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連載中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來源:google 作者:啊啊啊哦哦哦嘎嘎嘎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大俠 遊戲動漫 邵俠

今天好憂傷啊,不想練劍……已接受任務:躺在草地上望天任務完成:悟性+1邵俠初入「經典」,被賦予發佈任務給玩家的權限他卻只給自己發佈任務,整日摸魚「午餐要吃三大碗」「今天睡滿十個小時」「讓小師妹說我壞蛋」新手村被屠的真相、武林至寶的現世、天下第一的挑戰……這些通通先放一邊把,雖然今天什麼也沒有做,但真是辛苦我自己了!展開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章節試讀:

「嘎——嘎——嘎——」

遠處海鳥覓食的聒噪,把樹下的摸魚俠喚醒。

任務完成:午後小憩

一場質量還不錯的午睡,如果再安靜點就好了。

悟性+1;你的威望提升了。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邵俠揉揉眼,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卻總是記不住後兩句詩詞是什麼。

自他在競技場口吐芬芳已經過去一個星期,等待開船的時日里過得無比散漫。

某天沒事給自己發佈了一個數落葉的任務,數着數着,只感覺每片落葉的脈絡各有玄妙。

回過神,任務獎勵里多了悟性+1的獎勵。

「原來不是沒有屬性設定,而是隱藏了不顯示。」

雖然不知道悟性有什麼用,但是遊戲嘛,貴在擁有。

邵俠琢磨了幾天,發現只有他一人獨處、內心平靜的度過一整天,會有小概率出現悟性+1的任務獎勵。

於是他越發的追求平靜,每日傾聽潮起潮落,摘野果喝露水(在山賊營地里肉吃膩了)。

過着老年山頂洞人一般的生活,儘管山頂洞人很可能活不到老年。

在這片遠離大城和新手村的地區……混吃等死。

距離出海日還有兩天,也許是悟性加多了,這天他用樹枝在海灘上畫畫,原本是想畫一對豐滿的哺育工具,卻看着像兩個大肉包。

咕嚕~

吃了一個星期的素,肚子里的饞蟲又開始蠢蠢欲動。

任務完成:畫一幅誘人的畫作

成功的沙灘畫,勾住了唯一觀眾的胃。

基礎劍法等級提升lv1;你的威望提升了。

邵俠一愣,他一度以為上限只有29級的基礎劍法,反而是在手握樹枝的時候升到了30級。

嘿嘿一笑,扔掉手中枝條,朝着范姜家的方向前進,蹭飯去也。

一路沿着海灘前行,輕功也在這星期的原始人生活中突破了20級大關,只在沙灘上留下硬幣大小的淺印。

遠遠望到了范姜一家在海邊的房屋,卻沒看到往日晒魚乾的妻子和一旁嬉鬧的兒子。

海草房也緊閉着大門,邵俠上去兩拳砸在乒乓響:「有人在家嗎?」

房屋內隱隱傳來一聲「哎喲」的痛呼,似乎有人撞到了頭。

「開門啊大哥,我是你二弟范德彪,不開門我踢了啊!」

「別、別,來了來了。」

范姜急急忙忙地推開門,頭上還頂着個包,這是剛剛被邵俠嚇了一跳撞到的。

屋內一片黑暗,兩人把門窗支開,才在桌旁坐下。

「幹嘛呢你,裸貸被人追上門了?」

邵俠見他鬼鬼祟祟,卻又不像遭了什麼大難,不由得打趣道。

「裸貸是什麼東西?」

范姜不解道,也沒深究,「沒吃飯吧,我去打點山泉水。老婆帶孩子回昌平娘家去了,我一個人沒生火。」

說著,提着桶往山裡走去。

邵俠沒坐在屋裡,起身去欣賞游戲裏壯麗的落日。

斜陽似血,霞光滿天,范姜家在一條小溪的入海口,只見得夕陽好似融化在水中,濃郁得化不開顏色。

「嗯?有河他跑去山裡打什麼水。」

邵俠俯身捧起河水,只見得淺淺一捧溪水,在手中依舊是血紅的顏色。

鬆開手讓血水落下,手掌間卻留下淡淡的粘稠感,邵俠把手指放在鼻間,聞到了一絲鐵鏽味道。

「溪流里不知摻了多少血液,難怪范姜要去山裡打水。」

日漸西沉,邵俠憑藉玉佩【玄貓】的夜視能力,看到一團黑影被石頭擋住,沒有流入大海。他探手一撈,是一條完整的人類左臂。

【絕望的肉】:普通。

長期餵食獸類,可使之愈加兇猛。

簡介:請注意,亦可作為人類口糧,僅應急之用,長期食用將有多種病變風險。

一瞬間什麼殺人奪財、人肉包子之類的詞語閃過腦海,繼而又聯想到范姜那質樸的黑臉。

邵俠搖搖頭,他要是幹得出這種龍門客棧的營生,也不會跟着自己逃離西風寨了。

畢竟據說,山賊夫人很看好他,指廚藝。

范姜提着兩大桶水回來,看到邵俠坐在門前,腳邊扔了一整條手臂。

「說吧,什麼情況。」

范姜把水放下,也坐在門前。

「自你救我回來第二天,水就斷了,再過了五六天,開始有死人漂過。」

「水的源頭是?」邵俠皺眉。

「西風山,也途經當初你在山腳下待過的營地。」

「我上次來你怎麼不說?」

邵俠來蹭過一次飯,一家人沒什麼反常。

「如今山賊勢大,官府都管不了,我們又能幹什麼。後天送你出海,我也去昌平投奔我媳婦去。我跟你說,她家可是城裡教書的。」

邵俠聽完也沒搭話,從屁股下扔出一把鋼刀。

往日從西風寨里順出來的刀片被重新打磨,還綁上了護手和布帶。

「你想去找你那倆倒霉侄兒。既然讓我碰見了,讓我去。」

范姜卻搖搖頭:「麻煩你已經夠多了,為出海也等了這麼久。」

「不白乾,你得給我點好處!」

邵俠舉起手,拇指和食指互相搓動,「比如說,一頓大餐。」

說服成功,口才等級上升……

打了一輩子漁的范姜滿面羞愧,點了點頭。

已接受任務:探查。

任務簡介:打探范姜的兩個侄子,周建、劉房的消息。

邵俠打量一眼任務簡介,這任務難度很低,只要求打探消息就可以。

范姜估計是不願自己范險,也給不出什麼像樣的獎勵。

邵俠咧嘴一笑,把全部身家當做獎勵,給自己發佈了一個任務:

不朽物品:【五方殘頁·劍】;

稀有物品:長劍【折威】、斗笠【釣魚台】、玉佩【玄貓】、柴刀【銹刃】;

普通物品:村民服一套,農家釀五壇。

紋銀七兩

已接受任務:撈人。

任務簡介:帶周建、劉房離開西風寨。

「實在不知道怎麼報答你……」

范姜還在猶豫。

「一直以來,我都有一個人生目標,難度很大而且很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完成。」

邵俠忍不住踹了他一個大跟頭,「那就是我他媽的想做什麼,就他媽的做什麼。生火,燒菜!」

范姜煮了一大鍋湯,據他說就是靠這湯征服了書香門第的妻子。

鍋里塞滿了海馬、海參、生蚝、海蝦,邵俠只覺如果是在現實里,他得喝完就得流鼻血。

「我姑且問一句,你是靠這湯的味道拿下你媳婦的吧?」

邵俠嘴裏嚼着蝦子,含糊不清地發問。

憨厚的漁民范姜眨眨眼,沒有回答。

這鍋湯喝完,邵俠獲得了一個「耐力」的buff,本不易疲勞的玩家更是可以長時間高強度地戰鬥。

這晚他徹夜狂奔,等到第二天的太陽升起,西風山已在不遠處。

嘩啦啦啦啦。

這時候天空落下水幕,鳥叫蟲鳴一齊消失不見,靜寂的朦朧降臨到了人世間。

邵俠趕忙戴上背後的斗笠,匆匆前行,運氣好碰到了個荒廢的涼亭。

他跑進涼亭里,摘下斗笠拍打身上的雨滴,《經典》過於追求真實,連淋雨後的冰涼也沒有遺漏。

一夜的狂奔讓他的輕功升了1級,也暫時陷入了「疲勞」的異常狀態,手腳有些乏力。

邵俠決定稍作休息,再去西風寨一探究竟。

他審視自己的人物面板:

姓名:邵俠

氣血:100

威望:略有耳聞

【代行】。你能向玩家發佈任務,系統會分擔一部分獎勵,但你必須提供相應的物質獎勵。

裝備:(略)

技能:基礎劍法lv30、基礎輕功lv21、野外生存lv17、燒烤lv16、、口才lv14、解剖lv5、靜坐lv5、賞花lv1、。

評價:小有名氣的遊俠,斬殺了不少山賊土匪嗎,但據說曾有加入西風寨的傳聞。沒有習得內功,劍道已經初窺門徑,不知為何沒有學習更上乘的劍法。

「幹完這票,劍法應該能在劍庄學到,輕功也一樣。還有內功,據說只有內功才能增加氣血上限。」

邵俠心裏做着打算,過了許久才聽到有人在耳邊「嗯嗯嗯啊」的乾咳聲。

抬起頭,亭子里有個尖耳朵的少女,正臉色不善地瞪着自己。

……

伊妙丹在進入《經典》之前是某個偶像團體的成員,趁着全民進入《經典》後,商業合同失效的機會,擺脫了經紀公司單飛。

但她還是喜歡做偶像的感覺,只不過做自己心目中的偶像。

本着「做大做強,再創輝煌」的奮鬥理念,她把這兩年活動的積蓄全部投入了《經典》。

在新手村裡她就靠着心靈手巧,把新手套裝改成了衣裙,開辦了第一場偶像活動,還因此獲得了這個村的稀有物品。

離開新手村伊妙丹沒有急着趕往大城,而是靠着現實投資獲得的保命裝備,四處採風。

這天她在涼亭里避雨,百無聊賴下正挖着鼻孔——這是她在現實世界留下的習慣,靠着「出格」的行為,來緩解偶像活動帶來的壓力。

一個戴着斗笠的人影跑進了涼亭。

伊妙丹以為又是尾隨自己的狂熱粉絲,趕緊擺正姿勢。

這樣的危險粉絲他一路遇到了不少,靠着裝備的優勢很輕易就可以甩掉。

但作為一個專業偶像,自然要先給對方一個充滿活力的笑容,再搬出經典客套話(註:這一段可跳過,無劇情影響):

對於這件事我才注意到,抱歉。

不好意思,今天很忙還要採風,所以說的不多,

起因是那場live么,那個是新手村的紀念,謝謝你的誇獎了。

你對我的支持和喜愛我收到了,十分高興。 但是我呢,

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們都有各自的生活。

一個人不能把感情全部寄放在偶像活動中,我不是唯一的人吧。

個性是每個人都有的不是嗎?去找找人生中的驚喜吧。

好了,謝謝你對我的喜愛,但我更喜歡平靜的生活。

人生可不能只尾隨女孩子,出去走走吧。

這一段話說完,不管對方說什麼,伊妙丹就該開溜了。

可今天這人進來看也看自己,一個人不知道在那念叨什麼。

「還想假裝偶遇?老娘我見得多了。」

起初伊妙丹也沒在意,可看那人摘下的斗笠越看越眼熟,頓時毛骨悚然。

這斗笠他見過,當時在新手村,有個身背同樣斗笠的人盯着她看。

那噬人的眼神令伊妙丹不寒而慄,背斗笠的人沒再出現,卻令她無法忘懷。

時隔一月,此人還能尋到自己,肯定是個頂級大變態。

伊妙丹仗着是遊戲世界,雙方不同意便不能親密接觸,想要質問對方是怎麼找到她的。

這便有了開頭邵俠看到對方瞪自己那一段。

「誰啊?」

邵俠只覺得對方有些眼熟,努力的回憶。

一瞟眼看到了對方手腕上的青玉鐲子,立馬回憶起是何處見過此人。

「開歌友會的伊利丹?!」

「是開live的伊妙丹!」

那是進入《經典》一星期後的事,邵俠路過伊妙丹所在的新手村。

因為貪圖這個村子的新手裝備,和老村長磨了一早上嘴皮子,還搭進去一罈子好酒。

那邊伊妙丹的偶像活動一開始,鬍子一大把的老村子屁顛屁顛的就衝過去怪叫。

邵俠畢竟有求於人,也不好打擾這個老不修,便耐着性子等在一旁。

結果剛才說話還咳嗽的老村長直接衝上了簡易舞台,眾目睽睽之下把本村唯一的稀有裝備戴在伊妙丹手腕上,引起粉絲的陣陣歡呼。

邵俠差點當場氣昏過去,按捺許久才沒有當場拔劍砍死村長,然後被其他npc群毆致死。

這便是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邵俠只得再三解釋,我是看上了你的鐲子而不是看上你的人。

誤會雖然消除了,這話也是對伊妙丹職業生涯的一種否定。

解釋完了,邵俠又低着頭琢磨該怎麼打探西風寨。

亭外細雨正濃,亭子里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伊妙丹等得無聊:

「喂,你喜歡雨還是討厭雨?」

「呃,無所謂吧,我又不懂種田。」

「必須選一個,喜歡還是討厭?」

「討厭吧。」

「為什麼?」

「就隨便一選,不如說當我被逼着選一個的時候,我才決定自己不喜歡雨。」

「我也討厭雨,不過比起雨我更討厭另一種東西。」

「什麼?」

「你。」

邵俠覺得這段對話能夠成立,兩人中必定有一個吃飽了撐的。

他認為這個人不是他。

不過倒不至於為此拔劍砍人,邵俠對於爆別人裝備這件事有三個指標: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雖然聽起來很像渣男三大原則,但是在游戲裏,已經顯得很溫和了。

亭子里再度安靜,直到落雨停下,邵俠起身姑且告了個辭,朝着西風寨的方向走去。

《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