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域領主
萬域領主 連載中

萬域領主

來源:google 作者:淤飛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淵 奇幻玄幻 淤飛飛

吳淵十七歲那一年開始修行,腦海中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黑淵,天上墜落的謫仙,以及那星空之上的海洋困擾着吳淵恆陽宗太上長老窺探其命格,竟是陷入迷霧之中險些迷失自我走火入魔此域內的天道剝開迷霧,呈現在其面前的只有兩個字無律!展開

《萬域領主》章節試讀:

「你們需要做的是證明自己的價值」白袍老者回過身來看着王二

「只要有好苗子,恆陽宗一定會重視你們的」

聽罷,王二苦笑了笑「我也不是沒想過,只是......」

只是一直沒人願意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幫自己罷了

「放心好了,我既然這麼說了就不會放着你們不管的畢竟你們有恩於我」

「不敢當」一旁的王二聽到此話連忙拱了拱手,內心確實十分激動

這日子算是熬出頭了嗎?

此刻王二心中又是期待又是惶恐

一旁的白袍老者不再搭理他,抬起手放於自己胸口處,「若是沒有這一縷靈氣,恐怕...」

此時萬獸森林中

吳淵始終緊跟着血剎門的人直到對方進入萬獸森林深處

「算算時間柳阿三也該來了,可現在他人呢」

血剎門的人行事實在是墨跡,幾個人走幾步就要爭執一番,看着他們實在是無趣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事實上,吳淵若是得知了他們的對話內容,一定會忍不住大罵一聲

真賤!

「哎哎,你聽說沒?」

驀的,吳淵一愣,隨後回頭看了看

並沒有什麼人啊

那是誰在跟自己說話?

鬼?

吳淵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一縷微風拂過,吳淵隨之一愣,差點忘了自己能夠明白風的意思了

「是你在幫我嗎?」

「我沒說你是鬼」

「真的!」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幫我不過還是謝謝你了」

想來剛才的突然冒出來的聲音是血剎門弟子的對話了

耳邊風聲再起,隨之而來的還有陣陣說話聲

「聽說什麼?」

「寒月谷那老東西居然收徒了,好像還是個北冥冰魄體的天才」

「北冥冰魄體!那得有幾百年沒出現了吧,倒是難得」

「各大宗門大比快要到了吧,到時候她一定會代表寒月谷出戰的,吾倒是想看看所謂的天才到底幾斤幾兩」

「嘿嘿,她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一個剛開始修行的雛,怎麼可能比的上大師兄您啊」

「哼,要是讓吾遇見她,吾定要讓她瞧瞧我們血剎門的實力」

北冥冰魄體

不遠處,吳淵暗暗記了下來

「黑淵,這北冥冰魄體很強嗎?聽那幾個人的語氣好像是十分厲害的東西啊」

「當然強,不過歷史上真正的北冥冰魄體強者很少,不,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不等對方開口,黑淵便接着解釋道

「北冥冰魄體,大成之時擁有毀天滅地之能,據古老文獻記載曾經有一位北冥冰魄體大成後連時間都能夠冰封,冰天雪地,伏屍千里!」

吳淵頓時倒吸入一口冷氣

連時間都能冰封!

這得有多恐怖啊,恐怕揮手間便能決定一方世界的命運吧

「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成的北冥冰魄體已經幾十萬年沒有出現過了」

這些暫時不是自己該考慮的

北冥冰魄體是強大,只要對方不來找自己的麻煩就好

將思緒拉了回來,吳淵看着腦海中的身影開口問道

「黑淵,你知道他們在挖什麼嗎?」

「靈脈」

「靈...靈脈!」

吳淵心中頓時吃了一驚

那可是個燙手山芋啊,如今各大門派見到這玩意兒就像只發情的狗似的

「我得告訴村長去」吳淵轉身剛準備離去

下一刻,

腦海中的聲音響起,「慢着!」

「幹啥」

黑淵無語的嘆了口氣,敲了敲吳淵意識體的腦袋

「你是玩屎玩傻了吧!」

如今的形勢已經如此明顯,這小子卻還被蒙在鼓裡

丟人!

出去可別說是我黑淵的徒弟啊!

吳淵剛欲開口爭執,誰知黑淵率先一步開口道

「這幫人肯定是恆陽宗引來的,靈脈的事村長也是知道的,你動動腦子好不好!」

霎時間

吳淵腦海中湧現了許多東西

對啊

恆陽宗不可能無故庇護靈溪村這麼多年,可事實呢?

雖然僅僅只是表面功夫,但至少也算

村長肯定是用什麼東西去交換了

如今想想,很有可能就是靈脈!

那這些血剎門的人呢?

契機!

驀的,吳淵腦海中出現這麼一個詞

真正想要奪取靈脈的其實是恆陽宗,而不是眼前這些打工小子!

一股強烈的厭惡感充斥着吳淵全身

自己一直以來嚮往的恆陽竟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還不算太笨」眼見着吳淵漸漸明了,黑淵也是長吐了一口氣

自己就怕他對所謂宗門產生一種嚮往感,歸屬感

如果真要這樣,恐怕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此刻,吳淵心裏堵得慌,現在想來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竟是如此的愚蠢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這靈脈可是個好東西啊」

「你是想要將它據為己有!我不是不敢只是...」

只是,偌大的靈脈該如何奪取啊

「放心好了,你也不想想我是誰」

吳淵滿臉黑線

我真不知道知道你是誰啊!

你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不過,此刻吳淵心中也是十分激動

靈脈!

自己若是將它收服,那好處簡直不敢想啊

說干就干!

吳淵轉身跑回村去

見狀,黑淵滿意的點了點頭

若是直接出手那麼這小子的嫌疑無疑是最大的

柳阿三雖然是他從小玩到大的夥伴,但在巨大的利誘下,誰也不敢說他到底會怎麼辦

手足至親?

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

自相殘殺的事黑淵見過太多太多,有些東西,還是要抓在自己手裡才好

當然,這些吳淵全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如今需要等恆陽宗弟子的到來後再動手

「柳阿三,村長有沒有說什麼」

「沒有,他只讓我叫你回來」

吳淵在回去的路上恰巧遇上前來尋找自己的柳阿三,看這傢伙十萬火急的樣子是生怕自己出事了啊

如此想來吳淵心中也是一暖

下一刻,一旁的柳阿三突然哦了一聲

「村長讓我找你回來後,自己還站在原地嘀咕着些什麼」

嘀咕些什麼?

吳淵一邊走一邊默默思量着

不久後

吳淵笑了笑道「看來自己這位老村長被嚇的不輕啊」

柳阿三則是撇了他了一眼

「切,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