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委屈替身
委屈替身 連載中

委屈替身

來源:外網 作者:連未之祁言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連未之祁言 都市言情

為了脫身,我找了個比我更像他白月光的女孩,安排她出現在祁言身邊,教會她白月光的穿衣風格。「其實他一次都沒碰過我。」女孩哭着找到我,求我讓祁言愛上她。...展開

《委屈替身》章節試讀:

《委屈替身》 小說介紹

「給你打了一筆錢,今晚從我家搬走。」收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我正在吃早餐,乳白的大理石桌上擺着的報紙好不顯眼,一張放大的照片佔據了整個版面。照片上,一個女人靠在祁言的肩膀上害羞地笑着。三年前,我跟祁言被狗仔拍到,也是以這樣的方式公開了戀情,然後順理成章住進了他的別墅里。...

《委屈替身》 第14章 免費試讀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 門一關,往床上一躺,再回神時已然是深夜了。 我以為有些故事只要不去想起,就可以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直到今天林子標說的話,似乎再次將我帶回了畢業的那個夏天。 那時我們已經填好了志願書,被學校邀請回來看最後一場學生演出。 學校的禮堂滅了燈,唯一的一束光亮照在舞台上彈鋼琴的少年身上,你甚至能看到燈光中的灰塵在空氣中飄蕩,好像整個世界除了他,再沒有別人。 也是在這個時候,林子標跟我說: 「算了吧,連未之。」 「喻清不可能去 A 大的。」 我仍沒有反應過來他說的,只是下意識轉過了頭。 「什麼意思?」 「喻清他媽已經幫他安排好了美國的學校,他不可能跟你一起去 A 大的。」 我笑了,「你在說什麼啊,喻清都答應我會在 A 大跟我碰面了。」 然而自始至終林子標都沒有看我,他直視着舞台上的少年,卻沒有再接話。 直到我入學 A 大,翻遍了整個學校都沒有看到喻清的身影時,我才知道林子標說的都是真的。 那天我大概哭得很狼狽,我拽着林子標的袖子死活不肯放手,我說為什麼啊,他明明答應了我的。 林子標蹲下來跟我平視,拋出了一系列我一個都回答不上來的問題。 他問:「你難道不好奇為什麼喻清從來沒在我們面前提過家人嗎?為什麼他什麼都會,什麼都學,難道他沒有反抗的心理嗎?」 我愣住了。 林子標繼續說道:「我可以不學無術,可以打架逃課,因為我上頭還有一個大我十歲的哥哥頂着。」 「可是喻清他不一樣,六歲那年他跟哥哥去河邊玩,不小心失足掉了下去,他哥為了救他上來,自己死掉了。」 「連未之,你見過泡在水裡整整三天才被撈上來的屍體是什麼樣的嗎?你知道自己的親哥哥為了自己而死是什麼樣的心情嗎?」 「我說過,我跟喻清打小就認識了,曾經的他跟我一樣,爬過樹下過河,可是那件事情以後他就跟變了一樣,所有家族繼承人該學的課程他一樣不落下。」 「放學了我們可以去網吧,可以去烤串店門口排半小時的隊就為了吃一口串,可是喻清他不行,因為家裡已經有一節連着一節的私教課在等着他。」 「這些苦這些累,他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提過,更沒在你面前提過。」 林子標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哭成淚人了,他看到我的模樣,嘆了口氣,終究溫柔了語氣。 「小連,喻清不是一個人活着的,他身上背負着自己親哥哥的性命,還有那個受了打擊至今還在國外接受心理治療的媽媽。」 「這一切都說明了他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所以也不可能跟你一起去 A 大。」 我抽噎着,心裏拚命心疼着那個背負了太多的少年,「可是……可是……」 林子標打斷我,「沒什麼可是的小連,」他把手搭在我的頭上,似是安慰,「這是他的命。」 是命嗎? 就像我跟喻清註定要斬斷的緣分一樣。 都是命嗎? 還是說歸根結底都是因為我的不細心? 那個會在我跟林子標逃課上網吧結果什麼作業都沒寫時,在早自修嘆着氣幫我把作業補完的喻清。 那個會在我被水果刀不小心刺傷後一定要拉着我往醫務室拽,還一臉嚴肅跟我科普破傷風到底有多嚴重的喻清。 那個永遠不會生氣不會惱的喻清。

《委屈替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