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紈絝小侯爺
紈絝小侯爺 連載中

紈絝小侯爺

來源:外網 作者:秦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風 都市言情

一朝穿越,成為古代有錢人家的紈絝子弟,父親是兵部尚書,頭上還有幾個絕世無雙的美女姐姐。本想着,就這樣當一輩子紈絝子弟,但奈何實力它不允許啊!於是,斗反派,除佞臣,亂京都,平天下......看着自己的光輝「戰績」,秦風很無奈:「抱歉,真的不是我厲害,而是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展開

《紈絝小侯爺》章節試讀:

巷口站着一個妙齡女子,墨黑秀髮如同瀑布,隨性卻不隨意的散落肩頭。
上身是一件白色輕衫,下身則是大紅色的襦裙,手持三尺七寸寒劍。
弦月眉,睡鳳眼,瓊鼻櫻口,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幹練卻又清冷的傲氣。
一雙眼睛,犀利如劍,雖是女兒身,卻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此女正是秦風的四姐,景千影!
秦風抓住救命稻草,猶如小人得志,指着那兩個刺客大聲嘲笑:「你們完蛋了,哈哈哈,我四姐來了。」
柳紅顏看到景千影,也是暗暗鬆了口氣,結果聽到秦風又開始大放厥詞,不由一陣氣憤,照着秦風屁股就是狠狠一腳,嗔怒道:「你給我收斂一點!」
景千影全程無視秦風,單手持劍,緩緩走進巷子。
面對緩步而來的景千影,為首的黑衣人不由一聲冷笑:
「早聽聞兵部尚書家的四千金,自幼尚武,就連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本以為會是個悍女,沒想到生的如此細皮嫩肉。我勸你還是回家綉霞帔吧,舞刀弄槍不適合你,小心傷着自己。」
見景千影的步伐沒有絲毫遲鈍,另一個黑衣人當即怒喝:「臭丫頭,我看你是找死!」
話音落,兩個黑衣人同時揮刀,朝着景千影劈砍而去。
景千影不躲不閃,只是微微側身,右手緩緩搭在劍柄上。
只聽「噌」的一聲,景千影就已經做出收劍回鞘的動作。
與此同時,兩個黑衣人卻相繼撲倒在景千影面前,過了一會兒,脖子才出現一條淡淡的紅線。
好快的劍法!
如此近的距離,秦風愣是沒有看清景千影拔劍的動作,彷彿一瞬間,兩個刺客就被封喉斃命。
我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姐姐!
秦風瞪大眼睛,我勒個去,這簡直是在拍電影!
秦風一個健步沖了上去,立馬癱坐在景千影面前,死死抱住景千影的大腿,激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四姐,你來的太及時了,我對您的仰慕,猶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你剛才那一劍叫什麼名堂?能不能教教我?」
景千影眼神清冷,一腳將秦風踢飛,柳紅顏慣着秦風,她可不管那麼多。
如果說,柳紅顏懲罰秦風,頂多是揪個耳朵,那麼景千影是真的會把秦風按在地上摩擦。
秦風被景千影賞了一腳,非但不氣,反倒露出阿諛諂媚的笑意,一臉討好的湊到景千影身邊,溜須拍馬:「四姐,你怎麼知道我們出事了?有你在,天塌下來我都不怵。」
柳紅顏翻了下白眼,揪着秦風的脖領子,將他拽到一邊,沒好氣道:「再啰嗦,你四姐非揍你不可!」
見秦風又要湊上來,景千影瞪了一眼,秦風這才訕笑一聲,稍稍收斂。
隨後對兩個刺客搜身,並未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景千影當即催促二人儘快回府,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看着景千影的背影,秦風滿臉痴笑,無比嚮往道:「四姐也太帥了吧。」
柳紅顏伸手在秦風腦門拍了一下,沒好氣道:「別發獃了,趕緊走吧,免得再出什麼事。」
由於馬夫已經被殺了,秦風和柳紅顏只能步行回去。
回去的路上,秦風心裏不由一陣犯嘀咕。
近期唯一跟秦風結仇的人,只有李睿,那兩個刺客跟李睿恐怕是脫不了干係。
只是,自己一個紈絝,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值得李睿處心積慮,非要致自己於死地?
真的只是朝堂相爭的延續?
秦風沒有將心裏的想法,告訴柳紅顏和景千影。
畢竟在大梁京都,當街行兇,對於李睿而言,必定也是極為冒險的舉動。
一旦暴露,光是當街刺殺兵部尚書之子的罪名,就足夠李睿全家喝一壺的。
如今,李睿不惜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也要將秦風乾掉,背後的利益關係必然牽扯極深。
在搞清楚來龍去脈,並且掌握鐵證之前,秦風還不想把姐姐們牽扯進來。
但有一點,秦風心裏很清楚,李睿既然已經痛下殺手,那麼有第一次,就肯定有第二次。
秦風不僅要防備李睿狗急跳牆,更要儘快除掉李睿!
從殘酷的商業戰爭中倖存下來的秦風,深知「優勝劣汰,物競天擇」的道理。
秦風和柳紅顏剛回到府上,小丫鬟就憂心忡忡地上來稟報:「少爺,老爺在書房等你,你趕緊去一趟吧。」
一聽這話,秦風心裏隱隱產生一股不好的預感。
根據前身記憶,雖然柳紅顏無比溺愛秦風,景千影雖然嘴上不說,卻也極為護短。
但唯獨秦風的父親秦天虎,因為恨鐵不成鋼,對秦風非打即罵。
再加上秦風面臨被聖麟書院掃地出門的危機,秦天虎對秦風更是一百個不待見。
此次緊急召見,肯定有事!
為了保險起見,秦風死皮賴臉,非要把柳紅顏和景千影拽上,不然就滿地打滾撒潑。
兩個姐姐拿秦風沒辦法,只好一同前往。
秦天虎的書房,位於秦府的後院,相當於秦天虎的私人辦公室,只有在接待貴客時,才會讓其他人進入書房。
秦風剛推開門,就看到一個茶杯迎面飛來,嚇得秦風一個後翻直接躲開。
我靠,這老爹是個暴脾氣啊……
「你個不爭氣的東西,還敢回來!」一聲沉悶粗重的嗓音,劈頭蓋臉的傳了過來。
秦風心裏一哆嗦,抬頭看去,秦天虎正坐在書桌後,虎目圓瞪。
秦天虎雖是文人出身,但自從官拜兵部,就免不了和軍隊戰爭打交道,一路做到兵部尚書,文人氣息早已經被彪悍的雄武之風所取代。
眼神流露出來的騰騰殺氣,令人不寒而慄。
看到秦風,秦天虎就氣不打一處來,惱怒道:「你個混賬東西,我三令五申,不准你出去廝混,你莫不是把為父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說著話,秦天虎已經起身繞了出來,隨手抄起鞭子,要幫秦風鬆鬆筋骨。
秦風連忙躲到柳紅顏身後,歇斯底里地求饒:「父親,虎毒不食子,你就饒我一命吧。」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完,秦天虎更氣!
身為兵部尚書之子,竟如此懦弱無能,簡直是給秦家抹黑!

《紈絝小侯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