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從遊戲世界走出,是天選玩家?
我從遊戲世界走出,是天選玩家? 連載中

我從遊戲世界走出,是天選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潮潮的柚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潮潮的柚子 穆雲

【雙系統+遊戲+諸天萬界】穆雲一覺醒來,身邊同學都變成了喪屍危急時刻,他被神秘女子救下,並被告知這個世界只是一款遊戲...穆雲不僅綁定了遊戲系統,還配備了VIP專屬助手原來他是天選玩家!遊戲世界千千萬,背景設定全不同但穆雲每次都有巨大收穫!武器裝備,神獸戰寵,功法秘籍,法寶神通,穆雲拿到手軟而且還可以帶出遊戲世界!這就是天選玩家的福利嗎?穆雲等不及開下一個遊戲獎勵了直到他發現了系統的秘密!一個改變諸天萬界的陰謀...展開

《我從遊戲世界走出,是天選玩家?》章節試讀:

蟬在樹上叫個不停,風也已經熱的吹不動了。

教室里充斥着煩悶的氣息,穆雲卻趴在課桌上睡得正香。

在夢中,校花張開雙臂,蹦蹦跳跳地向他跑來!

穆雲滿臉欣喜,敞開了懷抱,快步迎了上去。

雖然校花他也只是見過幾次面,但有人投懷送抱,怎麼能無動於衷呢!

可沒等到香軟入懷,穆雲就被什麼東西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啃泥!

他罵罵咧咧地站起身來,低頭看向肇事兇手,頓時魂飛天外,哇的一聲跳了起來。

穆雲被徹底嚇醒。

他此時仍在教室里,剛剛不過是做夢罷了。

四周同學抬眼看了看穆雲,也沒過多理會,又繼續低下頭玩起手機。

高數老師仍在黑板上寫着板書,教室里再次安靜了下來。

「呼,還好只是個夢,我還真以為踩到屍體了。」

穆雲拍拍胸脯安慰自己。

但一想到夢中那遍布血痕的半截屍體,蒼白的面孔,和那雙死死盯着自己的雙眼。

穆雲就心裏一陣發寒,這也太逼真了。

「真是倒霉,美夢變噩夢,下次摔跤後絕不低頭看!」

穆雲撓了撓腦袋坐了下來。

望着校花的背影,心情漸漸平復了下來。

最近莫名斷電,現在學校空調開不了,電扇也沒有,穆雲在教室里睡覺都嫌熱。

如果不是校花來上這節公共課,穆雲才不會在這麼熱的天還往教室跑。

教室里悶熱的氣味特別助眠。

穆雲睡意再次來襲,雙眼快要睜不開了。

沙沙沙的聲音傳入耳中,穆雲睡眼惺忪地看向聲音來源。

原來高數老師還在黑板上奮筆疾書。

穆雲本沒有在意,老師卻越寫越起勁。

粉筆與黑板摩擦的聲音越來越大,已經很是刺耳了,同學們都抬頭看向老師。

穆雲也皺起眉頭,因為老師動作越來越大,右手劇烈顫抖着在黑板前揮動。

周圍同學也感覺到了不對勁,還聽見有液體啪嗒啪嗒砸在地面上的聲音。

「血!」

「老師流鼻血了!」

坐在前排的高個男生趕緊上前,扶住了老師。

「老師,你沒事吧!」

男生關心地說道。

只見老師轉過身頭來,鼻子和嘴巴噴湧出大量鮮血。

「老師好像有些不對勁,我來打120。」

一名戴着眼鏡的女生喊道。

同學們頓時慌亂了起來,但也有人思維清晰,想着急救措施。

「手機沒有信號,我們把老師扶去醫務室吧!」

眼鏡女生也跑過去攙扶住老師。

穆雲看着老師那驚人的出血量,內心惶惶不安。

本就悶熱的教室里,此時變得鬧哄哄的,他感到異常煩躁。

然後無意中瞟了一眼校花,只見她趴在桌上,瑟瑟發抖。

穆雲趕緊上前,猶豫了下,還是拍了拍她的肩膀,

「老師可能是中暑了吧,應該沒事的。」

校花身體一顫,慢慢站起了身,回過頭來。

穆雲心想終於有機會和校花說上話了。

誰知面對的是一張異常蒼白的臉!

校花此時緊閉着雙眼,表情很是痛苦。

「你……你沒事吧?」

穆雲嚇了一跳。

校花沒有回應,反而渾身抽搐起來。

「啊!」

「好疼啊!」

一聲痛呼從教室前方傳來。

穆雲抬頭望去,只見老師已經把那高個男生撲倒在地,趴在他身上,像是在撕咬什麼。

「救我!」

「救……」

咕嚕咕嚕……

一句話還沒說完,那個男生脖子血液已經噴射出來。

他竟然被老師咬斷了動脈!

旁邊的眼鏡女生,此時癱坐在地上,害怕的渾身發抖,一點一點地向後退。

穆雲看到這血腥一幕,心中一緊。

就算是狂犬病,也沒這麼快發作吧!

這要鬧出人命了!

突然一陣劇痛傳來,穆雲錯愕之中看向手臂。

只見校花正死死抓在上面,指甲已經陷入肉中。

穆雲吃痛地想要推開校花。

「喂,你幹什麼呢,好痛!」。

校花此時鼻子已經血流如注,緊緊抓住穆雲手臂不放。

「啊啊啊!」

又是數聲尖叫傳來,此時教室里已經徹底亂成一團。

十幾位同學全都如老師那般鼻血狂涌不止。

他們在顫抖中站直了身體,飛快地撲向身邊的同學。

那位被咬破喉嚨的高個男生此時也站了起來。

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撲向了眼鏡女生。

穆雲腦中一片空白,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完蛋了,完蛋了,這怕不是喪屍病毒吧!」

手臂的疼痛不斷傳來,穆雲看向校花,

「沒想到我倆第一次牽手是這樣的場景!」

還沒多感慨兩句,校花已經撕咬了上來。

穆雲本能地抵擋,還是被她撲倒在地。

後背摔在地上特別疼,穆雲此時都有了些許恍惚。

這怎麼就上課睡了一覺的時間,就變天了呢!

難道說這還是在夢裡?

穆雲用力掙脫出手臂,狠狠地推開校花後,連忙爬起身來。

此時也顧不得憐香惜玉了。

要真的還是在夢中,那一切都無所謂了。

在我的夢裡,豈能被你們制住!

可要不是夢呢?

穆雲看着手臂的傷痕,要真是喪屍病毒,這樣也是被傳染了吧。

他轉頭看向在地上掙扎着起身的校花,嘆息道,

「唉,我最終還是栽在了美女的手裡。」

不知是玩笑話,還是穆雲真的認命了,他把校花從地上扶起,嘴裏嘟囔着,

「反正都要變成喪屍,便宜了別人,不如便宜你!」

「來咬我吧!讓我們做一對喪屍情侶!」

看着校花的容顏,雖然她滿臉鮮血,但仍能看出她本是一個美人。

校花張開大口迅速咬來。

穆雲突然想到,要是我在變成喪屍前,被咬死了咋辦?

只見穆雲雙手迅速抵住校花的嘴巴,再慢慢後退到牆邊。

又開始掙紮起來。

「不行不行,這樣被咬也太疼了!」

「我要堅持住,堅持到變成喪屍!」

嘭!

一聲槍響打斷了穆雲的思路。

這是有人來救援了嗎?

還好教室在一樓,這營救速度就是快!

穆雲掙扎着翻過了身,求生欲爆發。

把校花抱在懷中,讓她咬不到自己。

一陣破窗聲後,又是數聲槍響。

幾名已經變成喪屍的同學,紛紛被爆了腦袋,重重地倒了下去。

「快!准!狠!好槍法!」

穆雲順着槍聲看去,槍的主人竟是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子。

這名女子穿着黑色緊身衣,將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她頭髮紮起,梳了個馬尾。

即使戴着墨鏡,也能看出她是個大美女。

只見她手握精緻的粉色手槍,騰轉挪移間,槍槍命中,喪屍們一個個倒下。

在穆雲眼中,她就像是在翩翩起舞,優雅美麗。

直到她將槍口對準了穆雲……

「慢着!我不是喪屍!」

穆雲趕緊推開校花,站了起來,

「我還沒有變異呢!你有沒有解藥?」

那女子推了推墨鏡,一連串的數據印在她的眼中,然後驚奇地看向穆雲,

「呦!還有活人吶,是有隱藏任務嗎,嘻嘻嘻。」

穆雲一陣錯愕。

隱藏任務?

是找解藥嗎?

還沒來得及詢問,女子已經走上前來。

她拍了拍穆雲的腦袋,說道:

「秦曉琳領取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