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家福妻可以預見未來
我家福妻可以預見未來 連載中

我家福妻可以預見未來

來源:google 作者:漱石枕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芯 沈修文

沈家新娶了個小媳婦,長的美又能幹,夫君沈家二郎是年紀輕輕的秀才,本是和和美美,天作之合但村裡人都搖頭原是沈家這個小媳婦的婆婆姜氏不是個省油的燈,人人都等着看小媳婦受磋磨,但後來發現全家人都寵着她,甚至沈家過的也越來越好了展開

《我家福妻可以預見未來》章節試讀:

年轉眼便過了,轉眼便是初六。沈修文和唐芯要出發去省城了。

離開的前一夜,姜氏將兩人叫到房裡給了兩人五十兩銀子。

唐芯第一次見這麼多錢,嚇得根本不敢伸手接。

沈修文一臉嚴肅,拒絕道:「娘,我身上有錢。再說了,我去省城也可以抄書掙錢。」

姜氏瞪着兩人,將銀子塞進沈修文手裡:「給你們你們就拿着。省城是大地方,用到錢的地方多了,你們要在那待半年之久,二郎要多花心思在功課上,不許再抄書了。而且這錢也不是白給你們的。」

姜氏一臉嚴肅道:「你們也知道咱們家沒分家,大郎每月掙了錢,都會將大部分交給我,家裡供你上學這些年,有不少花銷包括這五十兩銀子,有我掙的,也有你大哥掙的。要知道一個家要想過的好,得兄弟互相扶持,你大哥供你上學,你發達之後,萬萬不能忘了你大哥。」

沈修文正色跪下給姜氏磕了個頭:「兒子謹記母親教誨。」

唐芯也緊跟着跪下,說謹記母親教誨。

沈修文在鎮上雇了一個馬車,又花錢找了一個商隊,商隊都有鏢局護送,他們跟着走一路安全一些。

唐芯被沈修文扶着上車,一隻腳剛踩上去,一幅畫面就突然出現在腦海。

一片樹林子里,滿地躺的都是人,沈修文將她護在懷裡,一個滿臉橫肉的人舉着刀向兩人砍來,血濺了她一臉。

唐芯臉色一白,渾身發抖:「相……相公。」

沈修文見她臉色不好,連忙問她:「芯兒,怎麼了?」

她趴在他耳邊將自己腦海中出現的畫面告訴沈修文。

沈修文摟着她,眉頭擰起:「看來是遇到悍匪了。這一路我們會經過翠屏山,那邊確實有悍匪出現的傳聞,這樣,我們走水路,就是繞的遠些,芯兒你暈不暈船。」

唐芯沒坐過船,她也不知道,但眼下只有這個辦法了。

那邊商隊催他們快走,沈修文走了過去,道了聲歉,說自己娘子在路上聽說翠屏山那邊鬧悍匪心中害怕不願跟着去了,自己陪着她走水路,這次算是他食言,給商隊的錢不要了,算是交個朋友。

商隊頭領哈哈大笑:「女人就是膽小,小兄弟你倒是個愛妻之人。」說完將錢還給沈修文,報了名號,交了沈修文這個朋友。

沈修文得知商隊頭領姓黃,叫了聲黃大哥。

「黃大哥路過翠屏山萬萬多加小心,我也聽說那邊悍匪鬧的正凶。」

黃頭領擺擺手,指了指鏢局的領頭:「老李,李鏢頭,這條路走了二十多年,老鏢師了,一身的腱子肉,能打的很,道上都給他幾分面子。」

說著李鏢頭給沈修文拱了拱手打招呼。

沈修文回了一禮。

黃頭領再三挽留,他覺得沈修文挺對他的胃口,不要錢也可以帶他們走,沈修文委婉地拒絕了。

兩方人分開,沈修文帶着唐芯去碼頭坐船,這次唐芯倒是沒有再看到什麼畫面了。她心裏安了安。

只是,難受的在後頭,她長這麼大沒坐過船,實打實的旱鴨子,船一開,那種腳下的不踏實感讓她暈頭轉向。

她暈船!

唐芯趴在欄杆上,吐的昏天黑地臉色慘白,沈修文心疼的扶着她的背,恨不得自己替她受這苦。

「早知就不該讓你跟來。」

唐芯用帕子擦擦嘴角,擠出笑安撫他:「相公說什麼傻話,我若不來,你不就跟着商隊走了。」這是她必須經歷的事。

胃裡全吐個乾淨,再也沒東西可吐了,沈修文扶着唐芯進了船艙,問船家要了些熱水給唐芯喝,然後讓她靠在自己身上睡會兒。

就這樣,唐芯要麼睡,餓了啃口乾糧,在船上過了五天。

下了地,踩着真實的地面,唐芯才覺得好受些,但她人瘦了一圈,沈修文心疼壞了。

沒來得及觀賞省城的繁華,沈修文在路上問了人,打聽清楚學院在何處,又請人牙子幫他們在學院附近租了個一室一廳帶灶房的小院子。

省城的租金很貴,尤其在學院附近,一個月就要三兩銀子。沈修文算算時間,租了半年,十八兩銀子就沒了。

唐芯看着直咂舌,她除了出發前一晚在婆婆姜氏那裡見到過五十兩銀子,就是沈家給她的彩禮,三個銀錠總共十五兩,這些都不少了。

沒想到要在省城住半年,她的彩禮錢都不夠。

安頓好唐芯後,沈修文整理了一番,便拿着先生給的推薦信就去學院了報到了。

唐芯待在家裡緩了緩,看着這裡什麼都沒有,想着還要添置些什麼,他們要在這生活半年,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都得要,因為路途遙遠,相公說要輕車簡行,只拿了書和一身換洗衣裳,還得買床被子。

算算哪裡都要花錢,唐芯一陣心疼。這些錢都夠給相公買好些筆墨了。

唐芯吃了點乾糧,拿了些錢,剛才來時看見巷子口就是賣東西的商鋪街,她要去瞧瞧,添置些東西。

剛一開門,對面的門也開了,正好和對面開門的婦人臉對臉。

那婦人看上去比唐芯年紀大上幾歲,身材適中,手裡拿着一個包袱。

「你是,新搬來的?」婦人先開口道。

唐芯想到這是鄰居了,要打好交道,笑着說:「是呢,今日才來。」

婦人看她雖然年輕,但頭上挽着婦人鬢,也笑道:「你也是陪相公讀書的?」

唐芯點頭:「這位姐姐也是?」

婦人道:「我夫家姓萬,夫君在這附近的學院讀書,你就叫我萬嫂子吧。」

唐芯連忙道:「萬嫂子好,我家夫君也在這附近讀書,夫家姓沈。」

萬嫂子笑笑:「這邊就一所書院,你家相公怕是和我家的是同窗了。看樣子我和我夫君應該長你們夫妻倆幾歲,那我就叫你沈弟妹好了。」

唐芯當然不會拒絕。

「你這是剛來,要上街添置東西?」萬嫂子見她兩手空空要出門便問道。

唐芯點頭:「是呢,才搬來,家什麼都缺。」

萬嫂子拍了拍手裡的包袱:「那正好。我要上街還綉品,剛好陪你逛逛這邊的街,我告訴你,有些商鋪可坑人了,千萬不要去。」

唐芯正愁人生地不熟的,又不知省城的物價,剛好遇到萬嫂子這個熱心腸。

「那再好不過了,謝謝嫂子。」

「謝啥,鄰里鄰居的,都不是事兒。」

兩人各自鎖上了自己的大門,相攜着走出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