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老婆竟是冥界女神
我的老婆竟是冥界女神 連載中

我的老婆竟是冥界女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縷清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殷兮月 荀錦奕 都市小說

【奇幻】+【情感】+【搞笑】+【懸疑】+【無後宮】的都市奇幻小說幾萬年前人類與神靈由於互相猜忌導致了一場慘烈的激戰,最後神靈妥協,人類雖勝尤敗但其中一人卻偷偷與神靈生下一子,這孩子身上流淌着古神靈的血液直到幾萬年後,有精怪認出了這孩子的後裔,想要搶奪他身上的古神靈血脈另一邊,地府最高領導人北陰大帝的女兒卻無意間守護了「他」,一件件詭秘懸疑的事件頻繁地發生,一場場人、妖、鬼、神的勾心鬥角不斷地上演...展開

《我的老婆竟是冥界女神》章節試讀:

荀錦奕現在已經有些神經錯亂了。

他下意識地縮了縮身子,眼神直直地盯着對方:「你…你是說…」

殷兮月依舊還是那副笑靨如花的樣子:「其實吧,有些事我沒法給你解釋,總之你就當做自己還在做夢就好了。」

「我…我還在夢裡?」荀錦奕精神開始恍惚了起來,「這不會是什麼『鬼打牆』吧…」

「這可不是什麼普通的『鬼打牆』,」殷兮月擺弄着自己的頭髮說道,「你聽說過『 夢貘』嗎?」

「什麼饃?」

殷兮月看着對方那認真卻又無知的樣子,忍不住又咯咯地笑了起來。

「夢貘,顧名思義,就是吞噬掉你的夢境,然後無限制地在你身邊重現的一種上古生物。它是我父親的寵物,如今跑到…跑到你們這,我需要把它帶回去。」

荀錦奕越聽越糊塗:「哎呀聽不懂,我現在就想知道我是怎麼得罪它了?我怎麼才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殷兮月嘆了口氣表示自己的無奈:「我先帶你離開這裡,剩下的回頭再說。」

說罷她就挪到了駕駛位,啟動了汽車。

「別費勁了,我們這樣莽撞地開車,除了危險會隨時降臨之外,根本走不出去的。」荀錦奕頹廢地說道。

「你們肯定不行,但是這個世界,還沒有能攔住本女王的東西。」殷兮月嗚地一聲就讓車子飛也似地沖了出去,「捂住腦袋,別怪我沒提醒你。」

荀錦奕根本沒聽到她說什麼,只是看到車子好像撞到了一塊擎天大的五彩玻璃一般,瞬間整個世界被撞的支離破碎,他也隨着整個人暈了過去……

沒過多久,他漸漸醒了過來。

剛眯起眼睛,眼前一片刺眼的亮光讓他不得不用手遮了起來。

適應了一會兒,發現眼前有一名穿着性感泳衣的女孩子,正在瑜伽墊上做着健身操。

「那個請問…」荀錦奕有些不太好意思,「請問這裡是…」

「嗯?」女孩子停止了動作,回頭看着他,「呦,醒了?」

荀錦奕這才發現對方是昨晚上那個叫殷兮月的女孩子。

荀錦奕看得是鼻血直流,「喂,你做個健身操有必要穿成這樣嗎?」

殷兮月更加感到奇怪了:「在這裡,不穿成這樣才奇怪吧?」

荀錦奕這才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海灘上,周圍不少人正在游泳呢。

這一下換他尷尬了:「啊這…哎,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剛才不還是…」

他趕緊轉移了話題。

殷兮月瞥了對方一眼,走到他身邊彎下腰一字一字地說道:「喂,我剛剛救了你,你不應該先感謝我的嘛?」

荀錦奕這剛滿18歲的直男,哪裡受得住這種秀艷的場面,趕忙捂住鼻子坐了起來,假裝咳嗽了兩聲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

「哦,那個…謝謝了哈,哈哈…哈哈哈…」

殷兮月根本沒在乎這些,她坐到旁邊的躺椅上,喝了口水說道:「你父母並沒有死,至少沒去地府報到。」

荀錦奕聽到自己父母的事,立即嚴肅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的?」如今眼前再怎麼美好的「風景」,荀錦奕也無心觀看了,「所以我父母在哪裡?」

殷兮月輕輕地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只是這小閻羅並沒有向我報告你父母的死訊,這就說明他們還活着。」

「小閻羅?」荀錦奕摸了摸後腦勺問道,「對了,我還一直沒有問你是誰呢?」

「我是誰不重要,」殷兮月咕嘟咕嘟地灌了兩大口果汁,「你包里的東西,可以給我看看嗎?」

荀錦奕這才想起來自己挎包里還放着一個神像。

「喏。」他伸手遞了過去。

殷兮月放在手裡,左看看右看看,時而點頭時而搖頭,弄得荀錦奕是一頭霧水。

「怎麼樣,發現了什麼?」

「這東西我沒什麼印象…?」殷兮月眯着眼睛說道,「晚上12點,你去西口碼頭等我,也許那裡有答案也說不定。」說完,殷兮月打了個響指,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經過了前一晚上的事情,對於荀錦奕來說,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足為奇了,可是他凝望四周,好多人都對着他這麼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說什麼,這讓他有些緊張。

「唉,年紀輕輕地真可憐,對着空氣又是流鼻血又是自言自語的…」

荀錦奕這才發現,這些人壓根就看不到殷兮月。

「原來小丑竟是我自己…」

夜裡12點,煙陽市西口碼頭。

這片碼頭一年幾乎都無停歇,可今晚卻出奇地安靜,船隻都安靜地停靠在碼頭。

抬手看了看手錶,已經接近午夜。他生怕那個女人又憑空出現在自己面前,所以不停地轉着頭看着自己周圍。

「噔咔,噔咔…」高跟鞋落地的聲音由遠及近。

他以為是殷兮月來了 ,正準備去打招呼的時候,身後忽然伸出兩隻手,一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另一隻就勒着他的脖子,像拖死狗一般迅速地把他拖進了旁邊的船艙里。

「嗚嗚嗚…」

「噓,別整事哈。」一個操着東北腔調的女聲在耳邊響起。

荀錦奕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忍不住朝着對方的大腿猛地掐了過去。

「我×!」那人趕忙鬆開了雙手,「來真格的是不?!」

「咳咳…」荀錦奕終於再次獲得了呼吸的權利,剛準備和自己身後這個女的理論兩句,就再次被對方捂住了嘴巴。

「別出聲,你看。」

藉著微弱的路燈,透過縫隙看到外面有個高挑的女人駐足在自己剛才所站的位置。

那女人的長相別提多奇怪了,細長的耳朵如同女孩兒兩側鬢角一般隨意耷拉在肩膀上,額頭處有一個閉着的眼睛,臉上有一些類似紋身一般的紋路,眼睛出奇的明亮,整張臉看起來就好像人與貓的合體。

「這是獰鬼,動物死後也有修行的。她不屬於人界,也不屬於地府,更不可能是天上的東西。她屬於『離界』。這玩意兒自己修了天眼,平時一般不出現,今天來了,恐怕不能有善果啊。」女人解釋道。

「我們為什麼這麼小心?被她發現了會怎樣?」荀錦奕已經忘記剛才這女人是怎麼對待自己的了。

「以後你會有機會知道的。」女人這才鬆開了手。

荀錦奕揉了揉脖子,剛一轉頭準備說些什麼,就只見對方一張慘白的大臉盤子附在自己耳邊,雖說看起來略顯滑稽,可在這夜色瀰漫的時刻,尤其的恐懼。

《我的老婆竟是冥界女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