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哥不會是鐵直男吧?
我哥不會是鐵直男吧? 連載中

我哥不會是鐵直男吧?

來源:google 作者:阿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阿滾 陸籍

我哥,才華橫溢,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長得又帥,身邊竟然還有各式各樣的美女?然而就是這樣,他竟然還是單身,他該不會是個鐵直男吧?展開

《我哥不會是鐵直男吧?》章節試讀:

陸籍離開之後,幾個小姑娘迅速圍了上來。

「子音,你和這個哥,是什麼關係啊?是親哥嗎?他好高好帥哦。」有點寢室大姐頭意思的翩翩率先發出了提問。

「不是親哥,但是比親哥還親哦!」子音身材偏瘦穿着小格條的毛衣,一叉腰,頗有幾分神氣的樣子。

另一個東北口音的晨晨,漂亮的丹鳳眼挑量着子音在陸籍在的時候的一舉一動,有點八卦的問道:「看他那麼在乎你,總不會是男朋友吧。」

還沒等她說話,一旁的嬛嬛自陸籍走之後慢慢恢復神采,也說了一句。「不太可能,哥兒是食指戴戒指的,分明還是單身的。」

一旁一直沒**來話的曦兒聽了幾人的話,眼神一亮。

「又沒有血緣關係,又沒有愛情線,嘻嘻。」隨着輕輕一笑沒了下文,曦兒推了推眼鏡不知道後面腦補了什麼。

子音想解釋一下兩個人的關係,又不知道從哪說起,幾個女孩一人一句亂作一團,直到子音的手機叮咚一聲。

陸籍發來了一個定位,還有一段語音。

幾個人才想到,還要出去吃飯,幾個各式各態的小美女頓做鳥獸散,自己換自己的衣服去了。

也不知是小女生們的換衣效率照比動輒數小時的姐姐們提高了,還是怕陸籍等得太急,五個人不過半個小時就換好了。

五個人以寢室為單位,進行了一次完整的出街活動。

雖然是普通的吃一頓飯,但幾個人還是莫名其妙的要比平常正式一些,翩翩平日里都是套頭衛衣大開大合的路子,這次出門居然也換了一件輕紗的長裙。

晨晨則是一件晶粉色的連衣對襟連衣裙,說是連衣裙,又有幾分旗袍的風姿。

曦兒穿的是一件酷黑的短西裝,白色碎尾的底襯只到小腹,還有一截白皙在外邊,在宿舍曦兒總是藏在最裏面,不太顯眼,這一出門,曦兒居然是五個人裏面比較「大隻」的一個,雖然身上無餘肉,但是個子又高,身材又極好,是一個被眼鏡藏住的漂亮大妞。

嬛嬛挑衣服挑了最久,但最後卻在滿櫃的衣服里,取了一件普通的JK裙穿,下邊是高腰暖色的格子JK裙,上身則是選了一件,疊領有肩形的襯衫,也很漂亮,但少了幾分隨意感。

至於葉子音那就是隨便了,自己哥,還用怎麼打扮,把自己的小毛衣換下去,又換了件套頭的土黃色大毛衣,暄暄軟軟,袖子簡單一挽,露出一截皓腕,奈何人不醜,就是打扮這樣也算得上好看。

幾個人換好了,在樓下才想起來陸籍還發了條語音過來呢。

子音的小指頭一按,五雙小耳朵湊了過來。

「子音,你們怎麼過來?我換好了車,我去接你們吧。」

葉子音腦袋都搖成了撥浪鼓,還沒等語音聽完就把拒絕的話發過去了。

陸籍在另一邊聽了語音,哪猜不透自己妹妹的想法,搖了搖頭,無奈,把車頭一轉開去了滬戲。

其他幾個女孩也沒什麼想法,畢竟定位的地方也不是太遠,自己去就好了,就不用麻煩陸籍了,準備用叫車軟件,叫一個車就是了。

卻看葉子音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吹泡泡的小熊,帶着姐妹幾個轉到樓後來。

這還停着一輛二系的別摸我呢,子音的駕照已經下來了四個多月,本以為自己就是坐車的命,如今有車開了,怎能不心動呢?

這輛車是陸籍調訂的顏色,是紫羅蘭偏莓粉的顏色,但別摸我確實披上了少女的皮也不那麼少女,配上這身紫皮反倒是有那麼點酷姐的味道。

莓紫色的車子很搶眼,子音隔着遠遠的「滴」車一下,立刻吸引來了幾個女孩的目光。

「好帥啊!」

「子音你居然是隱形富二代,剛上學就有車開。」

葉子音甩了甩手裡的吹泡泡熊:「好看吧,我哥送我的,走上車。」

車裡內飾也都是陸籍訂過的,邊線氛圍燈都是女孩會喜歡的,不然子音也不會第一次上這個車的時候,說車是和哪個姐姐借得,幾個小女孩上車之後佐摸摸,又看看,等到激動勁兒過去了,看到駕駛位上的子音,有點反應過來了。

「子音,你拿到駕照多久了啊?」

子音頭也不回的帥酷打火,「四個月。不過我開車穩穩的」

幾個人默默的拉下了安全帶並向天祈禱,希望一會車能開的慢點吧。

不過這時候陸籍就已經把車開到校園門口了,看着那輛自己選訂的紫車搖搖晃晃的開了出去,陸籍也是滿臉的黑線,這也算自作孽吧。

路途不算遠,陸籍給選配的系統也是平穩為主的,所以一路上有驚無險,除了被陸籍別掉的兩個路怒症大叔也就沒什麼了。

葉子音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在前面,另外幾個小姑娘像是霜打了一樣,都要蔫兒住了。

停下來的地方是一道長街弄堂,不破舊,白牆土瓦還有幾分民國縮影的味道。

下車了之後幾個小姑娘還要給陸籍打電話,卻看到陸籍從身後走下車來。

陸籍逮過葉子音,也不管是不是在其他人面前,對着子音的小腦袋不疼不癢的鑽了兩下。

「我也不能總跟着,以後自己開車慢點,注意安全。」

說完走在前面,帶着幾個女孩走進了巷子里。街里是長條石磚對v的鋪出的小道,走到一道小宅門前,沒牌沒名,卻自有一股子酸香,從裏面飄了出來。

陸籍帶着五個女孩,走至門口,輕敲了敲這道宅門,沒一會一個乾巴巴的小老頭掀開了門縫看了一眼,等看清楚了是陸籍,一下把門打開了大半,情緒很激動,話沒說出來,手上卻比划了半天。

「老捆,你們叫捆叔就好。」陸籍伸手介紹,幾個妹妹鶯鶯燕燕的叫了一聲捆叔。

陸籍又轉過來對着乾巴老頭說道:「這幾個都是我的妹妹,這次介紹給你認識一下。」

這個乾巴老者先天失聲,聽了幾個女孩的叫答,手上的動作又快了幾分,分明是在表達善意,並帶着幾個人往裏面走。

這裏面並不像是個飯堂,更像是私宅,只有兩張大黑桌子比較顯眼,上面有不少的煙火味兒。

乾巴老頭手裡比划著,陸籍笑着回答他,「你問我怎麼不去前店吃啊?那也得看你家小捆敢不敢招待我啊。」

乾巴老頭一陣跺腳,彷彿恨自己兒子不爭氣一般。

一直給陸籍幾個人引到大黑桌子上,乾巴老頭才回到後面去,葉子音一路黏着陸籍,坐座位的時候自然的坐在了陸籍的下手,而其他幾個女孩本來說翩翩要坐在陸籍的左手的,卻被嬛嬛搶了一步先。

這張大黑桌子很有趣,上面有一道不淺的印痕,正好是一個圓環,幾個姑娘還在想是什麼造成的。

只見乾巴老頭老捆從後面端上來了一口大銅盆,這大銅盆底下是一個炭爐,老捆雖然看上去有年紀,但手很穩。

這銅盆放在桌上,正正好好把桌上的黑圈擋了起來,不偏不倚,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