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的手機連大明
我的手機連大明 連載中

我的手機連大明

來源:google 作者:叫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偉超 朱元璋

劉韋超不過就是一名普通的社會青年,平日里他一直都在思考如何打工賺錢那一日,他偶展開

《我的手機連大明》章節試讀:

  「身為幾百年之後的人,又是劉姓,肯定沒有騙自己的必要!」

  崇禎皇帝自言自語道,「再說了,如此稀罕之事都能被朕遇到,又是在太廟之中,肯定是列祖列宗保佑的結果,是來幫朕的,絕對不可能來害朕的!」

  「對,就是這樣!」

  崇禎皇帝彷彿是給自己打了氣之後,便站起來走到門口那邊去。

  因為他之前吩咐過,讓所有人離得遠點,必須到門口這邊才能傳喚人:「傳王承恩即刻前來見朕!」

  吩咐下去之後,他又回到殿中,拿出手機,看着劉韋超發給他的那兩張圖片,好久不動。

  與此同時,天光大亮之下,文淵閣這邊的內閣成員,一個個就都納悶了。

  「今日陛下怎麼如此反常,都到這個點了,都還沒傳召議事?」崇禎十二年就入閣的張四知疑惑地開口問道。

  進出內閣多次的賀逢聖聽了,便有點擔心地說道:「該不會是山海關的敗仗消息,以至於龍體欠安吧?」

  聽到他們這話,內閣首輔周延儒當即淡淡地說道:「陛下日夜操勞,休息個一日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他都這麼說了,內閣裏面的人便都不議論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各自找了借口離開。

  彼此之間,其實也都心知肚明,離開的人是去幹什麼的!

  於是,在文淵閣這邊的拐角,或者是柱子邊上等等,就有見到這些內閣成員本人,或者是他們的下屬在和內侍啊、宮女什麼的交頭接耳,打聽宮裡的情況。

  「昨夜陛下去太廟,太祖皇帝顯靈了?這怎麼可能?」

  「太祖皇帝賜下寶物?是陛下親口所說?這不可能!」

  「子不語怪力亂神,這簡直就是胡扯!」

  「那寶物是個會發光的東西?還能說話?這麼騙老夫,你覺得老夫會相信?」

  「……」

  一時之間,內閣的這些成員打聽到的消息,全都是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消息。

  既然是難以置信,換句話說,也就是沒人相信。

  其實,說句不好聽的話,如今這個皇帝,是個什麼脾氣性格的,他們早已摸得一清二楚。

  耳根子軟,只要多吹吹風,或者說用上三人成虎的那種招數,就能把他忽悠得找不到北。

  反而是那些同僚,更需要防備,避免他們把皇帝忽悠了。

  崇禎朝,一直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也是如此,崇禎朝的首輔換人,就和上廁所一樣隨便,因為黨爭之下,一派上台,另外幾派就能聯合起來忽悠掉皇帝。

  而在司禮監,這裡的氣氛就要比內閣那邊凝重多了。

  畢竟司禮監這邊,比起內閣那邊要知道得多,也清楚地多。

  更關鍵的是,司禮監掌印太監王德化在昨夜被皇帝勒令脫下了褲子。那會兒,至少王德化是眯眼看到了,崇禎皇帝的手中確實有個會發光的東西!

  而且作為皇帝的身邊人,他敢絕對保證,皇帝身邊以前從未見過那樣的東西。

  此時,就見王德化看着底下的一眾秉筆太監,冷聲喝道:「你們有人知道萬歲爺手中那東西是什麼來歷么?」

  很顯然,他不可能要到答案。

  就見他冷着臉,掃視了一圈之後,突然陰森森地喝道:「誰要是想繞過咱家去討好萬歲爺,想着爬到咱家頭上的,呵呵,咱家會讓他後悔出生的!」

  他剛說完之時,忽然有一個小內侍匆匆趕到,立刻向他稟告道:「老祖宗,萬歲爺在偏殿那邊折騰一口井!」

  王德化要知道崇禎皇帝的一舉一動,因此一直派有人看着崇禎皇帝,此時一聽,不由得很是奇怪,連忙問細節,隨後就有點傻眼了。

  因為根據他所了解的崇禎皇帝,完全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的!

  這到底是怎麼了?

  自從兵敗消息傳來,哪怕獨自在太廟裏面,王德化也不意外,可隨後的一切,好像都脫離他意料了,這是怎麼回事?

  有點納悶之餘,王德化便又威脅了手下這些秉筆太監一番。因為他知道,能當上秉筆太監的,一般都是崇禎皇帝信任的人。對他有威脅的,也肯定只會出自這些人中。

  因此,哪怕這些秉筆太監對他很順從,他也要敲打敲打,免得這些人眼紅他的位置,在背後搞鬼。

  他心中很明白,司禮監掌印太監這個位置,只要是宦官,就沒有不想的。光是如今外廷官員的孝敬,就能讓人眼紅的!

  正在訓斥着呢,忽然,有一個小內侍匆匆趕到,向王德化行禮道:「老祖宗,萬歲爺召見王承恩王公公!」

  王承恩正在挨訓時,一聽到這話,頓時一愣。

  王德化則馬上盯向他,冷聲喝道:「不要把咱家剛才的話當耳邊風,好好伺候萬歲爺便是,敢說其他的,呵呵……」

  「兒子不敢!」王承恩一聽,連忙回答一聲。

  王德化是當初信王府上的老人,能和王德化掰手腕的,也只有當初的老人曹化淳。不過曹化淳已經病退,如今宮中王德化已經是第一人,誰敢得罪?

  王德化聽了,哼了一聲,然後交代王承恩道:「看着萬歲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或者說如果你察覺萬歲爺為什麼會反常,便如實向咱家稟告,不得半點隱瞞,否則咱家絕不饒你,懂么?」

  王承恩聽了,連忙答應一聲,然後便匆匆走了。

  說實話,他其實也非常好奇,如今得皇帝傳召,想要知道有關皇帝的傳言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多大一會功夫,王承恩就出現在崇禎皇帝面前。

  讓他有點意外的是,在見禮之後,崇禎皇帝並沒有像平時一樣讓他平身,反而一直盯着他在看,好像要把他看透一樣,看得他不由自主地出汗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崇禎皇帝才開口說話道:「平身吧!」

  王承恩聽了,鬆了口氣,施禮站了起來。

  可沒想到,崇禎皇帝竟然又盯着他,甚至還圍繞着他轉着打量。

  這讓王承恩渾身不自在,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便又想跪下請罪。

  正在這時,崇禎皇帝開口說道:「朕真是沒想到,這麼多宦官中,竟然數你最忠心!」

  「???」王承恩一聽,腦海中立刻冒出了一連串的問號?

  這是什麼情況?

  是皇帝的試探,還是王德化的手段?

  身在宮中,爾虞我詐的事情多了去,必須小心翼翼,才能生存下來的。

  王承恩聽了,連忙回答道:「萬歲爺這話是折煞奴婢了,不說別人,光是王……」

  他還沒說完,崇禎皇帝就不耐煩地一揮手,阻止了他說話。

  而後,就盯着他說道:「朕說你最忠心,又豈會隨口亂說?」

  王承恩一聽,心中大喜,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讓皇帝有了這樣的印象,這可是大好事啊!

  他不敢說話,只是垂手聆聽皇帝的話。

  崇禎皇帝盯着他,忽然問道:「朝局如此不堪,文武百官無能,廠衛負朕。因此,朕欲重設西廠,由你執掌,監察東廠和錦衣衛,監察文武百官,你可願意?」

  這個話,讓王承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聽錯了,當即詫異地抬頭看向崇禎皇帝,一時之間,都忘記了敬畏。

  「宮中如今朕能相信的,也只有你了!」崇禎皇帝盯着他繼續說道,「你能替朕辦好這個事情么?」

  再聽到這話,王承恩便立刻明白,他沒有聽錯,萬歲爺要重開西廠,並且還要他來執掌西廠,凌駕文武百官和錦衣衛以及東廠之上。

  這種權力,完全可以說,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就連當初的九千歲,其實也沒有這個皇帝明確賦予的權力。

  因此,王承恩第一時間的反應,那是欣喜若狂。

  當宦官的,誰不想着宮中第一人的位置!

  可是,轉念一想,王承恩就怕了。

  西廠也就出現過短短兩次,如今隔了那麼多年再開西廠?

  別是萬歲爺在試探自己吧?畢竟魏忠賢可是被眼前這位大卸八塊,還把魏逆一案擴大化處置的。

  這麼想着,對於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王承恩不敢撿了!

  「萬歲爺,重開西廠事關重大,牽扯甚多……」

  王承恩婉轉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崇禎皇帝不耐煩地打斷道:「西廠開不開,朕說了算!朕只是問你,能不能替朕管好西廠?」

  王承恩聽了,雖然沒敢看崇禎皇帝,但是感覺到崇禎皇帝的目光就猶如實質一般盯着自己。

  宮裏面混了這麼多年,能成為崇禎皇帝信得過的人,絕對不是蠢材。

  王承恩知道這種情況下,他是沒得選擇,也不能再猶豫下去,否則就算是好事都可能變成壞事,便連忙跪下接旨道:「奴婢肝腦塗地,也一定要竭盡所能做好萬歲爺交代的事情!」

  崇禎皇帝一聽,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道:「好,朕就知道,你對朕是最忠心的。」

  隨後他笑容一收,嚴肅地交代道:「如此,立刻去辦此事。西廠衙門依舊設在原處,至於人手,由你去挑,宮中,錦衣衛還是其他禁衛,全都可以去挑。總之,大張旗鼓地搞起來,讓所有人知道,朕對他們不滿意。」

  王承恩聽得振奮,心中已經明白,這應該不是試探他的。

  而且他還聽出來,崇禎皇帝還給了他非常大的權限。

  於是,興奮之餘,他也還帶了一點謹慎,便又向崇禎皇帝請示道:「萬歲爺,那奴婢要做到什麼程度呢?」

  「什麼程度?」崇禎皇帝聽到這話,稍微重複了一下,隨後立刻想起劉韋超對他說得話,又想起他上吊時候所寫下的「諸臣誤朕」。

  於是,他便毫不猶豫地接着對王承恩交代道:「東廠,錦衣衛破不了的案由西廠來破,還有,東廠,錦衣衛不敢殺的人西廠殺,東廠,錦衣衛不敢管的事西廠管,一句話,東廠,錦衣衛管得了的西廠要管,東廠,錦衣衛管不了的西廠更要管,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