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王者贅婿
王者贅婿 連載中

王者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王者贅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飛 陳熙芸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的一,便是崛起之路蘇飛本是沈家窩囊廢婿,偶得老者神秘傳承!從此針灸,煉丹,尋龍、探寶無一不精;武道、仙道、魔法、巫術天賜唯我太衍決、兵神鑒、煉空石背後到底牽扯着什麼傳世隱秘?落英森海、極寒洞頂、永眠星宮又藏着何種驚世瑰寶!還得建一個大大的商業帝國,否則怎麼養得下家裡那群嬌滴滴的嬌妻美眷!蘇飛誓要從褪去凡胎,以一截凡軀逆天成王!只是……好忙啊……展開

《王者贅婿》章節試讀:

沒等蘇飛緩過神,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蘇飛臉上,把他打的腳下踉蹌身體一頭撞向邊上的鞋櫃。

陳熙芸插着腰指着蘇飛的鼻子罵道:「客人來了沒看見?!還不過來給客人倒茶!腦子不好使眼睛也不好使了嗎!」

「阿姨,不用,我和冰燕這就要走了。」

一道陌生的聲音在客廳中響起,蘇飛這才發現樓梯口居然站着個西裝革履的陌生男子,正笑着和沈冰燕說些什麼。

沈冰燕對迎向自己的秦英視而不見,淡淡的望向門口的蘇飛。

無聲的對望只堅持了一剎,沈冰燕隨即撇開目光。

三年來蘇飛對沈冰燕百依百順,這份感情沈冰燕怎麼會感覺不到。可她現在最需要的不是家裡的這些柴米油鹽,而是一個真正能幫她遮風擋雨的男人。

沈冰燕曾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蘇飛身上,可蘇飛給她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所以她只能用冰冷來保護自己,然後在商業戰場上的爾欺我詐中努力活下去。

為了沈家。

陳熙芸對着秦英笑的如沐春風,那語氣別說有多親切了:「秦少爺,你們要去哪啊。」

「嗯,我在城外的品酒莊園明天準備開業,今天先帶冰燕去玩玩,順便探討一下我們兩家合作的具體細節。」

秦英笑着答完陳熙芸的話,目光又再度轉向蘇飛。

「你就是蘇飛,幸會。」秦英很自然的上前:「自我介紹一下,秦英。」

蘇飛心裏瞬間五味陳雜!

前幾日蘇飛偷偷聽別墅保姆楊媽說過,沈冰燕正在和凱鹿集團洽談合作,而凱鹿集團的繼承人秦英似乎對沈冰燕追的很緊。

現在居然直接追到自己家裡來了!

蘇飛心頭猛然間湧出一股羞怒,目光忍不住望向沈冰燕,沈冰燕卻是一臉淡漠的撇開臉,連看都不看直接披上外套從蘇飛身邊錯身而過走出大門。

蘇飛雙手緊握成拳,指甲幾乎都已嵌進肉里,忽然間內心的苦澀化作滿心的憤恨,讓他猛然間轉身一把拉住了門口的沈冰燕。

「冰燕,你——」

啪——

還沒等蘇飛說上幾個字,一記耳光在一次狠狠抽上蘇飛的臉頰,更是強行上前將蘇飛握住沈冰燕的手腕掰開!

「廢物東西!冰燕的手是你能碰的!給我撒開!」陳熙芸暴怒之下一把將蘇飛扯倒在地,回頭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冰燕,晚上記得早點回來啊。」

「嗯,媽你放心吧。」

跨出大門的沈冰燕開口的同時終於回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蘇飛,冷艷逼人的高傲眼神里透出莫名的複雜,但隨即有化作一片冰冷。

一個字都沒給蘇飛留下,沈冰燕直接坐上了停在外面的那輛保時捷。

秦英沒有說什麼,可在蘇飛抓住沈冰燕的同時眼底就閃過一抹冷色,不過隨後他就和沒事兒人一樣上車,駕駛着保時捷當這蘇飛的面緩緩遠去。

蘇飛坐在地上獃獃的看着離去的車燈,一股從未有過的無力感充斥他的身心,他剛剛還想起身叫住沈冰燕,可沈冰燕最後回望的那道冰冷且複雜目光卻讓蘇飛心如刀絞。

蘇飛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無能!

啪——

還沒來得及悲傷,陳熙芸抓起門口鞋架上的雞毛撣子對着蘇飛裸露的胳膊就抽了一記,長長一條血紅印子登時印了上去。不遠處正收拾客廳的保姆楊媽聽着動靜都忍不住肩膀往回抽了抽,有些不忍的瞥過臉。

「廢物東西,剛才竟然差點壞了我家冰燕的好事!」

陳熙芸氣急敗壞,雞毛撣子對着蘇飛的身上就一頓猛抽!

但蘇飛這次沒有求饒,只是眼神渙散的坐在地上,猶如石化。

啪嚓一聲,雞毛撣斷成兩截,陳熙芸還不解氣,將斷掉的雞毛撣丟下往地上狠狠一摔,就開始在左右找別的東西要繼續教訓自己眼前這個廢物!

「夫人,夫人。」楊媽趁這間隙趕緊放下果盤上前,小心瞧了眼蘇飛的慘況,擠出一張笑臉上前勸道:「李太太她們可還在等着您去打牌啊,您忘了嗎,昨天就說好的。」

「對對對,該走了!」

一聽楊媽的話頓時如夢方醒,這下也懶得再教訓蘇飛,換上一身衣服就出門。

「慢着。」陳熙芸忽然想起什麼,回頭又指着地上的蘇飛罵道:「趕緊把衣服都給我洗了!要是敢偷懶,老娘回來就打斷你的腿!」

「夫人您就別操心了。」楊媽一臉訕笑的將陳熙芸送出去,回過頭來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已是全無蹤影,看着蘇飛眼裡滿是不落忍:「姑爺啊,你……你別擔心,大小姐只是和那秦少爺談生意,沒別的。」

「沒事的,楊媽。」蘇飛忽然起身,臉上一改之前的頹敗,居然抱起沙發上的衣服就要往裡屋走:「我去洗衣服,真的沒事。」

「行啦,姑爺。」楊媽一把將蘇飛懷裡的衣服給奪了下來:「今天還是我來吧。」

說完楊媽一邊搖頭嘆氣,一邊朝着裡屋走。

「這個姑爺,什麼時候能有點出息啊。」

連楊媽都這麼說,讓蘇飛臉上有些掛不住。

誰也沒看到,此刻的蘇飛不僅沒有沮喪,眼底反而突然出現一絲按耐不住的欣喜。

若是以往,他肯定會抱頭求饒,那樣怎麼也能少挨兩下打,可他剛剛什麼都沒做。不是不做,而是他已經完全被自己身上的變化驚呆了。

就在被陳熙芸暴打的同時,蘇飛忽然感覺自己丹田處湧出一股暖流,順着經脈快速的運轉到四肢百骸。在這股暖流的滋潤下,落在身上的雞毛撣子有大半力量都不知所蹤,原本應該火辣辣的劇痛,變成了瘙癢般的輕柔,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雖然蘇飛看起來依舊凄慘無比,但其實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浮於表面。

蘇飛腦海中忽然再次響起那些經文。

《太衍決》!

雖然沒接觸過,但蘇飛看過一些小說,他立刻懷疑太衍決就是某種神奇的修鍊功法,而那股體內的暖流就是所謂的真氣!

身上發生的變化讓蘇飛整個人都來了精神,這說明之前自己遇見的那個莫名其妙的老頭是真的在自己腦海中留下了了不得的東西!

不僅如此!隨着陳熙芸不斷對蘇飛的打罵,蘇飛感覺到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開始向自己身體匯聚而來,並通過皮膚被體內的那股真氣吸納,而吸納後的真氣居然在蘇飛的感應中好像壯大了那麼一絲!

雖然幾乎微不可查,但蘇飛萬分確定自己感應到的絕對沒錯!

這讓蘇飛驚呆了!

就在這時,蘇飛腦海中那經文頌唱的內容忽然一變!

「人之欲,妄之始也,雖污穢,納之亦能成其道,可用矣。」

蘇飛聽的懵里懵懂,但卻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剛剛《太衍決》應該是感應到了什麼,所以自發從周圍吸收了某種東西用於壯大自身。

剛剛發生了什麼?不就是自己被陳熙芸打了一頓嗎!莫非《太衍決》吸收的是陳熙芸身上散發出的負能量?

蘇飛覺得八九不離十,因為這些負能量不正是包括在剛才經文中頌唱到的所謂「人之欲」當中的嗎!

也就是說,自己挨打挨罵之後還能吸收周圍額負能量增加《太衍決》的修為!這——

蘇飛一邊順着樓體走向二樓,一邊認真的思考着剛剛自己的假設,越想越有可能!現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跑回自己房間,然後好好把腦海中多出來的那些東西仔細梳理一遍!

或許這東西能幫自己把生活完全變成另一幅模樣也說不定!

這個想法一經出現在蘇飛腦海就瘋狂生長起來,一發不可收拾!

蘇飛忽然間豪情萬丈,連邁出的步子都比之前有力了許多!

一陣難忍的尿意將蘇飛從之前的思緒中喚醒,蘇飛目光聚焦眼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走廊盡頭,左手是衛生間,正對面不遠處就是自己的房間。

先輕鬆一下,再好好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滿心舒爽之下的蘇飛想也不想推開衛生間大門一頭扎了進去。

周圍都是水霧,空氣中漂浮着淡淡的清香,不遠處的某個地方傳來嘩嘩的流水聲,一道優美且靈動的歌聲正在衛生間內來回蕩漾,一聽這聲音就知道其主人一定是個歡快活潑的小丫頭。

歌聲在蘇飛推門的剎那戛然而止,蘇飛下意識偏過頭,看見一個婀娜動人的纖細身影在濃重的水霧中若隱若現。

而這道倩影也同樣在盯着蘇飛。

「啊——」

「姨媽巾你個流氓!變態!」

「給我滾出去!」

…………

原本衛生間殘餘的動人歌聲瞬息被歇斯底里的尖叫所掩蓋,沒等蘇飛反應,一堆裙子和外套對着蘇飛就迎面砸了過來,蓋了他一頭一臉,原本的旖旎風景頓時化作一片漆黑。

蘇飛和踩了玻璃碴子一樣迅速跳將起來,飛速竄出衛生間,頭上還蓋着幾件剛剛砸過來的衣服,一股屬於某個少女的獨特清香在衣服上縈繞不散。

「是那個小妮子。」

一個曼妙的身影在蘇飛腦海中浮現。

沈冰雅。

沈家的沈冰燕與白家的白菲菲和孟家的孟琳三人被人稱為是海陽城的三大明珠,當年蘇飛忽然入贅沈家,不知有多少人捶胸頓足,其中不乏某些財閥的繼承人。

沈冰雅是沈冰燕的親妹妹,雖然才十八歲,但已經出落成了一個大美人,只是相比起沈冰燕來說少了一份沉澱而已。

蘇飛毫不懷疑,再有兩年海陽城必會多上一個禍水級別的傾城尤物。

不過沈冰雅的蠻橫無理也是出了名的!

「姨媽巾,你這個混蛋!」

蘇飛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面前的衛生間門就被打開,緊接着一記撩陰腿毫不遲疑的直奔蘇飛胯下!

蘇飛登時頭皮發麻,小妮子可是練過空手道的,這要踢實了後果想都不敢想!

「沈冰雅,你謀殺啊,再說你從來都只用你自己房間里的衛生間,誰知道你在裏面!」閃過這一腳,蘇飛忍不住辯駁道

「好你個姨媽巾!你還有臉還嘴!」沈冰雅此時已經穿上了一身白色交領珊瑚絨浴袍,腰帶扎得緊緊的,還真有點像她那身練空手道的制服。

沈冰雅一步跨出,鞭腿對着蘇飛的腦袋就招呼過來。

間不容髮之際,蘇飛上身後仰再一次躲過,沈冰雅眼底閃過一絲不敢置信,要知道蘇飛有多少斤兩沈冰雅是再清楚不過,唯唯諾諾溫溫吞吞,是廢物中的廢物。

有一次沈冰雅和蘇飛開個玩笑,結果一腳下去蘇飛直接手臂骨折,從此沈冰雅就對蘇飛徹底失去了興趣,更是給他取了這個滿含嘲諷的外號「姨媽巾」。

可今天是怎麼了?!

不僅沈冰雅有些發愣,就連蘇飛自己都沒想到!

《太衍決》真氣在蘇飛遭受攻擊的第一時間就自發運轉起來,在真氣的加持下,沈冰雅的每一個動作在蘇飛眼裡都像是放慢了數倍,蘇飛輕鬆就能躲開。

「好你個蘇飛,這些年居然一直在騙我!」

沈冰雅小脾氣上來誰都拉不住,這是要在今天放倒蘇飛,出手一下比一下狠,但蘇飛閑庭信步,沈冰雅就是沾不着他!

蘇飛眼神越來越亮,神功傍身之下難得的湧出一股底氣,忍不住開口調侃:「沈冰雅你退步這麼厲害?是不是最近去夜店熬夜次數太多?嘖嘖,那可不是什麼乾淨的地方,小女孩還是別去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