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識海是龍族客棧
我的識海是龍族客棧 連載中

我的識海是龍族客棧

來源:google 作者:大夢弦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奈璃 納天

末日廢土中孤獨求生的少年誓志屠盡所有龍族,他的識海卻被龍族公主悄然佔據,是仇敵?還是戀人?最終她起誓,為你,我願屠盡萬千同族!展開

《我的識海是龍族客棧》章節試讀:

「警告,警告,主營養液即將耗盡,請儘快補充……」機械的女聲在耳邊響起,但他有如懸浮在深深的海底,昏昏沉沉,無力去思考。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又傳來這個機械女聲沒有情緒的聲音:「警告,警告,主營養液耗盡,現在切換備用輸送管……」

納天感覺自己很難受,是那種透不過氣來的憋悶感,他想上浮,但他似乎下潛的太深了,怎麼游不到水面。

最後這個女聲依然機械地、沒有情緒地說:「備用輸送管內無營養液存貯,無法切換,營養倉內的維生系統將停止工作,即將刺激培養主體的神經,即將斷開所有的導管……」

納天猛然驚醒,他想大口大口的喘氣,但卻吸不到任何空氣,他掙扎着睜開眼睛,眼前是一面弧形的玻璃,他想也沒想,一拳就將玻璃擊出個大洞,果然他呼吸到了空氣,雖然並不新鮮,夾雜着濃濃的腐臭味,但確實是真正的空氣。

納天的憋悶感緩解了一些,他立刻警惕地環顧四周,發現**裸的他躺在一個營養倉內,身下還有緩緩退去的營養液,在他的身體四周,還有垂下的眾多管子,看身體上的痕迹,這些輸送管明顯剛剛才脫下。

納天的思緒活了起來,看到這些科技產品,他明悟他並沒有前往地獄或是幽冥,似乎他被人救活了。

納天曲膝一頂,營養倉的頂蓋就如炮彈般飛出,重重地撞在天花板再反彈到地面。

納天有些愣神,自己的力量怎麼又增長了?

不過納天無心研究自己的身體,他更急於探索環境,他十分好奇,救下他的人在哪?為什麼此刻四周無人?

他一步跨出營養倉,落地後腳卻一軟,他無力地跪倒在地上。

納天疑惑了,明明自己很有力量,但怎麼有種有力氣卻使不出來的感覺?

納天心中更加警惕了,他慢慢站起,仔細打量了自己的身體,沒錯啊,還是自己的身體,那一分一毫都是熟悉的自己,連腹下的黑毛都幾乎和原來一模一樣!

他再藉著醫療設備櫃的光澤面看了看自己的外貌,依然是那個十六歲的青澀少年,依然是不那麼帥、有些普普通通、但人畜無害的模樣。

納天舒了口氣,看來他還是原來的自己,並沒有被改造成機械人,也不是轉生或是被替換了身體。

心神略定的納天輕輕活動一下身體,看來是久睡讓他的機能有些下降,神經有些不協調,活動活動就會慢慢恢復。

納天看到了房門,他正準備上前拉開,突然他的腦海中如遭雷擊!他發現了不妥之處!

他想起來了,他的左臂曾經被綠龍吐息結晶化了,再在巨艦墜落後的衝擊波中被粉碎!而且他最後是被戰艦碎片穿透了胸腹!

那現在他左邊的胳膊又是什麼?他的胸腹之間又為什麼沒有一絲傷痕?

納天屈臂握拳,將左手放在眼前仔細打量,再伸開再握拳,仔細感受,這確實是血肉臂膀,感覺上也無任何阻塞感,這不是機械臂,也不是嫁接的別人手臂。

納天輕輕吐了口氣,看來解救他的人或組織實力非常強大,竟然可以發明出肢體再生的醫學難題,有了這種技術,修復疤痕自然輕而易舉。

納天對這個神秘的人或者組織產生了感激之情,如果他們解救他也有目的,只要不違背良知,納天都準備答應。

納天伸手準備拉開房門,但入手的感覺卻讓他遲疑了,他鬆開了門把手,再將手伸到眼前,他手上是一層灰塵!

納天再次提高了警惕,這灰塵表明這裡許久沒有人進入了,而且這還是密封很好的醫療室內,外面豈不是已經有厚厚的灰塵了?

這是有多久沒人進入這裡了?幾年?還是十幾年?

解救他的人去了哪裡?外面是什麼情況?龍族又打來了嗎?

滿腹疑問的納天反而謹慎了,他沒有急於出去,開始在室內調息然後打拳,打一套最基礎的部隊戰拳「軍戰八式」,他需要儘快讓自己的身體協調過來,以應對將要出現的各種危險。

連續打了十幾遍,納天才感覺身體微微發熱,然後他再改打形意拳,形意拳重意不重形,雖然動作感覺更簡單,但納天打的卻更加吃力。

終於在納天微微出汗的時候,納天滿意的感覺到體內重新滋生出了真氣,這就像久旱的溝渠終於重新有了流水,雖然水量很小,但也能滋潤乾枯的脈絡。

納天感覺差不多了,雖然實力沒有恢復,但也不是笨手笨腳的了,他看了看,選擇了一根沉重的支撐柱當武器。

然後他開始尋找衣物,畢竟他是社會人不是野獸,他出去是要尋找人類的。

他在柜子中發現了一套防護服,含鉛纖維絲編織的防護服肯定無法提供舒適,但聊勝於無,他伸手去取時卻呆住了,這防護服一碰就碎!

納天的神情立刻凝重了,他沉睡的時間也許遠不止十年!

納天不敢細想,他拿起一截還沒有降解的金屬絲防電簾,草草地圍住下身,然後抄起支撐柱。

他再深吸一口氣,慢慢拉開了房門。

門外是一條走廊,納天沒有急於跨出去,而是仔細傾聽,但只有一片寂靜,只有昆蟲爬過的悉索聲,連納天希望的風聲都沒有。

納天警惕地探出頭,左右打量,眼前的情景沒有出乎他的意料。

左邊沒有路,是坍塌的走廊,右邊同樣不通,還是坍塌的走廊!

但忽明忽暗的應急燈卻讓納天有了希望,這些以恆星照射為能源的應急燈沒有完全熄滅,說明他並沒有被掩埋在深深的地下,而且外面真的有陽光,而不是被遮天塵土掩蓋下的冰河世紀!

待納天一路搬開倒塌的鋼筋水泥,終於站到了屋頂,打量着四周,他的心卻不斷往下沉,沒有一絲重見天日的喜悅。

外面的世界是灰濛濛世界,放眼望去,一切都是灰的,灰得讓人壓抑。

天空幾乎全被黑壓壓的烏雲所籠罩,中間還夾雜着大片火燒般的紅色,十分刺眼。

在納天的記憶當中,只有地獄是這種天空,可能還有傳說中以血和紅為主題的血魔界,難道自己來到了那裡?

再仔細觀察腳下的大地,卻是無盡的廢墟,那些殘缺的建築雖然只餘一小部分,還被蔓藤和灰塵掩蓋,但那方方正正的外形還是讓納天感到熟悉,這確實是人類的建築風格。

什麼時候地獄或是血魔界的建築風格和人類一樣了?

突然身後有冷風襲來,納天下意識地舉棒橫掃,身後傳來動物痛苦的嘶吼,入手沉重的感覺讓納天知道,偷襲他的是一隻大型動物。

受傷的動物再次爬了起來,開始圍着納天打轉,它的模樣再次讓納天略微愣神。

這可能是一種蜥蜴,但其皮膚上有着大片大片綠色的霉斑,霉斑的中間都有些潰爛,它吞吐的長舌幾乎是純黑色,滴下的口水落地後卻冒出青煙!

魔化生物!這裡不是人域!

魔化蜥蜴再次撲了上來,無心糾纏的納天全力砸下,金屬柱深深地嵌入魔化蜥蜴的頭頂,腦漿四濺!。

納天后跳躲避,腳下傳來破舊金屬被踩碎的「嘎吱」聲。

警惕的納天彎腰環顧四周,還好,擊殺這隻蜥蜴並沒有引來更多的敵人。

低頭,納天被他踩出的金屬片所吸引,雖然只露出一角,但這樣式納天十分熟悉,他忍不住輕輕將金屬片從土中拽出,一眼看去納天就如遭雷擊!

上面赫然寫着聯邦文字「仙女街七十八號」!納天還清楚地記得這個地址是一家大型健身館!

原來這還是聖女三號星內,還是那個熟悉的城市,但現在已經盡成廢墟,破敗得連納天都沒有認出。

納天心情複雜地觀察着四周坍塌的樓宇間雜草叢生,有些殘缺的樓房裏面甚至已經長出了大樹,還是參天大樹!,從一些邊角之處納天還是和記憶中的建築對應上了,這裡確實還是他曾經熟悉的地方,但現在納天卻發現不了一絲一毫人類生存的痕迹!

一隻獾從懸浮車的殘骸中竄出,它先警惕地望了望高處的納天,然後一頭鑽入了草叢之中。

一群飛鳥從納天的頭頂掠過,哪怕納天對動植物沒有研究,也知道這是他從沒見過的物種,而且觀其利齒和尖爪,這些鳥全是食肉的。

納天終於接受了現實,這是末世,是廢土,這是以人類廢墟為基礎發展而來的原始森林!

不過納天不相信自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倖存者,人類雖然比不上蟑螂,但生存能力一樣頑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