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我的嬌妻是大佬
我的嬌妻是大佬 連載中

我的嬌妻是大佬

來源:外網 作者:雲喬席蘭廷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喬席蘭廷 都市言情

【病嬌+軍寵高甜+馬甲超多+虐渣爽文】人人都道雲喬小姐年輕不知事,敢在少帥眼皮低下攪弄風雲,遲早要被他一巴掌拍死。而少帥卻在大庭廣眾之下,托起她的手,小心翼翼替她開車,鞍前馬後。他手眼通天,邪惡狠辣,卻獨獨捧着雲喬。世人皆是螻蟻,雲喬是他的神。雲喬:「怎樣才能放過我?」他炙熱繾綣的眸光,糾纏不息,嘶啞着叫她的名:「喬兒,永遠別離開我。」偏執狠戾的他,也許永遠都不會承認,她並不是他認定的那個人。展開

《我的嬌妻是大佬》章節試讀:

雲喬匆忙歸家。
外婆病重,奄奄一息。
「……怎麼會?」她坐在外婆床榻,拉住了她枯瘦微涼的手,「外婆,您怎突然這樣了?」
她半年前離家,外婆狀況還好。
雖然身體欠佳,熬過三五年卻不成問題。也正是如此,雲喬才放心外出。
不成想,事情突變。
外婆眼神慈祥,溫柔看着她:「人老了,狀況日下,誰又能想到?這次叫你回來,是外婆有話交待。」
雲喬坐正身姿,認真傾聽。
「我走後,你跟你媽去席家生活幾年。」外婆收斂了溫柔,皺紋縱橫面頰上,露出從未有過的嚴肅。
雲喬一愣。
她生母名叫杜曉沁,生下雲喬就離家了,而後在燕城改嫁。
杜曉沁現任丈夫姓席,是席家四爺。
雲喬和外婆去過好幾次燕城,有次還路過席公館門口。
外婆問她是否想去看看杜曉沁,她拒絕了。外婆也說,杜曉沁不願意娘家人麻煩她,不見最好。
那時候,雲喬年紀尚幼。
現如今她長大成人,年滿十八,怎麼好去席家投靠杜曉沁?
外婆暗中勢力龐大,錢財過人,雲喬這些年也管理一些。她這次去香港既是讀書,也是為新的勢力鋪路。
她好好一個人,有錢有本事,跑去席家生活算怎麼回事?
「外婆,我媽未必願意接納我。」雲喬苦笑,「您看,我都這麼大了。女子十六歲成年,若是嫁得早,我孩子都能走路了。」
外婆並未同她說笑。
她只是死死捏住了雲喬的手:「雲喬,你在頂撞我?」
「沒有。」雲喬立馬道,「外婆,我沒有頂撞您。」
「那你記住,去席家。」外婆眼睛盯着她,「重複我的話!」
「我去席家。」雲喬一字一字複述,「我會去的,外婆。我去席家生活幾年,我答應您。」
外婆慢慢透出一口氣。
她整個人卸了力氣,這會兒眼皮都撐不起來,虛虛垂着,像是睡著了,嘴裏卻仍是輕聲同雲喬說話。
「我有個仇敵。」外婆說。
雲喬錯愕。
「往事說起來,三兩句也說不清楚。我讓你去席家,你今後就懂。雲喬,你到了席家不要着急走,至少住三年。」外婆又道。
雲喬又道是。
外婆繼續說:「雲喬,我放不下你媽。外婆不擔心你,只擔心她。她啊……」
尾音裊裊,消散在屋子裡。
外婆睡著了。
雲喬從外婆寢卧退出來,詢問家裡管事,外婆病情什麼時候惡化成了這樣。
「……有段時間,婆婆讓我們都出去,半個月後再回來,我們不敢違逆。」管事告訴雲喬,「待我們回來時,她就受了傷,吐了很多血。」
雲喬攥緊了手指。
管事又道:「婆婆不讓我們請大夫。」
「沒有大夫能治外婆的病,外婆自己的醫術最厲害。」雲喬道,「所以,外婆是被人害了?」
管事點頭:「應該是,之前還好好的。」
雲喬又問是什麼人。
家裡管事和下人們紛紛幫忙回憶,只記得有個人,頎長削瘦,像是個很年輕的男人,從家裡後門出去。
不過,大家都沒看到他的臉。
「他穿一件紅衣,比較暗淡的紅,像血那種顏色。」管事又道。
雲喬滿頭霧水。
外婆說她有個仇敵,而外婆這些年身體一直不太好,卻突然把雲喬送去香港,就好像是故意讓她躲難去了。
家事一團糟,外婆卻讓雲喬走。
雲喬立在院中,良久挪不動腳。
她回家的第二天夜裡,外婆就去了極樂世界。凡世苦難,都隨風而去,外婆解脫了。
雲喬一邊抹淚,一邊辦理外婆的葬禮。
與此同時,她給燕城的生母杜曉沁發了一封電報,請她回來奔喪。

《我的嬌妻是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