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王爺不想納妾明若司皓宸
王爺不想納妾明若司皓宸 連載中

王爺不想納妾明若司皓宸

來源:外網 作者:顏明若司皓宸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顏明若司皓宸

明若身為玄醫世家繼承人,遭遇助手謀殺,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南戎國的九公主顏明若,誰還不是個小公舉呢。什麼?已經嫁給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雲親王?聽着也很威武霸氣!什麼?雲親王薨逝了?變成寡婦了!那啥,王爺應該有不少遺產吧……什麼?皇家禮制,王妃要殉葬! 明若:摔!我能向這坑爹的命運低頭嗎?看姐活死人肉白骨,先救活王爺保住小命,然後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司皓宸:你要與誰生歡喜。 明若:美男。 司皓宸:本王不夠美嗎?展開

《王爺不想納妾明若司皓宸》章節試讀:

明若也想入鄉隨俗弄個藥箱,但醫療系統里提供的醫療箱是合金材料打造的,硬度高、重量輕、內部空間布置合理,還有密碼鎖,一切都很完美,唯一的缺點就是,怎麼看都不像這個時代該有的東西。

明若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選了戰地急救包,帆布質地,裏面分成幾個隔層,用來裝綁帶、酒精、急救藥品之類的。她把自己常用的銀針和給司皓宸準備的葯也裝了進去。

臨時需要什麼可以直接從醫療系統里拿,醫藥包起個掩護作用就好。

一邊往梅苑走,紫蘇一邊給明若介紹王府的主要院落:「東邊這裡是蘭苑,從前是沒人住的,昨日小世子回府,白大人安排住在這裡了。西邊是太妃娘娘的菊苑,太妃娘娘平日住在宮裡,只有正月里回來住些日子。王爺住的梅苑是王府的主院,位於王府正中……您看,就在前面。」

「額……」順着紫蘇所指,明若看到一座十分恢弘建築,腦海里直接蹦出兩個詞――飛閣流丹,檐牙高啄。

院門前有兩名侍衛把守,一臉的生人勿近。

紫蘇連忙上前:「王妃娘娘是來給王爺施針的。」

「王妃娘娘,請。」兩名侍衛抱拳施禮。

「免禮。」明若走進梅苑。院子很大也很空曠,漢白玉鋪了地面,院子里沒有多餘的花木裝飾,只正殿兩側有兩棵屈曲遒勁的梅樹。

阿一將明若引到寢殿門口,伸手攔下紫蘇:「王爺不喜人多。」

「你就在這裡等着吧。」明若接過紫蘇手中的醫藥包,其實她也不喜歡在工作的時候被人盯着看。

「是。」

明若進入寢殿,不由咋舌。

這雲親王絕對是窮奢極欲的典範,不說寢殿里精美的傢具古董,單是這鋪地的暖玉,就價值連城了吧。

明若走進內室,只見司皓宸倚在床頭,手裡握着一卷書,很是慵懶閑適。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垂首站在床尾,長得黑黑瘦瘦,穿一件藏青色的袍子,腳邊放着一隻藥箱。

明若挑挑眉,這是怕自己暗害了他,專門找個行家裡手來監視嗎?如果真要對他下手,明若有自信再找十個八個人看着,自己也能得手。

「王爺,我們開始吧。」明若拿出一隻小碟子,將一塊紗布折了幾折放到碟子里,用酒精把紗布浸濕。然後把針包打開,一排長短不一的銀針呈現出來。

「王妃您這是?」徐大夫有些不解看着明若這一系列操作。

「消毒。」明若雖然很不爽,還是回答了『監工』的問話。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摔!

「不是應該用火烤?」徐大夫實在看不出那碟子里的布料能有什麼用。

「用火烤,會熏上煙塵。」明若真是連白眼也懶得翻。

平時用火烤銀針或是匕首時,確實有被熏黑的情況,徐大夫只好閉嘴。

「把王爺的上衣解開。」明若本着有人不用白不用的原則,指使起了徐大夫。

司皓宸顯然不喜歡別人的碰觸,自己動手寬衣,露出一片結實的胸膛。

明若捻起銀針在紗布上擦一下,抬頭看了一眼徐大夫:「施針的過程中,我會用到幾個別人不常用的穴位,無論你有什麼疑問,都不可以打斷我。否則,出現的後果,你來承擔。」明若又強調道,「聽明白了嗎?」

明若說這話的時候一臉肅穆,無形中給人很大的壓力,徐大夫下意識地回答:「明白。」

聽到徐大夫應答,明若便開始下針。明若的動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司皓宸的胸口上就扎了三十六根銀針。

明若的動作行雲流水,徐大夫卻看得心驚肉跳,如果不是王妃動手之前有交代,他都要衝過去擋在王爺前面了。

什麼別人不常用的穴位,那根本就是死穴好不好!

他一入師門,就被耳提面命,這幾處穴位只能按壓推拿,絕對不可以下針的。王妃不但下針,還紮下去好深。不過,王爺看起來倒是沒什麼異常。

「王妃娘娘,您下針的穴位……」

「這是……」明若差點脫口而出『家傳秘法』,但馬上想到,她現在的家是南戎國皇室,不是玄醫世家了,「跟一位道長學的。」

「什麼道長?」此時一直『沉默是金』的雲親王開了金口。

「我從小隨母妃住在青雲觀,觀里的玄真道長是一位神醫。」

明若早就想到司皓宸會問起她的醫術。昨晚在馬車上,她將關於原主的記憶仔細梳理了一遍。發現原主雖然貴為公主,從小卻遠離皇宮。

原主的母妃蘇貴妃,在原主三歲的時候,就帶着原主在青雲觀生活。名義上是為國祚祈福,實際上蘇貴妃在孕期遭人毒手,南戎皇帝請玄真道長出手,勉強生下原主後,身體每況愈下,不得不常住青雲觀求醫養病。

而原主閑來無事,確實看過幾本醫書,只不過,醫術並不精進。與那位玄真道長有些接觸,也只是請教母妃的病情。

玄真道長已於去年仙逝,明若覺得自己說得了那道長真傳,就算司皓宸不相信,真的去盤查,也是死無對證。

「你是那位醫仙的徒弟?」司皓宸因為身患心疾,對四國之中的神醫頗有了解。這位玄真道長被稱為『醫仙』,在南戎很有聲望。

「道長只收道徒,不收醫徒。我只是,受過道長點撥。」在原主的記憶中,確實有很多人來拜道長為師學醫,但玄真道長從未收徒。

「嗯。」司皓宸眼眸微闔,顯然是結束這次談話的節奏。

明若搬了把椅子坐下,每隔一刻鐘將所有的銀針捻動一遍。

王府菊苑的廂房中,一名十七八歲的女子歪在軟榻上,身後的丫鬟為她打着扇子,軟塌旁的小几前跪着一個小丫頭,小心翼翼地將一顆顆葡萄剝了皮,用小銀簽剔去果核放到女子手邊的白玉碟子里。

這時一個裝扮艷麗的大丫鬟走進來,低聲在女子耳邊道:「那南戎公主進了梅苑……」

「表哥不是身體不適,誰都不見嗎?」女子眼皮微抬,吃到嘴裏的葡萄似乎也變酸了。

雲親王一回府她就準備了參湯和點心去往梅苑,別說見到表哥,就連梅苑的大門都沒見到。半路就被周管家攔住,說王爺要靜養,誰都不見。

《王爺不想納妾明若司皓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