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委屈!娶個神仙當老婆!
委屈!娶個神仙當老婆! 連載中

委屈!娶個神仙當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橙ICEY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玊玉 現代言情 霍宇淵

神界輪換管制人間的新人選出來那一刻,整個神界都不淡定了,因為當事神玊玉是個十足的跋扈,連玉帝都能放開懟那種祖宗!天知道下凡後會做出什麼驚天大事!而在下凡前,玉帝找到她密謀着什麼,並將一封密信傳到玊玉手中,說是只要完成上面的任務,便能讓她提前回歸神界!.......................「轟!」京城乃至全球第一豪門霍家遭遇天降「隕石」!?家主霍宇淵死裡逃生,當即抓捕嫌疑人打入地牢!玊玉:「那什麼,我是玉帝派來的你信嗎?」展開

《委屈!娶個神仙當老婆!》章節試讀:

【神界】

「去你大爺的!」玊玉佯裝一腳踹空,實則等眾神閃避的一瞬間拔腿就跑,還不忘回頭嘲諷道:「追到我,我就去!」

但她沒發現的是,好像身後的神仙們紛紛停下了腳步,並不是因為她跑的太快,而是……

咚!

玊玉猛地撞在一個寬大敦厚的肉牆上,一股威壓瞬間席捲而來

玊玉卻是不懼,抬頭凶道:「誰啊!敢擋本神……玉帝老爺子!怎麼是您呀!我好想你哦!嘿嘿嘿嘿嘿!」

看着抱住玉帝大腿的玊玉蹭來蹭去的眾神

:「………..」

大姐,你剛剛可不是這個態度…

「隨我來。」玉帝神秘一笑,也不管玊玉願不願意,大袖一揮,一股神力化形五指,將玊玉像提小雞仔一樣提了起來跟着自己回了寢宮。

「說說吧,為什麼不想下凡?」回到寢宮後,玉帝收起威壓,換上了一副慈祥和藹的老爺爺面孔,拾起桌上的清酒品了品

玊玉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道:「因為我懶。」

「噗!」玉帝沒忍住,一口噴在玊玉臉上,而後連忙揮了揮袍袖,將玊玉臉上的污漬抹掉。

「就這麼簡單?」

「嗯哼。」玊玉聳了聳肩:「我覺得神界過得挺舒服的,去人界雖然能成為座上賓,但很辛苦啊!」

說白了,不就是打工人嗎?

玉帝無奈地看着面前這個小祖宗,卻拿她毫無辦法。

升官發財?威逼利誘?

不好意思,她都不吃,她只想躺平。

大有一種:「有本事你打死我唄!」的態度

但下凡管制人界的人選是輪換制度,輪了幾百年,怎麼也該輪到玊玉了,如果她死活不去,怕是難以服眾啊。

「這樣吧。」玉帝拿出一封密函遞給玊玉,神秘笑笑:「這裏面有個任務,我精挑細選,看也就只有你能完成,如果你能完成這裏面的任務,我就可以讓你提前會神界,怎麼樣?」

玊玉挑了挑眉,接過密函翻看任務,冷冷一笑:「不就找個人嗎?老爺子您也太看不起我了!我一天就回來!」

「早去早回啊~」玉帝樂呵呵地目送迫不及待要下凡的玊玉,一抹壞笑在眼底閃過。

……………

「你答應下凡了?」看着從玉帝寢宮裡走出來的玊玉,眾神無不佩服玉帝的手段,畢竟他們可是好說歹說都沒法讓這個小祖宗乖乖下凡的啊!

「哼哼,承蒙玉帝厚愛,我一天就能回來!」玊玉驕傲的挺起胸膛,將手裡的密函揚了揚,在眾神的注視下前往神井。

「且慢。」天裁叫住玊玉,手中金光一閃,一張鑲着金邊的黑色卡片浮現而出:「這個你拿着,我從人界帶回來的,對你有用。」

她是上一任下凡神,自然在人界也仍留有痕迹,她怕玊玉吃虧,便將這張黑金卡交付與她。

玊玉也不客氣,將黑金卡收好,笑嘻嘻地摟住天裁:「還是天裁妹妹對我好,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但我收下啦!要不你跟我一起下凡?」

「這有點…….不合規矩吧…」天裁的臉紅撲撲的,有些緊張地看着貼近的玊玉,小心撲通撲通的躍動起來。

「玊玉,你別因為天裁妹妹好說話就欺負人家啊!」

眾神笑罵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再拖,下面不知得鬧成什麼樣呢!」

「好好好~反正我一會就回來了,你們還是快點決定出下一任人間神是誰吧~」玊玉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對着神井跳了下去。

突然一股剝離感從腳底傳來,瞬間籠罩了全身,玊玉一愣,隨即朝着上面破口大罵

「他mua的!人界有限制神力這個規則為什麼不早說!我不去了!不去了!」

只見井口上方圍滿了眾神的臉,一個個笑得非常「和善」:「嘿嘿,玊玉,你就好好去吧~」

「你ma!」玊玉此刻哪兒還有女神的形象,活脫脫就一女流氓,罵罵咧咧地跌落了凡間。

………………

轟隆!

驚天火光在華夏京城的某處立交橋上爆炸而出。

現場頃刻亂作一團!

「不好了!發生爆炸的車是…..是……霍家的車!」不遠處,認出車輛殘骸的路人戰戰兢兢地撥通了報警電話,如果霍家那位出一點事情,華夏會陷入一團亂麻的!

不多時,**,特戰隊,醫生,各台記者等各領域大佬們盡數到達現場

警戒線也迅速拉起!

而網絡上也針對此次事件開始發酵,瞬間拿下當前所有熱搜榜!

#京城華陽立交橋發生爆炸!

#霍家豪車發生爆炸!霍宇淵重傷送醫!生死未卜!

#下一任霍家家主

#霍宇淵生死不明,京城豪門或將洗牌?

「據現場知情人士爆料,霍家車輛發生突然爆炸的原因是因為高空拋物。」記者也迅速展開了電視台的直播工作。

鏡頭切換到周邊高聳入雲的大廈時,網友們按捺不住了。

「可惡啊!到底是哪家天殺的敢這麼干!簡直就是謀殺!」

「我的天吶,太恐怖了!完全不在乎下面人的安全!再也不敢出門了!」

「不對吧?最近的大廈頂樓就算丟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都不一定能丟到那個位置,有些蹊蹺。」

「呵呵,樓上的,難不成你以為是天降隕石?那可就不止這麼一點威力了!你這麼說,你不會就是那個丟東西的吧!」

一時間,眾說紛紜。

現場,救護人員看到暈死過去的霍宇淵和他屬下,嚇得腿一軟,緊趕慢趕地將他抬到救護車上進行急救的同時,沖向**醫院。

「好在只是皮外傷和骨折,沒有傷及要害,沒有生命危險。可能霍哥哥預知了爆炸事件,提前逃出車外,只是被爆炸波及到了吧。」

急診室外,聽到這些,霍老夫人終於安下心來:「謝謝,謝謝小甜。」

田甜連忙握住霍老夫人的手,關切道:「伯母不用道謝,這都是…我應該為霍哥哥做的。」說著,一抹羞紅浮上臉頰。

老夫人是越看田甜越順眼,她拍了拍田甜的手,十分滿意的說道:「要是那小子開個竅,不那麼忙於事業,我非讓你做我的兒媳不可!」

田甜如蒙大恩,當即開心的跳了起來,腦中已經開始幻想成為霍夫人以後的安逸生活,臉上卻是神色不改:「伯母別取笑我了,霍哥哥這麼忙,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正眼看一下我呢,不過,我會等他的!」

「誒!也不知道那小子何德何能啊!」老夫人暗下決心,要對霍宇淵進行思想教育,讓他不要耽誤這麼好的女孩子的青春了。

田甜可是京城第一醫生世家的嫡女,也是年輕一輩的天才醫師,有什麼配不上霍宇淵的呢?

可霍宇淵卻彷彿只活在自己的事業裏面,雖然把霍家建設成了第一頂級豪門,但類似於「霍宇淵不喜歡女人」這種謠言也層出不窮,讓家裡人很是頭疼。

同田甜說完話,老夫人便進了病房坐在霍宇淵床邊。

「媽…」雖沒受大傷,但流血過多也導致霍宇淵此刻臉色蒼白了很多,看着老夫人是一陣一陣的心疼。

自從霍老家主病逝後,霍家搖搖欲墜,支撐霍家的重任就落到了當時18歲的霍宇淵肩上,十年來,霍宇淵為了家族不斷辛勞奔波,這兩年才得以一絲清閑,但沒想到剛沒清閑多久,就遭到了這種災禍,差點讓他這輩子也跟着老家主過去了。

「霍風,霍雲呢?」霍宇淵問道。

這是當時跟着他在同一輛車的兩個貼身助手,也是好兄弟。

「他們都沒事,在隔壁病房呢。」

霍宇淵點點頭,周身是散不開的陰鬱氣息。

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敢襲擊霍家?

記憶之中,他在后座感到了一股來自正上方無限的壓迫感,命副駕駛的霍雲打開車頂天窗,向上看去時,一個黑點從小到大極速跌落下來!

在他緊急的提醒下,三人棄車而逃,而剛逃出去幾米遠,那個東西便直接落到車頂引起爆炸,而他們也遭受到了爆炸的波及,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

在暈過去的一瞬間,霍宇淵彷彿看到了一個人影從濃煙和衝天的火光里站了起來,趁亂離開了。

難道,是人?

不,不可能

世界上怎麼會有人這麼摔下來,爆炸之後還能活命的?

霍宇淵否定着心裏的猜想,手上卻在手機鍵盤上對着各屬下發出了搜查的命令。

……………..

「痛死我了。」玊玉躺在某條幽暗的小巷裏面,揉着腰身緩解剛才摔下來的疼痛。

難道每個神仙下凡都這麼慘嗎?

玊玉疼得齜牙咧嘴,如是想到。

顯然,如果神力沒有被束縛,她壓根就不會摔下來,御空而行這種東西對於神仙來說跟人類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而她不知道的是,除了她以外的其他神下凡時,都是沒有被束縛的,因為在她跳下來的一瞬間,是玉帝壞笑着,在不遠處悄悄動了一下手指。

「抱歉吶,玊玉,這個任務必須秘密進行,不能太張揚。」

玉帝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所以現在人界神名義上還是天裁。」

「死老頭,你別讓我有回去的那天,否則我非踹了南天門的門楣,然後拆了你的天庭!」玊玉指天大罵。

正生氣時,十幾名保鏢模樣的壯漢從小巷包圍而來。

其中一個手肘用紗布吊在脖子上,好像骨折了。

「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吧。」霍雲說道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