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絕美女鄰居
我的絕美女鄰居 連載中

我的絕美女鄰居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東山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林 沈秋水 都市小說

【都市+異能+武道】父母都是火種能力者,可姜林卻遲遲沒有覺醒火種,還跟了一個老頭子習武,有天回家後,竟發現對門搬來一個美女鄰居,殊不知,她就是母親發的短訊中所謂的驚喜……展開

《我的絕美女鄰居》章節試讀:

在京都的一座軍事基地中,姜天陽正在其中緩慢踱步,像是在欣賞周圍的景色。

雖然是座軍事基地,但其中並沒有多少穿着軍裝的軍人,來來往往都是穿着便裝的人員,每一個看到姜天陽的人都會停下問好,而姜天陽也會一一回應。

這裡是四象的總部。

姜天陽走到了基地中心最大的建築物那邊。

「正在識別身份,請稍後,識別成功。」

一道僵硬的機械女聲響起,隨後,大門緩緩向兩邊移動。

「這門真麻煩,要我說還不如換個普通的門。」姜天陽嘴裏嘀咕。

他走到了一處會議室,進來後,裏面一張長長的金屬制會議桌,只有左邊的靠門位置還有一個空座位,他走上前坐了下去。

「姜天陽,你來晚了。」坐在會議桌中間的老人看了過來。

「大總領,我下次一定不遲到。」姜天陽站起來義正言辭道。

「哦?是嗎?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先坐下來吧。」老人揮揮手。

「既然人全都到齊了,那會議就開始吧。」

這個會議人不多,只有15個,但全部都是重量級人物,為首的老人,是四象的最高指揮官,大夏的兩位神級強者之一,其實力在全世界都是屈指可數。

坐在會議桌兩邊的,包括姜天陽在內的十四人,都是大夏的S級火種能力者,其中有人甚至已經到達半神。

姜天陽在這些人中,也算是比較年輕的,這些人中不乏像最高指揮官這樣的老人。

驀地,姜天陽察覺到一道帶有殺意的目光,他轉頭看了過去,對那人笑了笑,但卻引得那人殺意更盛。

高㐾和石瑜自然也在其中,他們倆和姜天陽還有另一個人都是同一期的。

「姜天陽你給我嚴肅點。」那個老人瞪眼道。

隨後他又在面前一個顯示器上划了劃,十四人面前的會議桌都先是緩緩打開一道口子,然後其中出現一台儀器,射出了一道光幕,上面則有着各種文字,圖片。

「如你們所見,這是從去年開始,到最近出現高階妖物的事件。」老人緩緩說道。

「高階妖物出現地越來越頻繁了,直到最近姜天陽去的海域那邊,竟然出現了兩頭半步s級的蛟龍,這已經是許久不曾發生的事情了。」

「那老頭,出現了咱就去打唄,還能怎麼辦。」姜天陽看老人提到了自己,就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大總領臉一黑,按捺住捶死姜天陽的衝動,繼續說道,

「目前妖物還不算是事,反正出來了都是你們去對付,但我們要防範住真神教會趁此滲透,歐洲那有國家出現大批新信徒的事件了。」

老人真正重視的還是這件事。

而聽到真神教會,在場所有人都神色認真起來。

真神教會,是由一個火種能力者建立的,他自稱真神,而他的火種,在整個人類歷史上都極其罕見,難有與之相比的火種。

那個火種名為信仰,只要有人信仰自己,就可以使自己變強。

而他在獲得強大的力量後,可以賜予自己的信徒力量,讓一個沒有火種的普通人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相當於創造出一個火種能力者。

當然,賜予力量是有限制的,那個人的體質是否適合也是一重大關鍵,能夠獲得力量的人,對於那位所謂的「真神」,所提供的信仰之力更加龐大,但,就算是普通人也依舊能提供信仰之力。

要問為什麼獲得不了力量還要信仰他,有些人看到已經有人被賜予了力量,即便先前知道了需要契合,他們也會變得更加虔誠,認為是自己不夠虔誠才會得不到賜予,想要以此再來試一試。

曾經「真神」剛剛出現的時候,那時候的人們大多不像現在這樣,那時候發展落後,以至於他在短短几十年內就成為了神級強者,聚攏了大批信徒。

隨後世界上其他的神級強者也漸漸注意到事情的不對,開始阻止教會繼續擴張,歐洲各國都將教會成員全部驅逐出境,以此來最大力的阻止他,而他也意識到,繼續待在那裡,可能會被數名神級圍攻,就去海上以力量創造出一座島嶼,帶着他的大批重要信徒在上面居住。

然而現在還是時不時有人成為他的信徒,最近百年都滲透到了別的大洲,各國對此都是嚴厲打擊,因為現在隨便一個信徒帶着他的雕塑出去就可以發展新信徒了。

「大總領,那您現在打得過那位真神嗎?」高㐾問道。

「我不是他的對手,曾經我們兩人聯手都才與那位真神勉強打平,而且在他剛成神的時候,就有過好幾次神級對戰,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大總領苦笑道。

「信仰之力,真的匪夷所思啊,不僅能造出大批的能力者,還能使用別的火種的能力並且永生,這輩子沒打過這麼變態的。」

眾人聽到後皆是震驚,他們知道百年前教會剛入侵大夏時,兩位神級勃然大怒,同去歐洲找那位真神大戰,最後的結果不得而知,沒想到居然才是勉強平手。

「那為什麼所有神級不聯手討伐他呢?」有人問道。

「倘若他當初繼續待在陸地上,肯定就會被圍攻,而現在他在海上,遠離陸地,沒人願意做出頭鳥。」老人解釋道。

——

眾人都走出了那座建築,姜天陽走着走着,身後傳來一聲怒吼,

「姜天陽,你給我站住。」

「怎麼了啊,山海?這麼大火氣。」姜天陽故作驚訝。

「明知故問,說,為什麼讓我女兒去應天城。」沈山海恨不得揍他一頓,剛回來發現女兒沒了,一打聽是被哄去應天城了。

「我就是讓她去跟我兒子交個朋友啊,山海,不至於吧?」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我未來的女婿,怎麼著也得比我強,那樣才能保護好我女兒。」

「那不就正好,我兒子以後鐵定比你強。」姜天陽自豪道。

見沈山海還是那副樣子,他便拉出沈山海的肩膀,頭湊過去,

「來,山海,你離得近點,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千萬別出去傳,我可是信任你才告訴你的……」

沈山海不情不願地湊過去聽姜天陽講了此次去蘇省的經過……

「這麼說,姜林那小子還真能行?」沈山海問道。

「必須滴。」

「萬一他倆成不了咋辦?」

「那就是你的損失咯,山海,先不管這個,咱哥倆這麼久沒見面了,去搓一頓。」

周圍眾人看這倆人從大聲說話到小聲bb,再到要去下館子,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在四象學院時期便是要好的朋友。

只看兩人勾肩搭背地向外走去。

……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