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姐姐超護短
我家姐姐超護短 連載中

我家姐姐超護短

來源:google 作者:李向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瑤 李向陽 現代言情

十年前,被人販賣,逃跑墜崖被神秘人搭救,回歸都市偶遇多年前的姐姐,從此他誓要把當年傷我之人一一踩在腳下!展開

《我家姐姐超護短》章節試讀:

我頓覺困意上涌,將碗筷拿去廚房清洗乾淨之後,走進她的卧室。

張瑤已經將放在床上的那些貼身衣物全部收拾走了,並替我疊好了被子,但還是彌留着她醉人的體香。

我靜靜地躺倒在她那張寬大、酥軟的席夢思床上。

想起在麗婷服裝店裡,被那個酷似朱美玲的女人辱罵一番,又在自己毫無徵兆,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她重重地扇了一耳光時的情景,感到有些憋屈,頓覺鬱悶無比。

我在床上打了幾個滾,就再也躺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

迷夢中,我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期,夢見了張瑤姐送給我那把匕首。

在我母親遭遇老光棍王老五欺辱,我用那把匕首插入了他的心臟,王老五立即倒在血泊之中。

母親為了不影響我的前程,主動站出來替我頂罪,卻被**抓走了。

我夢見自己回到了我的家鄉石板田村,回到了我母親住過那間屋子,王老五的魂魄化成一隻厲鬼,正在四處找我尋仇。

他的魂魄正在房間里等我,只見他露出一具猙獰的面孔,眼窩深陷,鼻孔流血,一見到我,就張開血盆大口,張牙舞爪地朝我撲來。

「啊!」

我驚叫一聲,破門而出,拔腿就往門外跑。

「小兔崽子,我在這裡等你多年了,你終於回來了,拿命來,拿命來……」厲鬼在我的身後猛追,我的耳邊傳來了王老五凄慘的聲音。

村子裏有些荒涼,家家戶戶的房門緊閉,四周空無一人,我不要命地往前奔跑,眨眼功夫,便來到我們村子那條機耕道上。

王老五這隻厲鬼卻化作一隻老鷹,在頭頂上飛行,一個老鷹叼雞的動作,朝我的頭頂俯衝下來。

我本能地往後一縮,老鷹撲了個空,再次化作厲鬼王老五的張開血盆大嘴,張牙舞爪地朝我撲來。

這次,我們是面對面地站着的,我們之間的距離特別近,躲閃已經來不及了,於是,閉上眼睛,大聲叫喊起來:

「救命,救命啊……」

我凄涼的聲音在荒漠的山村裡回蕩。

……

「向陽,你這是怎麼啦?」突然,耳邊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

我用力一蹬,迅速從床上坐起來,夢中的小山村不見了,立即看見了張瑤那張紅彤彤的臉龐。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努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才意識到自己還睡在張瑤姐的房間里,在她那張溫床上做了一場惡夢。

我見自己光着上半身,滿頭大汗地坐在張瑤的床上,感到有些不自在,急忙將襯衣拿起來套上。

「姐,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紅着臉,不好意思地問。

「我都回來好一會了,」張瑤見我錯愕地望着她,解釋說:「我回來的時候,見你睡得正香,就坐在客廳里看電視,卻聽見了你的呼救聲,你該不會是做惡夢了吧?」

「嗯。」我點了點。

「你夢見什麼啦?」張瑤關切地問。

我紅着臉說:「我夢見自己回老家找我母親的時候,那個死去的王老五化作厲鬼找我索命……」

「迷信,」張瑤豎起眉頭,輕笑道:「都什麼年代了,哪有什麼厲鬼呀?」

我紅着臉說:「姐,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這些年來,這個秘密一直折磨着我,經常讓我喘不過氣來。」

「什麼秘密?」張瑤詫異地問。

「小時候,我們村那個光棍漢王老五是我用你送給我那隻匕首殺死的,我母親是為了替我頂罪,才被公安局的人抓走,送去勞改的……」我一口氣將自己失手殺死王老五的經過向張瑤敘述了一遍。

「嗯,」聽完我的敘述後,張瑤似乎一點也不吃驚,而是認真點頭,說道:「這件事我知道……」

「你說什麼?你知道?」我詫異地問:「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就是那年,在你母親被**抓走的時候。」張瑤回答說。

「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奇怪地問。

「因為,那把匕首是我媽留給我,我又轉贈給你,你拿去藏在身上,遇見你母親被王老五那個老光棍欺負的時候,你就用匕首就將他殺死了……」張瑤解釋說。

我質問道:「既然你們都知道,我來你們家的時候,你怎麼不告訴我?」

「為怕在你的心裏留下陰影,影響的的成長,我父親遵守你母親的囑託,不讓我告訴你。」張瑤如實回答說。

「唉」我嘆息道:「這件事還真難為你父親了。」

「為什麼?」張瑤不解地問。

「因為我失手殺死了王老五,母親因替我頂罪而被判刑,導致你父親沒有與她結成婚,破壞了他們之間的幸福。」我無奈地說。

「向陽,你也別太自責了,」張瑤見我一副憂鬱的樣子,勸慰道:「放心吧,我父親並沒有為那件事責怪你,相反,在你那天用刀子失手捅傷楊崧,突然從南華失蹤後,因找不到你的下落,感到相當後悔和自責,總覺得自己沒有關心和照顧好你,對不起你母親對他的囑託,只可惜的是,他臨死前都沒有見上你母親一面,向她解釋,這應該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唉,」我嘆了口氣,憂鬱地說:「這件事不能怪你父親,我當時也是嚇壞了,才逃跑,後被人販子拐走離開南華的……」

「啊?你原來是被人販子拐走的?」張瑤一臉驚愕地望着我,急切地問:「告訴我,他當時是如何被人販子拐走,又是如何從他們手裡逃跑出來的?」

「事情是這樣的……」我見張瑤一副真誠的樣子,便將我當年刺傷楊崧後,迅速逃離現場,被人販子拐賣的途中脫險的經歷張瑤講述了一遍。

張瑤對我深表同情,只見她用一雙充滿母愛的目光看着我,問道:「這些年,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沒有,」我搖搖頭,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個收留我的好心人對我非常好,沒讓我吃太多的苦……」

「都說好人自有好報,」張瑤本是一個善良的女人,一聽說別人對我很好,非常欣慰,不無感慨地說:「等你在南華立足,有錢了,就把收留你的位好心人接到城裡來,報答他的養育之恩。」

「嗯,我會的!」我重重地點頭。

想起自己這些年來,我與師父趙浩南之間形同父子般的情誼,以及他對我無微不至般的呵護,心裏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