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當捕快那些年
我當捕快那些年 連載中

我當捕快那些年

來源:外網 作者:三觀猶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三觀猶在 都市言情

展開

《我當捕快那些年》章節試讀:

這些年來,黑風寨黑龍寨黑虎寨共同霸佔三龍山,各自佔山為王。然而黑龍黑虎兩個山寨行事風格與黑風寨不同,他們做的是傳統山賊業務,每日不是打家劫舍就是綁票要錢,為范小刀所不恥,越界之事時有發生,范小刀沒少找他們麻煩。
論名氣,張龍趙虎在山東道上要比黑風寨他們要大,而且兩座山寨人多勢重,可面對范小刀的黑風寨,他們沒有任何脾氣,沒辦法,這些人太能打了,尤其是那二當家翻雲手楊青,這幾年讓他們吃了不少苦頭。
有一回,黑風寨的一頭母豬跑到了黑龍寨,被兄弟們抓了起來,楊青鐵青着臉,在他們山寨大打出手,最後,不但乖乖把母豬送回去,還把豬圈養得三頭公豬送給黑風寨,美其名曰「入贅」,這件事在三龍山傳得沸沸揚揚,弄得黑龍山很沒有面子。
本以為,他們要找范小刀麻煩。
可張龍趙虎二人卻紅光滿面,來到范小刀面前,一拱手道,「范小寨主,咱們相處這些年,也算是鄉里鄉親,聽說你要去京城,我兄弟特意前來送行,山中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我們湊了五百文份兒錢,就當給小寨主路上買茶喝,一點心意,不成敬意,還請笑納。」
范小刀奇道:「咱們三寨多有齟齬,你們還要給我送錢,這又是哪門子道理。」
張龍笑道:「這兩年山寨生意不好做,黑龍寨黑虎寨能撐到現在,得感激小寨主的不殺之恩啊。為此,還特意給小寨主準備了節目。」他一擺手,「兄弟們,操辦起來!」
身後幾名嘍啰,敲鑼打鼓吹嗩吶,歡送這座小瘟神的離開。
范小刀笑道:「等兄弟我發達了,將來一定回來請大家喝酒!」
張龍趙虎連連擺手,「這可怎麼擔待的起,等小寨主發達了,請務必將我兩兄弟忘掉!」
范小刀哈哈大笑,大聲道:「告辭!」m.
說罷,與李青牛騎驢而別,踏上了前往京城之路。
范小刀離開三龍山,就如脫韁的野馬,二十年來第一次出遠門,一路上遊山玩水,每到一處,都會打聽當地的風景名勝,逗留上幾日,從青州府到京城,原本一月的行程,硬生生走了將近兩月。
兩人本來沒帶多少銀兩,李青牛不擅理財,范小刀花錢又大手大腳,抵達京城時,身上的錢財已花得所剩無幾,好在他在山中習慣了,大魚大肉也吃過,鹹菜窩頭也嘗過,對生活倒不是十分計較。
他們來京城,來尋找宋金剛以生命得來的那一枚極樂丹。
可這裡是京城,不是黑風寨,京城之大,遠遠超出了范小刀想像。衣食住行,行走坐卧,都需要花錢,抵達京城的第三日,他們花光了所有的盤纏,被客棧老闆趕了出來,最基本的生計都成了問題。
他們決定速戰速決。
六扇門原是順天府查案機構,二十年前正邪之戰後,朝廷忌憚於江湖勢力,推行江湖改革新政,設立江湖司,將之納入六扇門之下,而六扇門也歸併到了刑部之下。
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兩人終於在八大胡同的一個角落,找到了六扇門。
兩人卻傻了眼。
這座灰磚青瓦的衙門,佔地足有百畝,比先前他們那一副地圖上大了足足一倍有餘。
找路人一打聽才知道,原來兩年前,八大胡同發生大火,原先的衙門,在那場大火之中化為灰燼,如今的六扇門,在舊址基礎上,又徵用了周圍的房屋,重新修建而成,也就是說,范小刀手中的那一副地圖,完全派不上用途。
范小刀是山賊,若是尋常處所,他們一不做二不休,抹黑闖進去,趁機尋那極樂丹。可這裡是京城,一來人手不足,二來人生地不熟,六扇門又是專門緝盜的衙門,萬一失手,恐怕就直接住進去了。
李青牛道:「小寨主,您不是有限量版的夜行衣嘛,要不咱們晚上試試?」
范小刀笑罵道:「張三麻子那傢伙,弄這套夜光版夜行衣,若真穿出來,那跟在額頭上寫着我是山賊有什麼分別?偌大一個衙門,總是有跡可循,得找個知情人,好好打探一下消息。」
「要不,挖地道?」李青牛道,「只要能找到趁手的鐵鍬,以小寨主的蓋世武功,不出三年五載,將整個六扇門地下全部挖通,要找到那寶貝,還是不手到擒來之事?」
「那你做什麼?」
李青牛道:「我負責出謀劃策,還有給你加油!」
范小刀一巴掌拍在李青牛腦門上,「下次出主意之前,拜託先動一下腦子,你也不想想,咱們還有買鐵鍬的錢嗎?」的確,如今兩人身無分文,早上更因為拖欠房費,被客棧趕出了門,連三餐都成了問題。
「看來,此事得從長計議。」
李青牛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不幹脆你混進六扇門,然後見機行事!」
范小刀瞪大眼睛,「咱們乾的是可是山賊的買賣,如此高尚的職業,怎麼能跟官府的人扯上關係?更何況,六扇門可是咱們死對頭,要是一不小心身份敗露,下半輩子,咱們吃牢飯了!」
「京城這麼大,咱們又是外來人,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
范小刀想了想,混入六扇門,確實是個辦法,但好歹也是官府,不是說進就能進的。更何況,如今朝廷的戶籍制度極嚴,兩人的路引都是找胡三刀偽造的,一旦深查下去,必然會露餡。如今六扇門重建,要想找到當年藏葯之處,無異於`大海撈針,若沒有個合適的身份做掩護,還真不好進行下一步。
兩人在六扇門門口閑逛,引起了官差的主意,「看什麼看,這裡是辦案衙門,再看把你們抓進去!」
看來,得先在京城住下。
可問題是,他們早已花光身上最後一文錢,連三餐都沒有了着落,兩人一合計,得先搞些錢財來。李青牛道,「京城這麼多大官土豪,我這就去打探消息,晚上咱們干一票!」
范小刀道:「搶劫?」
「好歹您也是寨主,這是京城,搶劫這種事,有失身份,我覺得綁架更適合咱們。要不,看看京城有沒有沒出嫁的小公主小郡主的,綁一個來,索要贖金,女孩子注重名聲,發生這種事,他們也不好聲張,還不乖乖掏錢?」
范小刀一臉詫異的盯着李青牛,「以前打劫之時,你向來有多遠躲多遠,怎得來了京城,膽子變大了?」
李青牛鄭重道:「生活所迫。臨離開之時,二當家囑咐我一定好好照顧你,匡扶你,我可是在老寨主牌位前立了誓的。」
「你這哪裡是匡扶我,你分明是誆我啊!還小公主,小郡主,虧你想得出來!」不過,轉念一想,找幾個橫行霸市的公子哥兒,想辦法堵在角落裡,跟他借點銀子花花,倒也不錯。
這時,一名青衫男子,腰挎長劍,從兩人身前路過。
范小刀見他相貌冷峻,衣衫華麗,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樣,與李青牛交換了個眼神,就是他了!兩人尾隨其後,青衫男子穿過兩條街道,來到一家酒館,找個靠窗位子,坐了下來。
范小刀決定先跟他套套近乎,坐在了他對面。
青衫男子眉毛一皺,不過卻沒有說話。
老闆娘看到男子,連走了過來,「趙捕頭,今日得空,來我們這裡吃飯了?」
范小刀驚道:「捕頭?」
老闆娘笑吟吟道,「這位可是當今京城六扇門兩大神捕之一,趙行趙捕頭,兩年前,我們當家被冤枉進入大牢,是他親手抓了兇手,幫我們洗脫罪名,是我們店裡的恩人哩!」
「跟他說這個作甚?」
「趙捕頭,還是老三樣?」
趙行點點頭,不多時,老闆娘上了三道菜,一盤醋魚東坡肉,炒筍尖,還贈送了一壺酒。趙行不慌不忙的吃着,他吃的很仔細,每一口都細嚼慢咽,范小刀尷尬的坐在對面,知道趙行捕快身份之後,他已放棄了打劫的念頭,他此刻飢腸轆轆,於是問,「可不可以請我喝酒?」
「可以!」
范小又問:「可不可以請我吃飯?」
「可以!」
「可不可以借我一百兩銀子?」
「可以!」
范小刀心中一喜,如今這買賣這麼好乾了?
只聽趙行又道,「不過,你得先把這頓飯錢結了。」
「為什麼?」
趙行道:「你找我要酒要飯借錢,我問你為什麼了嗎?」
范小刀啞口無言。
趙行飲了一杯酒,緩緩道:「聽你口音,應該是青州府人士,你的鞋上有磨損,應是長途跋涉,最近剛到京城沒多久,背上包裹中有一股蒙汗藥的味道,是黃河以北的炒制方法,你跟同夥看到我的第一眼,是我腰間的錢囊,若沒有猜錯,你們應該是山賊,青州府共有六伙山賊,你們是哪一夥兒的?黑龍寨,還是黑虎寨?來京城做什麼?」
(有存稿期間,早八點,晚八點各一更。)

《我當捕快那些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