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連載中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來源:google 作者:妙妙醬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塵 許舒顏

寧塵本想趁着這次暑假,好好的旅遊一番,卻不想誤入了兩千年才開啟一次的傳送陣……再展開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章節試讀:

「志豪?」
陳志豪以為自己幻聽了。
女神叫他志豪,還要請他吃飯?
卧糟,他有戲了!
「好啊,舒顏,咱們去哪兒吃?」
陳志豪壓下心底的激動,問道。
「跟我來吧。」
許舒顏沖他嬌美一笑,轉過臉就翻了個白眼。
陳志豪老老實實跟在後面,找各種話題尬聊,還偷偷把手機調成了靜音。
這樣一來,被他約出來的妹子,從衛生間出來後,就找不到他的人了。
來到寧塵點餐的那家餐廳。
兩個小美女帶陳志豪進來,寧塵正在大快朵頤。
陳志豪剛想問是不是走錯了,便聽見薑糖驚訝地道:「天吶!
寧塵,你屬豬的嗎,這麼能吃?」
許舒顏也瞪大美目。
這才離開一會兒,桌上三十多道菜,已經沒了一半。
他到底是吃了還是倒了?
寧塵停下用餐,「你們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許舒顏環抱玉臂,「哼,我買的單,我回來吃點有錯嗎?
要你管!」
「等一下!」
這個時候,陳志豪一臉懵逼地指着寧塵,「舒顏,這小子是誰?」
「哦,他叫寧塵,是我媽媽好閨蜜的兒子,今天第一天從東陽來青州,我媽讓我招待他一下。」
許舒顏如實說道。
不出薑糖所料,陳志豪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本少好不容易和女神約次會,你一個鄉巴佬在這兒又吃又喝算怎麼回事兒?
「哥們,吃飽了吧。」
陳志豪上前,拍了拍寧塵肩膀,「吃飽了也好走了,我和舒顏還有正事要談。」
寧塵正在專心致志吃一盤炒牛腰子。
「嘿,哥們?」
寧塵抓過來一隻檸檬雞,先把雞腿撕了下來。
「哥們,要不這樣,我給你兩千塊錢,你去別的地方吃吧。」
寧塵喝了一口芙蓉湯,「鹽放少了。」
陳志豪:「......」 「我他嗎讓你吃!」
陳志豪直接把寧塵手裡的半隻檸檬雞打飛了出去。
他這暴脾氣!
老子和你說話呢,聽不見?
非逼老子發火是吧。
「嘻嘻,舒顏,好戲開鑼了。」
薑糖古靈精怪地笑着,拉着許舒顏退開。
然後許舒顏就看見,寧塵站起身,一把抓住陳志豪頭髮,把他的臉摁進了一盆鯽魚湯里。
「咕嚕咕嚕咕嚕......」 這盆鯽魚湯可夠多啊,陳志豪差點沒淹死在裏面。
「狗東西,我特么弄死咕嚕咕嚕......」 「放,放手啊!
咕嚕咕嚕......」 「我咕嚕咕嚕......」 「救......救命!
救......咕嚕咕嚕......」 無論他怎麼掙扎,寧塵的那隻手,就像鐵鉗一樣牢固,死死把他摁在湯里,動彈不得。
陳志豪的聲音越來越弱。
「天吶,這傢伙好大的力氣!」
薑糖檀口張大。
「別說了,小糖,快救人!」
許舒顏看見情況不對,趕緊跑上去拉開寧塵。
吃個飯,可別鬧出人命來了!
許舒顏細胳膊細腿兒的,肯定拉不動寧塵,寧塵也不想下殺手,只想給這個紈絝一個教訓。
他一個元嬰期大修士,儘管身受重創,但還能給一個世俗小屁孩欺負了?
「記住了,我吃飯的時候,不要打擾我。」
寧塵把陳志豪的頭又往湯里一送,坐回位置,繼續享用大餐。
他可不想天天這麼吃。
一次性多吃點,用真氣壓縮在胃裡,便可維持多日靈氣的消耗。
雖說這些世俗食材的靈氣含量,低得令人髮指,但多少也能補充一些消耗。
「噗通!」
陳志豪跪在地上,嘴巴和一隻鼻孔齊齊往外涌鯽魚湯。
為什麼是一隻鼻孔呢?
因為另一隻塞了顆碩大的魚眼睛。
臉上更插着幾根魚刺,疼得陳志豪嗷嗷直叫。
「姓寧的,你等着,有種你別走!

!」
陳志豪從地上爬起來,滿頭白花花的鯽魚肉,眼神充滿怨恨。
他多少年沒在女孩子面前丟過這種臉了!
還是在他女神面前!
狗東西,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好,你去叫人吧。」
寧塵在嗦螺螄,漫不經心地道。
「你等着!

!」
陳志豪摔門而去。
前腳剛走,寧塵就把服務員叫了過來,讓他打包飯菜。
等陳志豪換了身衣服,帶人回來,寧塵三人早就沒影了。
「志豪,人呢?」
一個叼着煙的不良青年,獃獃望着他。
身後跟了四五個小弟。
「他嗎的,被耍了!」
陳志豪一腳踹在門上,大吼大叫。
「寧塵,你這個孬種,這事兒沒完,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老子要讓你在青州混不下去!
!」
… 寧塵壓根沒把陳志豪當瓣蒜。
從商場離開,坐上許舒顏的車,來到綠城玫瑰園。
這裡是青州有名的富人區。
舒適安靜,鳥語花香。
寧塵甚至感覺到,這裡的靈氣也比鬧市濃郁那麼一絲。
「真不知道媽咪為什麼非要把他帶到家裡來,這個暴力狂!」
許舒顏從後視鏡里掃了寧塵一眼。
陳志豪不過是打飛他一隻檸檬雞,就差點被他淹死在鯽魚湯里,太可怕了!
這種人以後結婚,肯定會家暴!
奈何,媽咪打來電話,吩咐一定要把寧塵帶回來。
薑糖則是對寧塵很感興趣的樣子,一路上問了好多問題,寧塵大多敷衍了事。
很快,車子在一幢獨棟別墅前停下。
一位四十多歲的雍容美婦,早就在等着了,旁邊還站着一位西裝革履的老管家。
「媽咪~」 許舒顏下了車,馬上小跑過來,俏臉寫滿了委屈。
「下次再有這種事,千萬別讓我辦了,你都不知道,這個寧塵是個暴力狂!」
雍容美婦聽完,搖搖頭道:「瞎說什麼呢,小塵可是個老實本分的孩子,愛運動,又陽光。」
許舒顏小腳一跺,「哼,他只是表面上老實罷了。」
這時,寧塵走了過來,手上還拎着老大一包。
「喬姨?
好多年不見,您越來越漂亮了。」
喬姨一聽就笑了,「小塵嘴怎麼變得這麼甜,哎呀,來就來,怎麼還帶東西,老范,快來幫忙拿一下。」
「是,夫人。」
老管家上前,卻是引得跟在寧塵身邊的薑糖一笑。
「喬阿姨,范伯,這不是禮物,是寧塵從飯店打包回來的飯菜。」
啊?
打包的飯菜?
喬姨先是一愣,緊接着燦爛笑道:「好,好,節約糧食,是個好孩子,小塵,以後住在這裡,你可要和舒顏好好相處,當她是親妹妹就行。」
「他才不好,他是超級暴力狂......」 許舒顏小報告打到一半,突然尖叫。
「媽咪,你剛才說什麼!

?」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