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為輔助太子升職,我也是拼了老命
為輔助太子升職,我也是拼了老命 連載中

為輔助太子升職,我也是拼了老命

來源:google 作者:憶若輕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蘊 古代言情 蕭景霆

【系統+太子妃+雙潔+獨寵+男主扮豬吃老虎】雲蘊剛從超市出來,她的車就被撞了,醒來後卻在一個不知名的時代,成為野蠻的侯府嫡女穿越就穿越吧,重生一次,但是居然還贈送系統,真是天助我也,從此開始放浪形骸的人生!打繼母,斗祖母,收拾偽善庶妹,找回親弟弟......蕭景霆是大源國的皇太子,卻無權無勢,甚至被皇上不喜,其實這只是他故意表現給別人看的,實際上......後來他遇到了一個有趣的女人,這個女人風趣富有靈氣,使得他一見鍾情再見傾心,正當他苦惱要怎麼得到她時,卻發現她正有意接近自己呵呵,甚是有趣,本太子肯定要全力配合才行展開

《為輔助太子升職,我也是拼了老命》章節試讀:

「我的好蘊兒啊,你終於來看祖父了。」

雲蘊剛走進鎮國侯府,就已經聽到老侯爺的聲音來。

沒過一會兒,就看到外祖父那矯健的軍人身姿了;別看他已年過五旬了,在古代已經算是老年人了。

可是這個外祖父說起話來,聲音像洪鐘一樣雄渾有力;走起路來「蹬、蹬、蹬」得,孔武有力,就連身後的門衛家丁也追不上他呢。

三年沒見,老侯爺還是跟原主印象里一樣,慈愛滄桑,滿頭白髮,卻依舊精神矍鑠。

她長着一張古銅色的臉孔,銅鈴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飄着一縷山羊鬍須。他個兒高,肩膀寬寬的,雲蘊覺得原主高個肯定是遺傳這個外祖父的。

雲蘊不自覺的眼淚就流了出來了,直接跪在了地上:「祖父,蘊兒不孝,讓您擔憂了。」

秦老侯爺連忙扶起她,聲音也哽咽着:「傻孩子,說這些傻話。」

「祖父知道,你當時說的那些混賬話,也是一時情急之下說出來的,並不是有意的。」

雲蘊站了起來,扶着秦老侯爺到大廳坐下,還嘆了口氣。

「孫女是真的自責,要是當時我注意點,就不至於讓奸人得逞了。」

「本來該死的是我,結果卻害了祖母。」

就在這時,老管家給雲蘊奉上了一杯茶:「小姐啊,您千萬別這麼說,夫人最是寵愛您。」

「若是讓她眼睜睜的看着你死,她也是心裏難安的。」

雲蘊看着這個陪了自己外祖父大半輩子的管家,如今也是六旬老人了。

「楊爺爺,我……」

「蘊兒,一起去祠堂吧,祭拜一下你祖母。」秦侯爺打斷了雲蘊想說的話。

她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點點頭,跟着秦老侯爺來到秦家後祠。

上面的牌位,全都是秦家列祖列宗的,最底下是雲蘊三位舅舅的牌位,他們一生都未娶妻,沒有孩子。

從祖師爺那一代開始,秦家人就是大源國的忠臣良將,祖師爺更是跟着大源國太祖帝,一起開疆闢土,打下了這一片江山。

太祖帝立國後,封賞群臣,封秦家祖師爺為鎮國侯,代代世襲,並且擁有30萬大軍的兵權。

也是因此,每一代秦家人,生來就是為了守護大源國的邊疆,他們也都是全在戰場上壯烈犧牲了的。

秦家人覺得,守衛家國,守衛人民,即使犧牲了,那也是榮耀,歷代君王也是對他們極其信任的。

可能是和平久了,君王便會有了猜忌之心,在二十年前的奪嫡之爭里,鎮國侯府成了奪嫡的犧牲品。

因為他們家擁有兵權,卻從不擁護哪一位皇子,當今皇上在上位前,已經是一位心狠手辣的王爺,他不是正統太子,需要篡位才當上皇帝,所以他一直忌憚着鎮國侯府的兵權。

正逢當時大齊國邊境發生衝突,雲蘊的三位舅舅,被全部暗殺;最後只剩老侯爺夫婦,他們帶着雲蘊的親娘,秦柔,以及剛出生的小孫子,返回京城。

鎮國侯連夜入皇宮,跟當時的皇帝長談了一夜,從此皇上宣布,鎮國侯府再無兵權,並且不再參與朝政。

即使後來現皇帝奪嫡篡位,鎮國侯府也是關門閉戶,後來秦柔嫁給雲相爺,雖然是風光出嫁,卻也沒有擺酒席。

至於現在府上的這個表哥,從不出門,外面的人都知道鎮國侯府有一位世子,卻無人見過他。

他其實並非老侯爺親孫子,只是當年在戰場上救下了一個婦人的孩子。

而這婦人,正是大楚國的妃子,被奸臣所害,逃到了大源國邊境,卻被老侯爺所救,誕下麟兒後,卻撒手人寰了

老侯爺跟老夫人只好對外宣稱,這是大舅舅外室所生,如今也是侯府唯一的後代了。

回京城後,老侯爺也是第一時間向皇上申請,立這位表哥為世子。

雲蘊雙膝彎曲,跪在鋪墊上,手扶地,頭重重的磕到鋪墊上,一個接一個,認真而沉重的磕了三個頭。

她一邊磕頭一邊默念:秦家列祖列宗,我雲蘊如今是你們的外孫女了,我定會為三位舅舅報仇,找出外祖母當年逝世的真相,還要讓鎮國侯府延續下去。

磕完頭後,她接過楊管家遞過來的大香,做了三個鞠躬,才把大香遞給楊管家。

秦老侯爺更是在一旁默默的擦了擦眼淚,卻不想讓雲蘊知道,所以大聲的說:「老婆子啊,雲蘊如今懂事乖巧了,我們秦家有後了,您就安心吧。」

看到老頭子這樣的神情,她想起了前世的爺爺,當年的爺爺也是這樣慈愛,自尊心強,不輕易在後輩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當年多虧了爺爺,她才能在媽媽去世後還能無憂無慮的過了一個美好的童年。

雲蘊假裝沒看見他擦眼淚,走過去挽着他的手臂:「外公,蘊兒餓了,咱們去吃飯吧!」

「好好好,你這個小饞貓,午膳時間才過來,就是要吃東西。」秦老侯爺爽朗的笑了。

雲蘊則是一臉無辜:「外公啊,您怎麼能這麼說我呀,我這就是晚起了而已嘛。」

秦老侯爺表示不是很相信,惹得雲蘊一陣的無語。

吃飯的時候,秦陽也出現了,平時用膳時間,都是秦陽陪着秦老侯爺的。

秦陽的一身武功,也是秦老侯爺親自教的,甚至還把他送到武藝閣學武八年,七年前才回來京城。

雲蘊此時有點慶幸,秦陽是個懂得感恩的,這麼多年來,鎮國侯府也是他在支撐着,也多虧了他,秦老侯爺才不至於這麼孤苦。

祖孫三人一起吃飯,都是雲蘊跟秦老侯爺一直在說,秦陽偶爾回答一兩句,很快就用完膳了,飯後雲蘊扶着秦老侯爺在院子里閑逛了一會兒,才讓老人家回房休息。

正當雲蘊回自己院子時,又遇上了她的掛名表哥。

「表哥。」雲蘊跟他打了個招呼,並沒有像大家小姐那樣行禮

秦陽並沒有馬上回應她,而是從頭到腳打量了她一遍,走路依然大大咧咧,卻是沒有以前那樣帶風的。

他甚至感受到了雲蘊身上的氣息,並沒有那樣平穩了。想來也是跟之前調查到的一樣,一直躺在病榻上,武功盡失。

「嗯,這三年來,第一次看到祖父笑的如此開心。」

雲蘊臉上揚起了笑容:「謝謝表哥,多虧了你的陪伴,祖父才不至於那麼孤獨。」

「那也是我祖父,對我有養育之恩。」

雲蘊聽到秦陽的回復,笑得更燦爛了,陽光明媚,甚是耀眼。

秦陽看得有點恍惚了,這個表妹,變得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