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文錄帝
文錄帝 連載中

文錄帝

來源:google 作者:王玄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錄 王玄澤

文修之術,以字聚法,文錄古今,誰敢稱帝異世界介紹,文字誕生並不是人類發明了文字,而是發現了文字,文亘古長存,人類從文中汲取了能量,成為文修從文者,修文氣,分一字學徒.二字學員.三字學者.四字學師.五字詩骨.六字詩宗.七字詩王.聖者境界設定介紹,文者有屬性區分,施展招數必須帶有本身禁忌字,且不得使用其他屬性的禁忌字金屬性,禁忌字金或金字旁的所有字木屬性,禁忌字木或木字旁的所有字水屬性,禁忌字水或帶有三點水的所有字,冰字除外火屬性,禁忌字火或火字旁的所有字土屬性,禁忌字土或土字旁的所有字風屬性,禁忌字風或颯,飈,飆類似的等電屬性,禁忌字電,雷,霆等冰屬性,禁忌字冰,雪,霜等生屬性,禁忌字生或笙等死屬性,禁忌字死或葬等毒屬性,禁忌字毒藥屬性,禁忌字葯展開

《文錄帝》章節試讀:

王錄握了握手中的文丹錦囊,感受着沉甸甸的分量,感覺異常的好。

他已經不是那個拿五百塊當巨款的小白了,他深刻的明白,修行之路,資源的重要性,能節省不必要的時間浪費。

王錄微微一笑,心弦不再緊繃,深深呼出一口氣,這場戰鬥出乎意料的兇險,差一點就栽了,修行之路還需再小心謹慎一些。

陸執教站在王錄身旁,他早就聽說過王錄,擁有奇特無屬性的罕見妖孽,這才特地前來觀戰。

他饒有興緻的看着王錄,道:「前幾日聽蔣浩吹噓收了一位曠世奇才,今日一見,果然有點意思。」

王錄不認識陸執教,也不知道應該回應什麼,在那裡羞澀的傻笑,他其實挺怕因為無屬性過於特殊,被大佬抓走解剖,好在到如今也無事發生,想必高層已經默許他繼續成長。

「王錄。」風越邁着輕快的步伐走來,輕聲道:「恭喜你贏下了比賽,你好厲害。」

王錄一聽來勁了,聲音高了三個度,吹噓道:「我就用了三分實力,他就不行了,唉,沒一個能打的。」

文怡翻着白眼揭露:「那是,胸口被三枚鋼針貫穿,右手手骨骨裂,都是為了迷惑住黃毛,為最後的一擊必殺鋪墊是吧,我懂。「

「嘿嘿。「王錄尷尬,心裏暗罵文怡,就你長嘴了,多管閑事。

陸執教看着三人的互相打趣,彷彿回憶起自己的青春歲月,輕輕搖頭,也不打擾年輕人的熟絡,轉身瀟洒離去,他眼中神色猶豫,微微嘆息,似乎還沒做出某種決定。

王錄一臉鬱悶的看向文怡。

「怎麼了?「文怡問道。

「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嘛,剛才大佬在呢。「王錄責怪。

「你實話告訴我,你文氣等級為何提升的這麼快?我考慮下在其他人面前給你留些面子。」

文怡挑眉,她可是清楚的記得,王錄覺醒儀式後在醫院就呆了整整三天,而五天前才第一次接觸到正式的文修教學,現在修為晉陞一字高階學徒,跨越年級之差,戰勝黃毛,簡直不可思議。

王錄並不想這麼快暴露屬於他的秘密,插科打諢道:「我也才剛突破至一字高階啊,你看看我的黑眼圈,爆肝數天才勉強晉級成功,努力讓我更加強大。」

說完,王錄臉上「帥」字術法散去,熊貓眼睛顯露出來,有一些莫名的搞怪。

「噗嗤。「文怡盯着王錄黢黑的眼圈,忍俊不禁。

但嘴上還是不依不撓道:「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加上文丹輔助,也不可能……」

「夠了,文怡,你有些越界了。」風越眉頭微微皺起,厲聲告誡,的確,文怡的做法不符合規矩。

文怡也猛然意識到自己有一些過分,訕訕道歉:「抱歉,抱歉,我只是太驚訝了,修士都應該有自己的秘密,是我越界了。」

本來歡快的氣氛一僵,氣氛變的有些凝重,原本幾人有些熟絡的關係正在漸漸疏遠。

王錄並不想失去兩位美女朋友,連忙安慰道:「沒事,沒事,你們湊過來,我就告訴你們兩個,別和別人說。」

文怡急忙湊了過去,風越雖然不情願,但也忍不住好奇。

「加速文氣修練的秘密就是-多喝熱水~」王錄用只有三人能聽到的聲音,小聲的說了出來。

「噗。「風越噴了出來,忍不住白了王錄一眼,有一些幽怨,記得她當時去探望王錄也告誡他多喝熱水,這是在調侃自己嗎。

「呵呵。「文怡翻着白眼乾笑,她覺得這方法,我來編,也不至於這麼扯,不說就不說嘛,多喝熱水,當我三歲小孩啊。

「我說的可是真的,如果不相信,你們自己試試,效果非常好。「王錄認真道,要不是見兩位是美女,加上又是蔣浩導師帶的同一屆同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怎麼回事,說的事實,沒人信?

文怡越看王錄認真的嘴臉越覺是故意氣她,一拳錘到王錄胸口,拉着風越就跑遠。

王錄吃了文怡一拳,胸口隱隱做痛,看着兩位曼妙背影,搖搖頭,暗嘆好人果然難當,將此事拋於腦後,轉身邁步走向宿舍,他準備好好睡個覺,這幾天實在太肝了,再肝估計要猝死。

遠處,一道身影冷冷的望着王錄,拳頭猛攥,手指因為失去血色,蒼白無比,此人正是武修武極。

他將文怡和王錄的打鬧看在眼裡,卻隱而不發,之所以沒有當場發作,是因為王錄還處於新生保護期中,公然挑釁,找王錄麻煩,惹的一身騷不說,還會適得其反,再次惹文怡不開心。

自從上次說錯話,惹怒文怡,已經好久沒收到文怡的問候短訊了,他四肢發達,頭腦異常單純,也不知道如何哄女孩子,只能瘋狂訓練,讓自己累到虛脫,麻痹自身,但看到文怡和王錄的親密舉動,心卻在滴血。

「新人賽,王錄你給我等着,我一定要當著文怡的面,將你狠狠的擊敗,希望你別過早的淘汰,咱們新仇舊恨一起清算。」

武極咬牙切齒的說完,轉身離去,投入更加瘋狂的訓練之中。

翌日清晨,王錄睡的正香,他也不準備修練,反正有熱水修練法,今天必須要將前幾天的覺給補回來,不然這事沒完。

「叮鈴鈴~」一道急促的手機響聲。

王錄極其不情願的劃開屏幕道:「那位!」

「還哪位?王錄,你小子在哪裡?」電話那頭是蔣浩老師的咆哮聲。

聲音嚇的王錄一激靈,慌忙說道:「蔣浩老師,我在宿舍呢。怎麼了?」

「怎麼了!你還有臉說怎麼了,聽說你已經五天沒上過公開基礎課了,基礎課不上也就算了,畢竟您可是跨年級擊敗學長的狠人吶,怎麼,現在連我的私教課也不來了?我看你是翅膀硬了,想嘗一嘗四字學師的術法?」

王錄猛然想起每周只有一天,專屬於自己、文怡和風越的蔣浩老師私教課,他昨天太開心,給搞忘記了。

「老師您息怒,我五分鐘內趕到。」

「五分鐘,人不到,扒光褲子掛學院門口。」蔣浩怒氣沖沖的說完便把電話給掛斷。

王錄看着被掛斷的電話,一陣哀嚎,這個蔣浩老師,今天是吃了哪門子的槍葯啊,我好倒霉。

王錄一邊碎碎念,一邊穿衣服。

在「速」字術法的幫助下,勉強保住了自己的褲子以及尊嚴,這要是掛在校門口,就申請退學吧,太丟人了。

蔣浩望着衣衫不整的王錄,頭一歪,嘴一努,示意他趕緊找位子坐下。

王錄也借坡下驢,低着腦袋,灰溜溜的找個靠後排的地方坐下,雖然用處不大,教室裏面只有三個人。

「咳」蔣浩點點頭道:「某些人不要以為取得了些小小的成就就可以目無師長了,以後再敢遲到曠課,我會讓你知道四字文師的恐怖之處。」

王錄如同小雞啄米般瘋狂點頭,表現的極為乖巧,生怕再次惹怒了蔣浩。

蔣浩滿意的點點頭,其實他也只敢在王錄面前裝一裝師威,畢竟王家沒有承認他的身份,風越和文怡可是正兒八經的嫡系繼承人,他要是敢擺臉子,明天就會被她們的爸爸請去喝茶,順便嘗一嘗七字詩王的恐怖之處。

蔣浩心思回歸,正式授課道:「今天,講一講字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書寫風格,被大眾認可而推崇流傳的叫字體,而字體可以顯露書寫之人的精氣神。

文修以術字得道,自然要會寫字,不僅要寫的好,還要寫的快,往往戰鬥一瞬間的事,你要是早一刻凝聚術字,說不定就能反敗為勝。」

王錄恍然大悟,他一直以為要一筆一畫寫正楷才能凝聚術法呢,原來其他字體也可以,果然課還是要上的,有些關鍵的技巧根本沒法從書中領悟。

王錄忍不住,嘗試一番,飛快的寫出一個「夢」,這個字筆畫算的上多一些,而且沒有什麼破壞力,課堂展示沒有危險。

這個夢字由於王錄書寫過快,結構有一些歪斜醜陋,只能隱隱約約能辨識出是個夢字。

但空中「夢」字還未成形,就怦然解體,並沒有形成術字。

蔣浩冷哼道:「你以為是隨便寫寫,都能得到文道認可嘛,只有將文字的美感和結構融合的恰到好處的字體才能得到文道認可。」

說完蔣浩空中用飄逸的手法寫下「海妖」兩字。

只見一隻妖冶的半裸海妖從文字中掙脫而出,宛若活物一般,一臉魅惑的盯着王錄,當然,這裡除了蔣浩這個施法者,只有王錄是一位男性了,當然優先魅惑他。

王錄看的呆住,這是他這個年紀能看的,鼻子痒痒的,好像有液體流出。

風越無奈,輕聲咳嗽,示意蔣浩導師收了神通。

蔣浩尷尬笑了笑,這才收回了海妖之術。

王錄暗嘆可惜,但回憶起蔣浩導師書寫字體,隱隱感覺,這好像是隸書,字形多呈寬扁,橫畫長而豎畫短。

「看到了嘛,這就是文聖給我們後人留下的瑰寶,文聖體,現在也不求你們能熟練掌握,但一些關鍵的書字可以多加練習,接下來應對新人賽或許可以有所幫助。「蔣浩淡淡道,隨即又開始教授一些基本的書法理論起源。

王錄內心卻不再平靜,隸書都出來,還能縮短術法施展的時間,那草書呢,草書專指筆畫連綿、書寫便捷的字體,起源於隸書後被東晉王羲之完善之,唐懷素髮揚為狂草,是為草書之最高境界。

王錄急忙拿出手機搜索草書,但根本沒有草書的介紹及發展史。

王錄仔細搜尋前世記憶,好在小學生時期,上過一年的書法補習班,而那位老先生不好好教課,專門喜歡偷偷傳授一些草書手法,以至於王錄上了一年的課,字越寫越丑,被其奶奶強行退了課。

記憶回溯,王錄恍若隔世,但草書的手法與技巧他勉強撿回來一些,加上覺醒後腦域開發,相信一定能重塑草書榮光。

……

「好,今天課就上到這裡,回去勤加練習文聖體,學期末我要考察,再重申一點,新人賽非常重要,你們文氣修練不要拉下了,王錄已經追上來了,你們兩個也要加油了。」蔣浩語氣嚴肅地說道。

王錄、風越和文怡同時站起身,向蔣浩行禮道:「是,老師!「

蔣浩點點頭,揮揮手道:「好了,你們去吧。「

「老師再見。「

三人齊刷刷的答應道。

王錄、風越和文怡走出了教室,王錄心中的興奮可想而知,又發現一個外掛般的存在。

「風越,我要抓緊時間練習文氣,要是新人賽被什麼不知名的擊敗,那我家族的臉就被丟盡了。「文怡憂心重重的看着王錄,覺得王錄這個人不會憐香惜玉。

王錄感覺到了異色,發出了疑惑:「我現在都不配有名字了嘛。」

風越笑道:「不是這個意思,你提升太快,有點刺激到文怡了,而且你之前根本就沒有得到過家族的資源栽培,屬於黑馬中的黑馬。」

王錄點點頭道:「你瞧瞧風越多會說話,文怡啊,我建議你少說話,在我心中形象或許能好點。」

「哼。」文怡撇撇嘴道:「新人賽遇到,我一定往死里揍你。」

王錄剛想還嘴,但文怡不給他機會,又輕盈盈的跑遠了,文怡現在知道如何克制這個嘴臭的王錄了,只見王錄愣在原地,難受不已。

王錄一臉鬱悶的回到宿舍,立刻開始練習草書,打算每天練習一個時辰左右,其他空餘時間全力提升文氣,雖說在新人賽前突破一字巔峰可能幾乎為零,但文氣每增長一段,實力再填一分,信心愈加充足。

草書練習一個小時後,王錄感覺手腕異常酸痛,因為草書飄逸的手法必須全力發揮手腕的靈活。

因此除了學習草書,王錄還學習了一些基本的拳法。

基本拳法也很簡單,主要的功能是鍛煉拳腳的力度,增強身體的柔韌性,對練習術法有着極佳的輔助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