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挽惜
挽惜 連載中

挽惜

來源:google 作者:慕梓涼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婉悠 現代言情 顧澤熙

那把匕首深插在櫻樹上,刺中了那顆心,像葉婉悠一樣,狠狠地受傷櫻之戀掛在上面,所有與你相關的浪漫都與我無關了葉婉悠離開了,在寧靜的地方度過了自己最後的時光,顧澤熙怎麼也找不到她「哥,我想再見他一面」葉婉悠躺在床上垂死病危,眼前浮現出一幕幕她與顧澤熙在一起的美好展開

《挽惜》章節試讀:

見顧澤熙這麼盯着她,葉婉悠不自覺地低下頭來瞟着被子。良久。被這熾熱而沉着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

「你還生氣嗎?」葉婉悠還是開口了。看着她內疚的樣子,顧澤熙本來也沒有生她的氣,他只是墜落在自己的深淵裏。

「我想出去走走。」突然萌生了這種想法,着實嚇到了婉悠,他自己也是。

「好,我也好久不出去了。」這算是任務完成的差不多了嗎?說完興奮地爬起來了,連褲子沒穿都忘了。就在她興奮完之後才發現,她只穿了一件稍微長一些的白色襯衫和一個粉色的小內內。

顧澤熙毫無防備的視線跟着她走,覽遍了全身上下。葉婉悠愣住了,一動不動,連坐下蓋被子都忘了。氣氛瞬間尷尬到極點。

「你是在勾引我?」顧澤熙不冷不熱的語氣讓葉婉悠的臉瞬間充血變紅。她慢慢地坐下撇過臉不看他,想拉上被子,順便想蓋住臉,卻怎麼都拉不動。吃奶的勁兒都要使出來了。

原來是顧澤熙在拉住被子,那怎麼搶的過?他想幹嘛,不會是獸性大發想強了她吧?看他這樣,昔日的高冷早已煙消雲散。果然,矜持什麼的都是裝的,他也不例外。

「你,幹什麼呀,還給我…..」葉婉悠依舊不敢直視他,即使內心波動,也絲毫不敢露出。

「門口等你。」顧澤熙放開了手中的被子,走到了門口,站在那裡。有很久,不出門了吧。

為了不讓顧澤熙再生氣,葉婉悠快速梳洗完畢到了門口,氣喘吁吁的。顧家莊園好是好,就是要走的路太多了。

「怎麼喘成這樣。」顧澤熙回神看着身邊的人。她這是剛跑完八百米?

「你還不知道你家園子有多大…」葉婉悠埋怨地小聲嘀咕着。

「少爺,有什麼吩咐嗎?」

「老歐你回去吧,我們走走。」

管家笑着退下了,有多久沒見他家少爺這樣了,多虧了婉悠啊。

一路上,顧澤熙沒有說話,葉婉悠這個臨時活寶尷尬的不知道該不該說話。安靜地走了一路。她不知道,顧澤熙的視線一直在她身上。

不遠處一輛左搖右晃的轎車快速駛來,葉婉悠一把推過顧澤熙。

剛想責怪,好好的推他做什麼。看着躺在地上的葉婉悠,顧澤熙心中一顫。腦中浮現了夏璃茉與他在一起最後的情景。他的眼中蒙上一層迷霧,他自己也猜不透的霧。

這是第二個為了救他而犧牲的女孩嗎?為什麼上天這麼不公平,偏偏要搶走他喜歡的人,一次又一次。

葉婉悠,第一次的不抗拒,註定了日後的喜歡。他好不容易接受了一點,想要走出璃茉的陰影,為什麼……

車子晃晃悠悠地停了下來,就在顧澤熙衝過去,想要抱起她的時候,葉婉悠突然站了起來。皺着眉頭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向車主,清冷的面孔染上一絲憤怒,這人怎麼回事?

「你會不會開車?這麼大的馬路還不夠你一輛車開……」葉婉悠還沒說完,那窗戶突然搖下來了。一個約二十幾歲的小夥子,滿臉通紅,笑得傻乎乎的看着她。

「酒駕……」葉婉悠被這突如其來的濃重的酒味兒熏的捂起了鼻子,無奈地自語道。

周圍的人被她這撞車後的神行為驚到了。

葉婉悠似乎也察覺到了來自四周奇異的目光。尷尬的笑了笑。這些人想幹嘛?被車撞了之後沒事不是好嗎?這應該是大家都希望的吧。

可是他們這麼看着……不會是在想為什麼她還沒死吧?

不再理會他們的目光。只是見司機醉醺醺的也無法溝通,葉婉悠只好跟顧澤熙借了手機打110帶走「肇事者」。走的時候,還聽見他說

「別動我別動我!放我回去啊,我還要回去開小嘟嘟……」葉婉悠無奈地笑了笑。

剛經歷了人生兩大猛烈撞擊的顧澤熙,現在還有些沒緩過來。他真的很佩服這個女孩子,被車子撞了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想什麼呢那麼出神,你不會也想為什麼我還沒….. 」葉婉悠在他面前揮了揮手。話還沒說完,顧澤熙一把將她擁入懷中

「別離開我……」他說這話的時候,那麼深情。那深邃的眼眸,低沉的嗓音,彷彿在吞噬葉婉悠。讓她墜入他的世界裏。

葉婉悠愣住了,她第一次跟人親密接觸,這感覺很奇妙。顧澤熙身上淡淡的味道很好聞。讓她有些迷戀。

他這是怎麼了?她這又是怎麼了?居然沒有躲開。

良久,葉婉悠輕輕推開顧澤熙,鄙夷地看着他,好像在看一個精神病。

顧澤熙只是一時感觸罷了,瞬間恢復了正常。

「走吧。」他轉身繼續向前走,彷彿剛才深情款款的不是他。

葉婉悠還沒想明白,卻也不好多問什麼,跟在後面。他真是比女人還善變啊。

中午,顧澤熙帶着葉婉悠去了一家以前常去的餐廳

「顧少,好巧啊,沒想到在這吃飯都能遇到你。」藍琪搖曳着身姿向顧澤熙一桌走來。一張科技臉上塗抹了厚重的化妝品,一身天藍色抹胸裙,只是這成熟的風格沒有被她利用好,反倒多了一絲風塵氣息。

顧澤熙慵懶地抬頭用餘光瞟了她一眼,絲毫沒有要搭理的意思。葉婉悠微微向她笑了一笑以示禮貌,轉而低頭看着菜單不再理會,從表面看不出她的神色。

顧澤熙,桃花還挺多。

「這位小姐是?」藍琪繼續死皮賴臉搭着話。

「與你無關。」顧澤熙冷冷地開口了。這女人,真煩人。

藍琪,仗着家裡有幾個錢,一直想傍上顧澤熙這棵大樹,不過顧澤熙從未正眼瞧過她,反倒喜歡夏璃茉。那個無父無母的窮丫頭。不過就是有一副好皮囊。

她在學校,可沒少找夏璃茉的茬,這也是顧澤熙厭惡她的原因之一。可笑的是她還不自知。

自從夏璃茉出事,顧澤熙再也沒去過學校。

《挽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