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葯鼎能自動煉丹
我的葯鼎能自動煉丹 連載中

我的葯鼎能自動煉丹

來源:google 作者:半步之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半步之遙 奇幻玄幻 許羽凡

【無系統+凡人流+快節奏+無女主+修真+殺伐果斷+不聖母】資質低下的許羽凡獲得了一座神秘空間,空間內自帶一個神秘黑色葯鼎憑藉著黑色葯鼎的神奇功能,許羽凡從一個資質低下的外門弟子成長到了縱橫大陸的修仙老祖!展開

《我的葯鼎能自動煉丹》章節試讀:

很快,距離兩人約定的時間就到了,

張亮準時地敲響許羽凡的門。

兩人寒暄幾句,便神神秘秘朝後山方向前進。

後山的絕崖處就在外門與內門之間,距離他們所居住的地方不算遠,但行走也要二十分鐘左右。

兩人一路無話,張亮開始臉色還好,走了一段路就變得有些沉重。

到了後面,緊繃的臉都要滴出水來了,可以看出,他內心的緊張。

而許羽凡,一臉輕鬆,從開始到最後,都沒一點變化。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後山的絕崖處。

張亮並沒說什麼,而是裝模作樣地左尋右找起來。

許羽凡自然知道這二五仔在找什麼,心裏冷笑一聲,王八蛋,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他也跟着環顧了一圈四周,並沒見周樹林的身影。

「張師弟,這就是後山絕崖處了,你們所說的百年人蔘在哪裡?」

許羽凡一臉戲謔地看着張亮。

本來就緊張的張亮聽許羽凡這樣一問,身體一顫,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在……在……」

但始終都沒說出來,看着許羽凡逐漸變冷的眼神,身體抖動的更加厲害了。

就在這時,一道從樹林中越出一個身影,嘲諷道:

「呵呵……百年人蔘沒有,等下閻王你就會見到。」

說話的正是周樹林。

聽到周樹林的聲音,張亮彷彿抓到到救命稻草,臉上也有之前的緊張沉重換成了欣喜。

許羽凡望去,周樹林一臉奸計得逞的模樣。

「哦,是你啊,周師兄。」

許羽凡一臉的平靜,絲毫沒有因為周樹林的出現而感到驚訝。

周樹林與張亮兩人心裏疑惑,為什麼對方不驚訝,這麼平靜的表現像是早就知道一樣。

他們哪裡知道昨晚的兩人密謀早就被許羽凡聽的一清二楚了。

周樹林見許羽凡臉色平靜,沒有一點慌亂,當即心中就怒了:

「許羽凡,昨日當眾駁我面子,今日定叫你後悔。」

「後悔你麻痹,老子今天就解決你們兩個狗日的。」

許羽凡向前一踏步,周身靈氣運轉,一股逼人的殺氣蔓延開來。

周樹林與張亮兩人被許羽凡的突如其來的殺氣嚇的退了一步。

很快,周樹林就反應過來,許羽凡區區一個鍊氣四層的廢物,自己可是鍊氣六層的修士。

「廢物,找死。」

周樹林一聲怒喝,取出鐵劍,朝許羽凡刺了過去。

許羽凡面向周樹林,背朝無邊懸崖,退已經無路可退。

「哈哈,廢物,今日我就了結了你,看你怎麼逃!」

周樹林催動身體內的法力,匯聚在鐵劍之上,企圖一擊必殺。

鍊氣期的修士,攻擊手段匱乏,除了將自身的法力凝聚在武器上,基本沒有其他辦法了。

周樹林這一劍,匯聚了他全身的法力,許羽凡想要躲閃已是十分艱難。

硬抗的話,兩層修為的差距,不用說,落敗一方絕對是許羽凡。

幾乎是死局的許羽凡,面對眼前的局勢,臉色依舊平靜的令人感到可怕。

周樹林感受着距離許羽凡心臟越來越近的鐵劍,心裏已經開始幻想殺死許羽凡後回去跟王執事邀功了。

然而,就在劍尖距離許羽凡毫釐之間,只見許羽凡嘴角上揚,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

緊接着,許羽凡做出了一個令兩人吃驚的事,只見他抬手給自己來了一巴掌,然後整個人就詭異的憑空消失。

周樹林瞪大着眼,滿臉驚疑地看着空無一人的前方。

「這……這……人不見了?」

剛剛可是就在眼前的,自己的鐵劍就要刺到他了,為什麼突然不見了?

為什麼?

身後的張亮同樣一臉驚疑地看着虛無一物的空地。

「媽的……」

周樹林罵了一聲。

因為許羽凡的消失,他全力一擊直接刺了個空,差點就撲向了懸崖。

好在修士不同普通人,對力道與身體控制十分精準。

一個急剎勉強站穩了身子。

周樹林手持鐵劍,轉身在死死盯着許羽凡消失的位置,臉上神情一陣變幻。

良久,他將目光投向張亮,問道:「許羽凡剛才是在這裡吧?我……我沒看錯吧?」

語氣中透露出極度的猶豫與不確定。

張亮張了張嘴,想了許久,才點點頭:「嗯,就……就在那,周師兄你沒看錯。」

這並不怪周樹林與張亮兩人,畢竟,一個鍊氣四層的修士在眼前憑空消失的無影無蹤,任誰都不能夠淡定。

「可……可為什麼他不見了?」

周樹林痴痴地問道。

他想不透,為什麼許羽凡會在他眼皮底下突然消失不見了。

難道他有瞬移?

不,不可能,一個鍊氣期的小子是不可能有神通道術。

張亮聽到周樹林的問話,又遲疑片刻,緩緩地搖了搖頭,道:「我……我也不知道!」

隨後,兩人看着對方,一臉的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許羽凡出現了!

他在周樹林後背突然出現。

「周……周……」張亮指着周樹林後背,像看到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什麼?」周樹林疑惑不解地問了一句,話一出口,他就意識到不對勁了。

只是已經太遲了。

周樹林只覺得脖子上一涼,然後一陣劇痛,像被什麼東西切割了似的。

他想運轉體內的法力,發現丹田中的法力正在逐漸消散,無論自己怎麼努力,都無法調動半分。

讓他更加恐怖的事情是眼前不遠的張亮開始變得模糊,自己的意識也逐漸消散。

周樹林想要扭頭看看後背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一用力,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往下掉……竟然與身體分了家。

嗯……幸運的是,在他的腦袋落地前,他失去了意識。

周樹林的頭顱掉落在地上滾了幾圈,在張亮的腳下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