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問天紀
問天紀 連載中

問天紀

來源:google 作者:隱淪存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夜 奇幻玄幻 隱淪存思

在遠古時代,是在誰傳道?天地未開時,又是怎麼誕生的?陰陽不分混沌一片,誰知曉其中的原因?未來前路迷茫,世間誰能看清?展開

《問天紀》章節試讀:

黑衣男子目露精光,往四周一掃,大概明白了情況。

這是一座大陣,陣雖初成,但也具備相當威力,困住入陣之人不成問題。

自己身法在此根本施展不開,布這陣法之人顯然是針對他的。

「有點意思。」凌夜念頭轉動,冷笑着。

陣法一道繁瑣複雜,分支多如繁星,沒天賦,沒毅力,根本學不到精深程度。

有的人在修行上資質平庸,卻是罕見陣法奇才;有的人沒陣法上的天賦,在修鍊上有過人之處;更有兩者都極為驚人,以陣入道,陣法修為越高,自身修為越高,但這樣的人終究只是少數,更多的是蹉跎歲月,一生平庸的茫茫人海,翻不起一絲浪花。

這玩意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簡單的學點皮毛幾天就學會了,想深研下去,要有資源,要有人教導,還需要時間,起碼十年以上才算小成。

因此稀少的高等陣師,是被許多世族門派所尊敬的,地位頗高。

凌夜在識海中搜索相關陣法知識,來判斷是什麼種類的陣法,目前可以確定有困敵作用,還附帶迷幻效果。

黑衣男子心想:天眼通下可破虛幻,這幻陣主要是輔助困敵,威力不大卻差點着了道,此陣不簡單。

大陣成形時間不長,有許多紕漏,應是利用陣法類器具配合山川地脈布下,對方的陣師想必在調整,先向陣法破綻逃出去再說。

打定主意,凌夜開始推演起陣中變化,算出幾條陣眼所在路線,隨意選了一條,背緊少女,運足腳力奔去。

不過多半無功而返,那幫人不傻的話肯定有人防守。

凌夜走走停停,左拐右轉,時而改變方位,時而試探涉足,時而測量演算,行蹤飄忽不定。

頃刻,停下腳步,避於密林中,默念斂形口訣,掩蓋住自己和穆晨熙的神形,天眼神通瞻矚,前方朦朦朧朧,有障眼法屏蔽,勘破後窺視到有不少人在,行跡隱藏的很好,是駐哨的。

在其後方,山峰上十幾人忙碌着,不時擺弄下什麼東西,一名僧人手持圓盤狀法器指揮,旁邊幾人有男有女,冷眼旁觀。

看來那僧人就是陣師了,邊上幾人看上去都是天人境強者。

黑衣男子沒有驚動那幾人,悄悄退走,換一條路走……

第二條……

第三條……

第四……

……

果然,每一條路都有人把守,人數不少不多,個個都是精銳,天人境的超過雙手之數,暗處不知還有沒有,好大的陣仗。

凌夜再次悄然離去,該看的都看了,剩下就是能不能破開這陣法結界。

薄紗披着星星,頭戴月亮,柔弱又不可侵犯,來到邊界,黑衣男子伸向薄紗,手指骨節分明,白皙修長,輕輕觸碰,結界屏障泛起水流一般的波紋,摸起來非常的滑膩,如美人的肌膚。

再使勁,結界像是達到臨界點,表面光華流轉,禁制發動,凌夜立馬收回,縱身掠起,頃刻,流光黯淡,歸於平靜。

不行啊,強制去開要成活靶子。

凌夜眼瞼微眯,面容古井無波,轉身入林。

陣法結界不能破,出路又有禁制封鎖。

只能另想奇招了……凌夜開始頭疼了,這些人絕不是單單一方勢力出的起,朝廷倒有能力手段派遣,可得不償失。

而且覆蓋大範圍的法陣,在世間如鳳毛麟角,凌夜記得禪宗有一套,號稱須彌。

陣法,以人為本,能借天地之力,發揮種種妙用,也能讓一支軍隊戰力增倍。

大夏朝中洛神宗,道門都有精通陣法之道,造詣首屈一指的宗師,道門擅長用符咒法器組成陣法圖紋,借天地之勢,上能殺敵禁法,下能守山護宗。

洛神宗更擅以人布陣,其中的二十八星宿陣聞名天下,門內弟子利用走位,招式的相互配合,以弱勝強,此陣演變到極致可弒神!

而佛門與道門相似,在陣之一道上也不弱,禪宗脫胎於佛門,擁有這須彌神陣不奇怪。

他現在思量着怎麼破陣。

殺了布陣之人?

不行,不說每一處都有幾名天人境保護,靠近那幾處陣眼時自己靈覺發出警示,凌夜仔細觀察過,那幾個天人境的位置站的不正常,八成有陷阱。

強闖的話,自保沒問題,小姑娘難保啊。

蠻力破陣?

凌夜搖頭,把這個想法甩到腦後,這要做最終手段,不到萬不得已不能使用,用了一大堆麻煩,他可不想過被天下長生者追殺日子。

不過小心一點應該沒事吧?

黑衣男子考慮可行程度,轉瞬放棄。

不能抱僥倖心啊,那幫老傢伙沒一個好糊弄的。

要不綁個身份高貴的要挾?

呵呵,用腳趾頭想都想的到,會有地位高實力差的人跑來壞事?

凌夜納悶着,滿臉不解,反思哪裡暴露了,怎麼發現自己在這裡的?

須彌陣法布置也是需要時間,雖可方便攜帶啟陣,作為一整套大範圍布陣器具少說也得七天,且由數十名天人境高手發動,鎖一方天地。

他運氣不錯,在大陣初啟時發現,此陣未大功告成,有機會破陣。

奇怪的是嵐雲柯沒發覺各家高手齊聚一堂?幾十個天人境啊!不是蘿蔔白菜,雲柯書院的眼線幹什麼吃的,這都不知道?

一想到這凌夜惱火起來了,臉上驟然烏雲密布,拿出通靈鏡,注入法力,鏡面亮起微弱的光,閃了閃,滅了……

凌夜更惱火了,不死心再試,鏡中浮現模糊的面容,五官逐漸清晰,是嵐雲柯。

黑衣男子呼出一口氣,還好沒壞。

正要開口問,通靈鏡面再次恢復原狀,凌夜意識到須彌大陣是可以隔斷外界,通靈鏡沒用了。

算了,問了也白問,書院消息滯後了。

朝廷做事真是算無遺策。

凌夜默默盤算身上破陣手段,先不管他們怎麼發現的,現在必須先尋覓處安全的地方藏住穆晨熙,自己要去破陣,小姑娘不適合待在他身邊。

嘖,那追蹤手法也是個麻煩。

時間不多啊……

男子抬首看一眼天色,計算好時辰,開始翻山越嶺,神識發散開來找,準備安頓好小姑娘,再稍作休整去破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