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驚悚里世界
我的驚悚里世界 連載中

我的驚悚里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冷冷冷心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顏雅 懸疑驚悚 池銘

你相信我們生活的這個現實世界中,存在着里世界嗎?每當夜半十二點的鐘聲敲響,我就會進入那隱藏在世間的未知領域我是一名恐怖小說家,但我的讀者們不知道,我的內容都是我的親身經歷!展開

《我的驚悚里世界》章節試讀:

不舍的將毛絨睡衣脫下,池銘極不情願的穿上那件散發惡臭的破爛校服。

「為了活下去將就一下吧。」葉楓笑道。

池銘在器材室里找了一下,拿起一根鋼管當做武器,走出了器材室。

剛一走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池銘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下一秒,一個面目猙獰的怪物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是剛才那個趴在窗戶上的傢伙,他一直躲在外面沒有離開。

「是風紀委員!」其他三人認出了這怪物。

風紀委員雙手青筋暴起,掐住池銘的脖子,將他又推進了器材室。

這怪物面色鐵青,臉上皮膚滿是潰爛,猩紅的嘴唇還在往下淌血。

它黑紫色的指甲**池銘的肉中,池銘用盡全力掙扎,將手裡的鋼管朝風紀委員的側腰插了過去。

噗呲一聲,鋼管斜着**風紀委員的身側,從後腰處穿了出來。怪物怒吼一聲,一甩手把池銘扔了出去。

池銘砸倒了一堆器材,沉重的啞鈴朝他的腦袋砸來,幸好廖城及時把他拉開,才沒有受傷。

葉楓抄起一根只在一側加了片的杠鈴,當做鎚子直接砸在了風紀委員的胸前。

風紀委員直接被砸到了牆上,胸前鮮血不斷往外涌,還能從傷口處看見森森的白骨。

可那怪物似乎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從地上爬起,眼中溢出了無數漆黑的黑色絲線,慢慢的流到了地上。

池銘看着從眼眶裡長出類似頭髮的東西一直長到地面,這個畫面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葉楓怒吼一聲,再次掄起杠鈴砸向風紀委員。風紀委員不閃不避,那眼眶中的絲線好像活了一樣,將杠鈴以及葉楓纏住,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風紀委員的整張臉突然像鮮花一樣綻放了,他的臉瞬間裂開成了五瓣,邊緣縫隙長滿了密密麻麻的尖牙。

眼看葉楓快要被怪物啃了腦袋,林雨昕撿起一根木棍,衝上去不停擊打着風紀委員那噁心的臉,廖城也搬起一塊鐵餅重重砸在怪物的腦袋上。

可是怪物的抗擊打能力似乎很不錯,被兩人攻擊臉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花朵般綻放的臉慢慢地蠕動着,猩紅的舌頭馬上就要接觸到葉楓的鼻子。

池銘急得四處看,他一把拿起一旁的睡衣,從兜里掏出了在食堂找到的圓珠筆。「這破筆在這時候有屁用啊!」

池銘心裏苦,但由不得他多想,還是沖了上去,將筆尖狠狠刺入了怪物臉**的喉嚨中。

怪物彷彿受到了巨大的痛苦,渾身顫抖。一旁的廖城看準了時機,將鐵餅砸在了圓珠筆哦末端。

只聽見噗呲一聲,圓珠筆沒入了怪物的喉嚨,從後腦穿透出來。

飛舞的黑色絲線如潮水般褪去,竟然全部湧入了插在喉嚨里的圓珠筆中。

風紀委員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失去了一切力量。

三人頓時癱在了地上,葉楓虛弱的躺倒在地,顫抖的伸出手朝池銘比了一個大拇指。

池銘渾身疼痛,他齜牙咧嘴的走到怪物屍體面前,伸手去拔那支圓珠筆。

將圓珠筆拔出的一瞬間,一縷漆黑的絲線順着圓珠筆進去了池銘手腕上的手錶里。

與此同時,腦海中傳來一個機械合成聲。

「您已收穫詛咒學校中的殘念,風紀委員張晨。」

「您已獲得特殊物品,被詛咒的圓珠筆。」

「張晨的殘念,表世界死亡後的負面情緒,匯聚成殘念來到被詛咒的學校,履行着生前的職責。殘念不存在思維理智,並且被學校中的詛咒侵蝕,變得兇惡殘暴。」

「被詛咒的圓珠筆,無意間吸收了被詛咒學校中殘念體內的詛咒,似乎解鎖了未知能力。」

被詛咒的學校?表世界死亡後形成的殘念?池銘陷入了沉思,他看得出這所學校和現實世界廢棄的英蘭貴族高中一模一樣,難道這幾年的學生也都是現實世界的學生嗎?

這個世界似乎有些巨大的秘密,而這些秘密和現實世界中的英蘭貴族高中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倒計時二小時零五分。搗鼓了一會兒圓珠筆,池銘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好暫時放進了衣兜里。

幾人休息了一會兒,便再次準備出發。

走出教學樓,幾人朝着另一棟樓走去。一路上沒有遇到其他人,和廖城他們說的一樣,上課時間老師和學生都在自己應在的崗位上,所以在學校中不會遇到任何人。

剛想到這裡,身後傳來一聲嚴厲的怒喝:「誒!你們是哪個班的?上課時間怎麼在外面瞎逛?」

池銘嚇得一激靈,他愣是沒敢回頭,然而在他旁邊的林雨昕卻直接轉過了身,對着來人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王叔叔,是我呀,雨昕!」

池銘疑惑的轉過身,直接被面前的人嚇了一哆嗦。

只見面前站着一名體型中等的中年男人,他身穿着滿是凝固血跡的保安服,手裡握着一根銹跡斑斑的警棍,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腦袋乾枯無比,就像是只有一層皮的骷髏一樣,青灰色的眼球完全暴露在眼眶外,彷彿打個噴嚏就能把眼珠震出來。

最讓池銘膽寒的是,這名骷髏保安的背上,竟然趴着一個身穿紅裙的恐怖女人!

那女人長發垂在保安的胸口,髮絲間有血絲涌動,鮮血一點一點滴落,透過頭髮的縫隙,池銘看見了女人那張血肉模糊的臉,那張臉已經看不出五官,好像是被硬生生砸成了肉泥!

女人似乎察覺到池銘的目光,她的渾身顫抖起來,猩紅的指甲用力抓進保安的肩膀,但保安似乎完全感覺不到。

刺骨的寒意如潮水般向池銘湧來,彷彿要將他吞沒。

《我的驚悚里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