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連載中

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來源:google 作者:那顆糖好甜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安之野 遊戲動漫 那顆糖好甜

因一場意外安之野穿越到一個真實的平行世界,在兩個世界之間來回穿梭,與他一樣遇到如此光怪陸離現象的人不止一個偉岸的摩天大樓是年輕人理想中的燈塔,還是通往地獄的深淵?卡牌覺醒者,異教團,義體改造狂魔,人工智能,公司,還有幫派勢力,在玩家闖入第二世界後,這個世界的大佬齊齊看了過來,把玩家視作頭號追殺的對象隨着玩家們在兩個世界頻繁的來回穿梭,開開合合的時光隧道也給他們所在的第一世界帶來了腐朽之氣,一旦沾染動植物就連人類都會產生變異,新的危機開啟了當別的玩家在高談闊論如何變身救世主改變世界時,安之野則在煩惱今晚吃什麼展開

《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章節試讀:

「那麼客氣做什麼?叫我劉易士就可以了。咱們一起經歷過生死,算是朋友了。」

「你說得對。」這一刻安之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劉易士看着安之野那憨憨的表情表示搖頭,「你還是不笑比較好,笑起來像個憨憨。」

安之野立馬斂起嘴角,心態崩了。

劉易士則笑得無比開心,「跟你開玩笑的。其實你小子笑起來比板著臉好看多了,擁有少奮鬥二十年的資本。」

「謝謝。。」

「我是認真的。」劉易士急了,他還以為安之野因為他的玩笑話生氣了,所以才這樣敷衍的回答他。

「你那麼緊張做什麼?不管是男女都不應該有身材容貌上的焦慮,開心做自己就行了。」安之野滿不在意地道。

在他看來皮囊不過身外之物,保質期也就那麼幾年,人應該精進的是自己的內在。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劉易士拍着安之野的肩膀咬牙切齒道,你長得帥當然敢這樣說。

安之野不解地看着劉易士,感覺他的話裡有話,只是劉易士只是笑笑,起身忙碌去了,他埋頭繼續啃手裡的書。

書本記載了這個世界所有重大轉折的歷史演變過程,方便安之野大概且籠統的了解這個世界簡史。

安之野看了一下午的書,還喝了三百毫升口感不是很美味的牛奶,他的血條也成功提升了三點,儘管奶牛媽媽總是抱怨這草的口感不好,再喂她就要絕食抗-議啦。

但安之野的兜比臉還要乾淨,還負債纍纍,只能假裝沒有看到。

暮色四合,才見哈林頓部族外出辦事的流浪者陸陸續續的回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着顯而易見的疲憊感,深沉的臉上看不出絲毫對新城市的美好憧憬與嚮往。

看着他們臉上緊繃的神情,安之野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看了一下午的書,起初還挺有耐心的一頁一頁往下翻,後來直接翻到近代史的部分,自然了解到這個世界的人生活在一個高科技低生活的畸形社會形態里。

這種糟糕兩極分化的社會背景下,寡頭對資源和技術擁有壟斷性的控制權,享受着高科技時代帶來的利益與全部的**。

且因信息加密技術的發達,導致一大批人不僅無事可干,也無處可去,只能以非常原始的方式匍匐謀生,再加上槍支武器泛濫的緣故直接走上犯罪的路。底層人民被完全邊緣化,隔離在一座信息閉塞的孤島上自生自滅。

因為書本是寡頭們編的,當然各種的歌頌當下社會的高科技與美好,同時唾棄那些底層流民,說他們是無知主動放棄了這個年代的**。

現在的他終於能看懂他們臉上的表情,及Ash年紀小小就有如此多愁感善的豐富情感。

難怪他們會如此痛恨公司跟寡頭。

Ash笑着朝安之野招手,並快步走了過來,「博格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神醫說博格命硬那樣折騰還能挺住,今晚就能做義體植入手術了。」安之野看Ash心情不錯忍不住想調侃他幾句,「心情這麼好發財了?」

Ash被猜中心事憋不住憨憨地笑着,「你太神了,一下子就猜中了我今天去向老闆討到我前陣子被他拖欠的工資。今晚我請你吃合成肉,慶祝博格早日康復。」

「好,謝謝。」安之野笑着道謝。

他心裏忍不住感慨,Ash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就得出去掙錢養活自己。

緊接着他想起自己唯一的親人小侄女,如果他真的不在了,那無依無靠的小侄女又該怎麼辦,會不會像Ash這樣還未成年就得出去打工掙錢養活自己,指不定還會遇到很多很多的壞人。

想到這裡,安之野就忍不住的擔憂煩惱,甚至升起了一股煩躁之意。

不過他這人挺能裝的,不會把自己的心事全寫在臉上,面上依舊風平浪靜的樣子與Ash說說笑笑。

月亮爬上了灰藍調的天空,哈林頓部族的流浪者們驅車來到一處位於郊區的酒吧旅館。

這裡是流浪者的中繼站,很多無處可去又囊中羞澀的流浪者會選擇在這種價格便宜又簡陋的郊區酒吧旅館暫住,或者停下來喝幾杯便宜的酒,喝個酩酊爛醉再接着趕路。

布盧爾族長與酒吧旅館的老闆算是朋友,付了點錢給酒吧旅館的老闆讓他同意他們今晚在酒吧旅館前面紮營露宿。

哈林頓部族的流浪者們圍在篝火邊吃着合成肉配美酒,彷彿掃去了這一日來回奔波的怠倦感。

幾杯酒下肚他們的話匣子徹底打開了,以一種非常輕快的語氣闡述着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例如有老闆以他們工作不達標為由不發薪資,有的流浪者在老闆的辦公室門口等了一整天都見不到老闆一面,還有的直接被人打一頓扔了出去。

像Ash這樣少部分討到薪資的,也被找了一大堆理由扣了一大半薪資,但Ash的臉上依舊帶着笑容,似乎為自己能討到部分工資就感到滿足了。

安之野很想說不應該是這樣的。

可他說了又能怎麼樣,又能改變什麼?

身為人他們實在太渺小了,渺小得就像一粒塵埃,風一吹就散了。

安之野心底有所感悟,如果是他身處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定無法做到像他們這樣坦然面對這一切。當然安之野也不認為自己是個救世主,有能力改變這個滿目蒼夷的世界。

流浪者都把這段經歷當做稀疏平常的笑話拿出來講,說完,笑過,揭過。或者是他們經歷多了,才能這樣當作笑話說出來,博眾人一笑。

難怪昨天晚上Ash會對他從不喝酒感到驚奇,就像看到外星人一樣難以接受。

他看到Ash拿起酒瓶子準備喝,伸手去擋住,「未成年人不許喝酒。」

Ash睜着眼睛盯着安之野看了老半天,看得安之野快要炸毛時,他才緩緩地開口,並露出一臉難怪的神情,「原來你是因為未成年才不敢喝酒。沒事的,在我們哈林頓部族沒有那麼多的規矩,想喝就喝,沒有人會說教你的。」

安之野無奈地搖頭,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向Ash解釋。隨後他也發現自己實在管得有點太寬,他跟Ash只是萍水相逢的關係,他哪有什麼資格對別人的私生活指手畫腳。

Ash見安之野又不說話了,似乎想起了什麼把手裡的酒瓶放下,拍着自己的腦袋驚呼道,「瞧我這腦子居然給忘了,你跟我,還有劉易士約好今晚守在神醫的貨車外面,神醫要給博格做義體植入手術。」

「嗯。」安之野點頭,「如果在手術過程中發生像昨晚的突發事件,那後果可不堪設想。」

Ash重重地點頭,心想還是安之野想得周到,不然他差點因酒誤了大事。

這時有人問了族長布盧爾一個問題,令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安之野渾身一震,回過神來盯着布盧爾族長。

「族長,我一直很好奇,昨天晚上你怎麼知道那頭不明生物的屍體要如何處理?而不是通報安保部從而換取一大筆的**。如果那頭怪物的屍體還留着就好了。」

其實昨天晚上燒了變異犬的屍體以後,流浪者們慢半拍的反應過來,把變異犬的屍體燒了太可惜了,也許可以通報給安保部換取一筆不菲的**。

隨着那人的話音剛落,在場的流浪者全看向族長,就連嬉鬧的孩童也噤了聲。

布盧爾族長十分淡定地淺嘗了一口酒,手臂微垂三根手指捏着酒瓶輕輕搖晃,輕笑着,「那玩意兒根本不值錢。只是有點奇怪,那東西從哪裡冒出來的?它們不該在這個世紀初就徹底被消滅光了嗎?」

「族長,您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都沒有聽懂。」一人好奇地追問道。

「上個世紀爆發了人畜共通的可怕傳染病,所有被感染的人或動植物都會變異成奇形怪狀的可怕生物,主動攻擊人。那怪物死後,病毒還會繼續彌留在空氣中一段時間,順着呼吸道進入體內,繼續感染人或動植物產生變異。必須燒掉,否則等屍體腐爛了,病毒會擴散出來。」布盧爾族長解釋道。

安之野則不解地皺起眉頭,他怎麼沒有在那本歷史書看到關於這一段的記載。

Ash代替安之野提出他心裏的疑惑,「可是族長,我沒有在歷史課本上學到這段歷史,只是說某個國家,忘了叫什麼名字,反正它偷偷搞人體病毒實驗導致的。但沒有說被感染了會導致身體變異。」

其他跟Ash一樣年輕面孔的流浪者點了點腦袋跟着附和。

「你們啊,平時讓你們多讀書你們不聽,你以為上個世紀接連爆發的幾次世界大戰是導致全球生態滅亡的主要原因嗎?」布盧爾族長無奈地搖頭。

「難道不是嗎?」有人歪着腦袋問道。

「呵!」布盧爾族長不予置否地笑出了聲,「歷史書上還寫,上個世紀還未爆發世界級大戰之前,亞亞合眾國那時也還未解體,就成功主導了一起世界級陰謀戰爭,並悄悄在淪陷區搞殘忍的人體實驗,引發全球爆發了人畜共通的可怕傳染病毒。那病毒感染的速度之猛烈,導致很多國家跟動植物在世界的版圖上消失。」

「我知道。」一名流浪者無比雀躍地舉手發言,「亞亞合眾國很快就反噬了,它為破壞世界的和平跟搞病毒實驗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我在歷史課本學過,讓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段歷史,銘記這段可怕的歷史,千萬不要試圖以一己之力挑起全球戰爭,或者進行人體病毒實驗。實驗者終將反噬自己,因果循環報應。」

「是的。」布盧爾族長點頭,「後來的戰爭全面爆發,連綿不斷的炮火轟炸,更多的生物滅絕,除了少數被人保護起來的動植物得以倖免,亞亞合眾國成功瓦解,徹底退出歷史的舞台。這是上個世界第一次爆發世界大戰的經過與原因。」

眾人點頭,這些全是他們在歷史課本上所學到的。同時也是安之野今天剛看完的內容。

布盧爾族長卻突然笑出了聲,「但我在一本野史上看到的卻不是這樣寫的,就連我的爺爺也說過,歷史是勝利者寫的,他們偷偷把兩段歷史裁縫起來潑給失敗者髒水,只是為了隱瞞一件更為驚天的大秘密。」

在場的眾人眉頭緊皺起,「族長,您知道您在說什麼嗎?難道米蒂合眾國是無辜的?那件被隱瞞起來的大秘密又是什麼?」

「我可沒有在為自己的舊國洗白的意思。」布盧爾族長無比肯定地道,「只因當時死亡的人及滅絕的生物實在太多了,不可能是區區的病毒實驗就能導致全球生物大量滅絕,一定還有什麼重要的信息被隱藏起來,是那些寡頭不想被我們知道的。」

布盧爾族長喝了口酒指着天上,「我爺爺說,那些人畜共通的可怕病毒是天上掉下來的。」

「天上?」

眾人疑惑地抬頭,看着腦袋上方那黑沉沉霧蒙蒙的天空。

「族長您是不是喝醉了,才開始胡言亂語的。」在場的眾人都無法接受自己所學到的歷史課本是假的,可公司那幫人為何要騙他們。

「不信就算了。反正我的舊國解體是活該!戰爭是真,人體實驗也是真,卻也摻和了很多真真假假的東西。」

這次布盧爾族長是真的喝大了,有幾個人起身扶着布盧爾族長回去休息。

Ash拿起酒瓶想要喝酒,瞥了安之野一眼又放了回去,「你知道族長繞來繞去的都說了些什麼嗎?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安之野也搖頭,「我也聽不懂族長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算了,管他什麼意思。聽得我頭疼,一句話也沒有聽懂。」Ash吃完簽子上最後一塊合成肉,把簽子扔進篝火里,拍了拍手起身,「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找劉易士吧。他晚上都沒有來吃飯,一定是去幫神醫整理做手術要用的物品了。」

「嗯。」安之野也吃得差不多了,跟着起身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