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的天兵天將
我的天兵天將 連載中

我的天兵天將

來源:google 作者:杜昂的一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1748 古代言情 洛一染

現代女生洛一染因與人打賭輸掉了比賽,坐上了時光機穿越到了古代,遇到了自稱是天兵的1748,沒想這裡遍地是神仙妖怪機緣巧合下吞下了仙界公主洛傾寒的仙骨和靈丹,看到了洛傾寒公主的一生,醒來後開啟了自己修鍊逆襲之路,也與男主結下了不解之緣展開

《我的天兵天將》章節試讀:

回到懸崖邊的小屋子,洛一染還在為自己賺到的「外快」沾沾自喜,卻瞧見無錯獃獃地立在原地,好像在思考什麼。洛一染也懶得理他,興沖沖地跑到溪邊蹲下,將懷裡的小珠子悉數掏出來,在月光下照着看了又看。

珠子泛着奇異的淡藍色光芒,在月光下特別的耀眼。洛一染心裏暗喜,「這下總算撿到寶了,也是不枉此行啊!」

「這是皎珠,一顆就價值連城,恭喜你啊!」頭頂上傳來了1748的聲音,聽上去慵懶極了。

「你怎麼還在這裡?」洛一染疑惑地問道,「你們不執勤了嗎?」

「額...」1748似乎沒想到她會這麼問,漂亮的眼睛瞪得溜圓,直勾勾地看着洛一染,半晌才嘆了一口氣,道:「就走了。」然後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洛一染癟癟嘴,感嘆道這傢伙工作態度也太不積極了,這樣下去怎麼升職加薪?一轉頭就發現無錯挪着小步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朝她走過來。

「姐姐。」無錯開口道。

「小屁孩你還不困啊,姐姐我都要困死了。」洛一染朝他嚷道,「先休息吧,哦對了,你得打地鋪啊,就一張床!」洛一染覺得無錯就是個半大孩子,看到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今年也十五歲了,啊!好想家!洛一染邁着腿想往屋裡走。

「姐姐。」無錯又叫她,「我有些事想跟你說。」

「好好,你說吧。」洛一染打着呵欠,眯着眼睛看着他。

「姐姐不是想知道我是誰嗎?」無錯換了個姿勢,靠着溪邊的小樹坐了下來,「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姐姐。」

「好呀。」洛一染也獃獃地坐下來。

「其實,我是一隻白澤,是神界的神獸白澤一族,我爹是上一任的白澤王。我生下來就比較瘦小,當時母親告訴我,她還擔心我活不下來。我有兩個哥哥,因此她並不奢求我能夠有多強大,只希望我開心快樂地活着就好,所以我的神力並不強。後來,旁系外戚,為了爭權,將我父母兄弟全數屠盡,當時我正在外面玩耍,回去之後,卻見到至親之人全部躺在血泊中,我跑到母親身邊,她還剩下最後一口氣,她讓我逃走。我嚎啕大哭,哭聲卻引來了那些混蛋,母親用最後一絲神力將我送走,而我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將母親打死。」無錯捏緊了拳頭,「我曾偷跑過去,想要報仇,卻被他們抓住,打了個半死扔在了後山的山澗里。」

「無錯。」洛一染心疼地看着他,卻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只好心疼地摸了摸他的頭。

「我一直認為如果我自己夠強大,就能夠為父母兄長報仇,沒曾想落得如此下場。後來,姐姐將我救出來,並給我改名為無錯。」

洛一染瞧着無錯定定地看着她,一股奇怪的熟悉感湧上心頭。那種感覺摻雜着心疼和思念,一時間讓她的心裏變得難過起來。

「姐姐,你怎麼哭了。」

洛一染忙抬手擦了擦淚水,不自覺地眼淚就流了出來:「嗨,可能是你太讓人心疼了吧!」洛一染將淚水擦乾,轉頭對無錯繼續說道:「夜深了,休息吧。」

「嗯,好。」無錯答道。

兩人一前一後回了屋子。無錯拿着被褥找了個靠牆的位置鋪好,背對着洛一染躺下了。

洛一染也躺平在床上,心裏回想着來到這裡的一切不可思議,內心默默地感嘆道:「世界之大,真的是無奇不有!自己的回家路變得遙遠而漫長。」

可能今天實在是太累了,沒一會兒洛一染就呼呼大睡,進入了夢鄉。

卻見這邊無錯起身,靠着牆邊坐起來,靜靜地看着洛一染。隨後,旁邊多了一個人,靠着他坐下,兩個人四隻眼,齊刷刷地盯着床上的洛一染。

「你怎麼知道她回來了。」1748率先開口,輕聲打破了沉默,「天宮裡她看到的那雙眼睛是你吧。」

無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過頭看着1748,一字一句地對他說道:「這次,她只能為自己而活。」

「別讓她再愛上你了,也別讓她再試圖突破神劫,古往今來從沒有仙族可以成功渡過神劫化為神族。一千年了,才等到她回來的。」無錯從懷裡拿出一個木匣,裏面閃着幽幽的紅光,「她的仙骨被仙族收回,現在已經回到了她的體內,再過些時日就可以與她完全融合。這個是我當初趕過去護下的姐姐的靈丹,我把它保存在荒嶼山,荒嶼村的村民自願為她守護靈丹。只要靈丹歸位,便可助她重塑仙體。」無錯頓了頓,繼續道:「說來那些村民之所以被詛咒,還是多虧了你那個青梅竹馬呢。」

「我與她並無關係,你不要亂扯。」1748答道,「這一次我一定會護她周全。」

說完,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又齊刷刷地盯着床上的洛一染,而我們直播睡覺的主人公似乎毫無察覺,翻了個身,將被子往身上扯了扯,繼續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早,洛一染悠悠醒來,轉頭一看,無錯還是背對着她睡得正香。她揉揉眼睛坐起來,打了一個呵欠,感嘆道昨晚睡得實在是太香了。

為了不吵醒無錯,洛一染躡手躡腳地下床,開門走出去。

關上門的瞬間,無錯就睜開眼睛,但是他卻沒有起身。

洛一染走出門外,今天的天氣格外的晴朗,陽光灑在湖面上,泛着光芒。一旁的海棠樹好像也特別的享受陽光的沐浴,枝丫在微風中輕輕抖動,得意洋洋地向洛一染展示着自己曼妙的身姿。

洛一染伸了個懶腰,想洗漱一下。

將將走到湖邊,一股怪異的風直直向她襲來,風中似乎夾雜着東西,無錯眼疾手快,衝過來將洛一染抱到一旁。

「姐姐,你沒事吧。」無錯焦急地問道。

「額,我沒事,這股風怪怪的,好像有什麼東西朝我過來一樣。」洛一染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口氣說道。

「姐姐你待在房裡不要亂走動,把我給你的簪子帶在身上,我去四處看看,這股風怪異得緊。」無錯不由分說將洛一染帶到房間里,臨走還不忘關上房門。

「簪子?」洛一染想起了第一天見面無錯交給她的那個木盒子,昨晚上自己睡覺的時候將它放在了床邊的架子上,正要去拿,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洛一染還挺詫異,看了一眼架子上的木盒,轉身過去打開門。

門外站着一個十來歲的小蘿莉,身着粉色長裙,盤着兩個髮髻,模樣甚是乖巧,見有人來開門,怯生生地朝裏面望了望,然後對洛一染說道:「姐姐,我來這裡玩耍,迷路了,你能帶我走出去嗎?這裡的路實在是太複雜了。」

洛一染想到自己偷溜出去面對的那十幾條縱橫交錯的小道時,不由地滿臉黑線,當即對小蘿莉說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也不怎麼認識路。」

「你不是住在這裡的嗎?怎麼也不知道路呀?」小娃娃歪着腦袋,圓圓的大眼睛裏滿是疑惑。

「我只是借住在這裡,我才來這裡沒兩天呢!」洛一染心裏想着儘快幫她找到路,走出房間的時候想了想,回屋將那個木盒揣進了懷裡。

「無錯還沒有回來,今天1748也還沒過來,我還是不要走得太遠,免得招惹上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洛一染思忖了一下,拉起小蘿莉的小手,向外面走去。

不一會兒就到了路口,望着這些小路,洛一染抽搐着臉問女孩:「內個,你還記得你當時是走的哪條路嗎?」

小蘿莉搖搖頭,糯巴巴地說道:「姐姐,我不記得了。」

「好吧,那什麼,咱們在這裡等人經過的時候問一問周圍的路人吧!」洛一染對着小蘿莉說道。

小蘿莉將信將疑,看着洛一染找了棵樹靠着坐下,也慢吞吞地坐過去,脆生生問道:「姐姐你是不是路痴啊?」

洛一染連忙反駁道:「才不是,與其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去到處找,不如詢問下有經驗的人,這難道有問題嗎?」

見小蘿莉語塞,洛一染心頭暗自竊喜。

突然那股怪風又直直地朝着洛一染襲來,她一把抓住小蘿莉的手,不知怎的,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