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從烤串師傅成為現代俠客
我從烤串師傅成為現代俠客 連載中

我從烤串師傅成為現代俠客

來源:google 作者:黑橡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郝強 都市小說 黑橡樹

本書是一本架空都市系統文,由繁多的支線構成整體節奏是慢主線,快支線每個支線,只要不是特別複雜的,都會控制在三萬字以內,也就是十五章之內寫完,一般會在十章內寫完另外,發現槽點,請盡情吐槽,作者皮糙肉厚,被猛踹三腳依然可以日更六千,當然更歡迎各位讀者的鼓勵和友好交流ƪ(˘⌣˘)ʃ優雅作者文筆捉急,碼字一指禪,但依然會在保證個人平均質量的情況下,每日不低於六千字♥(。→v←。)♥在每一個支線故事結尾的時候,作者會另外寫一下這個故事的創作歷程和各位交流,希望到時候各位親愛的讀者,可以踴躍提意見,作者會在這裡回復關於劇情的討論至於支線故事沒有寫完的時候,關於劇情的討論作者不會回復奧,以免影響後來讀者的閱讀體驗故事梗概:陳如雪:「沒有來不及,任何時候都來得及」趙柴:「就憑我趙柴這兩個字,誰同意,誰反對?」王得志:「我錯了,我知道錯了」張苦荷:「我就是喜歡郝強啊,哪怕他只是把我當妹妹看」蘇梨:「我好像也有些喜歡上郝強了」郝強:「我一手掌善,一手壓惡,哪有時間去搞情情愛愛啊?」展開

《我從烤串師傅成為現代俠客》章節試讀:

「媽媽,媽媽,你看,這是老師獎勵給我的小紅花。」

學校門口,陳如雪如同她身邊的同學一樣,像一隻乳燕,朝早就等在外面的王玉姍撲去。

「慢點,慢點。」

王玉姍連忙蹲下,把撲過來的陳如雪攬在懷裡。

一邊笑的撫摸着她的頭,一邊聽她講述着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夜晚。

王玉姍坐在床前,把陳如雪哄睡,輕輕的走出去,關上門。

陳如雪這時候睜開裝睡的眼睛,透過窗戶透過來的月光,看着剛剛關閉的房門。

真好。

她快樂的想着。

隨後在微笑中進入了夢鄉。

王玉姍回到主卧,看見坐在床上,依然帶着眼鏡,在認真看書的陳應國。

「應國,我這幾天感覺有些胸悶,明天送小雪上學以後,陪我一起去醫院看看吧。」

陳應國聽到王玉姍的話,急忙放下手裡的書。

「難受的厲害嗎?用不用馬上去醫院啊?」

他語氣帶着一些急切和關心。

「就是有點難受,沒有大礙,明天再去看吧。」

王玉姍聽到陳應國的關心,心裏也很開心,但確實不是很難受,她也就不是那麼在意。

關上燈,兩個人躺在床上,也漸漸的睡去。

……

「誰是王玉姍?」

醫院走廊里,一個醫生,拿着一份檢查報告喊着。

「醫生,我是王玉姍。」

王玉姍和陳應國連忙從等候椅上站起來。

「你是王玉姍家屬嗎?」

醫生看了一眼王玉姍,接着又看向陳應國,開口問道。

「是的,醫生,我是他丈夫。」

陳應國連忙答道。

「你隨我進來下,有些注意事項我和你說一下。」

醫生對他說完,就自顧自的走進了病室。

「你在這等我一下,我進去一下。」

對於醫生的話,陳應國也有些費解,但是他沒有多想,只是讓王玉姍等他一下,就打開門走了進去。

「先生怎麼稱呼?」

「我姓陳,陳應國。」

「陳先生,你先坐。」

「吱~」

板凳拉動聲。

「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你太太已經是肺癌晚期了。」

「那個,醫生,,麻煩你再說一遍?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清?」

「陳先生,你太太肺癌晚期了。」

醫生稍微加大了一點音量。

「呵呵,醫生,你就不要開這種玩笑了,這種玩笑可不好笑。」

「陳先生,這不是玩笑,雖然事實對你很殘酷,但是這就是真的。」

陳應國僵硬的接過醫生遞過來的檢查報告。

最上面的患者姓名是王玉姍。

最底下一欄檢查結果,寫着幾個血淋淋的大字。

肺癌晚期。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陳應國雙手死死的捏着檢查報告,兩隻青筋暴起的手,微微的顫抖着。

「醫生,能治嗎?」

許久,陳應國開口,他的聲音,已經變得沙啞。

「我們只能延長患者的生存期,並且這也不一定,只能是儘力。」

殘忍的話語,在醫生的口中,被平靜的說了出來。

「那我們,住院治療吧。」

說出來這句話的陳應國,就如同被抽去了脊樑的狗一樣,癱坐在了椅子上。

……

「爸爸,今天媽媽怎麼沒來啊?」

學校門口,聽到閨女那悅耳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發出疑問,並把腦袋在周圍轉來轉去的,找尋着她媽媽的身影。

「你媽媽出差了,所以這幾天只有你和爸爸在家裡嘍。」

陳應國強忍着情緒,對身邊的陳如雪,緩緩的說道。

「哼!媽媽出差都不提前和我說。等她回來,我三天都不理她。」

陳應國牽着陳如雪小小的手,往家裡走去,聽着閨女發出對她媽媽的抱怨。

他強忍着濕潤的眼眶,不讓自己表現出異常。

「爸爸,爸爸,三天是不是太長了啊?萬一媽媽傷心就不好了,那我就不理她一天好不好?」

「爸爸,爸爸……」

在陳如雪蹦蹦跳跳間,兩個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學校門口。

……

「爸爸,爸爸,媽媽哪天回來啊?都已經兩個星期了,怎麼還不回來啊?」

「快了,小雪不要着急,工作忙完就回來了。」

……

「爸爸,媽媽哪天回來啊?」

「很快了,等回家,我再幫你打電話問問你媽媽。」

「奧。」

……

「應國,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幾天了,明天帶小雪來吧,讓我最後看看她。」

王玉姍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平靜的說著。

她一頭漂亮的長髮已經脫落,面色也顯得蒼白。

「以後,可就要苦了你了,還要帶着小雪。」

陳應國坐在病床邊,一雙手緊緊的握着王玉姍的手掌。

他強忍着眼淚,不讓它們掉落下來,點着頭回應着王玉姍。

他又在這裡呆了一會兒,在傍晚的時候,起身離開,去接陳如雪放學。

「應國!」

走到門口的陳應國,被王玉姍出口喊住。

「明天過來,幫我買個帽子吧,我不想小雪看到她媽媽沒有頭髮了。」

聽到王玉姍平靜的聲音,陳應國終於沒有忍住,眼淚從臉上滑落,他哽咽着開口答應着。

「嗯。」

然後沒有回頭,迅速離開了病房。

他不想讓妻子,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看到狼狽離去的陳應國,王玉姍轉頭,平靜的看着窗外明媚的陽光。

「看起來,明天是個好天氣。」

……

「小雪,明天爸爸帶你去看媽媽去。」

「真的嗎?媽媽回來了?太好啦!」

……

「爸爸,爸爸,快點啊,不然媽媽看不到小雪,肯定要等急了。」

陳如雪叉着腰,裝作生氣的樣子,對一邊的陳應國嬌聲說著。

「好好,馬上就走。」

陳應國拿好東西,牽着陳如雪走出家門。

「爸爸,還沒有到啊?媽媽在哪裡呢?」

聽到陳如雪的話,陳應國一言不發,只是牽住她的手,又緊了緊。

陳如雪看着越來越熟悉的道路,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她的心底升起。

當拐過最後一個路口,一座醫院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那些被她隱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浮現出來。

她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也不再一蹦一跳,只是被陳應國牽着手,步伐僵硬的走進醫院,穿過大廳,最後來到一間病房前。

陳應國推開門,陳如雪跟在後面,走了進去。

就看見王玉姍躺在病床上,頭上帶着一個紅黃配色的毛線帽,臉上一如既往地,帶着溫柔的笑容。

「小雪來了啊,快過來,讓媽媽看看。」

陳如雪聽到王玉姍溫柔的呼喚,強忍着情緒,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來到床前。

「一個月不見,我家小雪變得更加漂亮了呢。」

陳如雪趴在床邊,王玉姍輕輕的撫摸着她的頭。

「小雪,你看今天的天氣,多好啊。」

陳如雪稍微歪了歪頭,看向窗外。

陽光明媚,太陽高懸。

在陳應國的牽領下,陳如雪走出了醫院,她抬頭往明媚的天空看去。

「今天的天氣,真是壞透了!」

一陣歌聲,從路邊的某個店裡飄出來。

「來不及,來不及。」

「你曾笑着哭泣。」

「來不及,來不及。」

「你顫抖的手臂。」

「來不及,來不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