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網癮少女的問心道
網癮少女的問心道 連載中

網癮少女的問心道

來源:google 作者:執素不念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執素不念酥 溫初嫻

她只想過着閑雲野鶴般的生活,然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推動着她的朝着既定的命運走去但她不畏不懼,不忘初心,破繭重生,在一次又一次的困境中踏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問心之路展開

《網癮少女的問心道》章節試讀:

「纖姐姐,小女子哪裡敢啊,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小人計較了。」溫初嫻做討饒狀,可憐兮兮地對着周燕使眼色。周燕好笑地看着她們,嘴裏說著「該罰」,卻上前將溫初嫻的耳朵解救出來。溫初嫻笑嘻嘻地抱着曲纖的胳膊,左一句「好姐姐」右一句「好姐姐」,哄得曲纖心花怒放,臉上的兇狠也綳不住了。

「再有下次……」看着曲纖態度軟化,周燕拖着腔,意味深長。

「那就罰承包半年宿舍衛生。」溫初嫻急忙表示忠心,就差對天發誓了。曲纖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小騙子,你上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溫初嫻尷尬地扯出一抹微笑,求助地看向周燕。周燕急忙打圓場:「纖姐,算了,這次看她態度誠懇,就先饒她一條小命。早餐要涼了,趕緊叫綰綰起來吃飯吧。」

「綰綰還沒起來?這都八點半了,她不是昨天下定決心,今早八點起來跑步減肥,好追求男神么?」溫初嫻哭笑不得地看着仍舊緊閉的帘子。

「你還真看得起綰綰的毅力,看看今天早上讓你帶的飯,這哪裡是要減肥的樣子。」周燕搖搖頭,清了清嗓子,指了指手錶,對兩人勾了勾手指。兩人立刻會意,三個人湊在一起開始低聲討論:

「聽說今天學校來了個美男老師,那一米九的個子,還有那筆直修長的大長腿,嘖嘖嘖。」

「是啊,一看就是陽光大男孩,就連校花都犯花痴,走不動道呢。」

「那可比綰綰的什麼男神顏值高的不是一星半點,那簡直是億萬少女的理想型。我跟你們說,人家彬彬有禮,風度翩翩,那刀削般的臉龐,深邃的隱藏着星辰大海的眸子……」

「還有呢,還有呢?他在哪裡?」

一個熱情似火地的、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陶綰綰不知何時早已穿戴整齊,兩眼放光地盯着三人,催促道:「接著說啊,然後呢?」

「兩分半啊。」周燕看了眼手錶,有些遺憾。

「看來還是咱們描述的不夠詳細,不夠令人心動,這速度比上次差太遠了。」曲纖搖了搖頭,也有些許失望。

「我記得最高紀錄是一分二十六秒來着,還是太慢了。」溫初嫻興緻也不是很高,嘆了口氣「姐妹們,輸了就是輸了,咱們這口才還是得練啊。」

陶綰綰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看着周燕和曲纖開始吃起了早飯,便把目光看向了溫初嫻:「初嫻,你們倒是接著說啊,這個比我男神更優秀的老師在哪裡啊?是教什麼學科啊?」

「他嘛,是教人生哲學課的,現在應該是被莊周同學的蝴蝶迷了眼吧。」溫初嫻嘴裏叼着一個包子,含糊地回應。

「太好了,那我這就……不對啊,咱們學校可沒什麼人生哲學課,倒是有馬哲。」陶綰綰突然反應了過來,大叫道:「好啊,你們又哄騙我,我生氣了!」

「行啦行啦,再不吃飯就涼了,不吃就給我了啊。」溫初嫻作勢要搶陶綰綰的早餐,急得陶綰綰趕緊衝到了書桌前吃了起來,還用胳膊護着自己的早餐,生怕被人搶了去。

「慢點吃別噎着,沒人敢跟你搶。」周燕心滿意足地咽下最後一口肉,好心提醒道。

話音剛落,陶綰綰就咳嗽了起來,溫初嫻趕忙給她順背,曲纖接了一杯溫水遞了過來。陶綰綰喝了水,總算緩了過來。

「冒冒失失的像什麼樣子,一句玩笑話就上心了。」曲纖訓道。

「算了算了,綰綰還小,等她年長些就明白了。」周燕又來當和事佬。

曲纖瞪了周燕一眼,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什麼也沒說。

陶綰綰委屈的淚花在眼眶裡直打轉,弱弱地喊了一聲「燕子姐」周燕嘆了口氣,摸了摸陶綰綰的頭髮,又捏了捏她胖嘟嘟的臉蛋,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塞進她的嘴裏。陶綰綰頓時就不哭了,幸福地一點一點吃着棒棒糖。

曲纖突然覺得有些煩躁,借口接水去了飲水房。當溫初嫻叼着塊餅乾拎着大號水壺去水房接水時,看到的就是曲纖在神遊天外,就連熱水溢出來都沒有覺察到。

溫初嫻趕忙關了按鈕,又檢查了曲纖沒有被燙傷,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上前拍了拍曲纖的肩膀,甜甜地叫了一聲:「纖姐姐」

見是溫初嫻,曲纖點了點頭,就要回去,卻聽溫初嫻在後面喊道:「纖姐姐,水還是燙着的,來這兒坐坐,等會兒水不燙了再提回去吧。」曲纖一頓,隨後放下水壺坐到溫初嫻身邊。

溫初嫻一邊打開遊戲,一邊勸着曲纖:「纖姐姐,綰綰從小被嬌養慣了,吃軟不吃硬,不愛動腦,那單純的性子一時半會兒是改不了的,別跟她置氣。」

「嗯,我知道,我不是那種小氣的人。」曲纖眉宇間的擔憂之色依舊揮之不去。

「啊啊啊,我人又沒了。」溫初嫻頭疼地看着灰暗的顯示屏上復活的倒計時,不甘心地慘叫着。

「這遊戲,真有這麼好玩嗎?」曲纖一臉疑惑地看着溫初嫻打字都出現殘影的手,不理解她天天沉浸在游戲裏的行為。

「可好玩了,纖姐姐要不也下個一起玩?」溫初嫻邀請。

「還是算了,我詞彙量沒那麼豐富。」曲纖看清楚屏幕上全隊聊天中各種「問候」別人父母和祖宗十八代五花八門的話縮了縮脖子,心有餘悸。

溫初嫻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控制着屏幕上已經復活的小人,興沖沖地繼續攻打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