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萬世魔尊
萬世魔尊 連載中

萬世魔尊

來源:google 作者:楊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寒 楊明輝 現代言情

漆黑的夜色下,少年面色蒼白地靠在墓碑前喘息他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身形有些瘦弱,俊秀的臉上還帶着稚嫩他的嘴角帶着一絲血痕,雙眼銳利地看着四周「咳咳!」隨着劇烈的喘....展開

《萬世魔尊》章節試讀:

屋子裡,靈氣發出了驚人的震蕩。楊寒驟然起身,然後一拳打出,空氣中出現了一股兇猛無比的氣勁。

「轟!」……連續十聲爆響,十靈勁圓滿。

「嘩啦!」屋子的一面石牆轟隆地傾倒,堅硬的青岩徹底化作了碎屑。強大的靈氣衝出,一直打在了院子的院牆上。

「嘭!」最後一記沉悶的聲音從院牆上發出,然後那前幾日在楊寒第七靈下震裂的院牆也轟然倒下。

「呼!」面對自己一拳的威力,楊寒心中也微微地咋舌。

十脈修為,大概能修成一萬斤的巨力。而就自己現在的力量而言,絕對超過了三萬斤。縱然是十二脈,也遠遠沒有這樣的力量。

「一脈相通,果然恐怖。十靈勁成,就算是對上之前的俞渾,我也不怵。」臉上帶着笑容,楊寒活動了一下筋骨。

然後他皺了皺眉頭,看着自己面前傾塌的屋子和院牆忍不住咧嘴苦笑了一聲。

之前自己太興奮了,完全忘記了學院的規定。擅自毀壞建築,可是要賠償功勛點的。自己破壞的屋子和院牆,可是值五十功勛點。

「五十點功勛點,俞慶的人頭都只值一百五十點。靈空學院這處罰,可真狠。」說到這裡,楊寒又想起了執法弟子蘇語對自己的處罰。

自己現在,可是還欠着執法堂五百點功勛。

「先去將任務交了,然後再去武閣。」楊寒說著走回屋子裡,拿起地上用黑布包裹的一顆人頭,然後朝功勛殿走去。

功勛殿中,楊寒的出現頓時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大部分都是靈空學院的內門弟子,還有幾股不弱的氣息,正是學院內的精英弟子。

掃了那幾個精英弟子一眼,楊寒的視線停留在了一個俞家的人身上。俞勤,俞家嫡系,銀靈境一步蘊氣。

楊寒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然後直接朝霍老走了過去。俞家的人若是敢動,即便再處罰自己五百功勛,也照樣打得讓他抬不起頭來。

「霍老。」來到霍老的面前,楊寒恭敬地叫了一聲。

「嗯?」霍老閉着的雙眼慢慢地睜開了一絲,然後說道:「不用說了,我已經記你完成任務。把你手上的東西丟了吧!」

說著,霍老揮手發出了一道白光,赫然是一塊上面印有一百五十數字的功勛玉。

「還有,下次不要再讓我幫你擦屁股了。這次念你是初犯,我就不計較了。要還有下次,沒收任務功勛,逐出。」在楊寒轉移功勛的時候,霍老悠悠說道。

聽到霍老的話,楊寒心中一震。霍老的潛在話意告訴他,自己被跟蹤了,而且還把人帶進了靈空學院。

「霍老,我明白了。」收取了功勛點之後,楊寒行了一禮,轉身走出了功勛殿。

將手裡的那顆人頭隨便處理了之後,他便直奔位於靈空學院中心的武閣。

他很明白,自己要完成任務,還需要增添實力。要不然像昨日刺殺俞慶那般的話,或許下一次就是他失敗身死之時。

凡靈境十二脈,一脈相通的層次,這還不夠。就算能夠打出十靈勁第十靈,也不夠。

「我如果要快速賺取功勛,就必需變得更強,更快,更狠。」

武閣,兩個巨大的字眼在宮殿的門樑上刻畫著。那字裡行間,充滿了強烈的威嚴氣息。讓人看了一眼,就感覺到靈魂有些壓抑。

進入武閣,撲面而來的就是一股極為強烈的壓迫之氣。

在楊寒面前的,是一片開闊的空間。而這片開闊空間里,充滿了強大的靈氣和銳利之氣。

一冊冊書卷自主懸浮,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此刻,正有不少的靈空學院弟子正在裏面挑選武技。這些弟子,都是凡靈級的層次,修為並不高。

楊寒隨意地掃了一眼之後便看向了門口右側的位置。

那裡坐着一個老者。傴僂的身形,孱弱的氣息。任誰看到他,都以為他命不久矣。

不過就是這麼一個看上去如苟延殘喘的老人,一人看守着靈空學院的重地武閣。這個老人,絕對不簡單。

「寧老。」楊寒朝着老者微微行禮。

霍老掌管功勛殿,寧老掌管武閣。還有青老,掌管着靈空學院的一處修鍊之地,唯有銀靈境方能進入的地方——地靈塔。

除此之外,靈空學院還有一個更為神秘的地方,那就是觀天台。觀天台的掌管者,楊寒從未見過,甚至聽都沒有聽過。他只知道,觀天台只有靈空學院最核心的弟子,方才能上去。

寧老抬起頭,然後隨意地掃了一眼楊寒,然後便不去理會。

與霍老不一樣,這寧老的很是冷漠,沒有人看見過他的臉上露出笑容,一次都沒有。

楊寒也不在意,行禮之後就朝武閣內部走去。掃了一眼第一層的空間之後,他的視線停留在了那通往第二層的一道樓梯。

身形一動,他直接朝那裡走去。

楊寒的到來,讓許多弟子紛紛側目。有不少人認出了他,紛紛開始議論了起來。

「居然是他,楊寒。他是凡靈境,看上去還想上武閣二層?」

「未必。他前段時間不就擊敗了俞忌和俞渾了么?」

「那又怎麼樣?他只是凡靈境,根本無法上第二層。在我入靈空學院的十年時間裏,也僅僅聽說過三個人在凡靈境的時候走上武閣第二層。」

「都別說話了。這楊寒實力很強,你們小心被他嫉恨上。」····

四周的議論聲很小,不過都逃不開楊寒的耳朵。對於這些人,他根本不予理會。

來到樓梯位置,他清晰地感應到面前有一道屏障。無聲無息,無形無色,可它的的確確存在。

體內靈氣涌動,他的雙目猛然一凝,然後一步朝那樓梯跨出。

「嗡!」當他的右腳跨進那屏障之時,忽然有一股強大的推力出現了,想要將他推拒在外。

「哼!」冷哼一聲,磅礴的靈氣頓時爆發。十二脈化作一脈,他的靈氣比以前更為磅礴。

「轟隆!」那屏障忽然狠狠地顫抖了一下,然後楊寒左腳迅速地踏出,身形頃刻間就擠進了那道屏障裏面。

在一樓大廳的弟子全部都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地看着這一幕。特別是剛才說只有三個人上去的那個弟子,此刻已經目瞪口呆。

毫無疑問,楊寒成為了他們親眼見證的第四人。

「哦?」就在楊寒跨上第二層台階的時候,那守在門口的寧老眼皮一抬,然後瞳孔里射出了一絲精光。

「有意思,這小子的靈氣的確不弱,筋骨也極強。」寧老淡淡地說了一句,不過他的聲音並沒有傳出,而是在說出口的時候就散去了。

只是淡淡地誇了楊寒一句後,寧老就收回了視線。從二十歲掌管武閣,到現在已經接近百年了。他見過的天才很多,比楊寒強的也很多。

可即便天賦再強,在實力為尊的風雨世界之中,也隨時可能被更強的人抹殺掉。靈空學院不是沒有出現過天才,可是他們大多都夭折了。

走上二樓,楊寒一眼看去,裏面居然有數十人之多。這些弟子,大都是在默默地觀看手裡挑選好的武技。對於楊寒的到來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轉頭不予理會。

要成為強者,必需要付出更多。像一樓的那些弟子,或許有那麼幾個可以晉陞銀靈境,可大多或許連晉陞的機會都沒有。

就在這時候,楊寒感覺到有數道凌厲的目光朝自己射來。他轉頭看去,頓時發現了一群俞家的弟子。

俞渾赫然就在其中。除此之外,還有另外四個他叫不上來名字的傢伙。

「俞家果然比我楊家強了許多,第三代的銀靈境真不少。而我楊家,財力和底蘊都不足以和俞家抗衡。就連我們幾個嫡系,都不如俞家之中的旁系。」

心中暗道,楊寒拳頭捏起。他發誓,要讓這個現狀在自己的手上發生變化。

「哼!」冷哼一聲,楊寒不予理會那俞家的幾人,掃了一眼第三層的樓梯,直接走了過去。

「他想上第三層?」

「哼!是想死么?」

「不自量力。」幾個俞家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冷冷地說了起來。

楊寒的舉動,也讓二層的那些銀靈境修者紛紛投出了詫異的目光。凡靈境,上武閣第三層,他們還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楊寒,就你那點修為還想上第三層?要是你真能上去,我就自裁在你的面前。」一個聲音響起,正是俞家五人當中的一個。

腳步停在了那一道屏障的邊緣,楊寒慢慢地伸出手,然後輕輕地觸碰到了那一道屏障的上面。

「嗡!」屏障忽然顫動了起來,似乎它本身就擁有了靈性,而是還感覺到了極大的威脅。

「這道屏障很強,不過以我一脈相通的靈氣強度,應該可以上去。而且,我有魔意。」楊寒心中暗道。

他轉頭盯着那個說話的俞家弟子,嘴角帶笑說道:「記住你說過的話,也不要想着反悔,要不然我會給你比死亡強百倍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