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武尊
萬界武尊 連載中

萬界武尊

來源:google 作者:我最愛芒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宗元 我最愛芒果

人族邊界,五處大城關之一的安河關城關上的巡邏將士正在像往日一樣進行日常的巡邏「天怎麼黑了,難道是要下雨了嗎?」一名看着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巡邏士兵,抬頭望了望天空,喃喃自語道...展開

《萬界武尊》章節試讀:

半個月的時間一眨而過,這天一名手持拂塵,看似精幹的宦官模樣人物,一一拍打眾位學子的房門,命令大家列成兩隊,準備好進入宮城。

列好隊伍後,四周學子大都是一臉興奮,有的交頭接耳,說個不停。

只有一名看似年齡較小的少年公子,與一位清冷的年輕白衣女子並未與眾人交談,只是跟季宗元一般站立不語,靜等宦官模樣的人將眾人領進宮城。

皇驛離宮城只有一街之隔,平日客棧里位置較好的,甚至能從窗戶中看到高高的赤紅色宮城城牆。

學子們跟隨着領隊宦官,也很快就進到了宮城中,不過令季宗元大感意外的是,在一路上並未接受盤查,甚至在宮城中也並未見到有巡邏守衛的存在。

不過進入宮城之後,學子們卻走了兩刻鐘才到了一處看似神秘的高大建筑前,幾乎與金鑾寶殿的高度相當了。

宦官站在建築門外,揮手示意眾學子進入,自己卻沒有往裡進的意思。

等眾人進到殿內後,發現兩側竟然早已坐滿了人,中間留下了一處極為空曠的場地,季宗元也是皺了皺鼻頭,有些摸不着頭腦的感覺。

「虞東候,你看我那後代子孫在眾學子中如何?是否一眼便知與常人不同?」

「那是自然,左僕射自小天資聰穎,後代子孫當然也是異於常人。」

「虞東候,我這孫女也不差吧?」

「此女一看便有在本次殿試中,一奪前三甲的氣質…」

受邀觀看第一輪測試的文武眾官員,之間氣氛早已熱鬧非凡。

還未等眾學子入場,已經好像自己的子孫親朋奪得了不錯的名次一般。

此時從殿後走出一人,大聲宣告:「本次殿試第一輪測試,是考驗你們眾學子的身法技藝,看到你們頭頂那巨大石像龍首嗎?

一會從其口中,會噴撒出無數的鐵片梅花,並在你等身上留下氣息,你們需要盡量沾染最少的印記氣息,最後與下輪測試成績混合相加,得出最後的殿試名次!」

眾人聽到此人的話語,方才明白此次第一輪殿試的測驗內容,竟不是如前兩次一樣比拼氣血功力。

而是考驗眾人的身法耐力以及武道技藝的程度!對本次的殿試,心情也更加凝重起來。

學子們按照之前所列隊伍,都一個個上前接受測驗。

排在隊首第一名的是一個看起來憨厚可愛的小胖子,扭動着身體進到測驗場地中間。

此時頭頂的巨大石像龍首,忽然張開了大嘴,從口中噴撒出看不清數目的梅花狀石片。

並且看似從空中緩緩墜落,但速度卻越來越快,直至最後即使以季宗元的目力,也難以看清梅花下降的速度!

小胖子堅持了十息的時間,便被宣布測驗結束:「八十三枚梅花印記,下位考生!」

「一百零六枚!」

「五十二枚印記!」

「可惜,此子如果武道技藝再稍許精進一些,或許能在此次殿試拿到不錯的名次。」兩側觀戰的一名魁梧的軍漢模樣人物議論道。

「十五枚印記!」那位清冷白衣女子,看似嬌小柔弱的身體,竟然有如此高的武道技藝,讓季宗元心中也是狠狠一震。

此話一出,台下眾官員饒是見多識廣,也不禁小聲的竊竊私語,對着白衣女子議論紛紛。

「高海候,我這孫女怎麼樣?」

「哦?原來是你這老東西的後代,恐怕此女日後的成就,比你還要更高一層啊。」

「那是當然,哈哈哈哈…」

跟在白衣女子後的二人,也都得到了「三十五枚」梅花印記與「六十九枚」梅花印記的測驗成績。

隨後輪到了季宗元上場測驗,他也不敢有絲毫大意,那石片鑄刻成的梅花看似輕輕飄飄,但是越往後速度越快,而且看似其重量,也不像外表那般輕盈。

等到季宗元上場站定後,石像龍首忽然如先前一般,噴撒出了眾多的石片梅花,前六息季宗元躲避的都較為輕鬆。

到了第七息突然感覺壓力倍增,第八息時不得已動用了「不落技藝」的武道身法!肩頭的壓力才變得稍微輕鬆一些。

到了第九息連「不落技藝」的武道應付起來竟都感到無比吃力!

直到第十息時,龍首中噴撒的梅花也達到了頂峰,季宗元從一開始的悠然自得,也變得左右躲閃,根本無法看清梅花的運行軌跡,只能憑本能躲避,看起來頗為狼狽。

「十七枚梅花印記!」季宗元此時已經汗流浹背,在如此密集的梅花石雨中躲閃,又不能將其擊落,完全只能憑藉自身的身法躲開。

如果自己的不落技藝能完全達到大成的地步,自覺應該比那白衣女子成績更強,甚至在最後一波梅花石片的攻擊中,沾染在十枚梅花以下。

可惜自己的「不落技藝」,只有模仿當天觀摹的曹姓接引使一刀,才能勉強能夠達到大成左右的水準,並不能將身法以及其它招式融會貫通。

因此自身的身法,依舊還是「不落技藝小成」的水平。

之後上台的一位溫潤少年,竟也獲得了「二十三枚梅花印記」的成績。

還有一位看似笨重的黑面壯漢,也是得到了「二十一枚」印記的好成績。

這些天才學子的出現,無一不讓季宗元的心中壓力倍增。

畢竟誰也不知道後面的測試內容究竟是什麼,是否是自己的強項。

就拿那黑面壯漢來說,其氣血看似已經達到了水滴境初期的程度,如果單純比試氣力,恐怕其是毫無疑問的本次武魁。

而那清冷女子雖然身法達到了「不落技藝小成」極為精進的地步,但只是達到氣聚後期的修為,因此絕對無法和黑面壯漢的氣力相比。

這些殿試學子,已經大部分來的都是世家子弟,平民有氣運來到此地的恐怕是極少。

他們有些只如那都判所說來走個過場,有些確有實力的家族也是寄予厚望。但是自己與這些人的壓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此次殿試失敗的結果,絕對是自己承受不起的。

後面又陸續出現了三四位得到三十多枚印記的學子,讓季宗元也少舒了口氣。

畢竟如果人人都像那清冷女子一般,恐怕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一番苦戰了。

隨着眾人都測驗完畢,秉筆宦官也都將眾人成績一一記錄在案,送到下一輪測驗主考那裡,眾學子依舊像來時那樣列成兩隊,跟隨門口那位宦官前往下一處的測驗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