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連載中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醉花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川和鳴 浮雲醉花間 現代言情

擂缽街大爆炸發生的那日,淺川和鳴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同時晚了十年的金手指覺醒了王者榮耀系統,是他在橫濱生存下去的外掛然後為了救人,.………他開局選了蔡文姬!沒事,以後還會有能輸出的英雄的,他安慰自己然而………當他可以輸出了的時候,每次想打架都被按在原地「太危險了,你躲在後面!」被躲在後面的淺川和鳴伸出爾康手,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我能c的!我只是開局蔡文姬但是我可以輸出的#論為什麼每一個小夥伴都把他當成了一捏就碎的這檔子事#所以你們為什麼總喜歡搶人頭?放着我來啊你們!心痛的再次被搶人頭的專屬輔助如此想到作者有話想說:本文是腦洞作品,很多bug和私設,接受不了的集美們可以不要難為自己,改是不會改設定的,畢竟我寫的開心展開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章節試讀:

「加入我的隊伍?」

蘭堂愣了一下,有點不太理解他的說法。

「你的意思是,你想幫我做事嗎?」

「沒錯,我很清楚我們沒有什麼生存的技能,龍之介的身體不好,我也不想讓他做什麼不好的工作,我雖沒什麼本事,但我的異能力還算得上有用,我希望可以和蘭堂先生一起工作,賺取我們的生活資金。」

他很直白的說道,至於加入隊伍是屬於系統的一種組隊模式,在組隊狀態下,他可以共享隊友的經驗,這也是一種捷徑,至少現在這個階段,戰鬥力最強大的就是蘭堂了。

蘭堂看着他堅決的表情,倒也沒有拒絕的想法,淺川和鳴的異能力確實是被他看中的理由,他勾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彷彿早春櫻樹上突然綻放的花苞,內斂矜持,卻帶着令人心折的美麗。

「我很樂意,歡迎你加入我的隊伍。」

YES!淺川和鳴暗暗的叫了個好,剛才蘭堂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系統面板就跳出了一句話,您已加入讓•尼古拉•蘭波的隊伍。

這是蘭堂的真名,證明他們組隊成功了,可以光明正大蹭經驗了!

一個月後,橫濱的地下勢力突然發現,橫濱又多出了一個新的情報販子,雖然以販賣情報為主,但也接其他的委託,聯絡人是一個強大的異能力者,他與眾不同的一點是,他只接調查情報和治療的委託。

地下世界自然是有處理異能者傷害的專門的診所的,這個消息一開始倒也沒人在意,但是他們的治療委託價格極高,比黑醫院的還高三倍,要求先交一半的定金,治療不成功原路退還。

「這不是明擺着告訴我們他有一個治療系異能力者嘛,不知道和晶子醬的請君勿死比起來如何呢?」

森鷗外的診所也是經常被大小勢力光顧的,自然聽說了這個消息,雖然他是個沒醫護執照的黑心醫生,但是鑒於他確實有處理異能力傷害的本事,在橫濱生活的也挺滋潤。

「沒想到橫濱居然還能出現第二個珍稀的治療系異能力者,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呢?愛麗絲醬也很好奇吧」

「哼,反正林太郎也找不到他,沒用的廢柴大叔。」

金色長髮洋娃娃一般的女孩嫌棄的看了他一眼,繼續畫畫。

「不要這麼說嘛愛麗絲醬。」森•沒用的廢柴大叔•歐外一點也不生氣,這本來就是他給自己的異能力設定的性格,偽裝成父女在橫濱的地下診所生存。

「嘛,不知道港口黑手黨的首領怎麼想的呢?」

橫濱屬於三不管地帶,黑暗勢力比**勢力強大許多,哪怕有異能特務科苦苦支撐,也阻止不了越發壯大的黑幫勢力,其中港口黑手黨因為在爭奪地盤的時候獲得了勝利,目前是橫濱一霸,壓制的**抬不起頭來。

「蘭堂先生。」淺川和鳴為難的看了眼正在看報紙的大人,這是他第一次終於對自己的珍稀程度有了直接的感受,從一波又一波的危險試探中。

蘭堂的大多數行動都沒有瞞着他,包括和其他勢力的接觸和交易,第一次用能力治療的是一個全身皮膚潰爛,沒有一塊好皮的人,出於謹慎他沒有用忘憂曲,用思無邪治療,效果驚人的不錯,然後就開始了被一次次試探的生活。

如果不是被蘭堂藏的嚴實,他怕是當晚就得被蹲守的人擄走,當金色魔方綻放光華變大的時候,所有意圖接近據點的人都被彈了出去,蘭堂沒有要他們的姓名,也僅是警告了一番。

「這個金額……是不是有點太多了。」他只是把那個人只剩一口氣的命拉了回來,沒有徹底治好他的傷,也沒有增加太多生命力,僅僅這樣就收了三百萬傭金,屬實驚到他了。

「請不要太小看你的能力,和鳴君。」優雅的放下手裡的報紙,雖然現在發達的網絡讓獲取信息變得非常容易,蘭堂還是有讀報的習慣,或許是他從前的生活留下的痕迹。

「橫濱現在的情況有些複雜,一個異能力者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你把他的生命救回來,對那個幫派的幫助遠遠不止這點傭金,而且……」

蘭堂嘴角的弧度拉大了一些,那個幫派只是橫濱中小勢力中的一個,他們和許多同樣規模的黑幫勢力都有交易來往,卻因為港黑的原因相互結盟卻又互相戒備,在沒有足夠的把握能擊敗他之前,他們不會做什麼出格的事。

是……是這樣嗎?

他現在越來越懷疑自己以前看番的時候是不是少看了點什麼,就他眼前這個超越者的心計,智慧,力量,眼界,當時的港口雙黑是怎麼把他放到倒的?除非,是他自己自願赴死吧?

「但是,港口黑手黨那邊……」治療病人的時候,淺川和鳴是沒有露臉的,但是他的技能是有特效的,因此整個橫濱都知道這個小小的據點裏,藏着一個珍貴的治療系異能力者。

「沒事,和鳴君辛苦了,下一個委託開始的時候我會提前通知你的,你也好幾天沒回去了吧,先回去休息休息如何?」

蘭堂對外來的危機沒什麼感覺,甚至覺得橫濱的勢力都有點上不得檯面了,只會偷偷摸摸的搞點小動作,他最近雖然還是恢復受傷前的記憶,但是自己的生活習慣以及處理情報和危機的能力,足以證明他在失憶前也不是好欺負的角色,港口黑手黨確實讓他忌憚,但還沒有到害怕的地步。

原因嘛,異能特務科派人上門拜訪就足夠港黑首領按兵不動了。

這個城市的勢力雖然複雜,但對他來說,這種混亂的局面反而更好控制,他在眾多勢力之中周旋簡直如魚得水。

「好的,蘭堂先生。」淺川和鳴本來也不是非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的人,能被大佬帶躺為什麼要c,君不見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的英雄等級已經提升到了5級了,這還是在蘭堂專心發展情報工作沒怎麼認真戰鬥的情況下,每升一級,都有金幣和經驗獎勵,再過兩個月他就可以從英雄商城買個新英雄了。

比如888的莊周,2888的甄姬,雖然攻擊力不強,但是他們性價比高哇!

再次誇一句,系統真良心,如果他中獎率不那麼低就更好了。

是的呢,第二個第三個十連抽仍然是金幣和銘文碎片,這次連個體驗卡,都抽不到了。

又是想罵系統策劃的一天呢,不知道是哪個小可愛(嗶)設計的系統。

不過有錢了真的是太好了,不枉費他暴露了自己的能力。

蘭堂給孩子們準備的住處是帶一個小院子的房子,不算特別大,孩子們一起住有點擠,但比他們直接待的窩棚要好很多,而且房子的位置很不錯,遠離了橫濱勢力最混亂的區域,周圍有商業街和學校,足夠支撐他們這個小團體生活和學習。

走進小院的石板路,這裡已經晾上了衣服,帶着些許生活的氣息,孩子們似乎都不在家,他推開原木色的門,走進了這個被他們稱之為家的房子。

「和鳴哥!/和鳴。」淺川和鳴剛進門就被兩個孩子撲了個滿懷,芥川銀和中原中也一左一右抱住了他的腰,中原中也的力道有點大,差點把他推倒在地。

「中也,銀,我回來了。」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孩子們經過這段時間的營養補充,已經比原來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芥川銀本來就長的不差,臉蛋紅潤,皮膚也有了明顯的光澤,看起來就像一個漂亮的小公主,更何況本來就長相精緻的中原中也。

被兩個孩子撲了個滿懷的淺川和鳴臉上都是安詳,自家的崽太可愛了,天使下凡了。

「龍之介,下午好,這幾天身體怎麼樣?咳嗽有複發嗎?」

唯一一個坐在米色沙發上不動的男孩手裡拿着啟蒙書,彷彿看不到他們抱成一團的樣子,只是許久沒翻頁的手和飄過來的視線證明了他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冷靜。

「在下的身體沒有想像中那麼弱,你不要和銀一樣想太多。」

芥川龍之介冷靜的回道,然後接着用一種近乎興師問罪的語氣開口。

「在下記得,之前警告過你不要隨意暴露自己的異能力,你是覺得自己的骨頭夠硬,扛得住橫濱那些勢力的剝削?」

雖然離開了擂缽街,對外界情報的搜集能力弱了一些,但是橫濱大小勢力齊動,大張旗鼓的搜索治療系異能力者,芥川龍之介又不蠢,自然猜到是他愚蠢的小夥伴作死了。

「啊哈哈哈」龍之介的臉色,看起來好可怕。

「因為,這樣子就可以最快的拿到供大家上學的錢嘛,而且蘭堂先生把我保護的很好哦,我不會讓自己落入危險境地的,你要相信我生存的能力嘛。」

「啊對了,其他人呢?怎麼都不在。」這個時間都出去做什麼了?他正想着今天宣布送孩子們上學呢。

「他們出去找工作了,真嗣說他們不能只靠你養着,也要做力所能及的事,在下就放任他們去了。」

這一片沒什麼太強的勢力,芥川龍之介搬過來的第一天就探過了,所以放心的任由他們出門,夥伴們都機靈,不會離開太遠的。

「龍之介?」

「什麼事。」

「為什麼你的自稱改了?感覺有點奇怪……哇!不要突然放羅生門我說錯什麼啦!」

然後他就看到小夥伴冷靜的臉上突然染上紅雲,惱羞成怒的把他吊了起來。

「不用你管,一個月不回來的傢伙沒資格質疑在下的事情!」

碰的一聲,羅生門幻化的黑色長帶就把人甩了出去,異能主人嫌棄的起身,離開了這個客廳,上樓的背影還帶着點氣呼呼的情緒。

「……我不就是問了一句話,我質疑什麼了……」龍之介真是的,甩人的落地點是沙發上,根本對他沒什麼傷害嘛。

「和鳴!」中原中也又一次撲上了沙發上的淺川和鳴,「和鳴,我也有異能力了哦。」

「是嗎?中也好厲害,是什麼樣的力量啊。」

「是可以讓自己和物品飄起來的能力!」單純的幼崽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異能力,實際上他的意識只知道自己的能力名字叫做污濁了的憂傷之中,是他有一次不小心從樓梯摔下來飄在半空的時候發現的。

他拉着淺川和鳴的手,把自己的能力展示給最信任的人看,一道紅光覆蓋住了兩人的身體,然後他和中也就一起飄了起來。

「和鳴,怎麼樣?」藍色的瞳孔閃着亮晶晶的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淺川和鳴,彷彿背後有一條小尾巴不停的搖晃,求誇獎的情緒已經不要再明顯了。

「不愧是中也,非常厲害,以後我就靠中也保護啦。」嗚哇,弟弟是小天使,崽崽太可愛了,必須狠狠誇!

「嗯嗯,中也保護和鳴」單純的幼崽不知道淺川和鳴只是看在他可愛的份上才這麼說,他認真的盯着淺川和鳴,一字一句的,彷彿當成了什麼必須完成的承諾一樣。

不行了,弟弟實在太可愛了,誰會拒絕一個長的可愛一口一個我保護你的天使呢。

只是和中原中也開心玩耍的他並沒有看到,一旁的芥川銀眼裡露出了羨慕的情緒,隨即變成了些許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