帝必然要將葬帝之主踩在腳下,一報當年之仇!」
饒是以夜玄的心性,此刻也忍不住有些許激動。
就在夜玄藉著魂力查探自己體魄的時候,皇極峰迎來了一位氣度不凡的青年男子。
青年五官俊朗,一襲華服着身,舉手投足盡顯大家風範,唯一不足的大概就是其身上那一股令人不舒服的蔑視之意。
前來迎接的人,是一位大方得體,看上去僅有三十歲出頭的女子。這人正是夜玄的岳母——江靜,皇極仙宗宗主夫人,兼皇極仙宗長老之位。
「伯母。」青年對江靜躬身施禮。
「玉龍來了,快快入殿就坐。」江靜眸中含笑,對青年男子似乎尤為滿意,笑着將其迎進大殿。
「伯母客氣,侄兒此次前來,是想見一見幼薇。」趙玉龍向江靜施了一禮,這才踏入大殿。
「玉龍你這來的不是時候,幼薇還在閉關之中,衝擊王侯。」江靜笑着道。
趙玉龍不由驚訝:「幼薇不愧是烈天上國第一神女,剛滿十八,卻已經開始衝擊王侯。」
「玉龍你說笑了,幼薇資質一般,比起你就差了不少,你這次出關,想必已經踏入王侯了吧。」江靜滿眼含笑道。
趙玉龍嘆了口氣道:「當年為了衝擊王侯而閉關,出關卻得知幼薇已經與人成婚,這是我一生之憾呢。」
此言一出,江靜眼中不由露出一絲複雜。
趙玉龍,周幼薇的追求者之一,他的身份乃是羅天聖地的聖子,其父乃是羅天聖地宗主,娘親則是羅天聖地權柄長老。
要知道,羅天聖地在整體實力上,還要比皇極仙宗強大許多,執掌着一方上國。
趙玉龍與周幼薇,可謂是門當戶對,在當時也被人經常拿來說道,而雙方勢力,也幾乎要到了聯姻的那一步。
當年,江靜也是非常看好趙玉龍跟自家女兒周幼薇。
只可惜後來,周幼薇執意要與夜玄成婚,搞得皇極仙宗與羅天聖地險些撕破臉皮,正因為這事,皇極仙宗可沒少遭到羅天聖地的針對。
每每想到這裡,江靜便一陣煩悶。
趙玉龍看到江靜的神情變化,暗自冷笑一聲,表面不動聲色地道:「說來我還沒見過幼薇的夫君呢,此番幼微既然在閉關,不如讓幼薇的夫君出來見一見吧。」
這話頓時讓江靜愈發煩躁。
讓夜玄出來一見?那不是給她丟臉嗎?
於是,江靜正色道:「不巧,他也在閉關。」
「哦?」趙玉龍卻是露出驚訝之色,說道:「我可是聽說幼薇的夫君是一個天生的傻子,根本不會修鍊,他也閉關?」
這番話,讓江靜不知道如何去接。
「娘,我已經跟夜玄那白痴說了。」這時,周冰漪卻是走了進來。
場面頓時尷尬起來,江靜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趙玉龍?」周冰漪也是看到了趙玉龍,旋即皺眉看向江靜道:「娘,你說的貴客就是他?」
對於趙玉龍,周冰漪天然就很反感,甚至比夜玄還要討厭,所以周冰漪也就沒有什麼好臉色。
「冰漪妹妹,你說的夜玄,就是你的那個傻子姐夫?」趙玉龍見縫插針道。
周冰漪冷哼一聲道:「我可從來不承認他是我姐夫。」
就在這時,殿外忽然有腳步聲響起。
三人都是微微一愣,望向殿外。
緊接着,一位黑袍少年不緊不慢地走進大殿,目光落在周冰漪身上,開口道:「有凝氣丹嗎,借我一用。」
來者正是夜玄,他已經探查清楚,自身的體魄很可能真是那種體質,他需要一枚凝氣丹來驗證一下,但他自個沒有,於是便前來找周冰漪。
「他是誰?」趙玉龍眉頭一皺,緊盯着夜玄。
「夜玄?」周冰漪張大嘴巴,不敢置信的望着夜玄,獃獃地道:「你、你能完整說話了?!」
江靜也是驚愕地望着夜玄。
夜玄痴傻的事情她們都知道,她也專門查探過,在夜玄十一歲那年痴傻之後,就再也沒有說過一段完整的話來。
時隔五年,夜玄卻是真的開口說話了,而且說的那麼的完整!
「這位便是幼薇的夫君夜玄啊?」趙玉龍舒展眉頭,露出一絲冷笑,悠然起身,走向夜玄。
「不是讓他今天別出門嗎?」江靜對周冰漪傳音道,非常不滿。
「我給魯伯伯說過了呀。」周冰漪此刻也是感到不解,她跟夜玄說了之後,還特地讓魯伯伯守住夜玄的呀。
趙玉龍此刻已經是來到夜玄面前,身材高大的趙玉龍,比夜玄高出一個頭,幾乎是俯視着夜玄,輕蔑地道:「毫無修為的廢物。」
「就這種貨色,幼薇是怎麼看上的?」

《萬古帝婿夜玄周幼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