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家女帝超凶噠
我家女帝超凶噠 連載中

我家女帝超凶噠

來源:google 作者:墨跡淡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辰 溫冰漩

千年前,江辰一統太玄神州,成就人皇之位,更是與轉世女帝溫冰漩結為道侶然,就在妻子分娩之際,卻慘遭徒弟武凌天背叛,聖體被奪,雙雙慘死,剛出生的女兒生死未知千年後,江辰重生,而武凌天已入帝境,封號武帝,萬古不朽想起往昔種種慘境,江辰毅然踏上了復仇之路,不曾想妻子溫冰漩亦是轉世,開啟了霸氣護夫之路展開

《我家女帝超凶噠》章節試讀:

江辰暫時收回了心思看向黃寧: 「我且問你,這學院之中可有什麼地方有助於突破四重明目境的?」

他雖然也是學院弟子,但是之前因為太廢物的緣故,很多學院的修鍊寶地都沒資格去,因此對學院的了解也僅僅只局限於聚靈峰、試劍台這一小部分。

「突破四重明目境?」黃寧先是疑惑,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震驚。

他原本以為江辰能夠輕鬆戰勝自己,最起碼已經達到了五重靈巧境的修為,可是現在江辰問自己突破四重明目境的方法,這無疑是在說明他只有三重神力境的修為。

三重神力境,就能夠輕鬆擊敗四重明目境並且開啟了火狼之體的自己,這下黃寧徹底服了。

「我當初突破四重明目境靠的是玉靈湖。」黃寧直言。

「玉靈湖?」江辰疑惑的看向黃寧。

「嗯,這玉靈湖乃是學院中的一處修鍊寶地,其中的靈氣極為濃郁,比之聚靈峰都要濃郁上數十倍,最適合破境時去那裡修鍊。」

「不過這玉靈湖本是針對內院弟子方才開放的修鍊寶地,至於外院弟子,每位弟子在修為達到三重神力境之後,學院為了激勵弟子們努力修行方才會給予一次機會,在玉靈湖中修鍊半個時辰。」黃寧解釋道。

「另外,這玉靈湖中會滋生一種名為玉靈炎的東西,那東西對於淬鍊體質極為重要,我也正是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一份玉靈炎,方才突破到了四重明目境。」黃寧補充道。

江辰聞言眼眸微微一抬,露出感興趣之色。

黃寧將這玉靈炎說的如此神奇,看來自己是得去這玉靈湖一探究竟了。

心念一沉,江辰看向黃寧道:「帶我去玉靈湖。」

黃寧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說道:「江辰師兄,用於激勵外院弟子的那一小片玉靈湖區域乃是由內院的凌閑師兄負責,你去了恐怕….」

「怎麼,我與那凌閑並不相熟,難道他還想為難我不成?」江辰見黃寧遲疑,反問道。

而黃寧則是認真解釋道:「師兄有所不知,那曹坤與那凌閑走的很近,聽說那凌閑在內院,還拜在曹坤的叔叔門下,我害怕他們會故意刁難與你。」

聽到此話,江辰亦是有些意外,怪不得那曹坤如此囂張,就連外院的長老都能縱容他在試劍台上胡來,原來他在內院有人。

看來自己這回惹得麻煩可不小呢。

不過這四重明目境,他是必須要突破的,這玉靈湖他也是必須要去的,若是因為這點困難就退縮了,那他還怎麼找那高高在上的武帝武凌天報仇?

「無妨,你只需帶我去即可,其他的事情交給我。」江辰說道。

黃寧見江辰如此堅持,也不再說什麼,帶着江辰徑直下了聚靈峰,經過了一些學院建築之後,最終來到了學院後方。

在學院最後面,竟是一片廣袤的湖泊,一望無垠。

而在那湖泊的中心位置,有着一座巨大的島嶼,島嶼之上草木蔥鬱,山脈連綿,靈氣氳氳。

「江辰師兄, 這裡便是玉靈湖了,我已經在玉靈湖中修鍊過一次了,不能再靠近了。」黃寧說道。

「嗯,你先回去吧。」江辰吩咐道。

待得黃寧離開之後,江辰便在湖邊仔細感受了一番,別說,這玉靈湖的靈氣果真濃郁,單單是站在湖邊,江辰便能夠感覺到比聚靈峰濃郁數倍的靈氣。

「也不知道這湖中的靈氣濃度會如何濃郁?」

而就在江辰打量之際,一道空靈的聲音在江辰身後響起。

「江辰。」

江辰緩緩轉身,應聲望去,只見一道青衣倩影正款款向著自己這邊走來。

「柴師姐?」

來人正是柴秋杉。

「你也來玉靈湖中修鍊了啊?」柴秋杉看向江辰,滿是欣喜。

「嗯,聽說這玉靈湖對破境頗有裨益,所以就來試試。」江辰解釋。

「也對,從你昨天爆發出來的靈力波動來看,你似乎已經進入三重神力境了,可以使用那次激勵的機會了。」柴秋杉淡笑着說道。

「柴師姐也還沒有用這個名額?」江辰疑惑的問道。

柴秋杉螓首輕輕搖了搖,隨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遠處的一群人道:「我的激勵機會早在三重神力境的時候就用過了,不過一個月後就是內院弟子選拔賽,學院給外院前十名的弟子額外多給了半個時辰的修鍊時間,你看,那幫傢伙也來了。」

江辰聞言瞭然,沿着柴秋杉的目光看去,只見離他們不遠處,有着不少熟悉的身影。

那些人都是外院排名前十的弟子,這次選拔賽都是有資格進入內院的。

而就在江辰看着那邊時,一道森冷的目光也看向他。

是曹坤。

他對着江辰,在喉間做了一個抹殺的動作,似乎在告訴江辰,他會親手殺了江辰。

江辰看到對方這動作之後,嘴角呢喃道:「白痴。」

說完,他便收回了目光。

「柴師姐,那裡想必就是內院吧?」江辰看向玉靈湖中心的那座巨大島嶼。

柴秋杉亦是看着島嶼所在的方向,螓首輕點,美眸之中浮現一抹嚮往之色。

「嗯,內院,風雲城武修心中的真正武學聖地。」柴秋杉喃喃道。

不過很快,她便回過神來道:「對了,那負責外院玉靈湖修鍊的是內院的凌閑,他與曹坤走的很近,你待會兒就跟我一起吧,以免他們再使什麼手段。」

「那便多謝柴師姐了。」對於柴秋杉的好意,江辰也沒有拒絕。

就在兩人交談之時,不遠處一名身着藍白袍服的青年不耐煩的喊道:「還有沒有在玉靈湖中修鍊的啊,有的趕緊來這裡集合。」

「我們也過去吧。」柴秋杉提議。

「嗯。」江辰點了點頭,便跟着柴秋杉來到這人群之中。

眾人見到江辰到來,皆是開始低聲議論。

「你們看,那江辰也來了。」

「今天正好是外院前十的師兄師姐們來此修鍊的日子,他在此時來這裡修鍊,這不純粹找虐么?」

「是啊,這玉靈湖中靈氣的確濃郁,但靈壓也極大,普通人根本堅持不了半個時辰。」

「哎,你們猜他待會兒會堅持多久?」

「我猜一刻鐘。」

「那你太小瞧這玉靈湖的靈壓了,咱們外院弟子,在玉靈湖中撐不過十息之數的比比皆是,我估計,他也超不過十息。」

「不至於吧,昨日試劍台的比試,他的表現可非同一般啊,怎麼也得堅持半刻鐘吧。」

「哼….昨日他能夠贏得黃寧,是因為武學上的造詣,可這抵禦玉靈湖中的靈壓比的可是體質的強橫,你說他一介凡體,能強到哪裡去?」

「說的倒也是。」

……

聽到眾人的低聲議論,柴秋杉美眸狠狠瞪了眾人一眼,那些個嚼舌根的弟子方才閉上了嘴。

隨後,柴秋杉看向江辰認真的說道:「江辰師弟,你也不用太過緊張,待會兒儘力就好,不必勉強,你既然已經能夠修行了,這已經比以前強了。」

「嗯。」江辰點了點頭,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認真的看向對方道:「柴師姐,你了解玉靈炎么?」

江辰此話一出,現場除了少數人,大部分人都笑了。

「呦,看來江辰師弟的野心倒不小啊,居然還指望着玉靈炎?」說話之人,正是曹坤。

「曹坤,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柴秋杉懟了曹坤一句,隨後看向江辰認真的解釋道:「傳聞這玉靈湖底葬着一隻大妖,大妖隕落之後,周身妖氣散入湖中,隨着時間的推移, 那些妖氣與湖中靈氣相容,漸漸的形成了一些水妖,每一隻水妖體內都凝聚着一團如同火焰一般的精純能量,這股能量便被稱為玉靈炎。」

聽到柴秋杉這句話,不光是江辰,一些同樣孤陋寡聞的弟子皆是面露震驚之色。

「沒想到,這玉靈湖底竟然還葬着一隻大妖。」

大妖與風雲山脈的中的妖獸不同,他們是真正的妖族,妖法無邊,而那些山間妖獸不過是他們的奴隸罷了。

當年武凌天背叛自己,便是聯合了妖族和魔族的強者。

江辰沒想到,如今自己突破四重明目境,竟然需要用到妖族的手段。

而就在江辰出神之際,柴秋杉繼續講解道:「這玉靈炎對我們武修突破境界有着極大的裨益,個中妙處你們若是遇到就會明白。」

「另外,玉靈炎雖然裨益極大,但是那水妖兇險萬分,你們若是待會兒在湖中遇到水妖,切莫單打獨鬥,以免殞命。」這句話,柴秋杉不光是對江辰所說,還是對一些同樣剛剛達到三重神力弟子的告誡。

「多謝柴師姐,我等謹記。」眾人紛紛向著柴秋杉行禮致謝。

而這時,身着藍白袍服的凌閑方才開口道:「既然秋杉師妹已經叮囑你了細節了,那我就不多廢話了。」

「待會兒進入湖中,所有人的修鍊時間都不得超過半個時辰,若是時間到了還未出來,將以院規處置。」

「此外,修行雖然重要,但是小命也同樣重要,若是抵抗不住湖中靈壓,就趁早上來,若是出現意外,可休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不準在湖中私鬥,不準進入規定區域外的地方,違逆者,院規處置。」說這話時,那凌閑還故意看了江辰一眼。

「是,師兄。」眾人皆是應聲。

而凌閑方才擺了擺手道:「都進去吧。」

凌閑的話音落下,眾人方才向著規定的區域內行去。