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九隻御寵傾國傾城
我的九隻御寵傾國傾城 連載中

我的九隻御寵傾國傾城

來源:google 作者:來自遠方的二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凜魅 夜星 奇幻玄幻

在風雪縹緲的大地上,有這樣一位踏雪而行的少年,向風雪尋路,問蒼茫求生,而緊隨其後的,是九隻擁有神話級血脈的強大的御寵,冰雪冷艷的狐妖女王,聖女母蝶與魅魔幼蝶的融合體,呆萌可愛的蘿莉兔兔......展開

《我的九隻御寵傾國傾城》章節試讀:

「100分!」

夜星看着頭頂上的水晶吊燈,自己正身處於一張大紅圓床之上,水晶燈散發著令人窒息的昏暗燈光,為這金碧輝煌的寢宮染上了一層朦朧的光暈。

「怎麼回事,我應該在出校門的路上才對啊,我還記得我射射擊考了100,還拿到了士官學校的錄取通知書,這裡是哪裡?」

夜星感覺迷迷糊糊的,想着自己貌似在出學校的時候,有一個坦克學員,衝出了護欄,然後,自己好像被坦克撞了,現在是在醫院嗎?

高舉過頭的雙手想要放下,卻是聽到了「咔」的一聲。

夜星立刻警惕了起來,就見自己雙手被反銬在床頭的欄杆上。

「噔,噔,噔~」

門外傳來了高跟鞋踩過石英磚地面的脆響。

聲音很清脆,仿若是一次次的輕撫,撩動着少年的心弦,讓心臟隔着脊背在柔軟的床面上開始加速跳動。

威嚴中帶着些許傲慢的笑聲先至,隨後就是嘎吱一聲,大門一開,輕柔的聲音響起,

「我的美餐,你終於逃不掉了!」

在柔軟的羊毛地毯上,紅色的高跟鞋踩了進來,向上是一雙筆直的黑絲**,紅色的高跟只包住了腳尖與腳踝。

將大片透露着玉白嫩肉的黑絲,以一種緊緻的完整展現出來,紅黑交錯,頗為扎眼。

向上可以看見一條黑紗的短裙,裙中若隱若現的能看見岔開的**,深V的胸襟,盡顯妖嬈的身材,露出一雙潔白的肩膀,胸口內側還有一點黑痣。

裙下居然是探出了九條雪白的狐狸尾巴。

一好似犬科動物一樣的骷髏頭,縈繞着她筷子般的雙腿,自下向上,一邊飛一邊打轉,划過其豐滿的後臀,在她的九條尾巴中,來回飛舞。

而在她的頭上,也有一雙狐狸的耳朵,不似cosplay的那種塑料質感。

夜星能感覺到這女人的狐狸耳朵與尾巴,毛茸茸的,很有光澤,與活物沒有區別。

那冷冽的面容,白皙如雪,魅藍的瞳孔向下,有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配合上大紅的美唇,更是盡顯傲慢。

在這般朦朧的光暈之下,卻又染上了一層嫵媚。

這有着女王氣質的狐妖伸出了柔軟的舌頭,自嘴唇外舔過,看着夜星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夜星,血月的孩子,啊~很快,你就是我的了!」

夜星的嘴角抽了抽,心中疑惑,「我穿越了?」

不管是長出狐狸尾巴和耳朵的女人,還是能漂浮的骷髏頭,都不符合夜星以前學到的知識。

如果不是自己在做夢,那就只有穿越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個解釋,而且自己的身份,也叫夜星。

門一關閉,這狐妖瞬間臉頰發紅,好像是終於可以放下矜持,展現出自己的獸性一面般。

手腳並用向著夜星爬了過來,那動作像極了一隻狐狸,卻又保持着女人的形體。

直接撲到了夜星的身上,按住了夜星的胸脯,紅唇向著夜星靠近。

夜星看着那紅唇離自己越來越近,夜星心跳加速,吞咽唾沫。

還沒等夜星享受那嘴唇柔軟的觸感,撕裂般的疼痛,就傳入了夜星的腦海中。

夜星向下看去,就見這妖狐居然是直接咬開了自己鎖骨與脖頸間的大動脈。

她鼻息急促,面色發紅,好似一滴都捨不得浪費似的,忘我的吮吸着自己。

臉上帶着一種極其享受的表情,喉嚨發出咕咚咕咚的吞咽聲。

那艷美的狐妖,就這樣貪婪而又如饑似渴的吮吸着,她的雙肩泛起粉色紅暈,甚至身體也在止不住的痙攣。

絲毫看不出最開始進門時的成熟端莊與穩重,只讓夜星感覺到貪婪,渴望與欲求。

漸漸的,這狐妖的身體開始隆起,跨在夜星腿間的黑絲**變成了狐狸爪子,俊俏的面容變成了狐狸的臉,居然是壓在夜星身上變成了一隻白狐。

「舒服,舒服,太爽了,果然是血月墜誕的孩子!」

隨着美唇抬起,夜星的鎖骨上,留下了一個撕裂般的咬痕,那痕迹好像是美女的香吻,和狐狸的咬痕疊加而成,頗有一種藝術感,像是某種強烈暗示的紋身。

那狐妖再次變回了人,躺在夜星的旁邊,玉手撐着白皙的瓜子臉,看着夜星已經乾癟的身體笑道,

「才一次,這就要死了?得好好給你補補~」

夜星喘着粗氣,胸口感覺像是被大石頭壓着般發悶,肺好像是衰竭了一樣每次出的氣都比進的氣多,全身的疲憊伴隨着後腰的酸痛延展在每一根神經中。

夜星看着自己的身體,就見自己的身體皮膚乾癟,肌肉萎縮,骨骼的輪廓都露出來了!

夜星對身體很是看重,肌肉的協調程度和配比,都是保持速度與力量的關鍵。

這一世的身體雖然瘦弱,但是還不算糟糕。

但這狐妖一口吸完,肌肉完全萎縮變成乾柴了,自己完全變廢人了。

「你對我幹了什麼!」

夜星怒了,剛剛想要發火,卻是見這狐妖**一抬,高跟頂住了自己的喉結,前掌踩在自己的嘴唇上,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這美艷的狐妖,半蹲在夜星的小腹上,後臀就懸在夜星腿前,另外一隻腳的後跟深嵌入夜星的小腹中。

這個視角,夜星可以清晰的看見這妖狐紅色高跟中,黑絲中的指縫,還有向上彎曲的**,整個S型身材盡收眼底。

「呵呵呵,人類,你真以為,我會認真多看你一眼,是因為你長得帥嗎?你這羸弱的廢物,我都不屑於吸食你的靈魂,只會髒了我的味蕾。

你該慶幸,你是血月墜誕的孩子,我才賞了你,在我的床上被用餐的機會,還留了一條活路給你。

否則,你只會和屠宰場裏面飼養的其他人類一樣,被丟入工程錘的碾子下,砸碎成粉,做成實驗藥劑!」

然而,這美艷的妖狐,卻是驚訝的發現,夜星居然沒有害怕自己。

相反,他用一種惡狠狠的目光盯着自己,一種超乎常人的狠勁好似在他這乾癟的身體中要迸發出來。

但是,他這瘦弱的身體,既無法掙脫手銬,也不可能在自己這神話級血脈的妖狐腳下有半點反抗之力。

「帶下去,找個最好的籠子養起來,等養肥了,給我帶上來,我再吸一次!」

緊接着大門被打開,走進來了兩個妖狐暴徒,他們身體非常的結實,肌肉組織與人相似,但是身上有黑色的狐狸體毛,腦袋好似雪狐,蠻力巨大。

像是拖牲口一樣的,就將夜星給拖了出去。

大門打開,走過相對豪華的走廊過後,夜星看見了一個昏暗的三層大廳。

這裡像是一座巨大的監獄,中間是一個巨大的砧板,兩邊的架子上,掛着染血的鋸子與砍刀。

而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工程錘,正在不斷的將死人的屍骨碾碎成粉末,隨後傾倒入一口大鍋之中。

三層走廊上,分佈着幾個狐妖士兵,他們手持槍械,正在巡邏。

雖然夜星現在幾乎變成了廢人,但是觀察力卻沒有變弱。

他一眼就看出這些槍不同於前世那種制式化武器,槍械的槍管,槍托,全部都是手工打磨的,且許多槍管都是外露的,滿滿的廢土手工作坊風格。

更讓夜星震驚的是周圍的圍欄中,被關押着的全是一絲不掛的人類,有男有女十幾個人,擠在一個狹窄的牢籠中,眼巴巴的等待着這些妖狐的投喂。

這場面,極大的刺激了夜星前世作為食物鏈頂端的人類的自尊心。

夜星被拖到了一個單獨的牢籠前,緊接着就被丟了進去,大門關閉。

「該死!」,夜星已經弄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自己穿越也就穿越吧,居然穿越到這種地方。

這和穿越成屠宰場之中的待宰牲畜有什麼區別。

夜星現在什麼都沒有,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件衣兜都沒有的破麻布衣,身體素質還遠低於正常人的水平。

而且和其他穿越者會有原主的記憶不同,夜星連原主的一點記憶都沒有。

自己是什麼身世,這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這些狐狸是什麼,全部都一無所知。

所有的榮譽,幸福的未來,都瞬間破滅。

忽然,大門的一個艙門被打開,從其中推進來了一個盤子。

外面的狐妖暴徒俯視着趴在地上的夜星,笑道,

「人類,好好吃吧,這可是大豆混小米蒸煮成的飯,還加了靈鵝肝,專門給你補血用的,趕緊養好了身子,女王還等着再要你一次呢!」

夜星憤怒的一拳砸在了地板上,驚動了隔壁牢籠中的幾個人類。

比起身體上的摧殘,這種被當做畜生馴養的精神上的摧殘,讓夜星更感覺痛苦。

夜星趴在地上,忍受着身體上酸痛的折磨。

這種酸痛感和勞累感,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了。

依稀記得,高二過後,就沒有再經歷過這樣的痛楚,再累至少也不會酸痛。

上次這樣的酸痛,還是在第一次入校的時候,那天自己被教官訓得死去活來,背着二十公斤的負重,跑了十圈。

自己和同學們累倒在了操場上,教官拿着馬鞭從自己身上跨過,嚴厲的訓斥着,

「步兵是戰爭的最前沿,以寡擊眾,用血與鐵磨鍊意志。可天下太平的環境給了我們什麼,資源豐富,嬌生慣養,讀個軍校,還倒貼給你們錢。

你們有誰面臨過真正的絕境,如果在面臨的時候,拿不出勇氣,畢業後就給我滾去新東方學做飯,然後進炊事班!」

忽然,夜星睜開了眼睛,目光銳利,「想把老子當牲畜養,白日做夢,老子要逃出去!」

《我的九隻御寵傾國傾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