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本天驕:貧窮王妃能通靈
我本天驕:貧窮王妃能通靈 連載中

我本天驕:貧窮王妃能通靈

來源:google 作者:桑木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妗 裴鈺

史上最貧窮的王妃宋妗扶額興嘆,好傢夥,別人穿越都有金手指,自己開局只有一把鋤子外加一個傻子王爺還好,王妃還能見鬼——————傻子王爺:姐姐抱抱,想吃糖糖宋妗劈柴:……傻子王爺:姐姐摸摸,想吃肉肉宋妗燒水:……傻子王爺:姐姐親親,想吃糕糕宋妗一頓爆栗:啃你的馬鈴薯子去吧傻子王爺蹲在牆角,可憐唧唧啃着馬鈴薯子心想: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夜黑風高,風聲颯颯窗外不時傳來幾聲凄厲的貓叫宋妗開窗:大爺您真的要蹲在這嗎?窗底下蹲着個慘白着臉,吐着紅舌頭的大爺大爺傲嬌扭頭:哼宋妗嘆氣:那您就蹲在這吧大爺瞪眼:哎你個丫頭~宋妗砰的一聲關窗大爺在窗外上蹦下跳的哀嚎:求燒紙!求點香!求磕頭!展開

《我本天驕:貧窮王妃能通靈》章節試讀:

吃喝着,也便說起來。

這老嫗從夫姓劉,前些年先帝在時,各地藩王叛亂,這些黎明百姓流離失所吃盡苦頭。

老嫗一家北上逃難,一路上死了不少人。

老嫗的兒子們從軍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兒媳一個難產一個改嫁,還有個女兒餓死在路上。老嫗拉扯着兩個孩子隨着難民到了京都。那時候六王爺還不傻,反而是個聰慧機靈的孩子,能文能武,十分得先帝重視。

老嫗帶着兩個孩子沿街乞討,恰好遇到了六王爺的馬車,被帶回府里當個僕人做些簡單些的輕鬆雜活。

後來六王爺從馬上摔下來暈了過去,等到醒來,人也變得痴傻了。

府里人一開始還藉著先帝爺的光,好吃好喝的伺候的六王爺。後來看到六王爺難堪大任,不得先帝偏愛,便漸漸懈怠起來。常常幾天不記得給六王爺飯吃,就算給吃的也是些餿飯剩飯。更不用提當著六王爺面嘲笑捉弄他,反正六王爺也只是個傻子,又不會告狀。

先帝去世後,皇位傳給了二皇子。

先帝膝下八位皇子,先太子率軍打仗平反戰亂,一着不慎中了圈套,屍骨無存。本來先帝器重的是六皇子,六皇子痴傻之後四皇子才漸漸得了重用。

如果不是六皇子痴傻了,當時保四黨和保六黨之爭,恐怕要持續許久。

可誰也沒有想到,先帝臨終前把皇位留給了憨厚老實的二皇子。

二皇子登基後,給皇弟們賜府封王,卻也引來四皇子一派的嫉妒和不滿。

幾個皇子之間明爭暗鬥,暗流涌動。

反而是痴傻的六皇子不被注意。

只是六皇子的日子過得更心酸了。

先帝去世之後,無人再管六皇子。府里的奴才丫鬟見榨不出油水,紛紛棄主,還帶走了六王府為數不多的值錢物件,宛如盜寇。

老嫗替六王爺心痛,只是她一個老人,除了留下來照顧六王爺,什麼也做不了。

小茯聽完忍不住紅了眼眶:「沒想到六王爺身世也這麼慘……」

老嫗嘆了口氣,替王爺不甘。

宋妗看了看六王爺,他正懵懂的掰着指頭,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故事裏那少年。

蕭鈺感受到了宋妗的目光,扭過頭看了看,朝她咧嘴一笑。

這一笑忽然激起了宋妗的保護欲。

宋妗擦擦蕭鈺臉上的灰塵,他卻順勢倒在宋妗肩上,懶洋洋的打起瞌睡。

「王妃。」老嫗笑道,「看來王爺很喜歡您。」

宋妗只當他是個孩子。十五六歲在現代,可不就是個孩子?

宋妗一時忘了,自己現在的身體也不過十四五歲。

「王妃,奴婢扶王爺回去休息吧。」老嫗爬起來,伸過蒼老的手想要扶蕭鈺。

宋妗看了看,覺得她一個老太太,顫巍巍的可別摔倒了,哪裡扶的動王爺。於是說,「劉阿嬤,我和小茯來吧,您也歇歇。」

劉阿嬤不敢讓王妃動手,又搶不過小茯。便一路跟着他們去了王爺的屋子。

說是王爺的屋子,其實王府里能住的也不過一個小小的庭院,因要成親當今的文宣帝才派人來簡單打掃了一番。

劉阿嬤說如今府里的下人全都遣散了,自願留下的除了她和兩個小孫子,也只有一個瘸腿管家老昌,和王爺身邊的伴讀阿軒了。

等到把王爺扶到院子,老昌和阿軒正好忙完外面的事回來,連忙把王爺攙過去放到榻上。

「王妃。」老昌和阿軒恭恭敬敬行了禮。

「嗯。」宋妗點點頭,對劉阿嬤道,「阿嬤,將你的小孫子也帶來見見吧。」

劉阿嬤應了一聲,去屋子裡喊出兩個小傢伙。

大點的叫阿成,今年七歲,長的瘦瘦的但機靈得很。小點的丫頭叫阿雪,今年也不過三歲,當年被劉阿嬤帶來王府的時候,還在襁褓里呢。

阿雪還是個小孩子,不懂大人之間的事事,她很少出府,大多數時候呆在屋子裡玩。平日里見得除了劉阿嬤和哥哥,便只有阿軒和老昌管家。現在院子里站着兩個溫溫柔柔穿着得體的姐姐,她便忍不住走過去,拉着宋妗的衣袖,糯糯的問:「姐姐你是誰呀?」

劉阿嬤着急阻攔,奈何腿腳不快,「阿雪不得無禮!快給王妃請安。」

到底阿成懂些事了,走上去扯住妹妹的手,恭敬行禮:「見過王妃。」

阿雪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阿成卻是懂的,這幾天他從大人口中的話已經能知道,眼前的是六王妃,是六王爺的新娘子。

「哦!」阿雪笑眯眯的咧着小嘴,「我知道了,你是新娘子!」

阿成和劉阿嬤嚇得要命,生怕王妃生氣責罰阿雪。

可是王妃沒有生氣,反而笑着,溫溫柔柔的牽起阿雪這個小糰子的手。

阿雪對新來的王妃喜歡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