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萬古帝尊
萬古帝尊 連載中

萬古帝尊

來源:外網 作者:青石細語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青石細語

億載苦修凌絕頂,一朝不慎落九幽;待吾重拾絕神體,不破蒼天誓不休。平定黑暗動亂,鎮壓諸天萬族的巔峰強者龍帝神秘隕落,重生於天幻王朝戰王一脈。查隕落之謎,鑄無敵神體,誓要衝破天地束縛,且看陸塵如何逆天而行。分享書籍《萬古帝尊》作者:青石細語展開

《萬古帝尊》章節試讀:

中年人一聲冷哼,「就算我死也不會說,你休想……」
「噼里啪啦……」
沒等他說完,陳楠直接揮起巴掌就是一陣猛抽,看樣子,這狗日的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巴掌有多痛!
「既然你想死,那老子就今天就抽死你。」
陳楠邊說的同時,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不停的往他臉上抽。看的旁邊的另外六人冷汗直冒,心中有些發寒。
其實,陳楠也是看出來了,這個中年人應該是他們的領頭,知道的東西肯定比其他人要多,只要將他制服了,事情基本上就搞定了。
蘇藝璇在旁邊看着,她雖然覺得陳楠這手段有些過於暴力,但除此之外,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清脆的耳光聲響個不停,陳楠一連抽了六十多下後,這中年人終於忍不住了,他牙齒被打落了七八顆,樣子非一般的慘,顫抖着聲音說道:「我……我說,我說,求你別打了,我什麼都說。」
「奶奶的,臉皮這麼厚,打得我手都痛了。」陳楠看了他一眼,道:「說吧!」
中年人敢怒不敢言,心說你妹的,又不是我要你打的,自己打痛了手怨誰?再說了,有我的臉痛嗎?!
「我們是青龍會的,我們也是接……接了上面的命令。」中年人顫抖着聲音說道。
青龍會,是寧江市的一個地下勢力。
蘇藝璇頓時皺起了眉頭,冷聲問道:「我跟青龍會沒有過節,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不……知道,據說是有人要買……買你的命,但我們真的不知道是誰。」
陳楠直接揮起了手掌,笑眯眯的道:「哥們,是不是這大餐吃的還不夠爽啊?說還是不說?」
中年人嚇得渾身直哆嗦,拼了命的求饒,甚至都跪在地上磕頭了,「我求你別打了,我們真……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陳楠看向蘇藝璇,無奈的聳聳肩,道:「看來他是不會說了,要不殺掉算了吧。」
「別殺我,我真的不知道,饒……饒了我吧,求你們了!」中年人腦袋腫得跟豬頭似的,不停的往地上磕着頭,嚇得渾身顫抖,不斷求饒。
被陳楠一頓耳光抽得服軟之後,他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硬朗之氣。
看他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不知道,陳楠看向蘇藝璇道:「殺不殺?」
蘇藝璇有些無語,殺人?虧這傢伙想得出來,這種事情她可不敢做,急忙搖了搖頭道:「別,別亂來,報警吧。」
陳楠點了點頭,「隨你。」
打通報警電話後,警察很快便來了。
不過,陳楠和蘇藝璇作為當事人,也需要跟着過去做了個筆錄。這一頓忙活,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兩人方才從警局出來。
「藝璇姐,你今晚到底是要去哪兒?」坐在車上,陳楠疑惑的問道。
蘇藝璇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本來是打算去參加一個聚會,讓你跟去充當一下我男朋友,不過,在警局這麼一折騰,現在已經晚了。」
充當男朋友?又是擋箭牌!
陳楠有種罵人的衝動,這蘇家別墅都住了些什麼妖孽女人啊?蘇清清出五千塊,要他做擋箭牌;這蘇藝璇也要他做擋箭牌,不過只出了五百塊;至於東方芸妃,雖然沒要他做擋箭牌,但卻揚言要泡他……
泡他啊,一個女人要泡一個男人,這傳出去像話嗎?
陳楠感覺很鬱悶,這三個女人,雖然都那麼的漂亮,但卻一個比一個兇悍,簡直要人命啊!
「你在想什麼?」蘇藝璇突然問道。
陳楠回過神來,「沒……沒什麼,那個,雖然聚會不用去參加了,但我那五百塊加班費,應該還是有的吧?」
「呃……」
蘇藝璇崩潰,搞了半天,這傢伙是在擔心她會耍賴不給錢……
一看蘇藝璇不說話,陳楠急忙道:「你不會真的不給吧?」
「我人品有那麼差嗎?」蘇藝璇有些鬱悶的說道。
陳楠嘿嘿一笑,「當然沒有。你人品好着呢!」
「那你還擔心什麼?」
「這……」
陳楠撓了撓頭,笑道:「這凡事都有萬一嘛,我就是提醒一下,怕你忘了。」
蘇藝璇白眼直翻,直接掏出錢包來,數了五張紅百塊給他。
陳楠急忙接了過來,心中激動啊,終於拿到自己賺的錢了!這手中有錢的感覺就是好,嗯,找個時間,要把蘇清清那五千塊的賬也收回來!
……
次日清晨,陳楠和蘇清清來到教室的時候,霍欣雅已經坐在那裡了。
陳楠心情有些激動,霍欣雅肯定知道小師妹的下落,只不過,自己現在和她之間的關係,似乎有些僵硬,必須先緩和一下才行。
看了眼旁邊的蘇清清,陳楠問道:「你知不知道霍欣雅的手機號?」
蘇清清一聽,頓時滿臉興奮的轉過頭來,盯着陳楠上看下看,過了好一會才笑嘻嘻的道:「怎麼?看上人家小美女了?」
陳楠有些無語,要手機號就一定是看上她了嗎?
「你到底有沒有?」
蘇清清撅了撅小嘴,露出兩個小酒窩,得意的道:「當然有啦。不過,你要先回答我,是不是看上她了?」
「不是。」陳楠搖頭道:「把號碼給我。」
蘇清清撓了撓頭,「既然沒看上她,那你要她號碼幹嘛?再說了,你可以自己去問她呀,幹嘛問我要?」
「現在不是正上早自習嗎?我沒法去問她啊。」陳楠道:「美麗賢淑,溫柔善良的清清大小姐,你就把號碼給我吧,我就是想給她發個短訊而已。」
蘇清清頓時撅起了小嘴,指着陳楠鼻子氣呼呼的道:「臭傻蛋,你還說不喜歡她,這都要發短訊搭訕了。」
陳楠極其無語,只好小聲解釋道:「你想哪去了,我就是昨天去四樓女廁所的時候,正好碰上她了,所以想發短訊給她道個歉而已。」
「哼,騙人!」蘇清清鼓着小嘴道:「你撞上的不是江小米嗎?咋變成她了?」
「其實,兩個都撞上了……」
「真的?」
「真的!」
蘇清清撓了撓頭,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想不到你這麼倒霉。嘻嘻,既然你不喜歡她,那我就放心了,號碼給你吧,136xxxxxxxx。」
「我不喜歡她你就放心了?」陳楠愣了愣,隨後看向蘇清清驚道:「什麼意思啊?你……你不會是暗戀我吧?暗戀我你就直說啊!」中年人一聲冷哼,「就算我死也不會說,你休想……」
「噼里啪啦……」
沒等他說完,陳楠直接揮起巴掌就是一陣猛抽,看樣子,這狗日的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巴掌有多痛!
「既然你想死,那老子就今天就抽死你。」
陳楠邊說的同時,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不停的往他臉上抽。看的旁邊的另外六人冷汗直冒,心中有些發寒。
其實,陳楠也是看出來了,這個中年人應該是他們的領頭,知道的東西肯定比其他人要多,只要將他制服了,事情基本上就搞定了。
蘇藝璇在旁邊看着,她雖然覺得陳楠這手段有些過於暴力,但除此之外,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清脆的耳光聲響個不停,陳楠一連抽了六十多下後,這中年人終於忍不住了,他牙齒被打落了七八顆,樣子非一般的慘,顫抖着聲音說道:「我……我說,我說,求你別打了,我什麼都說。」
「奶奶的,臉皮這麼厚,打得我手都痛了。」陳楠看了他一眼,道:「說吧!」
中年人敢怒不敢言,心說你妹的,又不是我要你打的,自己打痛了手怨誰?再說了,有我的臉痛嗎?!
「我們是青龍會的,我們也是接……接了上面的命令。」中年人顫抖着聲音說道。
青龍會,是寧江市的一個地下勢力。
蘇藝璇頓時皺起了眉頭,冷聲問道:「我跟青龍會沒有過節,你們為什麼要殺我?」
「不……知道,據說是有人要買……買你的命,但我們真的不知道是誰。」
陳楠直接揮起了手掌,笑眯眯的道:「哥們,是不是這大餐吃的還不夠爽啊?說還是不說?」
中年人嚇得渾身直哆嗦,拼了命的求饒,甚至都跪在地上磕頭了,「我求你別打了,我們真……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陳楠看向蘇藝璇,無奈的聳聳肩,道:「看來他是不會說了,要不殺掉算了吧。」
「別殺我,我真的不知道,饒……饒了我吧,求你們了!」中年人腦袋腫得跟豬頭似的,不停的往地上磕着頭,嚇得渾身顫抖,不斷求饒。
被陳楠一頓耳光抽得服軟之後,他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硬朗之氣。
看他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不知道,陳楠看向蘇藝璇道:「殺不殺?」
蘇藝璇有些無語,殺人?虧這傢伙想得出來,這種事情她可不敢做,急忙搖了搖頭道:「別,別亂來,報警吧。」
陳楠點了點頭,「隨你。」
打通報警電話後,警察很快便來了。
不過,陳楠和蘇藝璇作為當事人,也需要跟着過去做了個筆錄。這一頓忙活,直到晚上十一點多,兩人方才從警局出來。
「藝璇姐,你今晚到底是要去哪兒?」坐在車上,陳楠疑惑的問道。
蘇藝璇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本來是打算去參加一個聚會,讓你跟去充當一下我男朋友,不過,在警局這麼一折騰,現在已經晚了。」
充當男朋友?又是擋箭牌!
陳楠有種罵人的衝動,這蘇家別墅都住了些什麼妖孽女人啊?蘇清清出五千塊,要他做擋箭牌;這蘇藝璇也要他做擋箭牌,不過只出了五百塊;至於東方芸妃,雖然沒要他做擋箭牌,但卻揚言要泡他……
泡他啊,一個女人要泡一個男人,這傳出去像話嗎?
陳楠感覺很鬱悶,這三個女人,雖然都那麼的漂亮,但卻一個比一個兇悍,簡直要人命啊!
「你在想什麼?」蘇藝璇突然問道。
陳楠回過神來,「沒……沒什麼,那個,雖然聚會不用去參加了,但我那五百塊加班費,應該還是有的吧?」
「呃……」
蘇藝璇崩潰,搞了半天,這傢伙是在擔心她會耍賴不給錢……
一看蘇藝璇不說話,陳楠急忙道:「你不會真的不給吧?」
「我人品有那麼差嗎?」蘇藝璇有些鬱悶的說道。
陳楠嘿嘿一笑,「當然沒有。你人品好着呢!」
「那你還擔心什麼?」
「這……」
陳楠撓了撓頭,笑道:「這凡事都有萬一嘛,我就是提醒一下,怕你忘了。」
蘇藝璇白眼直翻,直接掏出錢包來,數了五張紅百塊給他。
陳楠急忙接了過來,心中激動啊,終於拿到自己賺的錢了!這手中有錢的感覺就是好,嗯,找個時間,要把蘇清清那五千塊的賬也收回來!
……
次日清晨,陳楠和蘇清清來到教室的時候,霍欣雅已經坐在那裡了。
陳楠心情有些激動,霍欣雅肯定知道小師妹的下落,只不過,自己現在和她之間的關係,似乎有些僵硬,必須先緩和一下才行。
看了眼旁邊的蘇清清,陳楠問道:「你知不知道霍欣雅的手機號?」
蘇清清一聽,頓時滿臉興奮的轉過頭來,盯着陳楠上看下看,過了好一會才笑嘻嘻的道:「怎麼?看上人家小美女了?」
陳楠有些無語,要手機號就一定是看上她了嗎?
「你到底有沒有?」
蘇清清撅了撅小嘴,露出兩個小酒窩,得意的道:「當然有啦。不過,你要先回答我,是不是看上她了?」
「不是。」陳楠搖頭道:「把號碼給我。」
蘇清清撓了撓頭,「既然沒看上她,那你要她號碼幹嘛?再說了,你可以自己去問她呀,幹嘛問我要?」
「現在不是正上早自習嗎?我沒法去問她啊。」陳楠道:「美麗賢淑,溫柔善良的清清大小姐,你就把號碼給我吧,我就是想給她發個短訊而已。」
蘇清清頓時撅起了小嘴,指着陳楠鼻子氣呼呼的道:「臭傻蛋,你還說不喜歡她,這都要發短訊搭訕了。」
陳楠極其無語,只好小聲解釋道:「你想哪去了,我就是昨天去四樓女廁所的時候,正好碰上她了,所以想發短訊給她道個歉而已。」
「哼,騙人!」蘇清清鼓着小嘴道:「你撞上的不是江小米嗎?咋變成她了?」
「其實,兩個都撞上了……」
「真的?」
「真的!」
蘇清清撓了撓頭,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想不到你這麼倒霉。嘻嘻,既然你不喜歡她,那我就放心了,號碼給你吧,136xxxxxxxx。」
「我不喜歡她你就放心了?」陳楠愣了愣,隨後看向蘇清清驚道:「什麼意思啊?你……你不會是暗戀我吧?暗戀我你就直說啊!」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

《萬古帝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