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萬年龍婿
萬年龍婿 連載中

萬年龍婿

來源:外網 作者:徐長生周葵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徐長生周葵

我是一個跨越了無盡時間長河的長生者,由於某些原因,這麼多年我膝下無子,舉目無親......直到這一天,有人告訴我,我有了個女兒。展開

《萬年龍婿》章節試讀:

6

「嗚嗚嗚嗚,徐哥!!」

別墅里老頭的哭聲回蕩着。

傅忠一臉獃滯。

他打死也無法想像,進屋之後,跪在地上的人不是徐長生,而是蔣老爺子。

那個立於整座江南省金字塔尖的蔣家家主,蔣斯年。

那個戎馬一生的老將,蔣斯年。

這如何可能!?

但凡是個正常人看到這幅畫面,三觀都會受到無比巨大的衝擊。

這可是蔣斯年啊!!

是那個一句話,就能讓晉城換片天的蔣斯年!!

再說了,哪有一個103歲的老頭跪着抱住一個20來歲年輕人大腿痛哭的道理?

傅忠噗通一聲,倒跌坐地,揉着眼睛感覺自己在做夢。

「徐哥,你一定是徐哥……」

蔣老頭子將眼淚和鼻涕抹在徐長生的褲腿上,哭道:「小傅告訴我,見到一個叫徐長生的人,很像我畫中的徐哥,可小年子記得徐哥當年名為徐鳳年,只以為是徐哥你的後人,或是巧合……」

「不是的……」

「你就是徐哥!」

「徐哥的臉,氣度,味道,眼神,小年子記了整整九十年,不可能記錯的!」

蔣老頭子激動得語言都混亂了。

徐長生看了眼自己褲管上的鼻涕,無奈一笑:「我用過太多化名了,好了,坐下說吧。」

「好好好。」

蔣老急忙爬起來,朝着傅忠說道:「小傅,馬上拿最好的茶來。」

傅忠知道徐長生在蔣老心裏有多重要了,哪裡還敢再說什麼,趕緊到二樓取下一小包茶葉,低着頭道:「老爺子,這是從武夷山上一棵大紅袍母樹上採摘的雀舌茶葉,您看……」

蔣老用紙巾擦着鼻涕邊問:「還有更好的沒有?」

「沒有了,這30克還是葉子小姐在您去年壽辰時送的呢,拿出去拍賣的話至少在六百萬以上。」傅忠解釋道。

蔣老一下子有些緊張地看向徐長生:「徐哥,我來晉城來得急,沒有更好的可以招待你了……」

「我不喝茶。」

徐長生微笑道:「你放輕鬆點。」

「徐哥,我是太高興了,我這輩子都沒想到還能見到你……」蔣老老臉笑得開出了花:「活這麼長總算沒白活,明天死了也情願了。」

「老爺子,您別這麼說!」傅忠趕緊道。

徐長生上下看看蔣斯年,說道:「明天死不了,以你的身體狀態,還能再活三年。」

傅忠登時齜牙咧嘴的,這話說的,也不知是中聽還是不中聽。

「徐哥說我還能再活三年,那就是真的。」蔣斯年滿臉興奮,問道:「倒是徐哥你這麼多年一點變化也沒有?」

徐長生擺擺手:「不說這個。」

「好好。」蔣斯年非常乖巧,看得一旁的傅忠又是一陣齜牙咧嘴。

蔣斯年又道:「徐哥,我聽小傅說,你和這晉城楊家好像有過節?如果是真的,老子今天親自帶一個連,把他楊家上下轟成渣渣!」

說到最後,這個一生戎馬的老帥一臉冰冷,矮小的身體里迸發出駭人的氣焰來。

「這件事,我自會處理,你不許插手。」徐長生警告道。

「好吧。」蔣老爺子忙道。

徐長生這才說道:「小年子,我有了個女兒,叫徐豆豆,改天帶來給你瞧瞧,到時小傢伙叫你蔣爺爺的話,你記住別叫我哥。」

「真的?」蔣斯年大叫一聲,亢奮得手舞足蹈:「徐哥的女兒,一定是玉人般的仙女!」

「所以啊,我要回去陪女兒了,放心吧,過兩天你的壽宴,我會去的。」

徐長生站起身,拍了拍老頭子的腦袋,笑道:「見到你挺高興的,沒白跑一趟,對了這個我拿走了,給我老婆家裡長輩嘗嘗。」

說著,他不客氣地拿起桌上的那包價值六百萬的母樹雀舌茶葉。

「徐哥,別說這點東西,只要你開口,半個蔣家都可以送給你!」

蔣斯年眼睛紅紅地說。

徐長生走後,客廳里安靜下來。

傅忠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抹着淚,一臉思憶的蔣老爺子,小聲問道:「蔣老,您是不是認錯人了?徐長生這麼年輕,怎麼可能……」

蔣老爺子點起一支煙說道:「徐哥不是一般人啊,在他身上發生什麼我們這種普通人無法理解的情況,我也不會過分驚訝的,徐哥還活着就好,這真是天大的好事!」

「我明白了老爺子,那……您和徐長生有過什麼故事?」

「我十三歲那年,我父親是青木城的一名軍官,一次戰敗後我父親母親,還有我和姐姐,一家老小全部被日寇擄走,正要被酷刑處死時,恰巧徐哥路過……拿酒來,今天我高興!」

客廳里,老爺子不顧傅忠勸阻的喝起酒來,說起了一個許多年前,關於救命之恩的故事。

……

另一邊。

醫院裏。

砰!

病房的門被狠狠踹開,一群人魚貫而入。

周葵看到這些人,臉色一變:「大伯,周雨晴,你們怎麼來了?」

來者竟是周家長子周維利,還有周維利的女兒周雨晴。

這對父女在周家最是受周老太太的喜愛。

周葵以前在周家,便一直受他們欺負排擠。

此刻再見,下意識的有些慌張。

周雨晴左右環視,問道:「你那個鄉下姘頭呢?」

「你找徐長生幹嘛?」周葵一臉警惕。

「沒什麼,就問問。」周雨晴說著,冷笑了起來:「你們一家三口運氣挺好啊?」

「什麼運氣?」周葵問。

「呵呵,別裝了,消息已經傳出來了。」

周雨晴說道:「你們本來要死在楊家的,沒想到蔣家老爺子近日要在晉城舉辦壽宴,蔣老估計是為了壓壓本地豪族的勢頭,親口說了,各大家族一個月內不許犯殺戒。」

周葵愣了一下:「所以,楊少宗才放過我們?」

周雨晴也不知道楊少宗死了的消息,呸道:「對,周葵啊,你說你走了什麼狗屎運?你現在能活着,都是那和你八竿子打不着關係的蔣老爺子救了你。」

「原來是這樣……」

周葵一臉恍然。

難怪能逃出楊家,居然是碰上了蔣家老爺子壽辰。

確實是太幸運了……

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周葵心想着,又問道:「那你帶這麼多人來醫院幹嘛?我不信你這麼好心,是來探望我的。」

「你說對了,我當然不是來探望你的。」

周雨晴嗤笑一聲,一揚手:「把周葵和她的小賤種帶走!」

幾個周家下人上前就要去拽周葵和徐豆豆。

《萬年龍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