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唯妻是從:傅少強吻99次
唯妻是從:傅少強吻99次 連載中

唯妻是從:傅少強吻99次

來源:google 作者:夏薇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楓言 夏薇言 現代言情

五年前,他被她的姐姐拋棄,謀殺五年後,他化身頂級富豪,回來複仇可姐姐已經死了他在無人的小巷狠狠地將她佔有傅雲深:這是你們夏家欠我的回到家,丈夫與閨蜜的雙重背叛,就連企業都被丈夫賣給了那個惡魔一般的男人夏薇言:你到底怎麼才願意放過夏氏?傅雲深邪魅一笑:你做我的情婦就行夏薇言驚訝:做情婦為什麼還要領證傅雲深:當然是怕你逃跑啊我要你離不開我,也逃不掉……展開

《唯妻是從:傅少強吻99次》章節試讀:

  她的絕望,她的無助,讓傅雲深心中微微一動,稍稍放緩了動作。

  閉眼,另外一張美艷的面龐,出現在傅雲深的面前。

  下一秒,帶着心中無限的仇恨,傅雲深又開始毫不憐香惜玉的大力**了起來。

  「這是你欠我的!
這就受不了了嗎?
一切都還剛剛開始!」

  又冷又恨的聲音,傳入了夏薇言的耳中,她痛得喘息着,無力地承受着這一切,卻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

  在傅雲深瘋狂的攻略城池下,夏薇言終於再也忍受不住,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次醒來,映入眼帘的,是一盞奢華的水晶燈。

  她這是在哪裡?

  渾渾噩噩的揉了揉太陽穴,剛才那些痛苦的記憶一下子都涌了出來。

  她又一次被傅雲深*暴了!

  心痛欲裂,渾身傷痕纍纍,可笑的是她竟然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夏薇言唯一可以感受到的是,傅雲深恨她,是那種發自內心的恨,而且非常強烈。

  仔仔細細在腦海中搜索了一圈,夏薇言可以非常肯定,她以前從來都沒有見過傅雲深,真不明白他對她的那種恨意從何而來。

  想到吳楓言的背叛以及危在旦夕的公司,夏薇言心中的痛更是無限擴大,掙扎着下床,正要往外走的時候,房間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出現在她視線中的,是那個讓她不寒而慄的男人,傅雲深。

  夏薇言深呼吸了一口氣,假裝忽略掉面前的男人,鎮定的往前走去。

  可還沒有等到她走到門口就被傅雲深伸出大手一把緊緊拽回來。

  「你究竟想要幹什麼?
夏薇言咬着唇瓣,強忍着心中的那種恐懼感,提高了幾分聲音問道。

  很快你就會知道。
傅雲深冷哼了一聲,居高臨下地望着她,這個女人膽子倒是不小,竟敢當著他的面逃跑。

  面對這個像王者一樣的男人,夏薇言那顆支離破碎的心沉到了湖底。

  究竟她要怎麼樣,才能夠面對這一切災難,才能夠挽救公司?

  腦袋裏面靈光一現,夏薇言把心一橫豁出去說道,「你可不可以不要收購夏氏?」

  「你說呢?」
傅雲深勾唇,淡淡的反問。

  「如果你不同意撤銷收購的話,我就去告你強*!」
夏薇言咬牙說道,「強-奸是犯法的!」

  「強*?
犯法?」
傅雲深英俊的臉龐上結滿了猶如來自地獄的寒冰,「在這裡,我說了算。」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頂着強大的壓力,夏薇言一口氣說道,想要挽救公司,只有說服面前的這個男人才行。

  傅雲深冷冰冰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如果沒有我的同意你試試,看能不能走出這扇大門。」

  夏薇言往門外看去,只見兩邊站着兩個身穿黑衣的保鏢。

  心頭一驚,難道他還想囚禁她嗎?

  「我究竟哪裡得罪你了?
你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放過夏氏?」
夏薇言有些絕望地問道。

  在傅雲深面前,她只不過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塵埃而已,為什麼他就這樣恨她?

  「做我的情婦,把我哄開心了,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
傅雲深的唇角勾起了陰冷的角度,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