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妖紀
萬妖紀 連載中

萬妖紀

來源:google 作者:恢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恢語 李暮晨

被家族陷害,李暮晨被廢,卻意外得到妖獸白澤相助一人一妖,達成交易這一刻,李暮晨的命運被徹底改變了!從此,李暮晨踏上一條為解救妖族不停登頂的路展開

《萬妖紀》章節試讀:

此時廣場上一片狼藉,城主令人打掃一番,半個時辰後,已經恢復如初。

「李暮晨,此番青石城選拔之比,最後贏家便是你,拿上此令牌,一月後來出雲山城報到,自有人接引!」

青衣女子從台上拋出一枚令牌,李暮晨抬手接住,仔細一瞧,是一枚玉質令牌,上面刻有青雲二字。

李暮晨收下令牌,拜謝一聲。

青衣女子隨後與城主轉身離去,圍觀的眾人也漸漸散去。

此次宗門大比,算是告一段落。

此時已經日落西山,李暮晨獨自一人,向李家走去。

回到自家院中,發現平時的幾位狐朋狗友已經聚集在院中,似乎早已等待多時。

「哎呀,暮晨哥,你可算回來了,兄弟們都聽到了你此番取得進入青雲門的機會,大夥都等着給你慶祝呢…」

「是呀,以後進入青雲門,那可真是發達了,到時可別忘了兄弟們!」

李暮晨望着眼前眾人,內心冷笑一聲。

「當真是人心鬼蜮,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隨後冷聲說道:「各位,今日我經歷幾場戰鬥,已然乏了,還請諸位先回,改日我再宴請各位!」

來的幾人聽出李暮晨要趕人,表情訕訕的離開了。

臨走前嘴中還在不斷嘀嘀咕咕,表達不滿。

待幾人離開,院中又恢復了往日寧靜。

李暮晨也的確精疲力盡了,準備回房休息。

剛打開屋門,卻聽到院門外有人進來。

李暮晨看去,是李家的管家。

進門俯身拜會一聲,朝李暮晨說道:

「公子,族長請你去一趟。」

李暮晨嘆息一聲:「看來今日是不能安心休息了。」

兩人穿過院落,來到李瀟然屋內。

此刻李瀟然正在屋內捧着一杯香茗,默默品嘗,顯然已經等候多時。

見到李暮晨進來,李瀟然放下手中茶杯,示意李暮晨就坐。

管家為李暮晨也泡上一杯茶,識相轉身出門,關上了屋門。

屋內燭光閃爍,李瀟然的臉色也明晦不定。看不清表情。

過了片刻,李瀟然終於開口。

「暮晨,此次選拔之比,爺爺先恭喜你了。這是一枚二品回靈丹,你先收下,算是此次獎賞。」

李暮晨接過盒子,打開一看,果真是一枚回靈丹。

天衍大陸,丹藥共分九品,這二品丹藥品階雖低,但對現在的李暮晨來說,卻能立刻補充滿體內靈海靈氣。

在這小小青石城中,一枚二品丹藥,價值二千兩白銀。

就這還是有價無市,尋常人家很難買到。

李暮晨收下丹藥,平靜道:「爺爺,此番叫我來,不知有何事?」

「暮晨,你怕不是忘了,今日之前,你答應我,參加選拔之比後,會叫那位相助你的高人出來相見,不知你可否還記得…」

李暮晨內心冷笑:「老狐狸,這便等不及了嗎!」

面上上表情依舊,輕聲說道:「爺爺,此時天色已晚,我想叫那位高人現身,怕是也有失禮儀,不如等過些時日再請爺爺和那位高人相見。」

「過些時日,也好,你下去吧!」

李暮晨起身告退,內心卻已經警惕起來,因為他看到,李瀟然在說完那句話後,眼中露出殺機!

再次回到院中,李暮晨卻顧不上休息,立刻收拾東西,準備趁着夜色,即刻可出發,直奔出雲城!

等收拾完東西,已經半個時辰之後。

出了屋門,李暮晨抬頭看看天色,剛剛朦朧的月色,卻不知什麼時候被一抹烏雲遮住。更顯此刻晦暗院中的寂靜。

李暮晨剛出院門,卻又緩緩退了回來。

院門外,竟有二三十人把守,昏暗的夜色中,看不清眾人表情,但每人手中武器,已經道明來意。

眾人緩緩讓開一條道路,一個蒼老的身影出現在李暮晨面前。

「暮晨,這個時間,收拾好行囊,是要去哪裡。」

說話的正是李瀟然。

李暮晨並未答話,手心緩緩燃起一縷金色火焰。

此刻,已經不需要太多言語。

「暮晨,你別怪爺爺,我知道你對家族已經失望透頂,大房對你的所作所為,我其實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我沒有辦法,作為一族之長,我必須以家族利益為先。」

說到這裡,李瀟然眼中終於露出一絲猙獰。

「所以,別怪爺爺!」

說完這句,便示意手下動手。

眾人一擁而上,朝李暮晨攻去,他們是家族培養的死士,但修為都在脫凡境,李暮晨輕易擊斃兩人,但眾人卻悍不畏死,前面的倒下,後面的人立刻補了上去。

李暮晨畢竟已是靈海境,與眾人爭鬥片刻,眾人仍舊未傷他絲毫,對面反而死傷四五人。

奈何蟻多咬死象,李暮晨又在今日選拔之比中耗盡靈力,最後的絕招也已無法使用。

此刻的李暮晨,終於開始力竭。

見久攻不下,李蕭然悍然出手。

此刻的靈力枯竭的李暮晨,面對靈海境五階的對手,連招架也做不到。被李瀟然一掌擊飛,撞在院牆上,磚瓦砌成的院牆頓時渾然坍塌。

李暮晨一口鮮血噴出。

李瀟然見李暮晨受傷,卻並未繼續攻來,而是祭出一件法器。

正是當初抽取李暮晨精血的那件東西。

「暮晨,你如今傷成這樣,那位高人卻還未出現,看來是我賭贏了,你口中的那位高人,並不存在!若你交出修復經脈的法門,乖乖讓我抽取你體內那滴精血,爺爺便留你一條性命,讓你以後安心做個富家翁…」

「嘿嘿,老東西,今天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聽到李暮晨言語,李蕭然內心一驚,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心頭升起。

「蒹葭!」

「來了,公子!」

隨着一聲銀鈴般的聲音響起,李暮晨脖頸間青光一閃,一位傾城女子出現在眾人面前。

看到眼前角色,眾人不約而同咽了咽唾沫。

太美了,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

蒹葭此時化為人形,與人間女子無異。眾人欣賞着眼前尤物,卻忘了她的危險。

色字頭上一把刀!

魅惑眾生,正是九尾的神通,若不是白澤寄宿在體內,李暮晨相信,恐怕自己也會沉淪其中。

不待李暮晨發話,蒹葭早已明白什麼情況。

不由大怒,白先生讓她侍奉李暮晨左右,如今他卻被人擊傷,若是被知曉,她還能有命在?

渾身氣質瞬間變得凌冽起來。

這一刻,眾人才頓時驚醒,能瞬息之間出現在這裡,顯然不簡單。

可惜還是太晚。

蒹葭五指指甲瘋長,直到寸余才停止生長。

向著眾人輕輕一揮,提刀防禦的眾多死士,瞬間如同一塊塊豆腐,被切成幾段。

內臟,腦髓,鮮血,頓時流了一地。

唯有李蕭然堪堪擋下攻擊。

此刻的他面色慘白。

只有兩個字出現在腦海。

「完了!」

但終究是靈海五階的高手,瞬間拉開距離,穩定心神,遙遙拱手問道:「姑娘,不知你是李暮晨的什麼人!?此中怕是有什麼誤會!」

「我只是侍奉公子的一個普通女子罷了,至於誤會,我只看出你要傷害公子。」

沒有太多廢話,蒹葭運轉身形,又向李瀟然疾奔而去。

「欺人太甚!」

李瀟然大喝一聲,運轉神通,原本蒼老的身軀瞬間魁梧起來,遠遠看去,如一頭髮怒的巨熊。

蒹葭已經攻至身前,李瀟然抬起巨掌朝蒹葭頭部拍去。

「鐺!」

兩人交手,發出金石之聲。

李暮晨抬眼望去,蒹葭依舊如初,但李瀟然的手臂此刻卻耷拉了下來。

看來剛才的聲音是蒹葭傷到李瀟然骨頭髮出的聲音。

兩人交手的聲勢驚人,立刻引來家族中不少人前來探查情況。

周圍漸漸聚集了越來越多的族人圍觀。

「是族長,在和一位女子交手!」

「李暮晨也在那裡,似乎受了傷。」

「那女子是什麼人,生的好美!」

「被美色迷昏了頭嗎,能和族長交手,顯然是敵人,與我一起,前去幫助族長!」

聽到族人要幫忙,李瀟然連忙喝止,這些人上來,不過是送命罷了。

家族中已經損失慘重,若再有死傷,真的就傷筋動骨了。

眾人被喝止,不敢再上前。

蒹葭嚴眼中似乎並無這些剛剛出現的人,而是冷冷看着李瀟然:「老頭,我已靈海境九階,憑你靈海境五階的實力,敵不過我三招。」

說完,舔了舔櫻桃色的紅唇,發出邪魅一笑。

李暮晨內心詫異:「原來蒹葭真正的樣子是這樣的,平常出現在我身邊只如一個弱女子一般,我有時都忘了她是靈海境九階的實力,只當做一個小妹妹一般,沒想到動起手來,她竟如此狠辣果決!」

「老頭,下一招便要了你的命,敢擊傷公子,知道我要受多大的懲罰嗎,你就是死一千遍也不解氣!」

「那女子竟稱呼李暮晨為公子,他什麼時候有了如此美人相伴!」

「而且還是靈海境九階的高手,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蒹葭聽到有人侮辱李暮晨,悍然出手,剛剛發話之人瞬間變為碎塊,嚇得其他人再不敢吱聲。

順手解決完剛才聒噪之人,使出殺招,朝李瀟然攻去。

李瀟然受了右臂被廢,又聽得對方靈海境九階的實力,再沒了爭鬥下去的勇氣。

口中輕聲道:「暮晨,我死之後,望你留李家族人一命…」說完,便閉眼等死。

「蒹葭,留他一命。」

蒹葭猛然停手,眼中帶着疑惑的目光,歪着頭問道:「公子,為何放了他,這老頭可是想殺了你啊…」

「他畢竟是我的爺爺,與我血脈相連…」

蒹葭收回攻勢,回到李暮晨身邊,又恢復了那副乖巧的模樣。

圍觀眾人看到這一幕,心情複雜。

李暮晨艱難起身,冷冷朝李瀟然道:「爺爺,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爺爺,我母親生我時難產而死,父親又被大伯害死,如今李興德父女半死不活,生不如死,也是他們的報應,我也算為父親和我報了仇。」

「以前我在家族中最敬佩的便是你,覺得你以一人之肩挑起整個家族,實屬不易。如今我才發現為了家族利益,罔顧親情,在你眼中,我們這些族人不過是延續家族榮耀的棋子罷了。但無論出於什麼目的,你終究將我養大,如今我留你一命,也算報答。」

「家族賜予我的精血,早已被你們抽去,修鍊出的經脈,亦被你們毀了,從今往後,我李暮晨,與李家再無半點瓜葛。從此分道揚鑣,各行其道!」

說完,捂着傷口,在李家眾人複雜的目光注視下,一瘸一拐的和蒹葭走出了李家。

一路走的緩慢,李暮晨卻再沒有回頭看一眼。

望着李暮晨離去的背影,李瀟然老淚縱橫,第一次,他心中由衷感到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